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0、
loading...
30

徐莫庭下來的時候就見到某人站在花台旁,低著頭踢著腳邊的石子。背影在路燈的朦朧照射下看起來有些纖弱,頭發已經長到腰際,想起幾年前被同學拉去體操館觀看女生比賽——那個時候,她的頭發還隻到肩膀處。青春期的一次窺視讓他首次察覺到自己體內萌發的悸動,像是觸及到一片罌粟花,手心些微的麻楚,直至牽連胸口。

安寧一抬頭便望見了正往這邊走近的徐莫庭,她自然地遞給他一抹溫煦的淺笑,站直身子將手背後麵等著。

“剛好在附近,我就提早過來了。”她希望自己表現的足夠泰然自若。

莫庭伸手撫了一下她臉上的創口貼,“好點了嗎?”

一碰到現實場景又馬上不行了,臉因他的觸碰而微微顯紅:“呃,沒事了,小傷口而已。”創口貼也是被毛毛強貼上去的,說什麽有野性和“禁欲”氣息,安寧確定她最近是太無聊了。

這個時間點,又是隱秘的樹下,人流稀少的角落,徐莫庭略作沉思,最後上來舔了下她的嘴唇,因為太突然,安寧反應不及,而他的手已經繞到她的發絲裏禁錮住她。

“別咬著牙。”

當雙唇相抵,舔舐變成深吻,安寧神經再度癱軟,他的氣息含著茉莉花的味道,有些清涼,又是濡濕的。

徐莫庭拉她到花台的石柱後麵,阻擋外界的一切,他靠在她的頸項,這麽多年來,第一次對一個人懷有執念,餐廳裏初吻的緊張和驚心,牽引出的是藏在身體深處的震顫。他不願再明明想要,卻得不到。

不著痕跡地偏頭在她的眼瞼處落下一吻,像是一種儀式。

一陣腳步聲打破了這一方獨立的天地,兩個原本想繞近路走的女生被眼前的一幕怔住了,晚上情侶間的親密戲碼學校裏並不少見,但問題是眼前這個英挺的男人,正是她們外交係無懈可擊,凜然不易親近的徐莫庭。

“對、對不起。”一女生先回過神來,扯了下旁邊人的衣袖,兩人慌忙撤退。

“徐莫庭……”

“恩?”他的聲音還有點啞啞的。

安寧知道自己的臉一定紅了,“你很喜歡我嗎?”

安寧回寢室的時候朝陽正在問大家各自的第一台電腦是什麽時候買的?

薔薇說:“九七年,印象頗深,香港回歸。”

“九七年啊?”毛毛深沉搖頭:“那時我是乖孩子,要考大學所以從不上網。”

薔薇皺眉:“那時我在上小學。”

“……”

毛毛一見安寧進來立馬跳起來問:“阿喵,推薦點書看看吧?”

“要不……童話?”

“我不看童話的,看也是看成人版的!”

薔薇微笑:“其實童話故事都是黑暗到無以複加的。《紅鞋子》告訴你什麽?如果你不想光著腳參加葬禮,如果你隻有一雙紅鞋子,那麽等待你的就是被砍掉雙腳!《醜小鴨》告訴你什麽?這個世界是以美醜為中心的,你是醜小鴨的時候誰都想弄死你,除非你能活到長成天鵝的那一天。《小美人魚》呢?哦,你不應該去覬覦不屬於你的東西,否則會變成海上的泡沫。《豌豆公主》不知所雲,還有《打火匣》那是在鼓勵什麽啊?簡直是欺世盜名!”

朝陽笑:“赤-裸裸的憤青啊。”

“哼哼,最後還要謹慎名著,或許《簡愛》比《呼嘯山莊》要正麵,《傲慢與偏見》比《幽穀百合》要積極,看看唐詩宋詞總比《惡之花》要好吧,另外《卡夫卡全集》絕對比希區柯克要恐怖!”

毛毛說:“於是大家一起來看有益身心健康又積極向上的np文吧。”

“……”

薔薇“咦”了一聲,“阿喵怎麽悶床上去了?”

安寧,我暗戀你五年了。

隔天早上項目小組的會議安寧就遲到了,她進去時兩搭檔已在,而徐莫庭也在座,聽到開門聲,側頭對她微頷首。

e君等她到身邊坐下便笑道:“蒙頭睡了吧?頭發亂蓬蓬的。”

安寧恩了聲抬手扒了扒頭發,但因為過長,到下麵就打結了,於是索性隨它去,低頭問e,“你們講到哪了?”

“才剛開始。”對方壓下聲音,“今天某男進來時摔了一跤,你沒看到啊,真是笑死了。”

“恩。”

首位的人輕敲了下桌麵,兩姑娘識相結束八卦。

某男將一張紙條推到安寧麵前,後者猶豫著拿起,“阿喵百曉生,推薦點什麽跌打酒吧。”

安寧第一反應是笑出聲,然則首位的人已經看過來,所以立即端正表情。

某男心中思量,這兩人不是情侶嗎?怎麽相處模式這麽陌生的?

這天的討論績效不錯。

“現在的問題是要借一個實驗室,供我們長期使用,但目前來看貌似整個校區都資源緊缺。”說到這裏某男義憤填膺:“校方對咱們物理係也太冷落了吧!”

安寧說:“這方麵我會去協商。”

某男開心,“行,勞你折騰了。我開始專心做二期,免得到時措手不及。”

“恩,你隻管去做,其他我會處理。”

“閣下英明神武!”

e笑出來:“你們倆還真有默契。”

某男脫口而出:“那是,我跟阿喵仔可是大一就是一個班的。”

這時剛到窗口接了一通電話回來的徐莫庭,對著李安寧淡淡說了句:“徐程羽約你逛街,我幫你拒絕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