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生病
loading...
地母庵並不大,灰瓦白牆,四周圍著高高的圍牆。裏麵隻有三間大屋兩間廂房,廚房連著茅房,前邊就是供奉菩薩還願燒香的庵堂神龕之所在。

從小尼姑圓真口中得知庵子裏目前隻住著三個尼姑,一個是老尼姑白霜師太,一個是圓真,另外一個則是主持白雲師太,還有一個做飯的老婆婆。庵子後山種著蔬菜瓜果,地母庵也算自給自足,加上白雲師太會醫術,地母庵又在山上,尋常的小傷小病煎個土方子準能藥到病除。

雨,依然不止,看看時辰,快響午了。

薛青梅坐在床頭,看著石敬安身上的濕衣發愁!

這裏的廟庵子,哪裏會有男子的衣物,但石敬安此時燒得厲害,濕衣穿久了隻能加重病情。床尾放著一疊新被子,之前石敬安用夫妻之名帶她進了庵,廟裏房間有限,老尼姑便把她和石敬安安排在一間廂房,妻子照顧相公天經地義,青梅有口難言,內流滿麵眼睜睜地看著二人離開,小尼姑圓真還體貼地關上了門。

房門緊閉,屋子裏薛青梅盯著床上不省人事地男人咬牙切齒。

氣也無用,惱也無果。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情感,拖著受傷的右腳小心的坐到床邊,顫著雙手伸向了那人的衣襟。男人身形高大挺拔,等青梅想勁法子將外衣從那人身上剝下來時,臉已經憋得通紅。外衣脫了,露出裏邊白白的內衣和黑色的長褲,薛青梅簡直眉頭都在打結,這已經是第二次伺候這家夥了。

她跟這人到底有什麽冤孽?她合離回家將來也是要再嫁的,一次兩次跟這人肌膚相親,這叫她以後怎麽還有臉皮麵對未來的夫君,這好似還未成親,自己已經給了未來夫君戴了幾頂綠帽子。而自己跟這人……青梅搖了搖頭,她可沒忘自己是個棄婦,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咬牙猶豫了再三,終於伸手拉開了白色的內衣,漸漸地,衣服下露出了健壯結實地胸膛,他身上肌膚倒是比臉上白,性感的鎖骨,結實的胸膛,肌肉糾結的手臂,還有隱隱露出六塊腹肌的結實小腹,待薛青梅剝下內衣,隻是瞄了一眼,就羞得臉紅得簡直要滴血,口幹舌燥,呼吸都有幾分困難。仿佛做賊般她忍不住四下張望的幾眼,門和窗子都鎖得嚴實,然後才拿起放在邊上的幹淨帕子胡亂給那人擦了幾把,扯起被子蓋住了那人赤//裸的上身。

然後,視線落在了□。

薛小娘子羞得心頭狂跳,脫都脫了還有什麽好糾結的,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心裏升起一股怨念,半途而廢可不是她的行事風格。反正脫都脫了,看也看了,就當做給侄子小楊梅換衣裳,速戰速決!這小子二十幾年前不也是個小混蛋,這個念頭一過,頓時腦一熱,她飛快解開那人褲頭繩子,咬牙閉上眼,抓著那粗糙的布料便往下一拉——

然後跟燙了手一般扔下褲子,抓起被子就將那人蓋了個嚴實,大口喘著粗氣,鼻頭微濕,終於搞定了!

視線落在腳步濕衣濕褲上,想到那人被子底下沒有穿衣服,她又忍不住一陣血氣往臉上湧。用了好一會兒功夫,才將心底的羞赫壓了下去,暗想得想法子趕緊將這濕衣物洗了烘幹,否則一男人光溜溜躺在人家庵子廂房裏,想想就驚天動地的。

視線落在窗外,但願這雨快點停了才好。

青梅收拾好心緒,絞了張濕帕子放在那人額頭上,鬆了口氣,坐在床頭開始發起帶來。

這人冒雨將自己從歹人手裏救出,又將她和翠兒送上山,沒想到自己卻病了。是了,以一人之力打敗了三個歹徒,又在山上來回跑了兩趟,蓑衣和鬥笠都給了她們,浸了這麽久的雨,是鐵人也打不住的。

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小尼姑圓真端著一個托盤小心翼翼走入房來,“青梅姐,藥來了。”

青梅忙扶著床架想要起身,圓真將托盤放下,“別起來,你腳受傷了,這藥還燙著,放這兒涼會兒。”

“那個……小師傅……”青梅聞言便點點頭,詫異地看了眼托盤上另一個碗,便道,“不知我那丫鬟怎麽樣了……”

那小尼姑露齒一笑,“喝了藥已經睡了,出身汗燒退了就好了。”說完特地將桌子挪到了床邊上,指了桌上另一個大碗道,“現在是吃午飯的時辰了,師父說你一定沒有用飯,讓我端了齋飯過來。菜是張婆婆燒得,可能沒有山下的好吃,但菜可是圓真親自種的大白菜,姐姐一定要嚐嚐哦。”

說完,便吐了吐舌頭,撒丫子跑了!

真是個貼心的小丫頭!薛青梅心裏升起幾分暖意,低頭看著凳子上的藥,摸了摸,瓷碗還有些燙手。

那碗飯竟是難得的大米飯,米粒飽滿,正散發著香噴噴地熱氣。上麵對著素炒白菜和豆腐,看上去十分可口。薛青梅又驚又累過了一上午,腹中早就餓得咕咕響了,她拿起筷子,立即埋頭吃了起來。

白菜炒的脆爽可口,豆腐入口即化,竟是難得的好吃!不知不覺中,一大碗滿滿的飯菜竟被她吃光了,肚子撐得飽飽的,渾身生暖。而這會兒,藥也涼得差不多了,薛青梅放下碗筷,先是轉身給床上男人換了張帕子,又摸了摸他的額頭。

才小心翼翼地端起了藥碗。

用玉白的瓷勺攪了攪,黑色的藥汁透著一股子怪異的苦味,輕輕舀了一勺子,小心翼翼地湊到那人嘴巴。那人雖然正發著燒,腦子或許還是醒著的,那藥汁到了嘴巴,竟沒有從嘴角溢出來,發而唇齒微張,咽了下去。

青梅感到十分驚喜,暗道這人生病了還算乖巧,忙忙又舀了勺喂過去,果然,順利地咽了下去。接下來一勺接著一勺,不一會兒,偌大的藥碗就見了底。青梅放下碗,抽出帕子給他輕輕擦了嘴角,暗暗嘀咕:這人吃藥竟這麽乖,一口一口難道這藥這麽好喝?跟糖水似的?

也不知出於什麽心理,她真的伸出手指在那碗底上沾了沾,放進嘴裏,頓時苦得眼睛鼻子都皺了起來。

好苦啊……

這人果然是燒糊塗了,否則這麽苦的藥怎麽跟喝白水似的!青梅越想就越覺得這人燒得厲害,想了想,又給他換了張帕子,可別把腦子燒壞了,他可是她的救命恩人。

或許是藥效良好,或許是青梅照顧得好,這一副藥下了肚後,當晚石敬安發了汗,第二日大早,竟是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

“水……”

耳邊傳來微弱的聲音,青梅猛地打了個激靈收回神,轉頭就見床上的石敬安竟然醒了,黝黑的眸子半睜著,蒼白的唇瓣因缺水而裂開,正虛弱地要水喝。

青梅忙伸手給他倒了杯水,輕輕送到他嘴巴,給他喂了下去。

庵子裏人手不多,大家都忙得很,小圓真平日裏負責灑掃院子衛生,臨時還多了個翠兒照顧。石敬安這邊就幫不過來了。況且她完全把石敬安和青梅當成了夫妻兩,於是想了個主意,機靈地將桌子挪到了床邊,在邊上加了個塌子和被子臨時做了個小床,方便她青梅姐照顧“夫君”。

“你醒了?”薛青梅有些欣喜地看著他,然後下意識伸手去探了探他額頭,感覺手下這溫度降了下去,終於鬆了口氣。

冷不丁額上被一股清涼溫暖的小手覆蓋,石敬安怔了怔,微黑的臉上掠過一絲微紅。耳邊似有雨聲,他眼神閃了閃,嗓子沙啞的道,“還在下雨?”

薛青梅搖搖頭,惱怒地看了窗外一眼,“恩,已經連續下了一日一夜,師太說看這勢頭,連續猛下好幾日都有可能呢。你醒了就好,我也放心了……”

聽了這話,石敬安黝黑的眸子一亮,“你照顧了我一日一夜?”說完不知過於激動還是怎的,竟感覺喉頭一陣發癢,無法自製地咳嗽起來。

薛青梅被嚇得一跳,連忙手慌腳亂地想去安撫,但被子隨著石敬安咳嗽的動作掉下來一截,露出了一片光滑的胸膛。薛青梅臉一紅,手就縮了回去。石敬安咳了兩聲,也察覺到了被子下的異樣,被子下大手動了動,竟發覺自己被子下居然隻穿了褻褲,內衣和褲子都沒穿。

饒是他一個二十好幾的大老爺們,碰到這種情況也忍不住燥紅了臉,眼角掃到床邊的桌椅和小床,再細細一看青梅眼睛下黑黑的陰影,心裏頓時升起一股心疼,眼中不由自地盛滿柔情,“梅子,謝謝你。”

青梅聽到他的聲音,抬起頭,對上那樣一雙溫柔似水的眸子,那眼睛裏仿佛藏著讓她難以忽略的東西。她呆了呆,便下意識低下頭去,“沒,沒什麽,你是我的大恩人,照顧你是應該的。”說到這兒,心裏那點難為情突然沒了,她自顧自說下去,“要不是你及時出現,我這會兒還不知會在哪兒,要我從了李富貴那種無恥下流之徒我寧願去死。你不僅救了我們主仆兩,自己卻生病了,我薛青梅雖然隻是個頭發長見識短的女子,卻也知道滴水之恩湧泉相報,照顧你是我心甘情願的,你不用說感謝。”

說完這些,薛青梅心裏覺得好受多了,仿佛也為自己連夜照顧這人,為自己心底那種異樣的感覺找了個借口。床上石敬安卻是眼神黯然了下去,起初那股驚喜與溫柔漸漸褪去,他定定地凝視著青梅微垂的側臉,心底百味陳雜,好一會兒,他啞著嗓子輕聲開了口,“梅子,滴水之恩湧泉相報就不必了,這庵子裏不宿男客,想必師太們現下還認為咱們是夫妻吧?”

薛青梅有些疑惑,抬起頭看了他一眼,見他麵色如常,被子扯了上去,便微微點點頭。

石敬安手握成拳放在唇邊咳了咳,眼睛發出亮亮的光,話鋒突而一轉,“梅子,我一日未曾進食,肚子有些餓了……”

作者有話要說:這章俺為毛詭異地覺得很溫馨呢?腦子好糾結,到底腫麽讓這二人jq升溫打成火熱呢,這是個技術活!

乃們不要霸王偶555555555~~~>_<~~~~~```

石頭哥:咳,鄉親們,哥俺準備出手了,所謂鮮花贈美人,乃們趕緊把花拿出來!俺要送給俺心愛的梅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