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神廟
loading...
禁區的黑夜,許青不是很陌生。

無論是城池廢墟,還是這片叢林。

前者他生活了十幾天,後者他也經曆了數個夜晚。

此刻藏身一棵巨木樹縫內的他,半眯著眼睛,假寐中默默吐納禁區內混合了濃鬱異質的靈能。

這些靈能在進入體內後,被海山訣分離,純淨的部分滋養全身,異質的部分融入影子。

許青已經習慣了這種變化。

甚至隱隱的他有一種感覺,在這禁區內修行,或許是因影子的緣故,也或許是此地危險,自身隨時隨地都強烈警惕的原因。

精神高度集中下,修煉的速度也都提升很多。

如今距離海山訣第四層,已經不遠。

“好似磨刀”許青喃喃低語。

他不懂什麽大道理,但他記得貧民窟中的鐵匠,曾對人說過,一把好刀,需要更好的磨石,才可以將其鋒芒徹底顯露。

此刻,危險的禁區,似成為了許青的磨刀石。

在這磨礪的修行中,許久,結束了一周天的許青,默默睜開眼。

他抬起頭,順著樹縫凝望外界夜的黑,而禁區的夜晚,來自異獸的咆哮聲自遠處起伏,回蕩叢林如神魔低吟。

陰冷之意更是無處不在,侵襲這裏的萬物眾生,也鑽入到了許青藏身的樹縫內,彌漫在了他的身體上。

很冷。

這一幕,讓他有一種回到了廢墟城池的感覺,慢慢有一縷孤獨之意在他身上彌漫。

但對於孤獨,許青已經很熟悉了。半晌後,他重新閉上雙眼,繼續修行。

就這樣,時間流逝。

因他找到的休息之地很正確,所以這一晚還算安全,唯獨到了半夜時,修行中的許青,耳邊傳來了外界的腳步聲。

很雜亂,仿佛很多人排在一起前行。

許青神色微凝,眼睛眯起,看向外界,但樹縫外一片漆黑,什麽都沒有。

可許青心底卻猛地一沉,因為在這腳步聲傳來的一刻,附近叢林內異獸的嘶吼聲居然瞬間消失,這讓許青的警惕,驟然提升。

他想起了上一次遇到的歌聲腳步,但此刻給他的感覺,有些不一樣。

“不像是當日歌聲時的腳步,且也沒有歌聲出現。”

許青飛速分析,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強行讓自己平靜下來,屏住呼吸,凝望外界黑夜。

漸漸腳步聲越來越清晰,似乎一群人排著隊伍在逐漸靠近。

與此同時,陣陣超出陰冷的範疇,仿佛可以冰封身體的寒,也在這一瞬猛烈的侵襲而來。

這種寒,許青不陌生,無論是當日的歌聲,還是在城池廢墟裏那些夜晚出沒的詭異存在,所散發的都是這種溫度。

但程度不一樣,當日的歌聲,可以將他靈魂都冰封,可如今的寒,隻是讓他身體不適,沒有達到失去行動的程度。

“是類似廢墟詭異的那一類存在1許青有所判斷後,死死的抓著鐵簽,深吸口氣,克製自己內心的波動,強行閉著眼,不去睜開。

勿看、勿觸、勿遇。

在許青閉目後,腳步聲忽然急促,越來越近,好似無數人在他所在的大樹四周繞圈。

許青心神震動,努力克製自己想去睜開眼看一看對方到底什麽樣子的衝動。

直至許久當蒼穹初陽升起的一刻,雜亂的腳步聲終於不在繼續徘徊,慢慢遠去。

天,亮了。

許青沒有第一時間睜開眼,他又等了片刻,才慢慢開闔雙目,看到了自己所在的樹縫口,那裏赫然存在了一層厚厚的冰,而他整個人,就是被冰封在內。

透過冰層,陽光灑落在許青身上,他呼出一口氣,左手按在冰麵,猛地一推,哢哢聲中冰層碎裂,落了一地。

許青緩緩鑽出,先是觀察四周,看到了叢林內,那些昨日還在的狼屍,如今全部都消失了,而地麵上有大量的腳櫻

是人的腳櫻

密密麻麻,好似有數百人走過的樣子。

而數百人這樣的規模,一同進入禁區之事,許青沒有聽說過。

尤其是這些腳印,真的是腳印,並非鞋櫻

許青沉默,許久收回目光,對於禁區的詭異,他感受更深了一些,此刻趁著天亮,禁區危險要比夜晚減少時,許青沒有放棄探索,一晃離去。

幾個時辰後,許青終於達到了上一次他們一行人所去的最遠處,那片雷霆小隊采摘七葉草的小峽穀。

峽穀內與他們離去時一樣,陽光順著上方蔓藤樹冠連成的頂灑落在地麵上,陣陣花香彌漫,隔絕了外界的凶險,好似世外桃源。

到了這裏,許青略微的鬆了口氣,抬頭看向峽穀的另一頭,在更遠的地方存在的那片神廟群。

凝望片刻,許青收回目光,簡單的休整一番,他身體疾馳,直奔神廟群而去。

峽穀外的叢林,更為茂盛,陽光在這裏也越發少了。

不知是不是這片古老的神廟群,依舊散發出來自它們那個時代的輝煌與威壓,所以在出了峽穀靠近時,凶險很少。

茂盛的叢林,似乎在氣息上也溫和了很多。

甚至在最靠近神廟群的那片叢林,竟與許青在外界所看的樹木,沒太大區別,不再猙獰,不再漆黑。

而這裏的七葉草也有一些,被許青采走。

此地的一切,讓許青有些詫異,可警惕卻沒有減少,小心的臨近。

直至又過去了一個時辰,在黃昏快要到來時,他走出了叢林,來到了這片神廟群的前方。

這裏樹木很少,陽光大範圍的灑落,使許青的眼中都有些恍惚。

映入他目中的,是一座座足有數十丈高的巨大圓頂建築。

哪怕坍塌,哪怕殘破,哪怕上麵彌漫了青苔,可那一塊塊比他身體還要大很多的整齊石塊所堆積的神廟,充滿了一種浩瀚之感。

走在其內,踩在地麵碎裂的巨磚上,好似許青來到了一個巨人的國度。

隨處可見的殘垣,每一塊都散發出古老的歲月之意,好似在向許青述說它們的經曆。

更前方,還有一座坍塌的雕像。

這雕像的下半身已經沒有了,化作了無數的難以拚湊出的碎塊,頭部還算完整,可樣子卻已經模糊。

盡管如此,它高度也有三十多丈,可以想象沒有坍塌前,至少也是二百丈以上。

站在它的麵前,許青的存在很不起眼。

此刻有風吹來,如羌笛之音,蒼涼的回旋,又如隔絕了時空,使曾經的輝煌,隻剩下後人的凝望。

許青靜靜的望著雕像,沉默了許久。

他想到了貧民窟外的城池廢墟,不知在若幹年後,那個時代的人們會不會與他現在一樣,小心的進入禁區,如看曆史般,去看那座城。

半晌後,許青收回目光,在這神廟群中尋找一番,沒有找到雷隊所說的那種特殊的石頭。

來時在居所內,他已經問詢過,這種特殊的石頭,會散發出七彩的光芒。

好似自然生長,出現的時間沒有規律。

尋找未果後,許青有些遺憾,身體靈動的躍起,幾個起伏到了一處神廟的頂部,站在那裏他遙望四方。

身後,是禁區叢林的外圍區域,雖看不到盡頭,但也能看到部分,而算算時間,今天就是那位在自己這裏買保險的骨刀,所說的第四天。

昨天許青在叢林內,沒有看到霧氣,今天依舊沒有,所以他不需要去救。

於是轉頭看向神廟群的另一個方位,那裏就是禁區叢林的深處。

沉吟少傾,許青抬頭注意到天色已不早,他準備向著深處小範圍的探尋一下,在天黑前趕回來,今夜於此地休整,明日一早返程。

有了打算後,許青身體立刻移動,跳下神廟向著深處前行。

他的神經在踏入叢林深處的一瞬,強烈的緊繃起來,警惕與謹慎更重。

因為他知道,這裏的危險程度,比外圍要大太多。

實際上也的確如此,隻是過了半個時辰,許青的身影就重新的出現在了神廟範圍內。

麵色陰沉,目中殘留餘悸。

但皮袋卻鼓了起來,似裏麵已被裝滿。

他之前隻是走了不到一裏地,就看到了不少有年份的七葉草,似很久沒被人采摘,這讓許青很驚喜,因為這種有年份的七葉草,很值錢。

但他在采摘時,明顯感受到異質的濃鬱程度倍增,若非是他影子可以吸收,換了其他人必定寸步難行。

且他還遠遠的看到了上一次於禁地內見過的詭異水母

而這樣的水母,這裏赫然有十多頭,隻不過小了很多,但身上的陰冷氣息還是很明顯。

好在這些水母大都掛在樹上沉睡,許青看到後,小心的避開。

可隨著前行,他有種很強烈的感覺,似乎在這叢林深處,有無數道目光,如實質一樣,帶著貪婪之意從未知方位,紛紛落在自己身上。

這一切,讓許青針芒在背。

而這裏,還隻是這片禁區深處的邊緣罷了,其內的範圍更大,無法想象到底存在了多少恐怖。

許青不敢繼續前行,有驚無險的退了出來。

直至退到了神廟範圍,那種針芒在背的感覺才消散。

仿佛這神廟就是一道界限,阻止了來自禁區深處的惡意。

許青深吸口氣,趁著夕陽就要落下,在這最後的餘暉中,找了一處勉強完整的神廟,踏入進去。

尋了一處石縫鑽入,準備過夜。

雷隊說過,此地可以短暫躲避危險。

神廟內他也檢查過,這裏很空曠,透著濃濃的歲月流逝之感,無論是供奉在主位的一尊持刀石像,還是四周的牆壁雕刻著的眾多人像,都在時光的流沙裏,變的模糊。

同時神廟內沒有太多異獸糞便與痕跡。

若全部沒有,或者彌漫很多,許青都不會選擇。

因這不正常,唯有這存在痕跡但數量不多,才是相對安全。

畢竟神廟雖在叢林內,但這裏樹木極少,所以習慣了叢林生活的異獸不常來,也是合理的。

很快夜晚到來。

隨著外界的嘶吼浮現,許青默默的吐納。

時間流逝,與他的判斷一致,夜晚的神廟群,異獸很少,嘶吼雖在,可大都是遙遙傳來。

但與昨日一樣,在許青吐納到了半夜時,詭異且雜亂的腳步聲,再次出現!

這一次出現的位置,是神廟外。

“又來?”

許青眉頭皺起,他不知為何這腳步聲兩次都在自己所處之地出現,隱隱有些不安,思索後他按照昨日般,沒有睜開眼。

隻是這一次的腳步聲,沒有如昨日那樣漸漸遠去,而是越來越多。

不斷地匯聚下,陣陣陰冷之意彌漫,仿佛在神廟外此刻聚集了無數的詭異,要來侵襲神廟。

許青心底一沉,用力的握住自己的鐵簽,腦海飛速構架這神廟的環境以及一旦遇到危險後的應對之法。

而就在這時,外麵的腳步匯聚聲,突然消失,變的寂靜無比。

這種寂靜,非但沒讓許青鬆口氣,反倒是讓他有一種暴風雨到來前的感覺,全身汗毛都要炸起,他隱隱感受到,神廟外匯聚而來的詭異,此刻仿佛在遲疑是否進入。

下一瞬,在這寂靜中,外麵的詭異最終選擇了踏入神廟,許青聽到了邁入神廟內,踏在石磚上的腳步聲。

啪。

這聲音好似一塊巨石,落入許青心神,使許青心底一沉,可就在這一刹,陣陣呢喃之音突然於神廟內回蕩,帶著無比的神聖。

更有一縷縷金色的光從廟宇牆壁上驟然散開,將整個神廟映照,也彌漫在了許青這裏,使他眼皮下閉目的世界,從原本的漆黑頃刻光芒閃耀。

而在這金光下,許青雙目刺痛,第一次,在遇到這種詭異時,睜開了眼。

------

新書發布一周,更新近九萬字,這個量對於小萌新來說,不容易的大家要不要鼓勵一下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