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李氏生子
loading...
吃過晚飯,薛青梅打水洗漱後回了房裏,不一會兒,李氏就過來了。

她手裏拿著一封信和一個梨木盒子,道,“阿梅,姑姑來信了。”說著將手裏的信和盒子遞了過來,嘴裏喋喋不休道,“還有這是薛二哥拖阿武帶過來的玉雪膏子,說你三四月份子最容易手脫皮,叫我叮囑你一定要用。妹子啊,瞧你有兩個多疼你的哥哥,那些狼心狗肺的東西,就甭再想了,免得氣壞了自己的身子。”

薛青梅接過東西放在桌上,一把打開了信,不一會兒,眼淚就流了出來,眼睛通紅,“嗚嗚,娘,女兒不孝。”

李氏歎了口氣,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背,“別哭了,姑媽說讓你安心在這兒住,這兒是你外祖家,你住著天經地義,誰敢在我屋門口咬舌根子老娘跟她沒完。張家已經將那不要臉的青樓婊`子接進門,聽說還正大光明地辦了幾桌,拿個婊`子當寶,還不知道那肚子的種是誰的呢。這樣倒灶沒有體統的一家人,當初姑父怎麽就糊塗讓你嫁進去了呢。”越說越是氣憤難平,看向薛青梅的眼神也有些恨鐵不成鋼,“好了,你甭哭了,那樣的爛人有什麽值得你掉眼淚珠子的?這四年你為他們張家做牛做馬,日夜操勞,那張士城在外頭花天酒地,整天跟那些個所謂的公子秀才們弄幾首酸詩,怎不見他寫詩掙二兩銀子回來?這一家子男`盜`女`娼沒個好東西,若不是有薛大哥二哥在,你那嫁妝都要被他們生生貪了去。

妹子啊,你還年輕,往後嬸叔薛家哥哥們為你好心打探,一定能找個比他張士城強千百倍的好男人。按嫂子我來說啊,還是銀子實在,找個會賺錢養家的男人才是真正過日子!那些讀書人一肚子彎彎腸子,隻會算計你的嫁妝!”

李氏嘮叨的了半響,見薛青梅眼淚止了,隻是坐在床邊發著呆,知道她一時隻是沒想通,歎了口氣,走了出去。

油燈燃燒著昏淡的光線,薛青梅展開信又看了一遍,才擦了擦眼睛將信放回信封裏,打開梨木盒子,裏頭躺著一瓶玉白青花紋的瓷瓶。薛青梅心裏頭又湧起一陣感動,這種玉雪膏,是自己出嫁前做姑娘時最喜愛的物事,香氣清淡,她長期擦拭,一雙小手白皙嬌嫩,捏根針都不能太長。可是如今,薛青梅輕輕撫摸指腹上薄薄的繭子,在張家四年,她不僅各種家事一手包,為了討好婆婆不僅煉出了一手好廚藝,連鏽活針線都做得很好。

薛青梅歎了口氣,將玉雪膏和家信收好,這麽多年不用,也隻有哥哥還記得她這些嗜好。

第二日。

薛青梅起了個大早,洗漱過後天剛蒙蒙亮,廚房裏亮著燈,走進一瞧,廚娘沈婆子正在準備早飯。

外公是裏正,隻有大舅和娘一子一女,娘嫁給爹之後薛青梅從小逢年過節隨爹娘回楊梅村探親,或是住上小許日子。大舅和舅娘善良淳樸,但生的兩個兒子都有本事,在這楊梅村算是大戶,養兩個婆子和幾個粗使丫鬟還是可以的。李氏就是他大表哥邱武的媳婦,如今都懷孕八個月了,肚子尖尖的,誰見了都說裏麵一定是個大胖小子,喜得舅娘眼睛都看不著。

“喲,薛大姑,您起了。”來人是家裏另一個婆子林氏,她圓臉圓眼看上去十分和氣,穿著一件暗褐底家襖子,笑著走到青梅麵前,“大清早的空氣涼,要不您先回屋子再歇歇,老奴去廚房裏催催,早飯還沒那麽快,待會兒好了老奴過去喊您?”

“不用了,我在院子裏走走。”薛青梅搖頭拒絕了,她習慣了早起做早飯,如今雖然什麽都不要做,這習慣卻是幾日改不回來的。再說昨晚她心中煩悶想到大半夜,後來好不容易睡著了,卻做了許多夢,光怪陸離的什麽都有,她實在是睡不著了。

在院子裏走了一會,新鮮的空氣叫人透心涼爽,回到客廳大表哥邱武和李氏都起了,飯桌上擺著蔬菜莢膜和酸菜、小米粥。又過了頃刻。舅舅和舅娘扶著年事已高的邱老太爺出來了,青梅幾個連忙起身,邱老太爺如今已高齡七十三了,手裏拄著拐杖,依然精神抖擻,對幾個小輩淡淡一笑,隨兒子媳婦入了座。

“玉蘭,你坐吧,這麽大的肚子,別累著了。”邱老太爺坐下,也不管兒子媳婦,首先關注的就是身懷六甲的孫媳婦。孫媳婦肚子裏懷得可是他的重孫,他自然是萬分重視。

李氏忙看了婆婆一眼,撫著肚子笑道,“爺爺,您別擔心,我好著呢。王嬸說我這是頭胎,又比較大,多走走才好。”

邱老太爺聞言這才點點頭,王嬸是方圓百裏出了名的接生婆,既然是她說的話,那決計是沒錯的。

舅娘汪氏那是十分重視孫子的,老爺子沒說話,她倒是微微嗔怪地瞥了媳婦一眼,“好了好了,玉蘭你就快坐下吧,你不累可別累著我孫子了。”

頓時邱大江父子忍俊不禁地抽了抽嘴角,李氏忙甜甜地道了聲“是”坐下了,然後大夥兒團團圍著桌子,開始吃早餐。

喝著碗裏的粥,邱老太爺夾了把鹹菜送入口中,突然眼角瞥到一邊安靜吃飯的外孫女身上,心裏暗歎口氣,道,“青丫頭,玉蘭大著肚子不能亂走,你多陪她說說話解解悶。既然回來了,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想了,外麵的人怎麽說咱們管不著,你自己首要先想通,天底下沒有過不去的坎。玉蘭還有兩個月就要生了,到時候你可就做姨了,該想想以後的日子才是正理。”

邱老太爺話裏的開導薛青梅怎會不明白,她知道自己這段時日著實太消沉了,起初回到家裏她日夜將自己關在房裏,娘親和哥哥們若不是怕自己想不開,也不會將她送到外公這邊來散心。一來遠離那個讓她傷心難過的地方;二來山野田園總是能讓人放開煩惱,平心靜氣,總窩在家裏不如出來散散心也好;三來李氏有孕,也算做個伴。

薛青梅放下筷子,認真地看向老爺子,柔順地點點頭,“外公,讓您擔心了!”

邱老太爺看著外孫女乖巧平靜的麵容,心裏鬆了口氣,突而帶著幾分調侃的道,“你這丫頭,小時候總嫌棄吵鬧任性跟潑猴似的,如今長大了倒成了個乖巧溫順的性子,真是讓老頭子我好生不習慣。”

“噗嗤”大舅邱江聽了老爹的話頓時忍不住笑了出聲,“可不是,那時候小妹總念叨青丫頭是孫猴子投胎呢。”

這麽一說,氣氛頓時融洽起來,後來汪氏又將話題引到了李氏肚子裏孩兒的名字上,飯後,老爺子帶著兒子、孫子又忙不迭地奔去書房,為那未出世的小家夥的名字糾結去了。

日子過得很快,楊梅村,顧名思義,因後邊楊梅坪上成百上千株楊梅樹成名。六月正是楊梅成熟的季節,烏黑鮮紅的楊梅掛在翠綠的枝頭上,顆顆飽滿,嬌豔欲滴,楊梅樹是人口均分,每戶或多或少都有幾棵。此時李氏已經九月多即將臨盆之際,預產就近十日左右,大腹便便躺在屋裏一大早就嚷嚷要吃楊梅,於是邱大表哥立刻馬不停蹄地帶著兩個小廝上山打楊梅去了。

晌午過後回來,帶回了兩簍子鮮紅滾圓的楊梅。

當楊梅洗幹淨端到李氏麵前,李氏捏著汁多肉滿的楊梅吃得正高興,她肚子裏的小家夥似乎也被楊梅給饞到了,居然折騰著要提早出來。李氏從未時開始發作,接生婆和丫鬟們忙進門出,邱武在產房外急得團團轉,還是老爺子和大舅、舅娘有經驗,知道這才剛開始,尤其又是頭胎,吩咐丫鬟給李氏送雞湯,都說女人生孩子等於鬼門關走了一趟,跟閻羅王鬥得保持體力。直到午夜時分,李氏終於生了一個白白壯壯的大胖小子。

用稱一稱,喲,好小子,足有八斤一兩!難怪折騰了他娘這麽久才出來!

作者有話要說:此文日更,存稿充足,作者勤奮,兼職搞笑,大家不要大意的牽走吧,絕對不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