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上門提親
loading...
馬兒腳程飛快,兩個時辰後,高大威武的駿馬就停在了邱家大門口。

半道時,小黑帶著田妮兒轉道往鎮上去了,薛青川兄妹倆則直奔村裏。兩人剛下馬,就聽見屋裏傳來一陣步伐聲,薛青梅剛喘口氣直起腰,就聽見一聲婦人激動的呼喊,“梅兒……”

然後眼前一黑,一股香風襲來,自己被狠狠抱入了一溫暖柔軟的懷抱。

“娘……”薛青梅鼻頭一酸,接著眼淚就落了下來。不管在外麵多麽無動於衷,表現得多堅強多冷靜,到了親人麵前,心裏那股子委屈就再也藏不出去了,好像壓開了閘門的洪水般蜂擁而出,娘兒倆站在大門口哭得稀裏嘩啦。

“行了,好好的事,哭什麽哭?要哭也進屋裏去,站在大門口像什麽回事。”眾人勸慰無果,最終還是邱老太爺拄著拐杖走了出來,板著臉一通好罵,母女倆立即諧聲,然後被汪舅娘、李氏表哥等人歡歡喜喜地迎進了門。

進了門,薛邱氏又是抱著女兒一通好哭,噓寒問暖一番,話題便落在了李富貴逼婚那事上頭。

“梅子,我跟你爹接到信,不知道有多急,那老不死的李富貴,半隻腳都踏進棺材裏了,還妄想逼良為妾,簡直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麽樣,連我家的閨女都敢肖想。要不是你嫂子上個月不小心在院子裏摔了跤,差點孩子都沒了,我早就過來了。”說到這事薛邱氏簡直咬牙切齒,仿佛恨不得把李富貴抽筋剝皮似的。

“啊,娘,嫂子沒事吧?”薛青梅一聽頓時擔心道。

薛邱氏搖搖頭,“好在大夫來得及時,才留住了肚子裏的孩子。她倒是沒事,怕就怕將來苦了肚子裏的孩子!”說到這兒,薛邱氏瞬間變臉,滿臉心疼的抓著青梅的手,“如今,我就擔心你,梅兒,我苦命兒啊……從小到大乖巧懂事,心善得連隻螞蟻都忍不住踩,這老天爺怎麽這麽偏心折騰你啊……都怪我,都怪我當初瞎了眼才看上張家那白眼狼……”

“娘……”想起以前的事兒,薛青梅倒不像以往那般在意了,反而紅著眼睛安慰起來,“娘,這不怪你,隻怪女兒命苦,是女兒傻……”

傻得以為隻要付出就會有福報,傻得以為張士城會一心一意待她,卻不知這天底下男兒天性薄涼,男人的承諾最不牢靠。想到這兒,她腦中又浮現石敬安的臉,他……應該是不同的吧……

想到臨別前他那無聲的兩個字,想到在地母庵那鄭重其事的承諾……心裏酸甜苦辣交雜,理智告訴她不可以信的,但感情卻認了輸……

“我苦命的兒……”薛邱氏一聲呢喃,又將青梅擁入了懷裏。

接下來,母女倆一塊兒說了好久心裏話,薛邱氏的情緒恢複過來便拚命給青梅灌輸經驗,其間邱家人也很體貼地沒來打擾。薛青川更是早早被舅舅和表哥拉出去寒暄了,直到晚飯時候母女倆才從房裏出來,青梅也看到了下午歸來的翠兒。

擔憂的心稍稍放下了。

因為時隔半個多月,又有金波江漲大水的事發生,青梅的流言早就被水患受災等消息覆蓋了,尤其是朝廷派來的治水官員,那更是被鄉親們說得天上有地下無,要多玄有多玄,鄉親們的熱情總是很容易被新的消息取代。起初薛青梅不敢出門,卻被汪氏和薛邱氏強拉著在村裏子走了兩圈,沿途碰到了不少鄉親鄰裏,見大家態度熱情也沒有風言風語,心裏才踏實了。

流言下去了,薛青梅也沒亂出門,薛邱氏興師動眾而來,本是為了給女兒撐腰出氣。來後發覺自己有些大驚小怪了,想法倒也轉得極快,不知聽誰說了什麽,突然整日在村子裏打聽各處未娶妻的男子。羞得薛青梅麵紅耳赤,心裏又有些埋怨石敬安動作慢,都過了三日了,還沒有動作。

不想,她心裏正怪怨著,那頭就突然傳來石敬安上門來了。

“三娘子,三娘子,石家大郎來了!”

這日午後,青梅吃飽後在屋裏描繡樣,突然外頭傳來翠兒哇哇大叫聲,接著門猛地被撞開,翠兒那丫頭便氣喘籲籲極其激動地衝到青梅麵前,拖起她的手就要往外頭衝。好在她反應快拉住床架,才沒被她慣性扯出去,忙道,“怎麽了?這麽冒失的。”

“三娘子,石敬安來啦!”翠兒哇哇大叫。

青梅頓時心一顫,“真的?”

“來啦!大包小包帶了好多東西,已經被老爺和夫人迎進堂屋了!娘子,石敬安一定是來提親的,咱們快去看看吧!”翠兒狂點頭,眼睛興奮得直冒光,也不管什麽主仆尊卑了,抓著青梅的手就將她往外頭拉。

青梅聽了這話哪裏還坐得住,暗地故作鎮定的板著臉,索性順著翠兒的拉扯出了門。心跳快得厲害,咚咚咚地好像打鼓一樣,她在心裏一遍又一遍告訴自己是被翠兒強拉過來的,但仍然止不住緊張,血液直往頭上湧,滿臉滾燙,直到走到堂屋旁邊的偏屋裏,翠兒手一鬆,兩人做賊一般貓在了偏屋門簾後。

堂屋裏,經過一番寒暄介紹,石敬安見了未來的嶽母大人,如臨大敵,麵臨刀光劍影的戰場都沒有此刻緊張,心裏上下忐忑,更怕給薛邱氏留下不好印象。但想到朝思暮想的人兒,就算刀山火海他也不說二話,他一臉真誠堅定地說明了來意。

“邱伯父、邱伯母,薛伯母,今日敬安前來,是懇求你們做主,將青梅許配於我為妻。”

簾子後的青梅,還沒做好偷聽的準備便聽見了這句話,簡直是天降巨石,狠狠砸在心上,一股羞澀而喜悅的情緒自心裏湧出,瞬間讓她連身子都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旁邊翠兒更是滿眼放光,猛地睜大了眼睛,兩人對視一眼,齊齊閉緊嘴巴屏住呼吸開始等待薛邱氏和邱家等人的回答。

好一會兒,邱大江的聲音響起,“石頭,你說什麽?提親?”

“是,請將青梅嫁給我。”經過一開始的忐忑,這會兒,石敬安倒是冷靜下來了。

堂屋之上幾上邱大江夫婦,薛邱氏、薛青川、邱武李氏等人全都震驚了,旋即邱大舅猛然反應過來,眼底閃過喜悅,對汪氏道,“快,快將爹請過來。”

汪氏簡直大喜過望,猛地起身差點一袖子把桌上的茶杯弄地上,忙拖著裙裾急急去請邱老爺子。

一時間整個邱家的鬧哄了,不知哪個多嘴傳出去,不一會兒附近幾家鄰居好事者全往邱家湧了過來。況且石敬安來之前大包小包的,光明正大的,村裏最不乏的便是湊熱鬧的人了。

女兒再次有人上門提親,這對薛邱氏來說簡直的天大的喜事。激動的喜悅之情漸漸褪去後,薛邱氏臉上則露出了探究審視來,視線從石敬安的臉上到身上,來來回回轉了幾圈,在眼角的疤痕處多看了幾眼,她突然展開笑容親切的問,“你是石虎哥家的大兒子吧?”

“是,石虎正是家父。”問話的可是自己未來嶽母,石敬安忙一臉認真恭敬的道。

薛邱氏怔了怔,對旁邊邱大舅道,“瞧這孩子,真是個懂禮的。”

舅大爺笑了笑,剛想擺幾句譜,大表哥在旁邊急著插嘴為兄弟講話,“石頭哥可是識文斷字的,若不是當了五年兵回來,也不會耽擱到現在。姑媽,石頭哥是好人,表妹嫁給他一定沒錯。”

“哼!”邊上正牌親哥薛青川不爽的哼了聲。眼角瞥了眼屋子正中間站著地石敬安,暗想,老子的直覺簡直比神仙還靈,這家夥果然有貓膩,想拐老子的妹子,還得先過老子這一關!

薛邱氏聽了這話,頓時有些驚訝,“還會識字?”在鄉下地方,會讀書認字可是很有本事滴!

“曾在學堂習過幾年書。”石敬安不敢誇大,謙遜的道。

薛邱氏點點頭,見石敬安身材偉岸、氣質穩重有些滿意,長得也不錯,雖然破了相但她倒不覺得那是壞事,男人長得太好了反而是個麻煩。隻是這年紀有些大了……想到這兒,她不僅想到自己閨女二十不到卻離了夫家,當初選張家就是會讀書、家世好、樣貌也好,如今看來家世樣貌都是其次,最主要的還是人品……

這時,邱老爺子得了消息匆匆和汪氏來了,一進屋,立馬盯著堂屋中央的石敬安,問道,“石小子,你要娶我家青丫頭?”

“是,還請邱老爺和薛伯母做主將青梅嫁給我,我石敬安雖是一介農夫,無權無勢,但我一定會對她好,愛她護她敬她,舉案齊眉,白頭偕老。”石敬安立即認真果斷的表達決心,堅硬的臉上沒用絲毫猶豫,深邃的眸中閃著亮光,讓人感覺到了來自他身上的慎重與真誠。

偏屋簾子後青梅渾身一震,這番話讓她心裏又感動又甜蜜,曆經一段失敗的感情,還能得到他如此慎重深情的對待,作為一個女子,何嚐不是她的幸運?

堂屋幾人麵麵相覷,薛邱氏當場就被這番話給打動了,如果這個男子真的如他話裏那樣對待女兒,女兒怎麽會不幸福?她轉頭看邱老爺子,“爹,你覺得如何?”

邱大舅接道,“當然是好啊,石頭可是個頂天立地的硬漢子,知根知底不說,石家家境也不錯。我看呐,咱們青梅這樣賢惠孝順地女兒嫁入她石家,根本就是他石老二家的福氣!”

汪氏見薛邱氏沒給答複,還以為她心裏猶豫,也忙符合道,“可不是,石頭這小子可是村裏老人看著長大的,年紀雖然大了些,但大丈夫疼媳婦呀,梅丫頭嫁給他,準能過上好日子。”

“我也覺得不錯,石大哥還會打獵,武藝也不錯,做我妹婿正合適。”大表哥樂嗬嗬地道。

邱家門口院子裏圍滿了好熱鬧的鄉親鄰裏,紛紛起哄打趣,一時熱鬧非凡。石敬安自始自終穩重自若地站在屋子中央等著回複,最終邱老爺子陰著臉高聲打斷了吵鬧,恢複了平靜。

“你們閉嘴!說得再天花亂墜,點頭是還是梅子的爹娘。”說到這兒,邱老爺子轉頭對薛邱氏道,“紅兒,你怎麽看?”

薛邱氏心裏其實是滿意的,但嫁女兒可是大事,而且這還是女兒的二嫁,她不得不重視。猶豫了下,她轉頭道,“爹,我看著不錯,隻是這事我也得回去跟孩子他爹商量商量……”

邱老爺子點點頭,擼了把白花花的胡須,“也好,這畢竟是你們的事。不過石頭這孩子人品是無須質疑的,你們好好想想,也問問丫頭的意思,別讓孩子委屈了。”這話裏話外,分明是很支持石敬安。

薛邱氏心裏暗驚,想不到爹對這石家大兒評價這麽高,心裏立刻猶豫了。心思轉了幾圈,最終還是轉頭對石敬安道,“石家侄子,這事我和梅兒爹還得商議商議,不如過幾日,再給你答複如何?”縱然旁人都說得極好,她還是得先看看女兒的意願,當初媒人也將張家誇得天上地下絕無僅有,但到底……如今她必須得更加謹慎,薛邱氏暗暗打定馬上就派人去打聽打聽石家的背景與情況。

石敬安聽了這話自然沒有意見,他表示十分理解,忙恭敬地應了。

親是提了,答案還未解。

簾子後的青梅對她老娘的回答又急又感動,雖然恨不得衝出去表白意願,但最終,懷著滿滿的甜蜜偷偷溜回了房裏。不管如何,他實現承諾,來提親了。

他,是不同的。

而此刻,石敬安到邱家提親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楊梅村,不少大姑娘心碎了一地,不少小娘子暗恨薛青梅好運氣。而石敬安此刻則被未來大舅子薛青川笑眯眯地勾住了肩。

“兄弟,聽說你身手了得,過幾招如何?”

作者有話要說:這一章寫得俺好糾結,也有些急!

話說好幾位姑娘道男主不給力,我細細往前麵翻了翻,男主確實有些受=a=

既然他心是軟的,那俺隻能讓他從身體上去硬了~~~

~~~~~~~~

嗷嗷啊,終於在12點出來了,歡迎大家收藏撒花撒花撒花

撒花的姑娘我愛你喲~!!!【改著改著就改到了第二天,啊,我發誓,是9號23:49首發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