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重逢
loading...
阿爾泰城的郊外一片黑暗,羅恩已經停了下來,他感到一股熟悉的力量一直尾隨著他,這種魔力的波動是那麽親切,羅恩幾乎可以肯定,萊克大師跟來了。

現在的羅恩非常沮喪,麵對著強大的軍隊,他感到自己是那麽無力,自己所能發出的各種怪異魔法確實能讓許多人因為措手不及而被擊敗,甚至連劍聖裏昂都被自己的那個黑洞給嚇住了,但說白了,其實就是因為自己對魔法的理解與眾不同而創造出的怪異魔法讓很多人都不能理解而已。

正如裏昂說的,自己的力量終究還是不強大,麵對著眾多冷靜的軍隊,自己毫無辦法,以前幾次消滅對方的軍隊時,都是依靠對方不明白黑洞的力量而被黑洞所吞噬,但如今看來,對方已經懂得了怎樣來對付自己,隻要不靠近黑洞,就不會發生危險。

經過了諧振的力量確實強大,連裏昂的攻擊都能阻擋住,自己唯一能憑借的似乎隻有這種力量了,但麵對著強大的軍隊,這種力量就顯得毫無用處,或許莫勒的冰雹嘯以及剛才萊克大師的流星火雨才是真正的強大力量!與自己取巧而來的力量完全不同,這種力量才是讓大批軍隊感到恐怖的力量。

羅恩越想越覺得魔法世界的廣大,自己或許擁有了抵抗強者的力量,但並不代表自己就是一名強者了,站在漆黑的大地上,羅恩忽然心中一動,他扭頭望去,萊克大師已經白須飄飄的站在自己的身後。

“老師”,羅恩似乎有點哽咽,他看到萊克大師的臉上充滿了風霜之色,這個陌生的城市為大師的臉上增添了不少的皺紋,與以前在蘭斯城的時候相比,大師猶如年老了十歲。

“羅恩,我很高興你來見我,你最近過得怎樣?裏奧這個人是不錯的,可惜他太固執了,不過我想他肯定不會再犯索非斯同樣的錯誤,居然逼迫著你走上背叛的路”,萊克大師見到羅恩後似乎很高興,一句也沒提到剛才的事情。

“萊克老師,您一直是我最尊敬的人,不管處於什麽情況下,您永遠是我的老師,謝謝您這次以及上次對我的幫助,上次您讓我逃離了教廷的裁決,如若不然,我簡直不敢想象自己的結果。而這次,您拚著戴上反叛的帽子來救我,我真不知道該怎樣麵對您”,羅恩對萊克大師確實是發自內心的尊敬。

“我從來沒有當眾使用過流星火雨這個魔法,他們不會知道是我救了你,羅恩你不用擔心,反到是我現在非常擔心你,羅恩,你不該與整個魔法師公會以及教廷為敵的,雖然我能看出你的無奈,同時我也感覺到你與以往有著非常大的差別,但公會和教廷遲早會真正注意你的,你千萬不能小看他們的勢力,當他們的強者出動後,或許就是你再次逃亡的開始”,萊克大師看來非常擔心羅恩的處境,而萊克大師的這種擔心讓羅恩一陣感動。

“老師,您不必要過於擔心我,我來找您是為了拉茜爾的事,她到底怎麽了”?羅恩向大師道明了他的來意。

“拉茜爾的事情,現在已經毫無辦法,她為了那名因為救你而死的劍士,觸怒了索非斯,而索非斯又因為上次你的逃跑遷怒於她,如果不是看在魔法師公會的份上,估計他剛剛抓到拉茜爾的時候就會將她秘密處決了,我抬出了公會,要求索非斯把她送往帝都讓北方的總公會裁決,拉茜爾已經在前幾天就被送往了帝都,那樣的話,至少要比在索非斯的手裏安全些”,萊克大師歎了口氣。

“既然拉茜爾暫時還不會有事,那麽我想我應該策劃一下,萊克老師,不管怎麽樣,我都要把拉茜爾解救出來,我打算等裏奧大公加冕後就前往帝都,您能否在這件事情上給於我幫助”?羅恩等待著大師的回答。

“羅恩,這件事情,你和我或許都沒有辦法,帝都並不是目前的你能去的地方,單憑一個拉德姆,就不是你所能匹敵的,雖然他現在沒興趣跑來南方,但如果你送上門去,他肯定不會介意出手的。而我卻正打算這幾天就過去那裏,怎麽也要保住拉茜爾不被處於極刑”。萊克大師勸解著羅恩,他有點擔心羅恩冒失的跑去帝都。

羅恩剛想開口,大師打斷了他:“羅恩,你先回去,我親自去那裏的話,拉茜爾是不會有事的,反倒是你千萬不能去,這樣會引來無窮的麻煩,如果有什麽其他消息的話,我會托人過來告訴你”。

羅恩不能再說什麽,就算還想和萊克大師好好的談一談,現在也確實不是合適的時機,他望著大師:“老師,您保重”,大踏步走了。

萊克大師的話羅恩並沒有放在心裏,對於羅恩來說,救出拉茜爾是他目前的願望,就算帝都再危險,他總要找機會去一次的,萬一不能成功,他還有裏奧大公的天使軍團做後盾,大不了隨著天使軍團一起攻向北方,踏入帝都,怎麽也要讓克裏斯的亡魂得到安息。

照目前看來,似乎那個靈魂魔法師拉德姆甚至比劍聖裏昂還強大,在自己還沒做好充分的準備前,確實不應該太冒失的跑去帝都,羅恩並不傻,他思索著漂浮了起來。

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猶如一隻巨大的黑暗魔鬼將大地完全吞噬,虛空中看不到一絲光明,羅恩憑借著自己的意念,朝南方掠去,他感受著遠處的山,大地的泥土氣息,甚至那些樹木的生命,忽然,他的靈魂深處傳來了一聲嘶嚎,猶如一把利劍直接插入了他的心靈!羅恩幾乎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但那聲嘶嚎確確實實在他的靈魂深處響起。

羅恩的心神為之顫動起來,那聲音就象根本不是這個世界所傳來的,帶著無窮無盡的憂傷、無窮無盡的悲憤!而又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得猶如羅恩多年不見的老朋友般,這聲嘶嚎將羅恩帶入了他自己的心靈世界,他的心神已經顫動得不能自己。

羅恩覺得自己的心神猶如一根緊繃的弦,而那聲嘶嚎就在這根弦的旁邊響起,讓這根弦不得不跟隨著這個聲音顫動,這個聲音讓羅恩生出一股莫名的激動,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這樣,他的意識已經隨著心神的顫動開始擴張,但他怎麽也感覺不出這聲音的來源。

這是一種心靈的交換,遺憾的是,羅恩隻能感覺到這聲嘶嚎的響起,他並不能利用意念把自己的心神反饋過去,他的直覺告訴他,這聲嘶嚎與自己有著非常不尋常的關係,但這種關係已經脫離了物質的束縛,突破了這個世界的規則,或許在那個能量空間裏,自己才有可能利用意念與這嘶嚎聲產生聯係。

羅恩閉上了眼睛,他開始冥思起來,忽然,他抬起了頭,若有所思地朝西方那無盡的黑暗望了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