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圖騰古樹
loading...
“哎?!林安他是你爸爸啊,那麽說他們都應該是你的同伴咯?”蓋伊一臉懵逼地問道。

“這個變戲法的家夥是你的朋友,這麽說不是看中我們伽蘿族的稀有動植物的入侵者或者是盜獵者咯?”剛剛一直在發號施令的男人也是一臉不解地問道。

“對啊,所以說你們倆根本就不需要掐架,爸爸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剛剛認識的朋友叫做蓋伊索裏爾,他是來我們這裏找他的夥伴的。蓋伊,這個人是我爸爸是目前伽蘿族的族長,叫做林棟雖然是今年剛上任的還沒做出什麽成績。(這種事,介紹的時候就不用說了,成績以後會有的。來自於林棟族長內心的os)。然後這些人都是我們伽蘿族的戰鬥人員,這個時間正好剛過了中午是巡邏的時間,所以看到我和你在一起,就不免的會以為是入侵者或者是盜獵者來了。”林安站在兩個人的中間心平氣和的解釋道。

“哎呀,既然是這樣你應該早說啊,我還以為是什麽犯罪團夥過來找麻煩呢。”

“對啊對啊,你真的應該早說的,我們還以為你遇到危險準備拚盡全力來救你呢。”

“誰叫你們這麽快就開打了,簡直是沒有一點點防備,我還沒來得及解釋你們就直接摩拳擦掌了起來,不給機會啊。”林安攤開兩隻手無奈的歎著氣說道。

“那個誤會解開就好,給小夥子帶來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各種各樣的不好意思啊,對不起對不起。”

“不不不,是我的問題,我剛剛心情很急躁,把你和你的戰鬥人員們都給燙傷了,我也有錯。”

“那就由我本人再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林棟是新任伽蘿族族長,林安的父親,這個是我自製的名片請收下。”(額。。為什麽你會做名片這種根本不需要的東西,這個老爹是不是腦子瓦特了。)林安心裏想到。(注:瓦特,上海話,作者的家鄉話,意思為壞掉了,放在整句話的意思就是:這個老爹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我叫蓋伊索裏爾,不好意思誤入此地,其實我是來找我的夥伴的,那個那個等一下啊,(半分鍾過去了,蓋伊在自己的身上找來找去都沒找到),我暫時沒有名片,那個等之後我有空去搞一張再給你就好。”

“好的好的,女兒說不定給你添了很多麻煩,請多多包涵,多多包涵啊。”

“不不不,我也是,希望你們多多關照,多多關照。”兩個人就這樣自我介紹了起來了,甚至還互相鞠躬,畢恭畢敬的,完全沒了剛才互相嗆聲,看不起對方的感覺了。

“喂!!你們是在幹嘛啊?!為什麽突然學起了上班族的禮儀交際了。。很不正常哎!”

之後,在林棟林安兩父女的招呼下,本來想要招待蓋伊去他們生活的地方參觀吃飯,但是這時候蓋伊的心思完全就在雷恩的身上,他簡單的向他們闡述了雷恩遇難的情況之後,林棟說道:

“好的,具體的情況我已經了解了,那隻大蜥蜴確實是住在我們伽蘿森林,還有你大可放心,它是草食動物是不會吃肉的,更別說人類了,我可以用我的性命擔,你的同伴暫時是不會遇到危險的,我也可以幫你找到它。”

“真的嗎?大叔你說的是真的嗎?太感謝你了!”

“但是經過我們剛剛一夥人的商量,如果你也能反過來幫我一個忙,不,是幫我們整個族一個忙。”

“沒問題沒問題,隻要雷恩平安無事就好,呼。。嚇死我了,我心裏的石頭到現在才放下。”

“好的那就麻煩你跟我來一個地方,如果你真的可以做到的話在某種程度上來講也算是幫我們挽回了我們一族的顏麵和尊嚴吧。”

“好,既然答應了你,而且你也答應要幫我,我就一定會用盡百分之百的力量幫你。”

“感激不盡。”

於是兩個人達成了互相幫助的協議,蓋伊跟著林棟還有其他的伽蘿族人走到了森林深處,見到了一顆參天大樹,高度直達雲端,抬頭仰望完全看不到頭在哪裏。

“這一棵樹是我們伽蘿族的圖騰,距今已經有九百年的曆史,近千年了,所以族人一直稱呼它為千年古樹,從第一代的王的爭奪戰開始,這棵樹可以說是見證了每一位王的心路曆程,據說隻要爬上這棵樹的頂端就可以看到下一個一百年的王是什麽樣子的,但是這棵樹已經你可以看到它已經快要到它壽命的極限了,說的不好聽一點,這完全就是一棵枯樹,我剛剛從你的招式來看,如果不是變戲法的話,我沒有猜錯你是不是也是新一代諾斯家族培養出來的太陽之子,剛剛就是使用太陽寶具才能夠那麽輕易的把我們給打倒吧。”

“大叔你是怎麽知道太陽之子和諾斯家族的事情的?”蓋伊神情嚴肅的問道。

“這件事情現在不易講,我隻能告訴你,伽蘿族在每一次新世界的王的爭奪戰中都有過參與,並且話不誇張的講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但是現在新一屆的爭奪戰才剛剛開始,所以我全說出來也沒有必要,更沒有意思,年輕人不覺得自己去體驗這個世界是更佳有意思的選擇嗎?”

“嗯,說的有道理,那我就自己去發現吧,好了,好了大叔,那麽請你告訴我,需要我幫你什麽忙,難不成是讓我再讓這棵千年古樹重新煥發生機吧,我雖然是太陽之子,可是我覺得我的能力還沒有強大到可以做到這麽誇張的事情吧。”

“其實也差不多,你猜的算是一半一半吧,我以伽蘿族族長的身份拜托太陽寶具繼承人蓋伊索裏爾,請你用你的太陽之火,把這棵樹燒掉吧。”

“什麽?!!”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很驚訝,林棟族長竟然說要把這一棵圖騰古樹給燒掉。

“爸爸你在說什麽胡話啊?這不是我們一族的象征嗎?現在竟然說什麽要燒掉,你是不食腦子真的瓦特啦?!”林安聽到之後非常吃驚,趕快走上前去質問她的老爸。

“是啊,族長,不能這麽做啊,這樣做怎麽對的起祖先一直以來對這棵樹的悉心照顧和培養啊。”

“族長請三思啊!”

“是啊族長,您自己剛才不是也說這棵古樹見證了每一代王的心路曆程嗎,就這樣燒掉是我認為是對於這個爭奪戰的一個大不敬啊!”

“!!!”幾乎所有的族人都在勸,希望林棟可以打消這個想法。

蓋伊站在古樹前麵,一句話也沒有講,已經使用鑰匙進入烈陽狀態,看來他已經完全準備好幫這個忙了,他看到在林棟的眼神是堅定不移的,他就已經確信,這個男人要這麽做一定有他的道理,而且他也深知自己是一族之長,一定是有什麽原因他才會這麽做。

“蓋伊你等等啊,你就決定要把這棵樹給燒了嗎?你剛剛不是也聽到了嗎,這棵樹對我們的重要性。”林安大喊道。

“嗯,我聽到了,但是說到底我隻是個外人,不應該介入你們伽蘿族自己的事情,但是我和大叔已經約定好了,他幫我找到大蜥蜴和雷恩,我幫他把這棵樹燒掉,這是已經鐵打不動的男人之間的信譽,而且我能感覺得到,他這麽做一定不是腦子過熱還是什麽的,你要是他的女兒,你們要是他的族人應該選擇相信他。”

“蓋伊君,謝謝你,請動手吧。”

“既然話都說道這份上了,也沒有不動手的理由了。”蓋伊稍微往後撤了幾步,在自己的手指上蓄力纏繞了大量的伏魂體和火焰,然後做出起跑的動作奔向這棵古樹在它的身上烙下了自己的掌印。

“祝你好運,炎爆!!”蓋伊張開剛剛在樹上打下印記的手舉過頭頂然後瞬間抱拳,遠程觸發了印記這一招曾經在對抗地獄獸的時候用過,一招致命把地獄獸給擊潰了。

隻是一瞬間的事情,被觸發的印記瞬間把整棵樹都帶入了火海,雖然看不見,但是能夠感覺到的是火焰一直燃燒到了樹的最頂端。這一棵樹齡已經快要到千年的圖騰古樹,在這一刻在自己的族人麵前葬身於火海,所有的人已經不能夠阻止火勢把整棵樹給吞噬了。伽羅族的人們現在正站在這棵正在棵燃燒中的樹前麵,沒有一個人敢說一句話,他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一頭霧水,不知道自己的族長為什麽要這麽做。

“大叔,這樣子就可以了吧。”蓋伊的炎爆是屬於瞬間爆發型的技能,雖然步驟簡單,但是其實需要花費的伏魂體是平常普通招式的兩倍還要多,所以是用完之後會處於精神力十分疲憊的狀態,蓋伊也就此褪去了烈陽狀態變回了白毛仔。

“嗯,謝謝你。”

“族長,你到底。。”

“真是辛苦你了,這麽多年來一直保護著我們伽蘿族,見證了曆代王者的誕生,今年年初我就已經感覺到,我的老夥計,其實你已經撐不住了吧,但是你還是選擇繼續硬撐下去,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麽累的,如今我選擇了我認為最正確的方式用最聖潔的太陽之火為你送行,你已經可以好好休息了,這九百年來,你不分晝夜不天氣有多麽惡劣你都一直陪伴著我們一族成長,總之煽情的話我也不太會說,我在這裏向你表達我最深的敬意!”林棟說完之後丟掉了手中的兵器,對著這一刻古樹下跪並且磕頭。

“爸爸。。”

“族長。。”

所有的伽蘿族的人都被這一幕給震撼到了,都紛紛跪下磕頭,他們同時也在自責,因為他們並不知道這棵樹的時間已經差不多了。燃燒中的古樹跟其他的植物被火燒光之後會有煙味或者是殘留的東西,圖騰古樹在所有人跪下的那一刻瞬間消失了,所有人都留下了淚水。

“好了,已經可以了,大家也起來吧,蓋伊君謝謝你的幫助,我們可以去找你口中的大蜥蜴和你的同伴了,耽誤了你這麽長的時間,真是不好意思。”

“不會,能夠見證這麽感人的時刻我也很感慨。”

“爸爸,快看天上!”這個時候林安大聲說道,所有人仰起頭望著天空。

“哇~”所有人在空中看到了一個巨型的氣色彩虹。

“大叔好像有什麽東西從那個彩虹處掉下來了!”蓋伊說道。

”好像真的有!“林棟兩個手捧著伸向空中,接住了這個從天而降的東西。

“大叔,看來你們說的它全都聽到了啊。”

“是啊,蓋伊君,你說的沒錯,老夥計,謝謝你啦!”

林棟帶著蓋伊還有其他的族人離開了已經燒光的古樹的地方,朝著大蜥蜴的位置走去,一邊走一邊眼角還落下了幾滴眼淚,手裏緊緊攥住的是剛剛從天而降的古樹的禮物,一顆種子。

我陪你們走了將近900年的時間,也該退休了,是時候讓新人出來看看這個世界了,能夠與你們相遇是我這一生最大的財富,謝謝你們———圖騰古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