22過招
loading...
青梅這頭剛回房,剛坐下倒了杯茶解個口,後頭又傳來她大哥要和石敬安比武,猛地一驚被茶水嗆了個正著,一邊咳嗽著起身一邊拿出帕子擦拭,心髒緊緊揪著,狂跳不停。

還沒成一家人就打起來了,這還了得?

但旋即又想到石敬安那日幹淨利索的身手,雷厲風行地對付了那三歹人,提著的心又落了下來。

微微籲了口氣,她又開始擔心薛青川,自家大哥雖然從小身子壯實、甚少得病,但他終究不過是一介商人,而石敬安卻是從戰場上回來的人,身材魁梧不說,光是那日對付歹人的幾下就知道是會武功的,拳頭不長眼睛,萬一傷到怎麽辦?

這麽一想,她立即坐不住了。

“在哪裏比武?快帶我去!”

說完拉起翠兒就往外衝,翠兒猶不及防,差點被門檻絆住,僥幸扶著門框忙道,“在村頭曬穀場,村裏好些人都去了,不過薛大爺說要等三娘子你到了才開始。娘子別急,咱們慢慢過去。”

慢?她怎麽慢的了?

大哥真是胡鬧,還等她去了才開始,萬一磕了破了哪兒娘還不得全怪她?大哥竟敢去挑戰石敬安,簡直是雞蛋碰石頭自找苦吃,不行,她一定要去阻止他們!

青梅沉了臉,拉著翠兒就急急忙忙往村頭曬穀場趕去。

曬穀場是一處占地頗廣的坪子,地勢較高,村子裏每家每戶收割的糧食都在這兒曬幹,每一塊都合理地分配給每戶人家。此時曬穀場上人聲鼎沸,圍滿了前來湊熱鬧的左親右鄰,中間則空出一大塊空地,此時薛青川和石敬安就站在空地中央,二人各據一方。

遠處薛青梅氣喘籲籲趕來,眼尖的人村民立即瞧見了,一聲大喊,圍觀的群眾們頓時沸騰了。

場子中間的兩個男人也抬起頭,薛青川臉上帶著一絲漫不經心的笑容,好像信心飽滿的樣子,石敬安則麵無表情,神色沉穩鎮定,視線專注的盯著從遠處漸漸而近的人兒,眼神閃爍,叫人看不出此刻他心裏在想什麽。

鄉下農村樂子本來就少,薛青梅出場刹那,頓時所有人都興奮了。尤其是不少幸災樂禍者,唯恐天下不亂的吆喝起來,連往日裏羞澀的大姑娘小娘子也都出來了,死死盯著青梅仿佛要把她臉上看出個洞來。青梅心急如焚地趕到曬穀場,立即衝進了人堆裏,毫不費力地衝到了中央,看著空地上二人,頓時瞪著眼珠子急急道,“大哥,石大哥,我,我不準你們打?!”

薛青川見親妹子終於來了,斜睨了石敬安一眼,嬉皮笑臉道,“梅子,大哥聽說你石頭哥身手了得,正要討教一番呢,你就站遠點看著,大哥讓你看看什麽叫做真功夫。”

薛青梅一聽更急了,握著拳頭嗓子陡然飆高,“大哥,你下來,別胡鬧!”

“胡鬧!?”薛青川這話可不愛聽了,見青梅一臉焦急擔憂的看著這邊,他立即誤會了。雙手往腰上一插,粗粗地眉頭皺了起來,頗為恨鐵不成鋼道,“妹子,都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這也太偏心了吧。還沒成人家的人,就開始幫人家說話,大哥可是在給你檢驗把關呢。乖,在旁邊乖乖看著,大哥下手有分寸的。”

這話一出,旁邊不少人頓時露出了探究好奇,尤其幾個消息快的嘰嘰喳喳交頭接耳起來,不用說,石敬安上門提親那事已經傳開來了,眾人都露出心照不宣的表情來。

薛青梅簡直急得肝上火,“大哥,拳頭不長眼睛,有啥事幹嘛用打架來解決,都是大人了,何必逞一時之氣?”

喲?莫不是這裏邊還有什麽隱情?邊上幾位大嬸叔伯頓時張開了耳朵,有八卦聽。

豈料薛青川臉上露出個傷心的表情,“妹子,你太叫大哥傷心了,這麽擔心他?大不了大哥下手輕一點,不會讓他缺胳膊少腿的。”

屁啊!老娘是在擔心你啊!

青梅肺都要炸了,眾目睽睽之下她又不能將心裏話說出來,隻能心裏狂罵,氣得小臉通紅,苦口婆心道,“大哥,別打了,待會兒娘問起來你可不好解釋……”自己不夠分量,拿娘來壓總可以吧?

薛青川眯眼睛賊笑,無辜地攤開手,“妹子,娘已經知道了,還特意囑咐哥哥跟石兄弟好好切磋切磋。放心,大哥會有分寸的,不會……”不會傷了你的情哥哥滴,後麵這半句話他沒有說出口,直接“嘿嘿”兩聲猥瑣地笑了起來。

薛青梅嘔啊,簡直油鹽不進比茅坑裏石頭還硬,她這個做妹妹的難道親眼看著親大哥去找打麽?她眼角抽了抽,無法想象那慘絕人寰的場景,深吸口氣,眼神發狠就要往空地中間走去,沒想剛跨出一步身子被人拉住了,“三娘子,你是個姑娘家,而且還有這麽多人,兩個大男人的事你摻進去做什?這叫人怎麽想,別過去,而且萬一被傷著怎麽辦……”

翠兒這丫頭緊緊拉住她,青梅低頭,分明見這丫頭雙眼裏充滿了不同尋常地興奮,臉都樂得發紅了,緊緊抓住她的手好像生怕她去拉架一般。靠,薛青梅真是忍不住心裏罵娘了,敢情這丫頭分明是助紂為虐巴不得他們打得越凶越好?

青梅翻了個白眼,狠狠扒下這丫頭的手。

搞不定親哥,她隻好將希望寄托在另一人身上,她滿臉希冀渴求地看向石敬安,“石大哥,別打好不好?”你身手太猛了,我大哥還不夠你練手,這種輸贏很沒意思不是嗎?

石敬安勾唇溫柔地看著她,微微搖頭,“青梅,我會有分寸的。”她的擔憂他明白,用眼神傳情,該放水就放手,媳婦還沒娶進門,他怎敢輕易得罪大舅子?

那頭薛青川見妹子可憐兮兮地對石敬安送秋波,更加不爽了,卷起袖子露出粗壯的手臂,很不耐煩道,“囉嗦什麽,梅子,站遠點,是男人就打,別唧唧歪歪的。行了,這樣吧,看在你有可能成為我未來妹夫的份上,老子讓你兩招,你先出拳,梅子,你這下放心了吧?!”

說完,還狠狠瞪了瞪青梅一眼。

青梅直接憂傷的捂臉了,她已經好話說盡仁至義盡了,大哥,你自己找打,以後別怪妹子沒拉你……

事關男人的麵子,大話已經放出去,這打架沒有阻止的可能。薛青梅直覺為她親哥掬了把同情淚,目露懇求地望向石敬安:石大哥,你下手輕一些……

石敬安接收到她的暗示,抿嘴淡笑不語,眸子閃過柔軟。對麵,薛青川已經擺好了姿勢,雙手握拳,兩腳大張微蹲,襯著他虎背熊腰的身姿,倒也還有那麽幾分像模像樣的架勢。

“石敬安,小心了,看你薛大爺的拳頭。”

石敬安收回視線,認真地看向薛青川,倒也很慎重地點點頭,“薛大哥,您請。”

話落,那頭薛青川就揮舞著氣勢洶洶地拳頭率先發動了攻擊。

青梅站在圍觀群眾中,死死揪著帕子緊張地看著他們,大氣都不敢喘一個。見場地中兩人你來我往,你一拳我一腳,倒也讓人意外的是薛青川這一招一式竟還有板有眼,尤其是陪著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材跟顯氣勢。反其次石敬安在身高上雖也伯仲相間,但看上去卻沒薛青川壯實。兩人對招中大多數薛青川攻擊,石敬安防護,你來我跑,好像老鷹逮小雞似的在場地上移動,但那拳頭掌風相擊打發出的聲音又格外響亮清澈。

弄得四周團團包圍的鄉親群眾們個個跟打了雞血似的,喝彩打氣,興奮得簡直不能自已,尤其是一些年輕的少年郎男兒們,那眼睛裏全是滿滿的仰慕崇拜激動之色。

眨眼功夫場上二人似乎對了十幾個回合,二人臉上漲紅著,布滿汗水。薛青川一枚窮追猛打,興奮地眼睛發紅,越戰越勇,石敬安卻是有苦說不出,不僅不能還手,收斂著身子的本能不顯露武功,還要表現得與薛青川打得很驚險,不留痕跡地喂招,而且以薛青川的精明程度,還不能輸得太輕鬆,要輸得很自然。偶爾還要照顧周邊觀眾鄉親們的觀賞情緒。

這與叫一個進士大官爺去背三字經,還要欺騙夫子老子是今天才學會的那樣,簡直苦不堪言啊!!!!

所以他從開始就一直偽裝於弱勢被打一方,一直引著薛青川繞圈子,人的體力是有限的,待薛青川露出疲憊之處他便露出破綻讓薛青川順利一擊成功把她打敗!給他造成一個勝利來之不易的錯覺,哦也,任務結束!

想到此,他決定速戰速決,場上情勢突然一變,石敬安突然發動了反擊,左一拳右一掌,出手仿佛影子般迅速。薛青川愣是被逼得一步一步退卻,石敬安的突然崛起叫觀眾們簡直拍案叫絕,再次引發一番□,邊上鄉親們屏住呼吸連喝彩都忘了。誰也沒料到石敬安居然還有力發動反擊,這簡直比說書還精彩,高`潮一波接一波。

就在這時,薛青川被逼得倒退`了`八`九`步,氣喘如牛,已經露出了疲勢。石敬安突然收拳,然後擺出一個招式仿佛在醞釀最後一招猛攻般,那麽停頓了幾秒,然後一個看上去威力十足的拳頭朝薛青川衝了過去。眾人屏住呼吸直勾勾地望著那拳頭,曬穀場內簡直靜得連根針都能聽得見了。可就在這火花閃現刹那,本以為必輸的薛青川突然大叫一聲,猛地迎上那拳頭,在即將碰撞刹那那魁梧的身姿竟神奇地蹲下去,然後一個淩厲的掃堂腿,隻聽得“嘭”的一聲,石敬安猶不及防,拳頭落空,身體便躺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薛青川嘴裏發出狂笑,如猛虎般撲上,在石敬安身上補了幾拳,然後以勝利者的姿勢坐在了石敬安身上。

戰鬥結束!

得勝者,薛大少是也!

作者有話要說:話說梅子你真的白擔心了,這個時候石頭哥怎麽敢惹未來大舅子?就是被打也得忍著求著,誰讓他老婆還沒抱回家,哈哈哈哈!

石頭哥遭踩,大家撒花撒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