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光輝
loading...
一連串的問題頓時讓羅恩幾乎停止了思維,他小心地跟著這個半獸人隊伍,隊伍前麵的那個騎士不時的發出一聲聲粗獷的吼叫,狂暴的氣息讓周圍的其它野獸退避三舍,隊伍漸漸地走出了濃霧籠罩的沼澤林,視野變得開闊起來。

羅恩他現在隻想快點弄清楚茜雅的下落,而那個蠍獅可能是唯一的線索了,猛然衝出去把這個隊伍製服嗎?羅恩知道自己憑借著手中的戒指或許有這個能力,但他不敢保證能以自己的力量讓這個隊伍一個都跑不掉,這種舉動說不定會給茜雅帶來更大的危險,想到這裏,羅恩不禁放慢了腳步,遠遠地跟隨著,他不敢和半獸人隊伍靠得太近,以免被對方發現。

這個隊伍一直朝著沼澤深處走去,似乎他們的目的地非常的遠,雖然他們的隊伍不怎麽整齊,但從各種姿勢以及隊伍偶爾傳來的口令聲讓羅恩確定,這是一隊訓練有素的半獸人戰士。

羅恩並不擔心自己會追丟這個龐大的隊伍,但當他休息了一晚之後,確確實實的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目標,一大群半獸人猶如就在這個沼澤無端的消失了一般,不管羅恩的意念散發得有多遠,就是再也感覺不到那些半獸人的狂暴而又野蠻的氣息,羅恩已經飄浮在空中,附近的沼澤林全都處於了他的視線內,但他卻根本看不到哪怕是一個半獸人的影子。

前方是一個被濃霧籠罩的陰暗而又巨大的山崖,羅恩隱隱的感覺到這個山崖的古怪,猶如當初剛剛進沼澤時的那個沼澤林一樣,這個山崖的附近根本就找不到野獸的蹤跡!除了那個可以躲藏的地方以外,半獸人隊伍就再也不可能跑到其他的地方了,如此龐大的隊伍不可能憑空消失,羅恩支起了他的結界,朝著那個山崖飄掠而去。

一聲巨吼震動了整個山崖!就連在空中的羅恩都幾乎被這聲巨吼震落下來,這簡直不是一隻野獸所能發出的聲音!哪怕是一百頭猛虎齊聲吼了出來,隻怕也沒有這樣的威勢!羅恩心神巨震下,朝著聲音的源頭飄掠下去,忽然!一個身影快如閃電般地朝著羅恩飛來,剛剛落地的羅恩幾乎來不及做出反映,就被黑影擊倒在地。

出忽羅恩意料的是,黑影並沒有他想象中的強大力量,反而比羅恩更加狼狽的滾在了地上,就連他手中的闊刀都甩在了一旁,羅恩定睛望去,這個黑影正是那個半獸人隊伍的頭領騎士!他那滿頭獅毛披散開來,嘴角似乎被劇烈的疼痛所牽扯得朝一邊裂開,露出了一對尖銳的獠牙,他的嘴角已經淌出了一縷鮮血,猶如受到了一個非常巨大的打擊。

“喂”!羅恩站起了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騎士,發生了什麽事”?

獅人騎士並沒有理會羅恩,而是恐懼的望著前方濃霧籠罩的山崖,羅恩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隻見又是一道人影飛快的飛了過來,這一次羅恩早有防備,在人影到達前就躲閃開了,掉在地上的依然是一個受傷的半獸人戰士。

又是一聲震天的巨吼,幾乎連天空中那厚厚的雲層以及四處充斥著的濃霧都被震散開來,這一次飛過來的人影已經不是一條兩條了,而是一個龐大的隊伍,頓時整個區域裏都是倒在地上因為疼痛而翻滾著的半獸人戰士們,獅人騎士的眼中盡是恐懼之色,他爬到了旁邊一個戰士身邊,順手撿起了一個號角,短促的吹了兩聲,隻見前方狼狽的跑回來一支散亂的半獸人隊伍。

“喂”!羅恩對於這個獅人騎士的態度已經有些惱怒,他大聲吼了出來:“騎士!告訴我前麵有什麽東西”。

獅人騎士這才轉過頭來,驚魂不定地看著羅恩:“人類?人類!我們已經躲藏了四十年了!難道剛剛回到自己的領地就被你們發現了?勇士們!把這個卑鄙的人類抓起來!這次的任務完不成了,但能夠抓住這個人類,至少能讓偉大的獸神巴裏達多出一個祭品來”。

騎士的聲音非常響亮,但附近卻沒有一個人能夠回答他,除了躺在地上不住翻滾著的那些受傷的戰士外,後撤回來的戰士全都無力的坐在了地上,他們似乎已經脫力,根本就站不起身來,獅人騎士左右看了看,掄起了掉在地上闊刀,暴喝著一個人朝羅恩衝來,刀尖上居然爆發出了一團鬥氣!

“抓住我?似乎不太可能吧”?說話間,羅恩已經向上飄掠到半空,一強大的無形力量猛地在獅人騎士的闊刀上爆發開來,強勁的力量讓闊刀飛離了他的手掌,獅人騎士甚至還沒搞清楚怎麽回事,一股耀眼的強光就在他的眼前猛然亮起,如此的強光讓他眼前一黑,然後他就看到了羅恩那微笑的麵容,甚至羅恩的鼻息都噴在了他的臉上。

獅人騎士一動也不敢動,他已經亡魂欲裂,他的咽喉已經被羅恩的兩個指頭捏住了,讓他恐懼不已的是,羅恩剩下的那三個指頭不住地擺動著,一絲絲紅芒正跟隨著指頭的擺動而時隱時現,獅人騎士絕對可以肯定,那一絲絲的紅芒能夠非常輕易地割開自己的咽喉。

“為什麽要叫我為卑鄙的人類?是因為我的外表邪惡?或者是因為我先動手攻擊了你們”?羅恩的聲音有點冰冷。

“難道人類還不卑鄙嗎?雖然你沒有首先攻擊我們,但這並不能掩蓋人類的卑鄙,我從小就知道一件事,為了大陸的統一,我們的祖先們出盡了力、流盡了血,讓你們人類成為了這個大陸的主宰,但我們得到的報答卻是無盡的鎮壓、殘暴的絞殺”!獅人騎士開始激動起來,以至於忘記了他咽喉前的那幾絲紅芒。

“我們的領地與你們人類並沒有任何衝突,這個寬闊的沼澤並不適合人類的居住,但你們!你們為什麽不願意放過這個沼澤的半獸人?雖然偉大的獸神巴裏達守護著沼澤城,但你們居然卑鄙的聯合起魔族來進攻我們!你是否知道,半獸人族有多少死在你們人類手裏?又有多少被你們人類趕出了這個大陸”?獅人騎士的眼睛裏已經包含著濕潤。

羅恩的手指已經在獅人騎士這悲憤的話語中收了回來:“你所說的我想我也聽說過,那都是阿帝斯特二世的所為吧?因為他的殘暴,現在大陸的整個南方已經聯合起來成立了一個巴凱帝國來反抗他,而我,正是這個帝國的其中一員”。

對方的悲憤情緒忽然感染了羅恩,看著獅人騎士嘴角的那一縷鮮血,羅恩忽然生出了一絲憐惜的感覺,他雙手之間忽然升起了一片神聖的光華,猶如冬日的陽光一般,將獅人騎士籠罩了起來,隨著光華的震蕩,整個山崖附近都被這股神聖的氣息所充斥,輝映著的濃霧慢慢流轉,居然幻現出了七彩之色。

附近的半獸人戰士們呆望著眼前猶如神跡般的奇景,一個個全都停止了翻滾,張大著他們的獸嘴說不出話來,光華慢慢的消散,露出了獅人騎士那一臉的莊嚴之色,他嘴角的血痕已經消失無蹤,但他仍然微微地顫抖著,似乎還沉浸在那片神聖的光輝之中。

獅人騎士慢慢地睜開了眼睛,他望向羅恩的眼神已經完全變了,那已經是一種崇敬的眼神,一種幾乎立刻就想膜拜的眼神,猶如羅恩在他的眼裏已經不是人類,而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偉大存在,做為一名終日躲藏的半獸人,獅人騎士根本就沒有看到過如此神聖而又華麗的魔法,而這個魔法不但治好了他身體內的傷痕,更讓他的心靈蒙上了一層神聖的光輝,他已經斷定,眼前的羅恩就算是一個人類,那麽也是一個仁慈而又善良的偉大祭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