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3、
loading...
23

確定了正式去實習的時間之後,安寧被眾人圍之曉之以大理:“正所謂內行人不說外行話,工作期間要無時無刻關注有無可攻之目標,隨時回報!”

安寧很有些哭笑不得:“盡量。”

出於某種原因上月開始在畫廊打雜工的毛毛頗感慨:“最近我接觸的倒都是有錢人啊有錢人,要麽就是一級的畫家啊畫家,感覺真tm言情啊言情,但是但是,我不敢上啊!”

朝陽說:“你存在的意義不就是釣金龜婿?!不敢出手你活著是幹嘛的啊?”

毛毛鄙視:“你說得簡單,一個在就好了,通常是一堆啊!”

安寧點頭:“恩,什麽東西隻要一堆一堆出現都是挺毛骨悚然的。”

朝陽道:“跟前跟後努力凸顯自己存在嘛,然後等著他落單。”

薔薇插足:“悲哀,真悲哀!你說咱幾個,多青春活潑開朗,竟然活到二十四五歲了都沒有男朋友,悲哀!”

毛毛抗議:“誰說我沒有了,早年追我的多了去了!就是中途碰到一個極品,讓我晚年有了陰影,丫把我逼牆角,‘喜不喜歡我!喜不喜歡我!’最後被拒絕之後竟暴出一句‘把錢交出來!’”

“……”

薔薇問:“於是造就了你今天隻敢意-淫,不敢出擊的德性?”

“我當時隻是想要欲迎還拒一下而已咩,蒼天啊!!”

安寧安慰:“凡事都有第一次的。”

“……”

晚上,安寧如約出門,她挑的餐廳在市中心,朝陽推薦的,說是口味獨到享譽x市,安全起見,安寧帶足了money,從學校前門打的過去二十分鍾,原本是想跟他一起去的,省車錢,也合情合理一點,但徐莫庭這兩天都不在學校裏,很好,呃,很可惜。安寧提早半小時就抵達目的地了,選了一個安靜的位子。但是她一坐下就開始發怔,之前的淡定也被緊張取代,突然想臨陣脫逃,但是,是她約的他,如果真溜了,估計明天會被格殺勿論吧?

二十分鍾後,徐莫庭推門進來,目光懶散地四處打量了一圈,望見坐在窗口邊的人,雙手滑入褲袋慢慢走過去。

當他站在她身旁時不禁輕歎了一聲,拉開對麵的位子坐下,修挺的背脊不緊不慢地靠向椅背,幹淨的手指交叉隨意擱在大腿上,望著麵前趴在桌上睡著的人。

李……安寧。

對於徐莫庭來說,如果一個人記著五、六年還忘不掉,那麽,就幹脆記一輩子,因為他清楚不可能會有第二個再出現。

其實安寧並沒睡著,聽到動靜張開眼,看到對座的人,前一刻悶頭做的心理調試瞬間就瓦解了,抬起頭故作鎮定地打了招呼:“嗨。”

“昨天沒有睡好麽?”感覺他的語氣透著股縱容。

“恩,偶爾會失眠。”

莫庭仿若想起什麽,看著她平靜地開口,“沒想到你也會失眠。晚上活動挺多的?”

安寧倒完全沒察覺到什麽,隻很可憐地說:“我也不想晚上出去活動啊。”

而徐莫庭聽到這句話,恍然覺得自己真是……現在居然會動不動就走進這種不平衡的狀態裏去,抬手按了下眉心叫來服務員點菜。

“那個,前幾天我翻東西找到了我的出生證,原來我是午時出生的,而且,很有可能是午時三刻。”安寧為了融洽氣氛開了一個話題。

徐莫庭微揚眉,“恩?”

“陽氣很重。”

這時旁邊站著的服務生也側頭看了她一眼,而徐某人依然答:“那又怎麽了?”

安寧:“午時三刻是殺頭的時間。”

“啪”服務生筆掉地上的聲音,反應過來撿起筆就撤退。而徐莫庭:“恩。”

安寧:“……”

他在這時笑了,微一低頭,輕聲問道:“怎麽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安寧輕“啊”了一聲,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臉紅了:“項目資料上你也有填。”不想處在尷尬中,於是努力帶動氣氛,“十月十五號,那你應該是天秤座的。”

徐莫庭看著她,輕勾起嘴角,“天秤座怎麽了?”

安寧:“按星座來說,你的守護神是愛神,我的守護星是金星。”

“然後?”

“恩……金星在基督教代表的是魔王,魔王和愛神……你讀過彌爾頓的《失樂園》嗎?”

他隻是笑,於是,她繼續:“魔王和愛神的孩子是……死神。”

徐莫庭:“哦,那很好,我沒意見。”

“恩?”什麽沒意見?

“你說我們將來的孩子是死神,挺好的。”

“我沒說啊,還有,什麽時候已經說到他們的孩子了?

就在這時候走過來兩個人,對方接近時才發現徐莫庭的對麵坐著人,自覺唐突,“原來有佳人在場,抱歉抱歉。”其中的美女不好意思地朝莫庭舉了下手。

徐莫庭側頭看到她笑道:“剛回來?”

“我都回來一個多月了,你還真是一如既往地漠不關心啊,怪不得程羽妹妹老說你‘冷凍’她。”美女終於是忍不住好奇心看向他對座的人:“既然碰到了,不介紹一下嗎?”

“安寧。”莫庭指了指站著的兩人,“我監察院的同事。”

美女“嘖”了一聲,不過已經友好上來跟安寧握手:“蘇嘉惠,請多指教。”

“哦。”安寧這時總算是想起來美女旁邊的人是誰了,昨天看電影時遇到的那位男士,果然是無巧不成書嗎?後者已經朝她點了一下頭。

嘉惠倒是被安寧這個“哦”逗得大笑出來,追問徐莫庭,“女朋友吧?監察院裏估計有很多姑娘要傷心了哪。”

徐莫庭一笑,沒否認。後來等他們走開時,安寧忍不住問:“你不解釋嗎?”

她的問題有點不著邊際,但對方聽明白了,也作了答:“解釋什麽?這應該是實情不是麽。”

“……”

安寧這頓飯是吃地再恍惚不過了,最後去洗手間時,碰到了裏麵的蘇嘉惠,對方跟她聊了幾句,“莫庭很難親近吧?”“……還好。”“你們什麽時候開始的啊?”“……剛剛。”出來時,徐莫庭正站在櫃台處等著,雙手插在褲袋裏,姿態閑適,安寧因為不留神腳下絆了一下,幸好徐莫庭及時伸手扶住,嘴巴上已經批評,“走路別東張西望的。”

“是地毯。”說地無辜。

莫庭笑了一下,抽了台上的紙巾給她,“把手擦幹。”

“哦。”

蘇嘉惠看著這畫麵,心裏微覺苦澀。

而安寧忽然想起來,“你已經付錢了嗎?”

徐莫庭知道她的念想,隻笑道:“下次吧,有的是機會。”

唔,下次是什麽時候啊?還有他今天未免也笑得太多了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