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7、
loading...
研究院的考試安排在月末,安寧上交完四門課的論文和實驗報告,剩下的三門筆試還是相對比較輕鬆的。

第一場是老張的量子統計,依然在鈴聲響起前五分鍾進考場。提早到場做桌上工作的毛毛朝她吹了聲口哨,她兩學號相差一號,基本上座位安排都是在附近,毛毛為此一度得道升天,安寧坐下便聽到跟她們隔了三個桌位的薔薇回頭淫-笑著對後座的人說:“嘿,兄弟,等會兒咱盡量互相幫助相互提升啊。”不巧監考老師剛好走到這一邊,他皺眉望了薔薇一眼,然後回頭看著一臉糾結的男同學,等著他的回複,男生表情堪稱經典,總體來說就是痛苦到扭曲,“我——”剛想澄清,薔薇衝監考老師燦爛地笑笑:“老師,我這是在幫您試探他,不當真的。”

安寧看到那位男生已經風中淩亂了。“哎。”幸好不是她們寢室的。(薔薇不是她們寢室的)

坐在最角落的朝陽深沉搖頭,“幸好不是我們寢室的。”

“……”

當天考完出來,毛毛要請阿喵大餐。

安寧說:“你最近不是缺錢嗎?還是我請你吃飯吧。還有毛毛,下一門我不用考,你要不要看下書什麽的?”

毛某人大手一揮,“看什麽書啊,船到橋頭自然直!”心裏想的是:完了,得學微雕了。

薔薇跑上來跟上隊伍。“姑娘們接下來有什麽活動不?”

安寧問:“朝陽呢?”

薔薇:“去圖書館了,這丫頭瘋了。”

毛毛說:“要說活動麽,吃飯,睡覺,做春夢。”

薔薇鄙夷。“你能不能提點有建樹性的?”

安寧肚子餓了,問兩鬥嘴的人晚餐想吃什麽,她們倒口徑一致,隨便。

毛毛接著說:“要說樹麽,我決定了!我要在一棵樹上吊死。”

薔薇嗤笑,“我可打算每一棵樹都吊一吊。”

安寧說:“吃麵吧。”

“……”方圓兩米內的人。

吃完晚飯回寢室時發現整幢樓衛生間的熱水都中斷了。安寧正打算要洗澡的,先前吃麵,毛毛見一老師進來,雞腿掉進了碗裏,濺了她一身的湯汁,頭發上都是,油膩膩的,難受死了。

毛毛是短發,沒波及到,脫了外套就完事兒。薔薇看著阿毛單穿一套肉色的棉毛內衣在寢室裏走來走去,“看著怎麽那麽像是一隻扒了皮的青蛙。”

安寧這邊無可奈何,整了換洗的衣物,“那我去外麵的浴室洗澡了。”

薔薇喊住她,“阿喵,你去妹夫那洗麽好了。”

“啊?”

剛進來的朝陽一下抓住關鍵詞,“妹夫?我在圖書館門口遇到他了,他跟一女生從我麵前經過來著。”

全體肅穆,一會兒後薔薇叫出來:“慘了,阿喵仔有情敵了,傳說中的小三出場了。”

毛毛語氣期待,“不知道對方會不會上來叫板?真是羨慕啊,我這輩子就想被人叫一次狐狸精。”

朝陽:“阿喵才是正牌徐夫人吧。”

安寧無力向身後揮揮手:“我出門了。”

走到樓下時,就看見徐莫庭拉開車門走下來,雖然知道他在學校,但一出門就見到他不免有些詫異。

“……嗨。”

對方走近,“剛想給你打電話。要出去?”

安寧不知道怎麽說,於是隻“恩”了一聲。

徐莫庭上下打量了她一會兒,很平淡自然地開口:“去我那洗個澡吧。”

“……”

安寧被邀去洗澡。

於是,車裏。

“那個,我借用一下浴室就好了——”

“難道你還要做其他事情?”

“……”

安寧的意思是:借用一下浴室,然後我自己回學校就可以了。不想太麻煩他,因為他很忙嘛。

徐老大的意思是:洗完澡如果還要做其他事情,他悉聽尊便。

安寧扭頭望街景,徐莫庭側目看了她一眼,心中一笑,說道:“今天學校的熱水都中斷,男生宿舍也是。”

“真的麽?”安寧覺得他們學校每次什麽什麽大會,領導在上麵總把x大標榜得很牛,怎麽連區區熱水都不能做到即時供應?

“要不要搬去我那裏住?”徐老大總是在很適當的時候提一下建議。

安寧一愣,隻當他是在逗她,心情已在不知不覺中放鬆下來,“同居這種事情我是不會做的。”她很傳統的好不?

“這樣——”徐莫庭還真認真地想了想,“那要不合法同居吧?”

徐老大你就不能偶爾讓我鎮定久一點?安寧想,人家談戀愛男朋友都是甜言蜜語溫柔體貼,怎麽到她這裏就成了“冷言冷語”?抱著手中的衣服袋子輕聲問:“徐莫庭,你其實也是火星來的吧?”

“……”莫庭低歎。

安寧一進徐老大的公寓門就往浴室走去,身後的英俊房主不忘提醒:“新的毛巾在洗手台下麵的櫃子裏。”

“知道了。”說不害羞是假的,第一次用男生的單獨私人浴室,而且這個男生又是自己的男朋友,總覺得有些曖昧啊。

安寧關上門,看鏡子中的自己,臉上有點紅,不過不明顯,掬冷水洗了把臉。放熱水泡澡的時候研究旁邊烤瓷台麵上擺著的日用品,他的洗發露沐浴露味道都很淡,淡淡的檸檬味,很熟悉……水有點熱啊。

等安寧終於一身清爽穿戴整齊出來,一眼望見徐莫庭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還是第一次看他戴眼鏡,從來不知道他也是有點近視的。

徐莫庭聽到聲音,轉過頭來,摘下眼鏡站起身道:“過來,幫你把頭發吹幹。”

剛想淡定地說“我洗完了要回去了你不用送我的我自己叫出租車就可以了”,結果對方一句話就又被打回原型了。

電視裏在播新聞,耳邊的轟隆聲蓋過了主持人的聲音,安寧坐在單人沙發上,而徐莫庭靠在扶手邊,幫她吹幹長發。

每過一分鍾,不好意思的感覺就增加一分,他的手指穿梭在她發間,讓她覺得——得主動找點話題:“恩……如果你去評選市十佳青年,一定手到擒來。”

徐莫庭敷衍地應一聲,說:“你今晚住這邊吧?”

“啊?”衝動地回頭,正好對上對方英氣的臉龐,燈光下,美色尤勝三分。

“你朋友打電話給我,說你們寢室連冷水都中斷了,她們去飯店住一晚。”算是解釋。

所以沒帶鑰匙出來的人自行想辦法?“我能不能問一下她們為什麽要打給你?”安寧翻看自己的手機,沒有一條記錄,鬱悶了,這親疏對比也太明顯了。

徐莫庭答曰:“她們讓我收留你。”

“……”

安寧當時如果沒有被某種強烈的什麽情緒衝昏頭腦,以致思考能力下降到一般水平線以下,至少還能想到自己也可以去住下飯店啥的,也就是說,不隻有“同床共枕”這麽一個結局。

很不幸的是,她當時腦抽了。

於是當晚,十一點鍾的時候,徐莫庭洗完澡出來,身著一套深灰色睡衣,這年代有身材披塊布都有型,何況是有型的深灰色睡衣,安寧承認她思想混亂了。接下來要怎麽辦啊?麵對這種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要手段有手段的……男朋友,難不成真的同床共枕一宿?苦思冥想最終選擇折中方案,“你睡床,我睡沙發。”

對方睨了她一眼,“我這隻有一條被子。”

“呃,那被子給你,你睡沙發,我睡床。”好歹還有一條床單。

莫庭皺眉頭,“你覺得我會睡沙發嗎?”你覺得我這種高貴人種會去將就睡沙發嗎?

“……”

徐莫庭這時低頭笑了一下,說:“安寧,我相信你可以把持得住。”

“……”

徐老大不再多說,上床,當然很風度地讓出了一半床位,安寧見對方如此坦然,她磨磨嘰嘰地實在小氣,隻是睡一張床,又不會怎麽樣,思想工作一做通,便手腳麻利地繞到另一側上了床,徐莫庭已經伸手關燈,隻留床頭一盞橙黃壁燈開著,安寧背靠著他,抓著被子,鼻息間有一股熟悉的清新味道,下意識將被子拉下一些,不曉得他有沒有開暖氣,有點熱。安寧往床沿挪了挪,認真注視前方黑暗中的一點。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依舊睡意全無,可又真的不早了,明天還要考試,這樣的精神亢奮實在是不利啊。翻來覆去,清醒異常,異常到都可以聽著遠處他書桌上鬧鍾走的步調,很慢很悠遠。

“睡不著我不介意陪你打發一下時間。”低沉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安寧被嚇了一跳,差點掉下床,“我就要睡了。”

徐莫庭慢慢道:“你再挪過去,就可以直接睡地上了。”

“……”安寧翻身,麵朝天花板,也挪進來一些。

他歎了一聲,“你動來動去,搞得我也睡不著了。”對方的口氣裏似乎有點點不滿,第一次聽徐莫庭這麽孩子氣的抱怨,安寧抿嘴想笑,可人在屋簷下為人要謙和,等了一會,旁邊安靜地奇怪,忍不住扭過頭去,朦朧燈光下,那雙黑不見底的眼眸此時正靜靜望著她。閃神之際,對方已經傾靠過來,將呼吸埋於她的頸窩處,輕輕道:“安寧,我睡不著。”

他嘴唇極輕極輕地貼上了她的耳畔,萬般珍惜地落下一吻。

待續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