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薩達的王者
loading...
“最,最強的男人?”眾人從亞伯拉罕的口中聽到了竟然用這樣的詞語來形容一個人,都表示很驚訝。

“等等,安貝爾丁格這個名字我有聽過,他不是薩達大陸政府的最高領導人嗎,他怎麽會是你們當中最強的人呢,按照道理來說不都應該是薩達大陸自己的戰鬥集會所的老大或者是軍隊的首腦比如說你啊。”弗雷德咬了一口雞腿說道。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不過安貝爾先生的確是我們薩達公認的王者,因為他的改革,技術的引進,拉投資才能讓薩達大陸從的科技越來越好,從前的薩達盡管我們這裏有很多的天才科學家,可是沒有人願意提供他們幫助,隻是坐享其成罷了,導致越來越多的科學家到薩達大陸之外的地方進行研究,從小把這些情況看在眼裏的安貝爾先生,在磨練自己的同時,也一直在尋找機會幫助科學家留在本大陸,二十五年前他從政以來,不斷的說服人們給科學家們支持,找投資方,終於讓薩達大陸開始雄起,一直到今天,所以他被封為薩達的王者,加上他從小就修煉自己所以他也是為數不多的在政治界不需要保鏢,自己就有很強大的實力的人。”

“那像他這麽厲害的人,對維波利的徽章下手,是什麽意思,是他讓徽章消失的嗎?”英吉問道。

“在兩個月前,他決定帶領薩達兵部的一批人成立了自己的團隊,為了參加王的爭奪戰。因為他讓薩達成功發展了起來,所以他的野心不僅僅隻局限於薩達大陸了,他想要的越來越多,乃至這個世界。他們的團隊就決定把第十三號國家和薩達大陸一個名字的薩達當作第一站,再加上政府機關包括本大陸的兵部都在那裏,所以基本上都是他的人,找到徽章肯定是易如反掌。但是就在他找到徽章的那一刻有一個外來的戰鬥集會所也在同一時間找到了徽章,自然安貝爾先生不會輕易的把本國自己的徽章讓出去,所以但是那個戰鬥集會所的戰鬥力很高,兩批人馬戰鬥力三天三夜,最終由外來的集會所獲得了勝利,而安貝爾先生則是潰敗。

之後他解散了團隊,自己閉關每日每夜的修煉。終於在昨天完成了自己的修煉,但是由於那個被那一個外來集會所給打敗讓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傷害,所以他不管那麽多了,薩達大陸的徽章已經有一個被拿走了,為了防止其他的不被拿走,他開始帶著身旁具有感知能力的人馬不停蹄地搜尋薩達大陸其他十二個國家的徽章,可能是出於民族榮譽感吧,他不希望其他的徽章再落入他人手中,可是三天前其他的十枚徽章竟然都被拿走了,隻剩下了排名第四的維波利和排名第三的座山客,出於離維波利比較近,他來了之後擊敗了很多外來或本地的競爭對手把維波利的徽章拿走了。”亞伯拉罕娓娓道來。

“那他明明是他拿走了,為什麽你說是消失了呢?”艾蘭不解地問道。

“隻有一種可能性就是他的烈陽地圖無法接受維波利的徽章吧。”卡魯回答道。

“嗯,卡魯說的對,如果一個人在爭奪徽章的戰役當中敗下陣來,那麽烈陽地圖會有一個重製的時間,去指向其他徽章的所在地,這次失敗的人就有機會去其他的地方繼續爭奪。可是這是他首枚徽章就沒有獲勝,這就是非常尷尬的一,如果首枚徽章爭奪失敗,烈陽地圖不會因為同在一片大陸就重製成就距離你爭奪失敗的那個國家最近的一個,相反的可能會重製到很遠的地方。安貝爾估計被重製到離整個薩達大陸很遠的地方了,但是身為薩達人,又是政府的最高領導者,再加上第一枚徽章的爭奪失利,他估計產生了一種即使維波利的徽章和我的地圖無法匹配,但是我也不能讓外人拿到他這種心理吧。”弗雷德擦了擦剛剛吃完雞腿的嘴說道。

“哎。。這麽過分嗎,明明自己都無法匹配,幹嘛不讓給匹配的我們呢,真是小氣鬼。”蓋伊嘟囔著嘴,一口把眼前的豬排塞進了嘴裏。

“哦~我懂了,也就是說,不是雷恩本身出了什麽問題估計是安貝爾用什麽法術把維波利的徽章給禁錮起來,導致擁有徽章感知力的人無法感知他的目的,這樣也會讓他們自動放棄了。”英吉摸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說道。

“嗯,就是這樣,沒錯。”亞伯拉罕喝了一口熱咖啡之後,順了順自己的胡子說道。

“老大不好啦!座山客的夥伴們發來消息,徽章已經找到了,可是對手太多,他們暫時無法應對啊,我們是否要立即前往支援啊!”這個時候騎士團的成員們突然說道。

“什麽?找到了嗎!太好了,看樣子可以很快收隊了。”弗雷德聽到這個消息之後臉上的表情非常的高興。

“哎?!弗雷德你們的徽章就是在座山客嗎?”蓋伊吃驚地問道。

“是啊,我們整個騎士團分成兩隊,一部分帶著感知型的人在那裏找徽章,另一隊跟我和比利來維波利給團隊買新兵器,因為維波利的兵器都是機器人製造,產品的質量在全世界的排名都非常高,除了我的這一把之外,以及更加擅長體術的比利之外其他的同伴們都上一次的戰役中兵器都有嚴重的損壞,所以就來了。”

“弗雷德,你別隻聽半句話啊,他們說好像打不過啊,我覺得我們還是立馬前往支援吧!”比利站起來說道。

“哦對對對,好,那我們就趕快走吧!哦,對了這次能夠認識各位是我們的榮幸,希望有一天再見啊,很抱歉維波利的徽章我暫時也幫不了忙,但是你們的實力很強,我相信一定沒問題的,希望下次再見的時候能夠看到你們把維波利的徽章拿到手!我們走!!”弗雷德站起來戴上了自己的騎士帽,向蓋伊說了自己的期望之後,轉身就走了。

“哦!放心吧!我一定會拿到的!還有如果下次見麵我們是對手的話,我不會因為你這次幫了我們就手下留情的!”蓋伊站起來說道。

“有意思,我完全同意,祝君好運,再會!”就這樣弗雷德帶著自己的騎士團為了自己隊伍的徽章揚長而去。

“哈哈,年輕有活力真是好啊。”亞伯拉罕摸著自己的胡子說道。

“好了,老爺爺那麽人已經走了,你是不是也該是時候說你真正找我們的原因了。”

“是啊,你憋了這麽久應該挺難受的吧。”

“我很期待,你接下來要說什麽哦。”在弗雷德他們走之後,蓋伊,艾蘭和英吉依次走進亞伯拉罕的身旁將他圍了起來。

“哎哎?你們三個突然怎麽了?”愛紗一臉看懂的表情問道。

“吼吼,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後生可畏啊,看來你們三個還真厲害呢。”亞伯拉罕說道。

“少廢話,我不會因為你是老年人就對你放手的。”艾蘭拿出了自己的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蓋伊哥你們究竟怎麽了,艾蘭你別衝動啊!”雷恩說道。

“既然被你們三個察覺到了,看來我也真是老了啊,要不要來稍微過過招啊?”亞伯拉罕慢慢地站起來,臉上的笑容依舊沒變,很平和地說道。

“有意思,看來要從你嘴裏聽到你真正的目的還需要費力氣啊,那就來吧,我們跟你打!”蓋伊雙手抱拳很有自信地說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