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薛青川
loading...
薛青川翻身下馬,心疼地看著消瘦不少的妹妹,一把將妹子擁入懷裏,狠狠在她頭上揉了一把,“傻丫頭,受了委屈不回家找幫手,一個人躲到庵子裏去受罪。娘這次親自來了,待會兒你自己跟娘賠罪!”

青梅一聽眼淚流了更快了,狂喜道,“娘,娘來了?”

薛青川白了她一眼,視線移到旁邊石敬安三人身上。此時石敬安已經將田妮兒放下,畢竟他不過是舉手之勞,人家黃花閨女如果不是情勢特殊,他也是不便出手幫忙的。尤其是眼下青梅的大哥居然來了,他更是不願讓人家誤會什麽,所以薛青川馬一停,他就急急將人放下了。

薛青川不留痕跡將幾人打量了幾眼,重點落在石敬安身上,便摟著妹子道,“可不是,娘接了舅舅的信聽說你在這邊受了委屈,心疼的不行,待阿宛的胎一穩就急忙催我帶她回來給你做主。沒想到不巧碰上了金波江大水,可不是聽說水一退就急忙催我來接你。走吧,上馬,跟大哥回家。”

青梅忙開口,“大哥,等等,這幾位是村子裏的老鄉,待我跟他們說幾句可好?”

薛青川眉頭一跳,鬆開手,嘴角掛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走到了一邊。對身後一道來的隨從小黑打了個手勢,小黑立即上前從翠兒手裏接過行李,翠兒很有眼色地看了看自家主子,又看了看主子的哥,馬上認清自己的位置站在了小黑旁邊。

青梅轉頭看向石敬安,而石敬安正好盯著她,兩人視線相對,她心裏那股窒悶稍稍減退。又掃了眼邊上田家母女,腦子一轉,突然道,“石大哥, 多謝你這段日子的照顧,青梅感激不盡,這是我大哥薛青川。”

薛青川早就察覺到妹子情緒有些不對,他是商場上的人精,眼光極準,直覺讓他感覺妹子的情緒異常跟邊上那氣質生冷的男子脫不開關係,不過這畢竟關係妹子的聲譽和私事,他也不好插手,所以一直按兵不動。沒料到妹子居然主動介紹,送到他手上來了,他自然要敲一敲邊鼓了,省得妹子吃虧。

於是特意上前兩步,淡淡點點頭,“我是青梅的大哥,家妹受閣下多日關照,感激不盡。不知怎麽稱呼?”

石敬安目光閃了閃,道,“我是石敬安。”薛青川他是認識的,隻不過也僅僅是當兵前幾麵之緣,不曾說過話,相比較青梅二哥薛青禮,他卻是極其熟稔的。

石敬安?薛青川眼中閃過一絲精光,這名字貌似有些耳熟,在哪兒聽過呢?不過他並沒多想,當即習慣性的商人做派道,“原來是石公子,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久仰大名,那純粹的胡扯!薛青川是商海裏的人精,慣會了這些虛偽客套的東西,平日裏跟各路人打交道,憑著嘴皮子的功夫在商場上混得風生水起、左右逢源,有“笑麵虎”之稱,所謂無商不奸,大概指的就是這種。

石敬安也不點穿他,麵若如常,反倒是開口便道,“薛大哥不需客氣,都是一個村裏的鄉裏鄉鄰,梅子一弱女子出門在外,我幫她是應該的。”

女子名聲何其重要,青梅雖然嫁過,名聲不比大姑娘,但到底未定名分,石敬安仍是保留了態度,心裏暗暗決定回去後立即著手準備上薛家提親。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客氣了。既然是一個村裏的,待回去,我請你吃酒。”薛青川心裏暗暗驚訝石敬安的鎮定,這男子雖然身著一身布衣,通身氣質卻仿佛磐石般沉著穩重,怎麽看也不像個普通農夫。薛青川又暗暗打量自家妹子的神色,心思電轉,當即爽朗大笑發出了邀請。

石敬安心裏一喜,忙道,“薛大哥如此盛意,義不容辭。”好機會,這可是自己未來的大舅子。

兩人幾句寒暄,彼此都留下了不錯的印象,當即定下了酒約。

“成,那我先帶梅子回去了。”薛青川道。

石敬安卻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兩匹駿馬,突然開口道,“薛兄弟,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兄弟可否相幫?”

“哦?什麽事?”薛青川微微挑眉,視線不動聲色在幾人中間來回轉了轉。

石敬安微微側身,指了指一直安靜站在旁邊的田家母女,道,“田大嬸和田姑娘是田家村人,此次田家村受災嚴重,田大嬸家的房子被大水衝了,所以大嬸想帶著女兒去楊梅鎮投靠親戚。不巧的是田姑娘姑娘路上意外傷了腳,這一路回楊梅鎮還有四五裏路呢,這方圓幾裏人煙罕盡,不知可否勞煩兄弟你騎馬帶上田姑娘,馬兒腳程快,田姑娘傷勢要緊,早些送她去看大夫才好。”

這話一落,青梅頓時錯愕,田家母女也抬起頭來,尤其是田妮兒,眼裏赤果果地寫滿了不可置信,水靈的眼睛赫然紅了,嘴唇微咬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薛青川似是這才將注意力落到田家母女身上,不留痕跡的收回,又掃了眼自家妹子,道,“這也不是不行,隻是馬兒隻有兩匹,人卻不少,而且我妹子還有個丫鬟,總不能厚此薄彼吧。”然後頓了頓,他一臉商量的口氣對青梅道,“妹妹,你覺得石兄弟這個主意如何?”

青梅此時正盯著石敬安,聽到他剛才那話心裏那點鬱悶莫名消了,聞言毫不客氣點頭,“大哥,就讓小黑帶田姑娘去鎮上看大夫吧,你和我先回去,讓翠兒和石大哥以及田大嬸一道回。石大哥可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翠兒跟他一起走絕對安全,我不想讓娘在家裏等太久,咱們快些走吧……”

妹子答得可真爽快啊……

薛青川眼神閃了閃,轉頭對向田家母女,“那田大嬸和田姑娘意下如何?”總得問問當事人的意見吧。

田妮兒哪裏會願意,她借著腳傷才得以跟石敬安親密接觸,還給了薛青梅氣受!正得意的不得了,沒想到石敬安居然會提這樣的主意,頓時一臉泫然欲泣地看著石敬安,仿佛無聲地表達自己的幽怨。聽到這話眼神閃了閃,故作躊躇道,“這……這個不太好吧,咱們第一次見,太麻煩了……”

薛青川笑道,“這有什麽好麻煩的,舉手之勞罷了,姑娘無需顧忌。身體發膚手指父母,姑娘受了傷,還是早些看大夫的好。”說完自來熟地直接對田張氏道,“田大嬸,您放心,田姑娘既然是我妹子相識的,這一路上我會盡力照料,到了鎮上後,大嬸您直接到榮春堂找鄭大夫既可,我會盡力安排妥當。”

田張氏自然是關心女兒的,聽薛青川安排得這麽利索哪有不答應的?女兒可是她的心肝,傷一根頭發她都心疼,自然是滿口道謝,感激不已。田妮兒有些惱怒母親的武斷,這下再說拒絕豈不是打她娘的臉。心裏氣得要死,但想想到底默認忍了,反正從薛青川出場起,薛青梅和她大哥的對話就已經證實了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這二人無媒無聘在外竟以夫妻相稱,哼,這薛青梅果然不知`廉`恥!田妮兒一廂情願地將錯誤全怪在薛青梅身上,在心裏將她咒罵了千百遍後,決定先忍了,等到了舅舅家,再想法子請舅舅為她做主。

隨從小黑是個利索的,立即將馬牽了過來,見主子和其餘人都沒動,便很有眼色的想去扶田妮兒上`馬,豈料剛碰到人家手臂,手背上“啪”的一聲被打紅了,然後見田妮兒紅著眼眶氣憤瞪著他,“你……你想幹什麽——”

小黑大感尷尬,心裏有些氣憤,索性看向自家主子,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老大,你說咋辦?

卻見田妮兒嘴癟了癟,滿臉懇求地望向石敬安,“石大哥,一路上多虧了你,可否勞煩你扶我一把?”

“噗”小黑登時沒忍住嗤笑出聲,石敬安眉頭一皺,有些為難,這姑娘什麽意思?莫不是一路上幫了她,她還理所應當地拿他當牛作馬了?

薛青川興味挑眉,薛青梅直接沉默,這姑娘沒臉沒皮的功夫她早就見識了,這與之前比較還算小巫見大巫。倒是邊上一路沉默地翠兒忍不住了,“你還走不走啊?唧唧歪歪莫不是腳傷好了?”

田妮兒俏臉登時漲紅,見石敬安無動於衷的站在旁邊,根本不理她,第二遍請求就說不出來了。轉頭看向小黑,小黑更是高高揚著頭一副大爺很忙的樣子,暗暗咬牙,還是她老娘田張氏猛然反應過來,飛快扶起閨女走到馬邊,一邊笑著替閨女掩飾,“我這閨女臉皮子薄怕生,一路上多虧石兄弟幫忙,所以對石兄弟比較信任。這位小兄弟,她不是故意的,你別跟她一般見識啊。”

小黑哼了哼,沒作聲,臉皮子薄?簡直是笑話,大爺跟著俺主子走南闖北這麽多年,這點眼色都沒有?切,跟這種女人見識,簡直拉低大爺的身價。

田妮兒總算在她娘的幫助下上了馬,仍然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著石敬安。

可惜石敬安滿心關注著青梅,兩人視線暗中相對,青梅被他火熱的眼神嚇了一跳,心裏湧起一股羞意,狠心撇開頭,轉身跟翠兒囑咐了一陣,然後被扶著坐在薛青川身後。馬兒打了個響鼻,隻聽見薛青川揮動鞭子,“駕”的一聲,馬兒受痛便飛快跑動起來。

薛青梅坐在馬上,身子隨著馬兒顛簸,終是忍不住轉過了頭。

便見那三人站在原地,石敬安正專注的盯著自己,突然口裏吐出兩個字來,她心中震動,便眨了眨眼,那原地三人便在拐角處不見了……

心裏滋味似酸似甜,她忍不住將頭埋在哥哥的後背裏,腦海中回憶著這段時間來到楊梅村的經曆,石敬安那張冷峻的臉越來越深刻,她知道自己慘了,心被丟了,手輕輕捂住胸口跳動的位置。

那個人說:等我……

她已經開始忍不住期待了。

作者有話要說:今日二更!

這章大概算是過渡章,算是為男主硬一下,下一章繼續唱大戲~

謝謝大家的支持!!第二更12點出來,早睡的姑娘們洗洗睡吧,明天看也是,麽麽>3<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