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騎士弗雷德
loading...
“吼,看來你也不是表麵上看上去那麽慫嗎,不管你要幹什麽,先下手為強!劍刺!!”光頭鬧事男出劍的速度之快,沒等著蓋伊完全烈陽狀態就直接向他揮劍。

“好了,差不多該我們登場了。”這時在一直在旁邊喝茶的男子,放下了茶杯手中的茶杯。

“ok。”另外一位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可惡,他的劍太快了,不一定進入烈陽狀態啊。蓋伊這個時候準備後撤了。

“你覺得,你能多得過長在我身上的劍嗎!”

“閑庭信步!”就在這個時候,在光頭男的劍刺向蓋伊的時候,另一把劍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成功幫蓋伊擋住了這一擊。

“南蠻鎖!”而光頭男的手臂則順便被另外一個人從後麵綁緊,無法動彈。

“哎?誰啊?”蓋伊一頭霧水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

“西蒙,現在時間都已經很晚了,你們兩組人馬如果開戰一定會不得安寧,到時候說不定整個酒店都會被波及到,我可不想今天晚上沒有地方睡覺,看在我的麵子上,這一次能不能就算了。”正在用劍和光頭男對峙的男人非常冷靜的說道。

“哼,什麽時候給自由散漫的小鬼賣人情也成為你的專利了,弗雷德!”

“不,這不是賣人情,他的實力我想你剛剛那一刻你應該就清楚了吧,顯然他的實力並不像表麵上那麽傻氣,況且你們不是剛剛從巴姆菲得到徽章了嗎,完全不需要再留力氣在其他人身上吧。”

“我隻是看這種不把王的爭奪戰當作一回事的小鬼來氣而已,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哼,這次就先這樣吧,小的們!我們走了!”這個時候,光頭男一聲令下,在這個餐廳裏九成以上的人全部站了起來,一個接一個的走出了餐廳。

這時英吉想到:不會吧,這裏幾乎全部的人都是跟他一夥的嗎,每一個都隱藏的這麽好,真是厲害。

“比爾,放開他吧。”

“了解。”一直用腕力鎖著光頭男手臂的人,也鬆開了自己的手臂。

“小鬼,這次算你走運,下次再讓我碰見的話,一定不會客氣的!”光頭男說完,頭也不會的離開了。

“啊。。客人,您的菜。。”這個時候餐廳經理帶著剛做好的菜進來了。

“不用了,壞我興致。”光頭男留下了這一句話之後,帶著茫茫多的人離開了餐廳。

“那個。。請問,這些菜都已經做了。。那。。”經理有一些不知道該怎麽辦。

“哦,沒事沒事,給我們吧!我們正餓著呢,我們老大剛剛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啊不,是一出保護弱勢群體不受欺負的好戲,要給他加餐啊哈哈哈!”

“喂喂喂,這是什麽話啊,如果我不出手,你們也要被牽連進去的好嗎?不過給我們也好,正好光喝茶沒什麽意思,吃好吃的也不錯。”

“哎,等一下,你是誰啊,幹嘛突然插手我和那個光頭之間的事情啊!你就算不阻止我也會贏他的!”蓋伊激動地喊道。

“笨蛋白毛仔,你在說什麽啊,白癡都看得出來,他的劍會早你一步攻擊到你啊,要不是人家出手相救,你又要出事了好嗎,還不道謝啊。”愛紗這個時候突然站起來往蓋伊頭上敲了一拳。

“好了好了,你們也別爭論了,現在就隻有我們這兩組人而已,經理,我和這幾位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談論,能否晚一在關閉餐廳呢?”

“哦,沒問題,各位幫助本飯店解決了大麻煩,您有什麽要求盡管提。”

“真的嘛!那我剛剛沒吃成被那個光頭毀了的料理能再給我來一份嗎!”蓋伊興奮地說道。

“額。。這個。。因為我們的機器人廚師做好給剛菜客人的料理之後就必須進入休息艙充電,否則第二天會無法工作的,所以。。”

“啊。。沒有吃的了嗎。。好可惜啊。。”

“沒關係,雖然不知道剛剛西蒙他們的餐合不合你口味,如果願意的話,就和我們一起吃吧。”

“哦!真的可以嗎!太好了,果然這位老兄一看就是好人啊。”蓋伊拍著他的肩膀笑嘻嘻地說道。

剛才還跟人家較真,結果又因為一頓飯給解決了。。唉。。如果想要幹掉它感覺請他吃頓飯,然後往飯裏麵下毒不是容易多了。。剛剛明明經曆了那種事情,現在立馬又這樣,真不知道這種樂觀是好事還是壞事。剛才大顯身手的艾蘭,在一旁看著蓋伊,歎了一口氣,心裏麵想道。

“總比我們先坐下來說吧,我對你這個人還有你的同伴們都很感興趣。”

“嗯嗯,吃飯,吃飯。”蓋伊開心地笑著,坐了下來,直接狼吞虎咽了起來。

“先做一個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做弗雷德,弗雷德納爾。這位是我的義弟,比爾,比爾寧。然後這裏的大約十五人,我們是私人騎士團,隸屬於世界報表協會,目前我是騎士團的第二領導者。”弗雷德他們一夥兒每個人的裝扮都和英式騎士的裝扮一模一樣,帶著羽毛的大帽子,藍白相間的服裝,高端大氣的馬靴,以及他腰間別的那一把劍。除了他剛剛介紹的義弟之外,其他人的腰間也都佩戴著劍。整個隊伍的服裝整齊劃一,外人看來很有紀律性。

“哦,我,我叫蓋。。。”蓋伊也很想表達自己和向他介紹同伴們,可是塞滿嘴巴的食物讓他沒辦法張嘴說得很清楚。

“好了。。您還是慢慢吃吧,我來介紹吧。。這位白毛仔叫蓋伊,蓋伊索裏爾,我是愛紗,愛紗斯卡菲,接著是雷恩伯特,英吉準,艾蘭基米爾,最後是卡魯。”愛紗擺了擺手讓蓋伊繼續吃,自己代替他向弗雷德做了介紹。

“弗雷德,恕我直言,剛剛那群人是誰,和你們是什麽關係,為什麽對我們那個樣子,你又為何要幫我們?英吉直接上來就問了最關鍵的問題。

“不愧是少見的鋼屬性的人問的問題,真是一針見血啊。那我一個一個回答吧,剛剛那個人,啊不,應該是剛剛那一群人,他們是戰鬥集會所:狂戰之勢,和很多人一樣是為了參加王的爭奪戰來而來的。和我們的關係嘛。。嗯,怎麽說呢,亦敵亦友吧,之前有好幾次有過交手。為什麽對你們這樣,說實話,如果他不這樣的話,說不定給你們下馬威的人就是我了,但是我猜到他一定會對蓋伊小兄弟這種悠閑散漫的態度給惹怒。他們集會所的每個人的祖先都是從第一屆就參加王的爭奪戰的人,所以他們這一代人生下來就是為了參加王的爭奪戰的,努力了幾十年,看到蓋伊這種態度就感覺對爭奪戰有不重視,所以會生氣吧。”

“哎?我可沒有不重視,我的性格就是這樣啊。。”蓋伊一臉委屈的表情表達自己的不滿。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就改了原本想要給你下馬威的注意,出手相助了嗎。”弗雷德說道。

“嗯,如果按照弗雷德這樣的解釋的話,從某種角度我也能夠理解他們的感受了,畢竟自己修煉了幾十年所追求的東西,在其他人看來會覺得很輕鬆,或一些鬆散的話,確實內心無法接受。”

“就算是這樣啊,也不能夠冷不丁的出手傷人啊,幸虧有我在,否則伊醬一定會受重傷的。”卡魯拍著胸脯說道。

“那個。。好像和卡魯魯關係不大啊。。”雷恩在一旁吐槽到。

“等等,你剛剛說你隸屬於世界保鏢協會,那麽請問你們認不認識蒂亞戈呢,蒂亞戈雷蒙?”英吉突然想到了什麽,然後問道。

“當然了,這可是我比我級別好要高的我們的頭號領導者,世界保鏢協會的副會長啊,怎麽,你也認識嗎?”站在弗雷德一旁的比利寧問道。

“嗯,他也是我在軍隊當中的老師,多虧了他的指教,我才能夠讓對魔法一竅不通的我學會如何使用的,並且還和體術結合到了一起,我很感謝他。”

“哦!是嗎,這麽說你之前是效力於貴族軍隊的嗎?”弗雷德眼前一亮。

“是的,我是漢洛斯諾曼市,威廉部隊的前隊長。”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麽蓋伊還是挺厲害的,能夠讓你舍棄隊長的身份和他一起出來參加爭奪戰。”

“嗯,算是吧。”

“那個,請問您一下,您剛才再和西蒙對話的時候提到了他們已經拿到徽章了是怎麽回事,難不成是維多利的徽章嗎?”這個時候雷恩一臉著急的神情向弗雷德提問。

“這位漂亮的小姑娘記憶裏可真好,他們集會所是前幾天在薩達大陸的另外一個叫做巴姆菲的國家得到的,就是排在維波利之後的整片大陸的第五個國家,他們到維波利的目的我想純粹是因為這裏比較近,而且可以搭乘境外列車去其他國家吧。在薩達大陸的十三個國家裏,隻有排名第四的維波利,排名第八的西索科和排名第十二的波爾是有去到其他大陸或者島嶼的境外列車的。”

“那,那請問,維多利的徽章是不是已經被誰拿走了呢?”雷恩繼續問道。

“這個,據我所知應該是沒有,因為像薩達大陸這種國與國之間比較近,地理環境和科技技術都很發達,野生伏魂體的質量也非常高,所以如果一旦有一個國家的徽章被拿走的話,前一個相鄰的國家徽章散發的伏魂體的力量會翻倍,和維波利相鄰的是排在第三的座山客,我一部分的同伴在那裏並沒有感覺到那裏的徽章的伏魂體有翻倍的感覺啊。”

“不可能啊,絕對不可能啊!”雷恩這個時候情緒突然激動了起來。

“雷恩,怎麽了嗎?他不是說沒有被拿走嗎,不用擔心啦,隻要你能感應的到我們就一定能拿到!”蓋伊邊吃邊說

“喂,雷恩小妹妹,你是不是你們這一夥人當中負責感知型的人啊?”弗雷德問道。

“嗯,是,是的。。”

“不會是,你感覺不到,維波利徽章的存在了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