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二章外交官5、
loading...
第二章外交官

5、

這次安寧回家住了兩天,收到關懷無數,主要是讓她回去的時候帶吃的。隻有毛毛堅決反對,說食物進宮會給她帶來莫大的精神折磨!安寧看著群上的人集體圍攻毛毛,偶爾發一個笑臉上去,證明圍觀中。

薔薇私下找她:在幹嘛?

安寧:看一個俄國人的翻譯貼。

薔薇:什麽東西?

安寧:《屍體的最佳處理辦法》和《關於化屍水的可行性報告》。

薔薇:這種東西很惡心的吧?!

安寧:我看得很happy啊。

薔薇:你不一樣。對了,昨天我跟江旭吃飯,他說起你了。

安寧:噢。

薔薇:沒啥別的了?!

安寧:恩,謝謝記掛。

薔薇:……

薔薇:回來給我帶烤雞!

安寧:好。

薔薇:阿喵,我要是男的我就娶你。

安寧:就為了一隻烤雞?

薔薇:哈哈,是啊!

翌日安寧回學校,給同學們帶來了肉和希望和精神折磨,冬裝的大衣袋子裏滿滿一袋,如果是精神折磨的確挺殘忍的。

在經過食堂後麵的籃球場時,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第三根肋骨,好像不小心注意他之後就會經常看見他。

場外許多人在觀戰,安寧在外圍看了一會,他把球拋給同伴時像忽然注意到什麽,停下來往這個方向望了一眼,安寧左右看了看,好多美女啊。

“李安寧?”身後有人叫了她一聲,安寧回頭,有名師兄。

江旭走過來,“怎麽拿那麽多東西?剛從家裏回來?”

“恩。”

他笑道:“我幫你拿點吧?”

安寧:“不用。”

江旭:“不必客氣。”

安寧:“不是,我跟你不同方向。”

如果說有女孩子拒絕他已經算是少有了,再加又是以這種理由,江旭頭一次覺得哭笑不得。當回過神來時對方已經慢條斯理朝她的方向走去。

那天寢室坐談會,人手一隻烤雞,毛毛是兩隻,安寧把她那份給了她,雙倍精神折磨。

薔薇慣例從日本av說起,然後說到日本首相出唱片,“我覺得這日本首相還真是不務正業,我記得上次誰還跟我說過他超級喜歡看漫畫啊。”

安寧說:“已經換了。喜歡看漫畫的是麻生。”

薔薇驚訝:“丫下台了?!這麽快?”

安寧笑道:“現在這位是鳩山,他的八卦你可能會更喜歡。”

眾人立馬精神振奮:“怎麽說怎麽說?!”

安寧說:“就是搶別人的太太,具體是自己父母的好友的弟弟的太太。”

朝陽感歎:“日本真是個充滿行為藝術的國家啊。”

薔薇嘖嘖有聲:“非人類聚集地。”

毛毛拍案:“獸類!”

朝陽說:“太汙辱獸了。”

薔薇怒道:“丫日本人居然還譴責中國人冷漠沒有愛心!”

毛毛擺手:“反正跟韓國差不多那種貨色啦。”

安寧沉吟:“怎麽說呢?思密達也就是自我代入一下我們的曆史,沒什麽實際殺傷力,日本,最想的就是生吞了中國,比較麻煩。”

朝陽大樂:“‘思密達’笑抽我了!喵你怎麽那麽可愛啊!!”

安寧微笑:“因為我是李安寧嘛。”

眾:“阿喵,你傲嬌了。”

周一上來第一堂是老張的量子統計,安寧這次難得在鈴聲響起前進門,然後,她沒有看到朝陽等人朝她招手,卻在第一排的地方見到了他,未免太頻繁了吧?而他看到她,竟然淡淡說了一句,“你過來。”

正當安寧不明所以之時,他又說了句,“坐這吧。”從容自若又彬彬有禮的語氣,卻也不容拒絕,安寧坐下時才發現——她坐在了他旁邊。

安寧側頭看了他一眼,對方已經一本正經翻看書本。

他叫她來幹嘛的啊?

一整堂課,他都在聽講。偶爾放在桌上的手機亮一下,他會回條短信。安寧不敢明目張膽看他,於是隻能看著他的灰色手機,以及跳躍在手機上的修長手指……

安寧發誓,她其實不是想看他的,她想問他幹嘛叫她過來……

“呃——”

“聽課。”不變的文質彬彬語氣。

這樣很難會有人再聽得進去吧?

他似乎感覺到她在“注視”他,微抬頭,清淡問了一句,“帶了《外交概論嗎》?”

“恩,帶了。”雖然雲裏霧裏,但還是把最近隨身帶的《當代中國外交概論》遞上去,他單手接過,翻到序頁,寫了點東西,然後又遞還給她。

安寧下意識翻看,漂亮的書法字體,未幹透的字跡,徐莫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