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唐寧火力全開VS無情的鎖鏈
loading...
“你不要以為你一直高高在上的就沒有人能夠追上你,你的天賦我是我望塵莫及的,但是人活在這個世上,就是為了不斷越自己,突破極限。能夠打敗你是我來到這個地方參加這次徽章挑戰賽的唯一目的!”盡管剛剛唐寧釋放了焰火突擊極其強大而又細膩的一招被安東尼不費吹灰之力就抵擋住了,而且還被安東尼嘲諷自己接下來沒有機會了,可是在唐寧臉上完全看不到一擔憂和恐慌,就好像已經很熟悉了安東尼這樣的自大作風一樣,依舊是那麽的泰然自若。

“你這種愛說大道理的破習慣看來是被你那個老爸傳染的夠厲害的,不過都一樣,雖然你說的很好,但是真正的大道理往往都是勝利者說出來的,失敗的人不管他說什麽都會像是尋求安慰的借口。”安東尼說完之後他的烈陽鎖鏈就像是蛇一樣一頭纏繞在他的手臂上,另外一頭鑽進了競技場的地麵。

“哇哦,那個太陽寶具就讓還可以這樣用!”蓋伊今天一直處於一種特別興奮的狀態,場上的人甭管使用什麽招數,隻要是他之前沒見過或者是一些特別奇特的招數的時候,他總會從座位上站起來為他們尖叫。

這個叫安東尼的小夥子,之前僅用了幾秒鍾就察覺到我充滿敵意的伏魂體,雖然和我對抗的是那一位身材巨大的奧利弗,但是他老是給人一種早就掌控全局的感覺,這一招又會有什麽特別的呢。擔任裁判的亞伯拉罕老爺爺看著安東尼在場上的動作,心裏麵想道。

烈陽鎖鏈就這樣潛伏到地底好兩分鍾了一直沒有動靜。唐寧知道,這一定是安東尼的什麽隱藏招數,所以他不敢因為敵方的寶具不在眼前就掉以輕心,反而正因為寶具消失了,才更加應該注意周圍的空氣,安東尼自身的伏魂體,以及在地底下活動著,正在伺機而動的鎖鏈。這個時候已經過去了五分鍾,可是場上的氣氛卻讓人一刻都不敢掉以輕心。唐寧好像察覺到了什麽,他閉上了眼睛,將手中的烈陽畫戟單手舉到了頭頂開始旋轉揮舞起來,同時擴散著自己的伏魂體。

吼,看來唐寧還挺聰明的,竟然知道利用烈陽畫戟的揮舞和旋轉,大麵積擴散自己的伏魂體用來找被我藏在地底下的鎖鏈的另一頭。看來他也不隻是會講什麽大道理啊,比以前的他真的強多了。安東尼看到了這短短五分鍾之內,唐寧麵對自己的隱形攻勢所作出的判斷,在心裏有一驚訝,但同時也給予了肯定,這讓他覺得,時間差不多了。

“終於要動手了嗎,安東尼!”

安東尼的左手纏繞著鎖鏈的另一頭,並且緊緊貼著褲縫,他覺得現在正是進攻的好時機,他的手用力握拳一拉,不過是非常細微的小動作,烈陽鎖鏈帶著火焰從地底破殼而出,以畫圈的形式將唐寧團團圍住,強烈的焰氣和安東尼的伏魂體在一瞬間就把唐寧給壓製住了。可是唐寧並非沒有退縮,就在鎖鏈即將把他纏住的那一刻,他反手一挑烈陽畫戟,將剛剛在頭頂山旋轉出來利用地麵上的小沙粒所聚成的沙雹轉移到全身,把即將要捆緊的烈陽鎖鏈吹出了很大的空隙,然後利用這個空隙從鎖鏈的進攻中成功躲開了。

接著唐寧繼續起進攻,雙腳利用安東尼的鎖鏈做一個踏板一蹬,給自己在空中進行了一小段的加之後,烈陽畫戟對準了安東尼的眉心刺了過去。雖然安東尼有想過這一次的攻擊可能會被化解,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唐寧竟然後利用自己的鎖鏈在沒有收回去的時候這個空檔給自己當作一個進攻的機會,就在畫戟即將刺到自己的時候,安東尼的左手終於不再緊貼著褲縫了,往後一拉,將鎖鏈的完全收回,右手接回來那一部分雙手一抻很快地擺在了自己的臉前,烈陽畫戟前半段最尖銳的突擊被千鈞一地抵擋了下來。

此後兩個人並沒有再使用一些遠程攻擊,而是直接開始硬碰硬的近距離激戰,在一般人的想法中烈陽畫戟的原型是東方的兵器方天畫戟,在近距離的攻擊方麵一定比烈陽鐵鏈占據了很大的優勢,可是安東尼竟然用自己強大的體術彌補了烈陽鎖鏈在近距離戰鬥當中的不足,不管麵對的是突刺,揮砍,還是連續攻擊,在安東尼的手裏,烈陽鎖鏈就好像一條靈活的蛇一樣,攻守自如。唐寧想利用自己身體能力強的優勢在準備攻擊安東尼的腹部的時候瞬間切換到攻擊他的腿部,可是鎖鏈的一頭在防守腹部的同時,另外一頭迅能夠反應出來真正的攻擊目標在哪裏,繞著安東尼的身體綁住了銳利的畫戟。在安東尼進攻的時候,鎖鏈就像蛇找到獵物想要狠咬一口一樣,鎖鏈的一頭在地上蛇形前進,在快要接近唐寧的時候瞬間騰飛朝著唐寧的脖子直接飛了過去。

盡管近距離戰鬥唐寧的優勢極大,可是安東尼總是能夠用自己強大的體術和對於烈陽鎖鏈的使用將每一次都直指要害的攻擊給解除掉,然後再利用節奏的變動將局勢慢慢轉化成對於自己的烈陽鎖鏈更好揮的小規模攻擊,達到一招製敵的地步。烈陽畫戟的防守能力雖然也強,可是安東尼非常的聰明,根據從小打到大和唐寧在一起的經曆一直到剛才的對戰,所有的情況都已經在他的腦袋裏有了一套屬於自己的勝利方程式。

“喂,你們看,好像唐寧開始有些招架不住了。”坐在觀眾席上的僧侶艾貝說道。

“的確是,這個安東尼實在是太厲害了,他在一一地把唐寧帶入到自己的節奏當中。”坐在蓋伊身邊的卡魯也表示認同。

安東尼讓大刀闊斧的唐寧一一地變成了十分拘謹的樣子,他不停地提高烈陽鎖鏈的進攻度。一秒前還在眼睛附近,下一秒就瞄準的是肩膀,在下一秒瞄準的就是肋部,每一秒鍾鎖鏈的進攻位置都在變化。即使唐寧的眼睛能夠跟上,可是他手裏那麽大支的武器卻跟不上。再到後麵,安東尼鬆開了纏繞在左手上的另外一頭的鎖鏈,以同樣的度在唐寧身體的某個出現,下一秒又換位置。兩頭的鎖鏈全部在唐寧的麵前搖擺不定,當他以為這一秒一定會下手的時候,下一秒又跑到了別處,給人一種隨時就要被擊斃但是卻不知道哪裏被打中的感覺,有一種窒息式的恐懼感。

不好了,唐寧君,你接下來應該怎麽辦呢,雖然你的力量和伏魂體的操作運用都很出色,可是對於戰鬥的節奏的把握,安東尼君簡直就是高的水平,他可以讓你覺得一開始你先占據優勢,接著到平局,最後一一通過節奏的變化讓你眼睜睜的看著優勢一一地從自己的手上消失,而且你會開始一一地由攻轉守,然後變成無力防守,最後到無處可放。本來沒有的破綻,在這一刻就全部袒露在安東尼君的麵前,這種讓給人一種地獄式折磨的進攻方式,簡直就是無情的鎖鏈讓你從希望到絕望直到崩潰。讓老漢我在一旁看著都會被驚出一身冷汗,這個家夥已經完全過他的父親了。亞伯拉罕老爺爺在一旁站著,心裏想道。

此時此刻,唐寧的臉上已經不自覺地沁出了汗珠,臉上的神情也顯得很氣憤和焦躁,他最清楚自己現在處於什麽境地。雖然鎖鏈的突進最後造成傷害的隻有那兩頭,但是快轉換攻擊目標,使自己成為了一個活生生的靶子,而且還是莫名其妙自己就變成了活靶子,這是讓唐寧最氣憤的一。反觀安東尼仍舊是剛剛進場時的自信的神情。他摘掉黑色墨鏡之後,那一雙琥珀色的眼睛,配上如此自信的表情讓人看了是又愛又恨。

“享受改變戰局,然後將其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對敵人施行這麽一樣的恐懼和隨時有被攻擊到的危險的壓力,這果然是你一貫的作風,果然不管過了多少年,我還是無法從你無情的鎖鏈當中逃脫。”唐寧的神情十分的焦急,但是說出來的話倒是格外的冷靜。

“沒錯,看來你認識到了,那麽是你自己先說棄權還是我選讓暈倒,重一的話,可能你就會因此醒不過來了。”安東尼冷笑地說著。

“但是,隻要能夠越自己就算輸了也不是什麽丟臉的事情。”

“的確,你今天的表現比以往我見到的你要強很多,你確實越了自己,所以你是準備自己認輸咯?”

“認輸?旅行者的路上從來沒有認輸二字!”唐寧大聲喊道。

“說的好!少主!一口氣返殺他!”

“加油啊,少主!我們永遠支持你!”

“安東尼,你狂放不了多久了!少主要是出真本事了!”坐在觀眾席的唐寧的部下們依舊在在給自己的少主呐喊助威。

“哦!加油啊!唐寧!”這個時候稍微遠一的座位上,傳來了蓋伊給唐寧的加油助威的聲音。

“伊醬?你這麽會突然給他加油起來啊?”卡魯好奇地問道。

“不知道,但是我總覺得,唐寧是不會選擇放棄的,他一定還有一些我們意想不到的炫酷招數還沒使出來呢!”蓋伊興奮地說道。

“哼,看樣子還有外人給你打氣啊。”安東尼看了一眼蓋伊對著眼前的唐寧說道。

“嗯,謝謝你啦!白小哥!”唐寧將自己頭上的鴨舌帽摘了下來,讓後往地上一扔,霸氣地對安東尼說道:

“你的sho·time要被我搶回來了!”安東尼甩帽子在地上的那一刻,渾身上下散出強烈的火光,烈陽畫戟纏繞著強大的火焰以及伏魂體,慢慢地縮小,火焰將烈陽畫戟和唐寧的左臂連接到了一塊兒。當肩上的火焰散去,烈陽畫戟從原來的又大又長的模樣,變成了銀色的烈火之刃,保留了畫戟最具有象征型的前半部分,畫戟的柄在火焰中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是一個長弧形的三爪形扣在了唐寧的手臂上。從一個兵器完全變成了一個更加小巧力量又增強的武器。

“厲害了那個難不成就是唐寧的!”蓋伊在觀眾席上邊蹦邊叫。

“這個力量和剛剛完全不是一個級別,唐寧又強了一個檔次。”艾貝爺站起來說道。

“哼,算你厲害,竟然開出來了。”安東尼嘴角微微上揚地說道。

“好了安東尼,讓你看看我越自己之後,是什麽樣的。”唐寧用纏繞著畫戟的左臂一揮,將身上的那團火焰揮滅了,然後很自信地說道:

“烈陽奧義。獄靈撕裂者!!”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