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8、
loading...
“你可不可以不走?”

你可不可以不走你可不可以不走……睜著眼睛望著室內朦朧光線下的天花板,神情有點怔怔的,整張臉也慢慢地升溫。這究竟是夢還是……安寧不確定,所以,萬分頹喪。

等到陽光穿透寢室的窗簾,聽到下鋪毛毛摸索著上廁所。

“幾點了?”

毛毛嚇了一跳:“醒了啊,我看看——六點一刻。”

電話響起時,朝陽也被吵醒了,“誰那麽缺德啊,一大早擾人清夢!”

安寧黑線:“貌似是我的手機。”

毛毛已經出來,將機子拋給阿喵。安寧看號碼是陌生的,猶豫一下才接起,對方一上來就是一句誠心的“對不起”。

安寧沒聽出是誰:“你是?”

這次換來對麵幾秒沉默,“江旭。”

“噢,有事麽?”

“安寧,我很抱歉,事情我到現在才知道。她有沒有對你做什麽?這女生是我以前輔導過的一名學妹,行為比較叛逆——”

安寧輕咳一聲,不得不中途開腔:“不好意思江師兄,我室友還都在睡覺,有什麽事情能不能晚點再說?”

“……”

在對方默許之下安寧收了線,跟她對頭睡的朝陽這時說了一句,“有些人在各類交際圈中都遊刃有餘,但並不表示他人品卓越,隻能說現實需要一些圓滑和恭維。”

“我知道。”

這一整天,事情應接不暇,安寧的腦子偶爾會放空,但做實驗的時候又必須保持清醒。

同事佳佳端進來一杯吉林紅茶,香溢滿室,安寧抬頭時就見她屁股斜坐在她的桌麵上,茶已經放在她手邊。

“謝謝。”

“昨天你沒來,我們博采眾議了一番,這麽乖巧婉約的姑娘私生活竟然如此神秘。”說完嘖嘖有聲。

安寧輕歎:“你想知道什麽?”

佳佳靠過來,“有沒有私家照?半裸全-裸都行。”

原來是人都會被耀眼的東西吸引,不外乎她,安寧安慰了。“沒有。”

佳佳站起身雙手捧心狀踱步,“太可惜了,想想他穿正裝的盛氣淩人模樣,回頭再看半裸的胸膛,哇,那落差絕對能令人心馳神往。”

“……”

“嘿嘿,安寧啊,有這麽一位男友壓力一定很大吧?”對方一副深表理解的表情,不過有件事要提醒,“阿蘭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的,阿門。”

安寧也很想胸口畫十字。中午休息的時候果然阿蘭氣勢磅礴下來,逮到某人就是劈頭蓋腦一頓,總體來說就是如今都‘這樣’了,介紹要,飯也要!

安寧稍有些無奈,這樣吃下去,不知道地主會不會頭疼?於是隻能答“待他有空”。

阿蘭得到滿意答案,含笑而歸。

下班時間一到,公司裏的一幫戀家族就都有些蠢蠢欲動了,安寧收拾完東西跟佳佳他們一齊出大樓,然後就看見——對街一道完美的身影,一身清爽出類拔萃,能隨時吸引路人,安寧當即“啊”了一聲,不能說是慘叫,驚訝是有的。

四目相對時,他沒有立刻過來,站了一會兒,才手插口袋慢慢接近,神態自然坦誠,仿佛他出現在這裏是最稀鬆平常的事。

從他跨步到立定在她麵前,安寧能感覺到四周劈裏啪啦的視線。

不過徐莫庭一向不關注別人:“走吧。”

“莫庭……”安寧輕扯他的衣角。

“怎麽了?”

早死早超生地指了指身邊兩米處的地方,“她們想認識你。”

安寧隱約覺得他皺了下眉,好吧,地主也頭疼了。

徐莫庭皺眉之餘倒是非常配合,任由某人將他介紹給兩名女生。阿蘭跟佳佳也算理智,“相談甚歡”之後跟安寧使了下眼色就撤退了,雖然後者完全沒明白那挑眉和眨眼是什麽意思。正要穿過馬路,卻被徐莫庭拉住了手腕,不解地止步,那人的手下滑至掌心,十指相扣。

直到兩人坐到車裏,安寧才有些麵色紅潤,心懷鬼胎地開口,“你怎麽來了?”

“想來就來了。”連借口都不願意找的人。他發動車子時才問:“要去哪吃飯?”

“呃,我還不餓。”這倒是實話。

莫庭側頭看了她一眼,“那陪我去個地方吧。”

車子一直開到海邊,安寧想到表姐說過:“中國的海岸線是用來捕魚的,外國的海灘才是旅遊。”不過,難得x市的這片海域碧藍清澈,海水衝上沙灘,空氣裏有些鹹濕的味道。

安寧先下車,走了幾步回頭見徐莫庭依然靠在車子邊,雙手插褲袋,有幾分慵懶的風情,這人今天似乎心情不錯?安寧想。

莫庭從口袋裏摸出一樣東西,朝她招手,“過來。”

安寧狐疑地走回去,他將她輕攬住,額頭相抵,另一隻手拉起她的手腕,安寧隻覺有一絲冰涼穿過,低頭發現是一串通透的珠子,紫紅色。

不由抬手晃了晃,“有點像血色。”

“上麵附了符咒。”

“啊?”

莫庭低低笑出來,“怕了?”

安寧瞪他一眼,“我雖然相信世界上有鬼神,但也相信鬼神不會害人。”

“而我對於你而言,就沒有足夠的可信度,或者說安全感?”黃昏的光折射出徐莫庭那比任何人都要幽深的眼眸。

安寧若有所思望著他,對方輕歎一聲,下一秒就是一個柔情似水的吻,是溫存的、細膩的、勾引的,隻輕輕碰觸兩秒便分開。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怎麽可能還舍得走。”這樣煽情的話可謂是生平頭一次,徐莫庭再次用蜻蜓點水的吻來掩蓋自己的緊張。

被輕薄表白的人心微妙地鼓動著,湧現出一股酸楚的甜蜜。

安寧閉著眼攀上對麵人的肩膀,也不知是誰先缺了克製力慢慢探入對方的口腔。

沙灘上稀稀落落走過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朝這對出色的情侶望來一眼。

“年輕真好啊。”

“……”

事後,某個垂著頭紅著臉被拉著散步於沙灘上的人,“二十四歲也不算小了吧?”

“可以結婚了。”

“……”偷瞄了眼身邊的人,平常如斯,安寧覺得比起他的修為,她真的是太嫩了。

“莫庭,我愛你。”

“……”

好、好鎮定。安寧承認果然不是他對手。

徐莫庭的手機響起,他接聽了幾句,然後轉頭問她:“我媽問我們什麽時候回去吃飯?”

“伯母?”這一驚非同小可,“什、什麽回去吃飯?”

對方顯然不願低就來解說這種問題,直接將電話遞給她,“你跟媽講吧。”

安寧是真接得措手不及,瞪著麵前的人,那聲“伯母”叫得低不可聞,“……我們在外麵,不,不,回去吃的,恩……他……呃,不對,是我想來沙灘散步……莫庭帶我過來……恩,馬上就回來了……”電話掛斷時安寧都覺得有點心力憔悴了。

而身邊的人說:“你要再逛逛也可以。”

安寧瞪眼,“你先前幹嘛問我要去哪裏吃飯啊?”明顯是誤導麽。

“你不是說還不餓。”多麽和風朗月……撇得一幹二淨啊。

安寧:“……我餓了。”這回是真餓了,果然跟學外交的人鬥,太耗神了嗎?

-------------------回家吃飯的分割線-------------------

結果那頓大餐最終也還是沒吃成。當時路開到一半,安寧突然肚子疼起來,而此疼非彼疼,安寧很有股“天要亡我”的感覺。

“莫庭,今天能不能不去了?我想回寢室——”

“怎麽了?”徐莫庭側頭看她,見她臉色有些白,不由分說將車停靠在了路邊。

這個要她怎麽說啊,“就是有點……肚子痛。”

徐莫庭就是徐莫庭,“來那個了?”

“……”

滿臉通紅地被送回寢室,中途徐莫庭在便利超市門口停下,“等我一下。”回來時手上多了一袋東西……連紅糖生薑茶都有。

“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被他的“開放”態度影響,安寧也口無遮攔了,“每個月來的第一天都會有點疼,醫院也治不好,反倒睡一覺就好了。我媽媽說等結婚了這個症狀自然會好的。”

最後一句話讓安寧三天處在想要自我了結的情緒中……

毛毛見某人在廁所裏呆半天了都不出來,“阿喵,你不會掛了吧?”

安寧:“我想死。”

朝陽噗笑出來:“剛才妹夫送你上來的時候,隔壁怡紅院的阿三姑娘和對麵麗春院的婷婷姑娘也羨慕你羨慕地想死了。”

安寧無力地拉開門,洗了手後就趴床上了。

毛毛:“很疼啊,我給你泡了生薑茶,你要不先喝點?”

“不喝。”

阿毛灑淚奔向朝陽:“陽陽喲,阿喵她耍流氓喂~”

“……”

當晚徐老大電話過來,安寧正睡著,於是毛毛接起。

“妹夫啊,對對,是我毛曉旭,您記得啊,嗬嗬,嗬嗬,恩,喝了茶,恩恩,先前還疼得臉兒發白,現在好了,可憐喲,流了很多血啊……”

“毛毛……”氣若遊絲。

某毛:“等等,沒見我正跟——哎呀,阿喵你醒了啊?”

是你說得太響了。

阿毛已經嘿嘿笑著將手機塞給原主,“我去找薔薇玩兒了!”

“……”我能不能收線啊。

“醒了?”對麵人的聲音低沉輕柔。

“恩……還想睡。”這不是借口不是借口,默念一百遍。

對方相當寬容大度。“那你睡吧。”

結果是兩方都沒有擱斷電話,安寧愣愣的,好久之後才意識過來,“啪”按了紅色鍵。

睜著眼睛望著室內朦朧光線下的天花板,整張臉再度升溫。這絕對是現實啊……安寧確定,所以,萬分xx。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