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7、
loading...
27

李安寧的思維拋物線一向很平滑,很少會有外物能讓她心神不寧,但頭一次談戀愛多少有些情緒波動,最後跟爸爸通電話的時候都差點講錯詞。

回想起父親大人今天的建議不禁又迷惘了幾分,爸爸要讓她去g市工作。如果她去g市了媽媽要怎麽辦?根本是不可能會答應的事情,但是,父親大人又不是那種無故講廢話的人。哎,頭疼。

“安寧,我的移動硬盤又打不開了!”沈朝陽突然的聲音拉回了某人的思緒。

“運行裏輸入cmd(命令提示符),後台打chkdsk盤符,冒號,斜杠,f。”

朝陽不得不佩服:“我的女神啊!”

“google才是女神。”安寧歎笑,“可以了嗎?”

“‘非法操作’,丫這麽說!”

安寧走過去查看:“冒號後麵要空一格,別跟著就寫f。”

朝陽看著她,忽然道:“把你嫁出去還真不舍得啊。”

安寧輕笑了下:“那就留著吧。”

薔薇帶著外賣走進來:“祥和咖啡館收小費還真是名聲在外又在內,不過總的來說,服務態度還行,收錢也利落。”

朝陽聞香而起:“每天讓你這麽破費真是不好意思啊!”

薔薇說:“破費的不是我。我剛進門就碰到阿喵她男人,啊哈哈哈哈,我才上去叫了一聲而已,就受益匪淺。”

朝陽好奇:“你叫什麽了?”

“妹夫。”

“……”安寧撫額走開。

當晚收到徐莫庭短信:“下周可能都不在學校裏,有事打我電話。”

上次的一條類似短信沒有回,這一次安寧在睡前終於回了一句,然後關機睡覺。

隔天下工安寧趕去坐地鐵,說到坐地鐵,其中一大樂趣就是看每個人手上的電子設備。一般來說,psp(一款多功能掌機)是最為普及的,幾乎橫掃所有年齡段,無視性別。而且也經常性地出現其山寨機,正麵看像n73反麵像立體聲喇叭的機體,非常之有趣,安寧一直佩服國人在某些方麵的大膽創新理念。

而她這天也碰上了一位達人,加班晚了,上車的時候人很少,於是隨便找了一個位子,然後拿出bb(黑莓)翻看新聞。眼角掃到隔壁一個爺爺轉頭看了下她的機子,也開始掏包。安寧堅信地鐵是神人出沒的地方,於是開始猜測,爺爺是不是也會掏出bb呢,或者psp或者一個mp4。

然而,事實總是超乎想象的,安寧瞠目結舌地看到這位北北掏出了一隻電子詞典,開始玩俄羅斯方塊了。

爺爺迅速敗了一局之後,轉頭問安寧:“小姑娘,你的手機能不能借我打一通電話?”

“可以。”安寧關了網頁遞給他,對方笑道:“我讓我兒子到車站外頭來接我,你幫我撥一下吧?”

安寧撥通之後老爺爺講了兩句,還給她時道了聲謝,最後問:“小姑娘,要玩俄羅斯方塊嗎?”

“不用了,謝謝。”安寧婉拒。

那天安寧折去洗手間一趟出來時,旁邊一輛車開過來,到她身邊時喊了句:“小姑娘,送你一段路吧?”

安寧這才看清車裏的是先前的老人家,開車的是……徐莫庭的同事?上次在影院碰到過的。

“不用了,謝謝爺爺。”

但車子已經停下來,西裝筆挺的男人下車對她說道:“是在x大吧?上來吧,我是順路。”

安寧已經往旁邊走去,嘴上也沒停:“謝謝,我還要去買點東西,拜拜。”

這話倒也不假,先前薔薇電話過來讓她回去的時候帶兩條絲巾,也不知道要來幹嘛?

於是轉道去某大街,在經過中心廣場時,瞄到一幢大樓上金光燦燦的一豎立大字“xx省監察廳”。

安寧走進去的時候才覺自己行徑莽撞且莫名,隻一會她就發覺這裏進出的都是衣冠楚楚的工作人員,而她的一身t恤衫尤為顯眼,如果理智,應該立即調頭,但安寧發現自己已經在服務台前詢問,不過前台小姐的回複是當事人正忙,如果要見需要等一下。

“等啊。”也算是慶幸,跟對方說了聲謝謝,就準備撤退。

這時電梯裏出來的人叫住了她:“安寧?”此人正是蘇嘉惠,已經快步走過來,“真是你啊,來找莫庭?”說著笑眯眯地往後看去。

安寧下意識側過身子,看向離她隻有幾米遠的人,眼神交錯的一刹那,安寧覺得自己的心髒莫名地一緊,可能是因為自己先越界,有些窘迫。

這邊徐莫庭也確實是意外,完全沒有想到會在這種場合下見到她,站立了兩秒鍾,習慣性雙手插袋慢慢走過來。

“看來我這餐飯要記在下一頓了。”嘉惠笑道。

“沒事,一起吧。”

嘉惠已經舉了下手後退,“謝謝你的邀請,但我可以確定這是外交辭令。”

徐莫庭也不勉強,等蘇嘉惠走後才認真看向身側的人,而他的手已經輕牽住她的左手:“特地過來找我?”

那個“不是”怎麽也說不出口,隻呐呐道:“買東西,剛好在附近。”

他瞥了她一眼,最後說,“請我吃飯吧?”

安寧跟出來的時候心裏哀歎不已,怎麽看都像是自己送上門來的。

徐莫庭帶著她穿越人群,手一直沒鬆開過,在過馬路時,他索性攬住了她的腰,後者剛要開口,他已淡淡一扯嘴角說了句:“再動我現在就吻你。”

第一次聽這個斯文的男人講這種類似於威脅的話,安寧一下懵住了,側頭看他,一直覺得徐莫庭周身聚集著一股氣場,淩厲深斂、無法揣摩,回過神來時她已經坐在餐廳裏,暗自搖頭拋開紛亂的思緒,清澈的眸光掃視了一下室內,環境幽靜,非常適合情侶約會,不由脫口問道:“你跟同事經常來這邊吃飯嗎?”

對座的人沒接腔,安寧似乎也意識到什麽,忙擺手道:“你不回答也沒關係。”

“你想知道什麽我都可以告訴你。”他看著她說:“這裏我是第一次來。”

安寧一聽此言,然後不知怎麽又想到自己前天回的信息,擦過麵頰的氣流都仿佛是熱的了。

對方倒像是完全沒察覺到她的“不良狀態”,抬手叫來侍應生點餐。

飯局到最後時徐莫庭接了一通電話,那頭的人講了起碼有五分鍾,莫庭一掛斷,安寧馬上說:“你忙的話先回去吧。”

他隻是望著她,正當後者不明所以時,徐莫庭站起來俯身過來,氣息慢慢靠近,嘴唇覆上她的,安寧這時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麽,第一反應是後仰,可對方已經先行一步按住她的後腦勺,他輕咬了一下,安寧吃痛,“唔”了一聲閉上眼,心如鼓跳,他把舌頭探進來的時候,安寧全身都僵住了,睜開眼睛,下一秒便跌進了一雙深色的幽黑眼眸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