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城堡
loading...
大陸上的人幾乎都知道有個魔界,但卻從來沒有人聽說過誰真的到過魔界,沒有人能夠說清楚魔界是個什麽樣子,另一個空間?或者是大陸上的某個神秘地區?唯一能讓人們了解魔界和魔族的隻有一些古老的傳說,拉茜爾不能回答羅恩的問題,芬勒爾也不能,福克蘭當然也不能,羅恩苦苦思索著克裏斯消失的那一瞬間,虛空中發生的變化。

半獸沼澤似乎獨立於這個大陸的任何一個地方,這裏的天空都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樣,厚厚的雲層將整個沼澤籠罩在無比陰暗之下,羅恩心潮起伏,克裏斯當初在沼澤的身影又浮現了起來,然後就輪到了茜雅的身影,他忽然想到,茜雅或許還躲藏在這個沼澤內,如果能找到茜雅,那麽就有可能知道魔界的情況。

小隊伍已經變成了大隊伍,在芬勒爾的不懈努力下,一個亡靈隊伍已經茁壯的成長了起來,並擔負起了探路及保衛工作,芬勒爾根本就不理會拉茜爾和福克蘭對他的亡靈軍隊所表示的那一副厭惡的表情,反而洋洋得意的誇耀著自己的亡靈軍隊是多麽的聽從指揮。

“芬勒爾,你帶著拉茜爾和福克蘭一起回斯迪城,我想在這個沼澤呆一段時間”,羅恩打斷了芬勒爾那得意的心情。

“你的僵屍兄弟已經不在這裏了,它或許已經去了魔界,這個該死的沼澤並不能讓你找到他,我尊敬的首席法師閣下,我想你完全沒必要再在這裏浪費時間了”,芬勒爾現在隻是想快點走出這個令他厭煩的沼澤。

“我已經決定了,如果我不找回克裏斯的話,我一輩子都將不會安心,或許這個沼澤能找到進入魔界的方法,拉茜爾,很抱歉我不能陪你一同去南方了,芬勒爾雖然是一名亡靈法師,但他卻絕對不是一個邪惡的人,希望你能不要對他有什麽成見”,羅恩已經飄浮了起來。

“羅恩,不如我陪你一起呆在這個沼澤吧,怎麽說我的亡靈軍團都會對你有所幫助的”,看到羅恩真的準備離開隊伍,芬勒爾立刻收起了玩笑之心。

“不用了,拉茜爾和福克蘭還需要你去南方幫他們安置,裏奧大公或許不久後就會向北方宣戰,所以你不能與我一起呆在這裏”,羅恩不等他們回答,徑直朝著沼澤深處飄掠而去。

——沼澤與以前並沒有什麽變化,唯獨不同的就是以前在沼澤中心看不到的巨型蜥蜴現在已經在前麵的沼澤林聚集了起來,仿佛因為克裏斯的離開而讓這個沼澤恢複了往日的寧靜,羅恩飄掠了下來,沼澤林依然籠罩在黑暗之中。

天空那厚厚的雲層加上沼澤林這些遮天的樹木,讓羅恩幾乎懷疑現在是夜晚了,他雙手舉起,一團耀眼的神聖光輝在他的頭上亮起,猛然間四周聲響無數,周圍幾乎所有的動物都四散開來,它們似乎非常懼怕這種光輝,羅恩的意念正在不斷地擴散著,但從他進入沼澤林一直到現在,他仍然沒有感覺到那種無形的黑暗力量。

難道茜雅已經走了?或者是她掩蓋了氣息讓我感覺不到?羅恩頓時產生了一股虛弱感,沼澤林已經走了幾乎一大半的地方,但他卻沒有任何發現,隻有偶爾一隻不知名的野獸為了躲避他頭上的光輝而逃跑所發出的聲音。

羅恩幾乎已經能夠確定,魔界處於另一個空間內,如果不找出打開這個空間的方法,自己就別想找到克裏斯,但羅恩對那個空間毫無所知,除非能得到茜雅的幫助,但茜雅卻非常明顯的躲避著自己,對了,沼澤城!羅恩忽然想到當初在沼澤城裏的那個空間,根據芬勒爾的說法,它似乎與魔族有著一定程度的關係,羅恩馬上搜索著記憶中的路線,朝著沼澤城的方向走去。

濃霧越來越大,雖然看不清楚遠方,但羅恩卻能肯定自己的路線沒有錯,離上次到這裏的時間還不足一個月,這個地區的周圍似乎並沒有什麽大的變化,唯獨比上次多出了偶爾傳來的幾聲野獸吼叫,這條路確實是上次克裏斯帶著羅恩走過的,當時路上躺滿了各種遺骸,但現在羅恩卻幾乎找不出哪怕是一具遺骸出來!

難道這些遺骸突然間自己消失了?羅恩忽然發覺自己的想法有點可笑,除非是芬勒爾這樣的亡靈法師,才有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把大批遺骸召喚成亡靈弄走,但芬勒爾明明已經回南方了,難道這裏又出現了一個亡靈法師?

羅恩搖了搖頭,好奇地朝著前方走去,四周又傳來一陣動物四散逃開的聲音,羅恩忽然心中一動,朝著右邊的一處密林看去,隻見一雙精芒一閃而沒,然後一股野蠻的氣息從密林裏漸漸遠去,意念流轉之中,羅恩已經觸摸不到那股氣息了,但他卻感覺到,那股氣息似乎不是一隻野獸所能發出來的。

濃霧籠罩之下的城堡開始隱現在他的前麵,潮濕的空氣讓地上的泥土充滿了濕潤,羅恩已經看到了城堡前麵的開闊地殘留著無數的腳印,看起來好象是野獸的腳印,羅恩蹲下了身體,仔細觀察了一遍,他發現幾乎每一種腳印都是一對一對的,根本就不象一般的野獸那樣往兩邊形成兩排,除非是直立行走的生物才能留下如此一對對的腳印。

羅恩警覺起來,他停止了對光芒的控製,他的淡紅結界已經散開,借著濃霧的掩護,繞過了城堡前麵的空曠地帶,現在已經能看清楚城堡了,與上次羅恩所見的已經完全不同,城堡的上方居然飄揚著大小不一的旗幟,兩邊的箭塔上,隱約能看到幾張野獸般的麵孔,整個城堡已經被充斥在一股野蠻的氣息之下,一陣號角聲傳來,無數的人影忽然湧上了城堡的城牆上。

羅恩靈活的隱蔽在一株大樹後,隨著“咖咖”的聲音響起,一隊隊並不怎麽整齊的隊伍從緩緩打開的巨大城門裏湧了出來,羅恩已經看清楚了這些拿著武器的人影,他們擁有著粗壯的身材,上半身幾乎是全裸的,隻有為數不多的幾個披著幾塊簡陋的盔甲,如果不是他們的相貌與各種野獸相差無幾,羅恩幾乎就要認定這個隊伍裏全都是野人了,羅恩的腦海裏冒出了三個字:“半獸人”!

他們扛著各種各樣的簡陋武器,簡陋得讓羅恩都覺得有點吃驚,一跟木棒前麵用樹藤紮一塊大石頭就能算一把武器了,有些根本就沒紮石頭,而是把木棒的前端削尖,更有些人幹脆就扛著一根巨大的木頭做武器,在羅恩看來,唯獨一把合格的武器應該就是隊伍最前麵的那個騎士手裏拿著的闊刀了,騎士穿著一件完整的盔甲,獅子般的巨頭散發著一股狂暴的氣勢,他騎著的是一匹血紅色的怪獸,而怪獸居然也是一頭獅子!

“蠍獅!茜雅的蠍獅”!羅恩幾乎叫出了聲音來!他搞不明白茜雅的這個蠍獅為什麽如此順從的讓那個半獸人騎在身上,茜雅到底哪去了?難道她發生了什麽危險?這一隊半獸人到底要去哪裏?城堡裏怎麽會有那麽多的半獸人?他們怎麽會突然在這個無人的沼澤裏出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