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真正目的
loading...
“伊醬!大家!你們沒事吧,我現在就來給你們治療!”在蓋伊他們三人和亞伯拉罕的短暫過招之後,大家都躺到在了地上,尤其是艾蘭和英吉兩個人,已經暈了過去。卡魯從雷恩的懷裏跳了出來,跑向了他們的身邊。

“卡魯魯,等等我啊。”雷恩也跟著跑了過去。

“不行,艾蘭和英吉兩個人伏魂體流失太多了,必須要趕緊治療,否則會有生命危險的!”卡魯大聲喊道。

“那,那該怎麽吧啊。”雷恩聽到了卡魯短暫的檢查之後也顯得十分的慌張。

“伊醬呢,你還能夠站起來嗎?”

“額,沒事,我還可以,需要我做些什麽嗎?”蓋伊勉強站了起來,走到了兩個人的身旁。

“先把他們搬回到房間裏去吧,這樣子我可以幫他們治療,這裏晚上太冷了,我聚集伏魂體的時間回會增長。”

“好,我來把他們兩個扛回。。去。。”蓋伊一抱著年紀輕輕,體重也不重的艾蘭,可是塊頭大的英吉缺難辦了,也受了些傷的蓋伊實在沒辦法講兩個人統統抬走,雷恩這個小蘿莉也沒有辦法,這個時候從遠處步履蹣跚走過來一個人說道:

“我來幫你們吧,事情的原因都是因為我。”亞伯拉罕說道。

“可是,你。。”卡魯臉上的表情不太好,很明顯有一絲顧慮。

“放心吧,我不會動手了。”亞伯拉罕篤定地說道。

“好吧,那就拜托你了。”卡魯從他的眼神當中看出了沒有危險之後,拜托他扛著英吉,蓋伊抱著艾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在蓋伊他們的四人間裏,英吉和艾蘭平躺在床上,兩個人都身負重傷,卡魯臉色凝重,製造出了綠色的屏障將兩個人包裹在裏麵使出了神草族的治療技能:太陽之力,葉綠返噬。在艾蘭和英吉的身上出現了綠色光芒正在偵測他們體內的傷勢。

“英吉,腹部受重傷,然後斷了兩個肋骨,左肩膀脫臼,伏魂體丟失了八成以上。艾蘭的鎖骨骨折,腿部半月板受損,牙齒也有明顯的傷勢,伏魂體幾乎全部丟失,而且本身是吸血鬼一族的原因所以失血嚴重,伏魂體幾乎接近全部丟失,找這個樣子,他們兩個幾乎進一個月不要說戰鬥了,連下地都很困難。”卡魯判斷完兩個人的傷勢之後非常嚴肅地說道。

“很抱歉讓你們受了這麽多傷,對不起,我向你們道歉。”亞伯拉罕走上前去鞠躬致謝。

“沒關係的,咳咳。”艾蘭這個時候用很虛弱的聲音說道。

“艾蘭,現在暫時別說話,否則很難治療的。”卡魯說道。

“沒關係,我可以用蝙蝠幫我恢複一些簡單的傷勢。”艾蘭說完之後,手掌心出現了一個魔法陣,有幾隻小小的蝙蝠從裏麵飛了出來,飛到了自己的鎖骨處,半月板以及牙齒旁。

“這個是?”卡魯好奇地問。

“吸血鬼一族的可以召喚出兩種蝙蝠,一種是戰鬥蝙蝠,還有另一種是治療蝙蝠,雖然沒有神草族的治療能力那麽強,可是能夠緩解傷勢,但是隻有吸血鬼一族可以使用,這些蝙蝠是通過我們吸血鬼的血液傳輸精神力,過渡伏魂體給我們,咳咳,你先專心治療英吉吧,我可以考這個先暫時緩一緩。”艾蘭的聲音稍微恢複了一精神力,但依舊比較虛弱。

“好的,我知道了。”卡魯將覆蓋在艾蘭身上的綠色的光重疊在英吉的身上,讓英吉可以現恢複的更加快一些。

“老爺爺,沒事的,是我們三個人自地想要挑戰你的,能夠跟你這麽強的人對抗是我出來參加王的爭奪戰最大的原因,我很高興,咳咳,你不用擔心,我們很快就好了。”艾蘭對著亞伯拉罕說道。

“老爺爺,你當時散那麽有敵意的伏魂體之後,和我們打也打過了,雖然我們贏得很狼狽,其實也算不上贏吧。。因為我們三個都沒有戰鬥力了,但是你站起來之後還有很多多餘的力量。其實算你放過我們了吧,但是你現在能不能告訴我們你當時瞞著我們沒說的話呢?”蓋伊問道。

“哦,好的,我差忘了,現在必須要告訴你們了,你們有這個實力知道,哈哈。”亞伯拉罕摸著自己的光頭笑著說道。

“其實是。。。”

“你,你們,你們原來在這裏啊。。找得我累死了。。”這個時候愛紗突然出現在了蓋伊他們房間門口,手裏攥著一張報紙,氣喘籲籲地說道。

“愛紗姐?你回來啦,我們都忘了。。蓋伊哥他們和亞伯拉罕老爺爺打得太激烈了,導致艾蘭和英吉大哥都受了傷,現在正在接受卡魯魯的治療呢。”雷恩走上前去把現在生的情況跟愛紗說道。

“不會吧,英吉,艾蘭你們沒事吧。”愛紗走上前去關切地問道。

“性命暫時保住了,但是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內很難繼續戰鬥了。”蓋伊說道。

“是嗎,我去餐廳的後院找你們不在,然後又跑回了餐廳你們也不在,你們果然是回到房間了啊。”愛紗說道。

“嗯,現在你們人都到齊了,先我先對讓你們的成員受傷表示道歉,但是如果不這麽做冒然讓你們去的話隻會損失更加慘重。”亞伯拉罕默默地說道。

“到底是生什麽事了?”蓋伊問道。、

“我們薩達大6的政府最高領導人安貝爾丁格先生他為了自己的民族榮譽感把維波利這個國家的徽章強行拿走了我說過了吧,他因為戰在薩達的徽章爭奪戰當中輸給了一個戰鬥集會所,覺得自己實在太弱了,修行之後重出江湖,他把維波利的徽章拿走,其實不是因為什麽民族榮譽感,而是因為他想要報仇。”

“報仇?”

“嗯,就是像和蓋伊一樣的太陽之子以及他的同伴報仇。”

“哎?為什麽啊?我們又沒做錯什麽事情?”蓋伊很不能理解。

“因為他戰敗北就是輸在了一個使用太陽寶具的太陽之子和他的同伴手下,那些人以微弱的優勢贏了之後,告訴了安貝爾先生說世界上像他這樣的太陽之子還有很多,所以報薩達這個國家的徽章的仇,一心修煉幾個月,然後把維波利這個國家的徽章拿走,就是為了要吸引以維波利徽章為目標的太陽之子,打敗他們。目前這個國家目前有十幾個使用太陽寶具的人我都一一向他們挑戰,因為如果不能打中我一拳的話,是沒有辦法向現在的安貝爾先生挑戰甚至是贏過他拿到維波利的徽章的。”

“哦,我明白了,這就像是踢館挑戰一樣,這個叫安貝爾丁格的人把維波利的徽章當作是打贏他的獎勵,因為自己之前是輸在太陽之子的手下,為了向更多的太陽之子挑戰報他之前輸給太陽之子的仇。但是想要一個一個招並不實際,所以就拿維波利的徽章當作吸引,然後讓亞伯拉罕老爺爺去感知誰擁有太陽之子的獨特的伏魂體,向他們挑戰,隻是太陽之子還不足夠,必須要能夠打中亞伯拉罕一拳的人才行,這樣子能夠證明他們是有實力的。打倒有實力的太陽之子,在某種意義上才算是真正的複仇,對吧。”卡魯問道。

“嗯,沒錯就是這樣。”

“蓋伊,你們知道之前打敗這個安貝爾丁格的人是誰嗎?”愛紗問道。

“啊?我們怎麽可能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太陽寶具的人那麽多,反正不是我。”

“嘿嘿,我知道哦~不其實大家應該也知道。”愛紗很玄妙地笑著說道。

“嗯?你知道,我們也知道,那是誰啊?”大家很好奇地問道。

“他就是。。”愛紗把攥在手裏的報紙拿出來展示給大家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