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從伯爵到公爵
loading...
“不好意思各位,你們剛來到諾曼市就生了這樣的事情,真的是對不住了。”披風男子拉著蓋伊站了起來,把他頭上的披風的帽子往後一撩露出了他的臉。這個男人的身高也有一米九的樣子,雖然身材很瘦,但是能夠看得出來是經過長期鍛煉過的,肌肉分布很均勻,左臉有一道很長的傷疤,留著一頭黑色到脖子處的頭。

“沒事,反正我們幾個都沒有受傷就算了。”蓋伊拍拍地上的土說道。

“實在很對不起,剛剛強迫您這樣做。”

“沒事啦,小事情,話說到底生了什麽事情啊,還有小哥你是誰啊?那些人幹嘛平白無顧的就追我們啊?”蓋伊問出了大家都很好奇的問題。

“失禮了,忘記自我介紹了,我的名字叫做科洛爾,是公爵護衛隊的副隊長,已經在這裏恭候各位多時了,至於其他的問題請各位到了威廉伯爵家以後,再細說吧。”

就這樣,科洛爾帶著蓋伊他們四個人到了離諾曼市後山附近的一個被很多樹木所遮擋住的一個小房子裏。這間房子並不像其在諾曼市市區看到的房子那麽豪華,反而非常的樸素,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木屋。周圍還長著很多的雜草。

“威廉伯爵,夫人,還有尼古拉,尼娜閣下,我把客人帶過來了。”科洛爾打開了門,在裏麵坐著的正是之前在格蘭特市遇見的威廉一家。

“啊!愛紗姐姐,你終於來了,歡迎歡迎!”尼古拉和尼娜兩個人看到愛紗來了之後非常興奮地跑向了愛紗。

“愛紗小姐,還有隨行的同伴們,你們來了,這不好意思現在住的地方非常的破舊,沒辦法給你們很好的招待。”威廉夫婦從沙上麵站了起來,也一同迎接愛紗他們的到來。

“不不不,沒關係的不用怎麽招待我們。”愛紗同威廉夫婦依次握了手之後介紹道自己的同伴們。

“我的同伴和我一起來了,這位白頭看起來很不靠譜的家夥叫蓋伊索裏爾,然後這位向日葵叫做卡魯,最後這位小姑娘叫做雷恩伯特。”

“初次見麵,請多指教。”雷恩和卡魯兩個人畢恭畢敬地鞠躬打招呼,至於蓋伊呢,依舊自我本色說了聲:“喲!最近怎麽樣啊!”

“你也給我鞠躬。。”愛紗走到蓋伊旁邊摁著他的腦袋和他一起鞠了一躬。

“不不不,不用鞠躬了,愛紗小姐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自己人沒有那麽多規矩的。”威廉先生笑著說道。

“對不起啊,尼古拉,我晚了一個月才收到你的信,所以也晚了一個禮拜過來,沒有參加上你爸爸,威廉伯爵,啊,不,現在應該叫威廉公爵的上任儀式了。”愛紗一臉歉意向尼古拉表示道歉。

“不,沒關係的愛紗姐姐之前要忙著拯救自己家鄉嗎,你隻要能來我就很高興了,而且我爸爸他。。”說道這裏尼古拉欲言又止了。

“沒事的,尼古拉是爸爸不好,都是我的錯,跟你沒關係。”威廉先生看到自己的兒子十分的低落裏馬走上前來把他和尼娜兩個人抱了起來。

“喂,到底是怎麽回事啊?我們幾個跟那些貴族打聽你們家在哪裏,看他們的反應明明知道你們,卻不告訴我們,而且反過來怪我們說為什麽要害他們,很奇怪不是嗎?還有剛剛追我們的那些士兵,那個白色衣服朝我開槍的長男。我本來對這座城市印象還挺好的,對吧,吃的東西那麽好吃,水族館也很有趣。但是現在怎麽給我感覺這麽亂啊。”蓋伊這個時候從台子上拿了一個蘋果然後一邊吃一邊問出了他的疑問。

“蓋伊,吃別人家裏的東西的時候應該先問可不可以吃才對,而不是直接就拿啦!而且這裏是公爵家哎!”愛紗看到蓋伊這個家夥平時那種隨性的個性又出現了,直接朝著他腦袋給了一小拳拳。

“沒關係的,而且現在家裏也確實沒有什麽可以吃的東西能夠招待的,如果想吃的話,就隨便吃好啦。”威廉先生說道。

“你看吧!人家都說可以吃了!”

“那也不行,要有禮貌,先去洗手!”

“好啦,知道了,請問洗手間在哪兒?”

“在,在左邊的房間裏,進去以後有一個房間,那裏就是了。”這個時候尼娜突然出聲,告訴了蓋伊。

“是嘛,謝謝你啦小姑娘。”

“不,不用客氣!”尼娜很大聲的回答道。

“啊啦,尼娜今天表現很棒嗎,碰見第一次遇見的人竟然可以主動和人家開口說話了!”尼娜的媽媽,威廉太太摸了摸尼娜的頭表揚了她。

“不好意思啊,威廉公爵,我朋友平時散漫慣了,有過於自我了,不過他剛剛問的那些問題也是我想問的,這個地方到底怎麽了,為什麽一提到你們,所有人就像變了個樣呢?”

“唉。。其實我現在不是公爵。”

“哎?!!為什麽啊,尼古拉的來信上麵說請我們過來不是因為您要從伯爵晉升成公爵了嗎?”愛紗,雷恩和卡魯驚呼道。

“確實是這樣的,如果按照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此時的我已經當上一周的公爵了,但是現在我們在諾曼市是不受歡迎的人物。”威廉先生一邊歎氣一邊說道。

“伯爵大人接下來就由我來說吧。”這個時候科洛爾已經脫下了披風,他一邊把手上的黑色手套摘掉放進褲子口袋裏一邊說道。

其實是這樣的:“在一周前,也就是本月第一個周六,按照計劃在漢洛斯這個國家唯一的貴族地區,西北地區當中最具有標誌性的城市諾曼市,在本市兩個伯爵當中的威廉伯爵將會晉升成為公爵,成為西北地區貴族的代表人物。一年前,上一任公爵因病突去世之後,根據國家法律所定下的,新一任公爵是由所有的貴族投票來選定的。兩位伯爵其中一位是威廉伯爵,而另外一位叫做漢克伯爵。威廉伯爵平時在待人處事方麵做的非常的好,對於所有人都是一視同仁,從來沒有架子,非常的親民,而且還經常運送物資送給國家其他地區的貧困重災戶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到威廉伯爵作為貴族的高級階層為整個貴族包括整個國家所作出的貢獻。

而兩外一位漢克伯爵,其實本來就不具有貴族的血統,在二十年前,我們的老漢克伯爵在外出的時候,看到了年僅八歲的他,他一個人在貧民窟幫助老人們挑水,幹苦力活,還照顧比他年紀小的孩子們,公爵了解到他是一個孤兒,並且認為在是孤兒的前提下還願意幫助別人,吃苦耐勞。老漢克伯爵看重了他的優秀品質所以決定領養他,把他帶回了諾曼市,並且賦予了他漢克這個姓氏。十年之後,老漢克伯爵已經接近八十歲的高齡了,長期外出的他徹夜奔波,長期失眠,最終還是沒有挺過去過失了。由於老漢克公爵沒有孩子,所以自然的他當年領養的那個孩子就繼承了他的衣缽,晉升為伯爵,也就是現在的漢克伯爵。

當大家都以為他可以想像他的繼父那樣子一生奉獻給人民的時候,現實扇了我們一個大大的耳光,他每天吃喝玩樂,吃喝嫖賭,每天隻想著怎麽讓自己更加富裕,浪費金錢,據說還私下勾搭黑社會,但是他這樣做並沒有給貴族們和全國百姓們帶來麻煩,大家又都看在老漢克伯爵過去的功勞,就對他的這種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在上一任公爵去世之後,每位貴族都想著隻要投票給平時作風檢,而且和老漢克伯爵一樣的威廉伯爵,讓他成為新一代的公爵,生活就不會有太大的變化,畢竟現在的漢克伯爵這樣子不守規矩,整天喝酒過著糜爛的生活,如果讓他成為新一代的公爵的話,肯定是非常危險的。不知道他能做出什麽事情來。

上周六,在所有的貴族的見證下,由我負責唱票,本來應該是威廉公爵大獲全勝的,結果從一開始到最後,每一張上麵寫的名字都是漢克伯爵。這讓人簡直無法相信,所有的人都抗議,一定是他從中作梗,就在這個時候。他卻很狡猾的說票都是我們一筆一畫親手寫上去的,而且之前所有的票都是放在貴族專屬的加密保險櫃裏麵的,不可能有人能夠打開的,隻有在唱票當天由貴族的武士集體用鑽石鑄成的劍才能夠劈開,還說是我們自己從心裏想要讓他當上伯爵。可是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不會有任何一個人會讓這個家夥當上公爵的,所以大家都認為是他作弊。

這個時候有一位貴族在地下抗議,可是就當他說出我抗議這三個字的時候,他的胸膛被子彈射穿了。這個時候從人群中走過一批人,他們是漢克伯爵手底下的士兵,拿槍射殺了那位抗議的貴族的人就是弗蘭克,他同時也是這群士兵的隊長。隨後他說道:投票已經足夠說明一切了,漢克伯爵就是新任的公爵,威廉公爵是失敗者。如果再有人有異議的話就會和剛才那個人有一樣的下場,你們自己選吧。

這個時候所有人為了保全性命都沒有再繼續喊抗議了,這個時候有一個人突然大喊了一聲抗議,並且從弗蘭克他們的對麵又走過來了一批人,他們就是威廉伯爵手底下的士兵,其中喊抗議的那位就是隊長,英吉。弗蘭克朝空中開了三槍,然後說對英吉隊長說道,如果他再敢說一遍,他的下場就是死。可是英吉隊長從來不吃硬,繼續喊著抗議,而且沒喊一次聲音都比前一次要大聲,到後麵,他的士兵們也都跟著一起喊。這下子是徹底惹怒了弗蘭克,隨後兩軍立刻開啟了交戰。在戰鬥過程中,貴族們都逃回了家中,所以沒有受傷,可是實力強勁的英吉隊長和他的士兵們竟然輸了,而且輸得一敗塗地。之後英吉隊長和所有他手底下的士兵們全部被抓了起來,關進了公爵府的地下。漢克公爵和弗蘭克接著就宣布,下一周六將重新來一次就職儀式,而且漢洛斯的國王也會來。並且在全市上下都布滿了兵力,如果有人敢在提威廉家族的名字就會被殺無赦,導致現在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提起威廉家族了。隨後威廉家族就被趕出了諾曼市而且用武力強行把他們所有的財產都沒收了。所以威廉一家就隻能暫時住在這裏了,由我暫時照顧他們。事情的經過就是這個樣子。

“原來如此啊。。”愛紗他們聽了之後都非常的難過。

“不好意思啊,愛紗小姐,本來請你們過來是好好玩兒的,結果卻弄成了這幅下場。你們也不必多留了,盡快在漢克的就職儀式之前離開吧。”威廉伯爵歎著氣很無奈的說道。

“等一下,剛剛科洛爾先生說的下周六,不就是這周六嗎,那麽不就是明天了嗎?!”雷恩這個時候突然說道。

“是的,所以非常的危險,科洛爾你幫他們去車站買票吧,不好意思我確實沒錢了,如果以後可以的話,我會還給你的。”

“哪裏,威廉公爵你這話說的,根本不需要,我現在就去。”

“等一下,等一下。”這個時候從衛生間出來的蓋伊拿著幾張餐巾紙一遍擦一邊說道。

“伊醬?你出來啦?你洗個手洗這麽長時間啊?”

“少囉嗦,我還順便方便一下不行啊?”

“額。。”卡魯汗顏。

“好了言歸正傳,剛剛你說的話如果都是真的,那我就很不爽,明明就是威廉大叔更好嘛,憑什麽要讓那個家夥當老大啊?而且又不是大家選的,是他自己作弊當上的我沒說錯吧?”

“額。。的,的確是這樣。。”由於蓋伊的表達方式過於生活化,讓科洛爾有不好適應。

“我討厭那個家夥!而且動不動就讓大家擔驚受怕的,還拿槍隨便射人,我的一位很好的朋友說道,槍是用來保護人的,不是用來殺人的!所以我決定,我要幫大叔重新變成老大!”

“哎?!!”蓋伊的一句話讓眾人都驚呼道,嚇得連下巴都掉了。

“可,可是這是不可能的啊,如果想讓威廉伯爵重新變回公爵的話,就意味著要打敗漢克伯爵才行,尤其是他手底下那個弗蘭克,連英吉隊長都戰勝不了的人,是沒有人可以戰勝的!”

“是嗎,那個叫應急的很強嗎?”

“是,是英吉。。是的,英吉隊長真的很強,怎麽形容呢,我覺得他如果參加這次王的爭奪戰的話,是很有希望獲勝的。”

“吼,有意思,好吧,那我就按就找你說的話做吧!”蓋伊指了指科洛爾很自信的說道。

“你,你什麽意思,我沒太懂。。”

“我要去把那些家夥全部打敗,然後讓大叔重新變成老大。”

“哎?!!!!!”

“嘻嘻,就這麽辦吧!”蓋伊自信地笑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