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安東尼無法戰鬥?!
loading...
“哦!終於出現啦!少主的烈陽奧義!”

“安東尼!你再怎麽自大也不會想到少主還留著這一樣一個隱藏大招吧!做好被打敗的準備,好收拾收拾回家探親吧!”

“現在的少主想要解決任何一個人根本就是分分鍾秒殺!”

唐寧在關鍵時刻,使用了太陽寶具的進階能力,烈陽奧義。跟之前蓋伊的烈陽之匙所展現的紅蓮之軀,以及阿翔的烈陽手套所使用的星烽之拳一樣,屬於烈陽畫戟的烈陽奧義其名為獄靈撕裂者。所有的太陽寶具進階成烈陽奧義的模樣的時候,使用者本身或者是寶具本身都會有很大的變化,而且能力是一倍以上的增加。再加上現在的烈陽畫戟和剛剛那一杆又長又大的武器不一樣,失去了杆,但是能夠附著在唐寧的身體上,更加容易使用,並且銳利的程度也有了很大的提升。

“伊醬,看樣子現在不僅僅是你和阿翔可以使用烈陽奧義了,看樣子很多其他的太陽之子也可以使用了。本來想要達到可以順利使用並且駕馭烈陽奧義的級別就需要經過非常多的訓練,要完全信任並且把自己托付給和生命一樣重要的太陽寶具,這一前兩代的太陽之子中都是極少數能夠做到的。看樣子伊醬,你們這一代可以稱呼為天才的一代了,以後的戰鬥估計會更加困難吧。”在觀戰的卡魯看到進入烈陽奧義的唐寧和烈陽畫戟之後的非常的感慨,對著身旁站起來幫著給唐寧加油的蓋伊說道。

“嗯?嘿嘿,這樣子這一屆的王的爭奪戰才有意思嘛,在眾多的高手之中得到勝利,這才是真正讓人信服口服的勝利啊。”蓋伊自信地笑著說道。

“安貝爾大人,您看上去好像很高興的樣子?怎麽了嗎?”愛娃看著身旁坐著的臉上露出笑容的安貝爾丁格,好奇地問道。

“哈哈,這個小夥子進入烈陽奧義之後讓我想起來之前和翔凱恩之間的對決了,本來我已經占據上風可以主宰勝負了,結果他就使用了烈陽奧義讓我潰不成軍。現在好了,看樣子這裏的每一個人似乎都有能夠使用太陽寶具的招牌進階能力:烈陽奧義,如果能夠將他們之中的勝者打敗,那麽我這一個仇報得才算值得!”安貝爾說完之後手用力地敲在了座椅的把手上麵。

“烈陽奧義?沒想到真的被你練出來啦,看來你的老父親的夢想也終於實現了啊。”安東尼見到眼前唐寧之後停止了攻擊,把鎖鏈收了回去,因為他知道如果麵對使用烈陽奧義的對手,掌控戰局的節奏這種進攻方式是不會有什麽效果的,因為他們可以僅靠著力量就能夠壓倒性的將你擊敗,這個時候在進行小範圍的節奏攻擊,等於是在自尋死路。

“我父親的夢想?我學會使用烈陽奧義才不單單隻是為了他的夢想而已,而是為了擊敗你!!”唐寧說完之後用了比剛才快了整整一倍的度,再一次衝向了安東尼,由於度和力度的整體上升,盡管安東尼已經知道唐寧一定會這樣衝上來,但是身體卻沒有辦法跟上思想,完全沒辦法防守。

唐寧利用改變形態過後的烈陽畫戟打破了劣勢,快的拳擊和突刺讓安東尼你無法招架,銳利的畫戟的劈斬給安東尼的身上造成了很多的傷害,腹部被刺中,肩膀被劃傷,腿上也有很多明顯的傷痕。安東尼每次都嚐試著想要試用鎖鏈來擋住,可是麵對烈陽奧義,即使安東尼再厲害,度和力量都不是在一個檔次上的,隻有挨打的份兒。

“好樣的就是這樣!少主!把這個自大狂妄的家夥打個稀巴爛!”

“少主加油!加油啊!”看到戰況完全由唐寧來主導,部下們更加開心,站起來歡呼雀躍,好像勝利已經在唐寧的手上了。反而在他們旁邊的朱莉和奧利弗自始至終都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裏,就好像沒事人一樣。

“螺旋火焰!”唐寧在連續的近距離進攻屢次得手的情況下,突然拉開了距離,改變形態後的烈陽畫戟突然又一次被火焰纏繞住,然後放射出了螺旋火焰成功命中了被打得無法還手的安東尼。在物理傷害過後又緊接著加上在烈焰奧義下釋放出的魔法傷害,這個攻擊效果可想而知。

命中之後的安東尼,晃晃悠悠地坐在了地上。他那一身從來都沒有換過的黑色的西裝和褲子已經都破爛不堪,渾身上下數十道傷口,整個人也都是血跡斑斑,在疾風驟雨般的攻勢下,烈陽鎖鏈和安東尼完全就沒有揮的餘地。隻有苦命被挨打。但是安東尼在被打的工程中還是一樣堅持著自己,完全沒有因為疼痛而有過一聲的尖叫,也沒有因為突然局勢變成了了唐寧的完全優勢就不甘心的破口大罵,和坐在觀眾席看著的黑色帝國的另外兩個成員,奧利弗和朱莉一樣,一句話都不說。讓人還以為他根本就沒受傷呢。

“咳,咳。說實話,你在這一次的戰鬥中會使用烈陽奧義我其實有猜到,但是我沒有猜到你竟然能夠把他運用的這麽好,是我一都沒想到的,確實很嚇到了,你竟然沒有失控。”坐在地上的傷痕累累的安東尼從自己的上衣口袋裏拿出了一個小鏡子,但是鏡麵也已經因為剛剛的挨打而震碎了。但是安東尼依然對著鏡子一邊整理起了自己的頭,一邊對著唐寧說道。

“安東尼!你什麽意思!你到底看不看中和我們少主的戰鬥,在戰鬥中竟然還有心思整理自己的型!自戀!惡心!”唐寧的手下對於安東尼作出的動作表示十分的不滿。

安東尼這個家夥,似乎也準備要開始動真格了嗎?怎麽給人一種這麽不舒服的感覺,盡管他被打的很慘,但是伏魂體還是非常的穩定,真是可怕的人。在觀眾席觀看的卡魯心裏想道。

“你什麽意思?”唐寧問道。

“不,沒什麽意思,我隻是對你的如此驚人的進步表示高興,這樣你的老父親可以真正放心讓你來經營集會所了,但是,不好意思,你的進步,估計也隻能到這兒了,因為。。”就在安東尼準備站起來在此使用烈陽鎖鏈進行戰鬥的時候,唐寧竟然飛身上去,用畫戟纏繞著火焰一個快的劈斬把烈陽鎖鏈給整段切碎了。唐寧終於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

“這。。這。。”看著自己眼前被切斷的鎖鏈,僅僅這一秒鍾,安東尼簡直無法相信,呆住了。

“哈哈!安東尼這下你怎麽贏!連太陽寶具都被破壞了!快投降認輸吧!”唐寧的部下說道。

“伊,伊醬。。這,到底是?太陽寶具是可以被破壞的嘛?”卡魯看到了之後問蓋伊。

“不知道啊,我也從來沒有碰到過這種情況啊。。照理說應該不會啊。。”蓋伊抓耳撓腮了起來。

“安貝爾大人,看樣子第一場較量應該就這樣結束了,您中午飯想要吃什麽我要不要現在去餐廳訂,還是請食堂現在做好之後送到您的辦公室裏?”愛娃看到場上場景之後,覺得安東尼的太陽寶具都沒了鐵定輸了,於是問起了安貝爾午飯的事情。

“不,再等等。”

這個時候場上的情況非常的怪異,亞伯拉罕老爺爺也不知道該怎麽判,第一時間還沒到,第二是主動認輸或者是喪失戰鬥能力暈過去才能分出勝負。可是雖然現在烈陽鎖鏈被打碎了,可是安東尼還是可以繼續戰鬥,他也沒有說放棄。雖然安東尼的體術能力也很強,可是沒有了烈陽鎖鏈,麵對進入烈陽奧義的唐寧怎麽打都一定不是對手。現在的他等於喪失了繼續戰鬥的能力。

這個時候朱莉和奧利弗站了起來,離開了座位。

“怎麽了?你們兩個?是不是已經默認輸了,覺得很丟臉然後準備走啊!”

“我就知道!像你們這種這麽自大的人遲早都要摔跟頭!這一次你們就摔倒在我們的唐寧少主的手裏!回去再練歌幾年吧!”安東尼的部下們對他們說道。

“我們不是認輸,也不是因為我們自大,是因為比賽已經結束了。”朱莉很淡定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黑色墨鏡,轉頭對他們說道。

“哈哈,認了吧!這一次的較量就由我們少主獲得勝利啦!”

“分,分出勝負!第一場較量的勝者是來自集會所,黑色帝國的:安東尼布萊克!”亞伯拉罕大聲地喊了出來。

“什,什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