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邪影
loading...
“我們走!”十字目光掃過雷隊,身體果斷倒退,一旁的鸞牙與蠻鬼同樣這般,迅速退後。

許青眯起眼,望著雷隊走向狼群的身影,看著其全身靈能爆發,對狼群形成的威懾。

他腳步沒動,手中鐵簽微抬,寒芒於簽尖閃過。

“小孩,你知道雷隊為何是隊長麽。”遠處飛躍離開的十字,傳來遙遙的聲音。

“並不僅僅因為雷隊遠超我等的凝氣六層修為,更多是他身為隊長在麵對危機時的擔當與判斷。”

十字聲音傳來的同時,一聲轟鳴於其所在之處回蕩。

那是二百丈外的一棵大樹,被十字以手中之弓抽斷,轟然落地。

蠻鬼也是如此,鸞牙同樣舉動,一棵棵大樹落下,形成遮攔的壁障,留一個空隙作為出口後,十字與鸞牙沒有停頓,再次疾馳。

唯一手盾牌,一手狼牙棒的蠻鬼留在原地,靠在一棵大樹旁,如一座小山,守在了那裏。

與此同時,雷隊那邊也驀然爆發,雙手閃耀刺目之芒,衝入狼群。

所過之處狼群但凡與其碰觸,必定血肉崩潰淒厲而亡。

隻是狼群太多,很快雷隊的身影就被淹沒在內。

隻有轟鳴與狼嚎,不斷地傳出,遠處的十字,此刻也出來低吼。

“小孩,來與我們匯合,有你出手的時候!”

許青心底判斷出這是雷霆小隊的作戰計劃,於是不再遲疑直奔蠻鬼。

蠻鬼咧嘴一笑,指了指身後的縫隙出口,許青看了他一眼,從縫隙穿梭而過,向著遠方的十字與鸞牙追去。

很快,他就看到清理出一片區域,以樹木阻擋了四周,在那裏忙碌的鸞牙。

她從身上取出諸多的粉末,鋪散在周邊,更是咬破手指,以鮮血於地麵畫下外人看不懂的圖桉。

察覺許青後,她沒時間說話,眼神示意許青快走。

許青目光掃去,沒有遲疑飛速掠過,直至在鸞牙後麵二百丈外,他看到了蹲在一棵大樹上的十字。

此樹極高,彷佛是一個能對戰場一覽無餘的製高點,蹲在那裏的十字,望著疾馳靠近的許青,傳出低沉的話語。

“我身後方向,二百丈外,你來負責!”

許青重重點頭,對於雷霆小隊的作戰計劃已了然於心。

一躍而去,到了二百丈的範圍時,他立刻掃過四周,沒去改變任何環境,而是藏身在一處灌木下的淤泥中。

與在廢墟城池內狩獵一樣,一動不動。

就在他藏身的一瞬,遠方更強烈的轟鳴聲隱隱傳來。

樹木遮擋,許青看不見八百丈之外的景象,但他能感受到那裏戰鬥的激烈。

實際上的確如此,此刻,八百丈外雷隊的身影從狼群內一衝而出,即便他是凝氣六層,可在不能過多消耗下,也難免出現狼狽之意。

好在他對自身靈能控製很敏銳,保留了一半狀態,在黑鱗狼的追擊中,撤向蠻鬼。

蠻鬼獰笑,手中狼牙棒猛地抬起,在雷隊從其身邊躍過的一瞬,狠狠砸向追來的黑鱗狼。

至高位的十字,雙眼也於這一刹凝神,手中強弓驀然拉弦。

一支支靈能化作的箭失帶著尖銳的呼嘯聲,劃出一道道風痕,落向狼群,輔助蠻鬼。

淒厲嘶吼再次回蕩時,雷隊已離開蠻鬼所在之地,向著鸞牙靠近,他的身後,蠻鬼獨自一人,如山臨大地,阻擋一切。

就這樣,藏身在淤泥內的許青,看到的第一個歸來者,就是於鸞牙與十字身邊呼嘯而過的雷隊。

雷隊從許青一旁飛馳,餘光掃了眼他藏身之處,沒時間開口隻是點頭,就立刻去了二百丈外,盤膝打坐吞下白丹,修整的同時,也為下一輪出手做準備。

這就是雷霆小隊的撤退計劃。

雷隊身為最強者,最先阻攔,蠻鬼則是第二波攔截,快要力竭時他會撤離,阻攔狼群的任務將被鸞牙繼續完成,然後是十字。

周而複始,如此一來,他們就可以各自有休息的時間。

這是最適合在異質濃鬱禁區內的小隊協同戰鬥方法。

而其中最累的,就是雷隊與十字。

前者阻攔時間最久,殺狼最多,為身後隊友爭取大量的時間。

至於後者,除了自身要作為攔截狼群的一環外,還要在製高點上為隊友撤退時的安全作保障。

可以說每一個人的安排,都很重要,而最重要的就是他們彼此的默契與信任!

“這就是拾荒者小隊麽……”

許青目露堅定,藏身不動,隨著時間流逝,很快他看到蠻鬼氣喘臨近的身軀。

又在片刻後,望見了鸞牙捂著胸口,麵色蒼白的身影。

最後一個從他身邊馳過的,是十字。

他麵色冷峻,看似如常,可許青還是感受到他身上靈能近乎枯竭的波動,他的身後,狼群密密麻麻嘶吼追擊。

路過許青這裏時,十字彷佛有些遲疑。

“我可以。”許青看出對方未語之意,沉聲開口。

十字沒說話,一晃離開,瞬息間,狼群呼嘯而來。

掀起的風吹過許青的麵孔,帶著腥臭之味,尤其是最前方的十多頭,全身漆黑眼睛赤紅,渾身上下散發出凶殘與瘋狂。

顯然雷霆小隊第一輪的作戰安排,使它們受到了不小的死傷,血腥的刺激下,讓這些黑鱗狼變的狂暴無比。

此刻它們似乎沒有注意到藏身的許青,正要追擊十字。

可就在它們到來的刹那,一把匕首驀然飛出,呼的一聲臨近,直接刺入最前方那頭黑鱗狼的額頭。

力度之大,瞬息貫穿。

這黑鱗狼發出淒厲之音,驟然斃命,屍體帶著慣性落地的同時,許青身影化作殘痕,奔雷而出。

手中黑色鐵簽閃耀寒芒,猛地刺入一頭黑鱗狼的眼睛裏,貫穿頭部後他身體一晃左手握拳,用力轟向身後撲來欲偷襲的第三頭狼。

狼頭驟然碎裂,鮮血濺了許青一身。

刹那擊斃三狼,許青身影再次晃動。

他的速度於這一刻完美顯露。

整個人無比靈活,如殺戮的羅刹,在狼群內遊走穿梭,目光冰冷,出手果斷。

隨著黑色鐵簽的鋒芒,一頭頭黑鱗狼死亡前的慘叫,傳遍四方。

他身上的狼血越來越多,雙手更是被染的鮮紅,雖黏湖湖,可抓著的鐵簽依舊牢固,鐵簽的顏色,此刻也變成了赤色。

隻不過狼群分布,終究有一些從他身邊飛躍而過。

還有一些爪牙,在他身上留下了傷口。

可在許青的速度下,前者被他勉強衝出阻攔,而後者……他紫色水晶恐怖的恢複力,在這一戰,發揮了奇效。

一切皮外傷都在幾個呼吸中快速愈合,即便是較重的傷勢,也不再流血。

這一幕,因他全身被狼血彌漫,所以外人看不清晰。

而相比傷勢的痊愈,他體力的恢複才更為恐怖,整個人的持續戰力,得到了驚人的延續。

於是漸漸的,他四周狼屍遍地,眼睛裏淩厲越來越寒,堅持的時間超越了所有人,使得四周的狼群,竟也都出現了一些被其震懾之意。

遠遠看去,陽光穿透濃密的樹葉,零散落在他的身上,折射出的光在其全身鮮血彌漫中,彷佛將他化作了一道血芒。

而這一幕,也被他身後二百丈外的雷隊與更遠處製高點的十字看到。

二人都心神掀起波動,顯然被許青的狠辣與堅韌所震動。

“小孩,撤退!”雷隊驀然開口。

許青還有餘力,可他也感受到了靈能的嚴重損耗。

紫色水晶雖可以恢複體力與傷勢,但靈能的損耗無法彌補。

好在他是煉體,不像鸞牙,沒了靈能就無法出手。

但終究還是有些影響,使他不得不去吸收四方混合濃鬱異質的靈能,手臂異化點的刺痛越發強烈。

所以在聽到雷隊的話語後,許青沒有遲疑,立刻後退。

可就在他後退的一瞬,狼群裏一頭眼睛並非全紅,而是單眼黑色的黑鱗狼,一躍而起,撲向許青。

許青目中寒芒閃耀,手中鐵簽化作血痕,驀然間將其頭顱穿透,身體剛要繼續後退,但就在這時……

斑駁的陽光下,他不知是不是錯覺,這具墜落的黑鱗狼屍體,其影子彷佛扭曲起來。

竟在地麵向著許青這裏飛速蔓延。

而此地的陽光隻是零散,並非濃鬱,所以這一切讓他無法第一時間確定,下一瞬,那影子就與他的身體碰到了一起。

許青身體猛地一震。

一股難以形容的邪惡之意,刹那就要侵襲全身。

可就在這頃刻間,那被埋入胸口,除恢複力外從始至終沒有任何異動的紫色水晶。

竟在這一刻驀然震動,一股寒流從內爆發出來。

隨著爆發,那種被邪惡侵襲的感覺刹那消失。

而這寒流來的快,消失的也一樣快,轉眼間就無影無蹤,紫色水晶也恢複正常,如以往一樣一動不動。

許青一愣,但此刻來不及多想,身體恢複後他疾馳倒退,而方才的一幕,也都是瞬間發生,所以無論是雷隊還是遠處的十字,都不曾發現絲毫。

此刻在許青退後中,雷隊邁步迎來,目中殘留震動之意。

“你做的很好,快去後方休息。”

“生活在禁區深處的黑鱗狼,喜異質濃鬱之地,而外圍區域相對深處異質澹了不少,所以不管它們因何出現,它們不喜歡這裏,隻要久攻不下,必會自行離去。”

說完,雷隊全身靈能爆發邁著大步,向著許青身後追來的黑鱗狼衝擊過去。

蠻鬼的身影也飛速到來,顯然是他在後麵等了許久,心底也因時間的太長而焦慮,此刻到來看見許青全身的鮮血以及不遠處那無數的狼屍後,他也吸了口氣,上前就要去扶住許青。

“無妨。”許青沒讓對方攙扶,回頭看了眼雷隊,最終在蠻鬼尊敬的目光下,快步遠去。

路過鸞牙時,她似乎也得到了消息,看到許青後神色帶著震撼,想了想,從身上取出一個皮袋扔給了他。

許青接過,摸到裏麵丹藥的形狀,心底已知曉是何物,於是向鸞牙道謝,在鸞牙的目光裏,飛速遠去,直至看到了十字。

十字於樹冠上默不作聲,向著許青點頭,目中的認同很是明顯。

許青也沒說話,輕輕點頭示意,到了最後方時,他才找了個位置坐下,吐出一口濁氣,拿出白丹吞下三枚。

隨著丹藥的融化,他開始吸收四周的靈能恢複。

時間流逝,半個時辰後,許青睜開了眼,精神的疲憊得到了緩衝,可目中卻露出一抹迷惑,他發現自己體內的異質,似乎……並不是很多。

於是擼起左手的袖子看去,眼睛裏的迷惑,刹那變成了驚疑。

他手臂上的異化點,居然……少了一個!

可修為明明還是煉體二層,且經曆了之前的廝殺後,非但沒有減弱,反倒是隨著此刻的恢複,似比之前還要精進。

尤其他記得很清晰,之前廝殺時因被動吸收靈能,手臂兩個異化點都有強烈的刺痛。

至於白丹,許青之前不是沒吃過,效果不會如此驚人,但此時似乎也沒有什麽其他的解釋。

除了……紫色水晶寒流瞬間爆發之事。

“影子、邪惡之意、水晶爆發寒流……”

許青眯起眼,回憶之前那詭異的一幕。

他確定自己所看影子碰觸自己之事,絕不是眼花,也更不是陽光散落的錯覺。

於是他仔細回想水晶爆發寒流的一幕,似乎在那一瞬,侵襲自己的邪惡之意,被寒流卷走,吸入到了水晶內。

“吃了?”許青有些驚疑的猜測。

--------

好久沒登陸,覺得很陌生,都不會操作了,看見你們說角色卡,說卷名的事,於是搗鼓了好久,才弄明白……添加了卷名。

第一卷,驚蟄。

驚蟄反映的是自然生物受節律變化影響,出現萌發生長的現象。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