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一章 抵抗
loading...
對於芬勒爾這幾天的反常現象,魔法學院的師生們直接無視!他們早就習慣了這個家夥的各種惡劣表情,雖然這一次他的表情格外不同,但這仍然讓大家提不起挖根掘底的興趣。幾乎所有人都明白,如果一直探究下去的話,其結果肯定與那令人後怕的亡靈有關。

不過,他的這種反常現象並沒有影響到矮人族對北方帝都發起的又一次攻擊。當那些飛行器經過優秀的矮人工匠修複,然後重新飛上天空之後,他立刻咬牙切齒地宣布,天空軍團將協助矮人族對聖都發起攻擊!

那是一個令芬勒爾痛恨無比的城市,當年在這個大陸的時候,他幾乎無時無刻不在躲避著聖都所籠罩下來的陰影!當初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過,自己有一天居然會率領自己的勢力去攻打它,這如何不讓他興奮?

矮人軍團的戰鬥力他並不清楚,但對於自己的天空軍團他卻擁有著無比強大的信心!他甚至覺得就算在聖都碰到了當年劍聖那樣強大的人物,自己也有把握率領著天空軍團將對方毀滅!

這是東方大陸上有史以來最古怪的一場戰爭!曾經在這個大陸上地位低下的矮人族在得到布爾蘭德大帝的後,居然向高貴的人類所駐守的聖都發起了進攻!沒有人會為矮人族這愚蠢的決定喝彩,就算是在平原,無法騎馬的矮人都不會是人類軍團的對手,更何況是進攻一個人類占領的堅固城市?

或許這些愚蠢的矮人並不明白北方軍團在聖都擁有著多麽強大的勢力吧。神聖教廷的瓦解使得整個大陸的局勢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原本南北雙方的戰爭僅僅隻能夠利用費爾平原以及東費爾山脈峽穀做為戰場,但現在,西方的聖都無疑也是一條能夠進入南方大陸的最佳路線!偉大的阿帝斯特三世為了開辟這條戰線,甚至把勒爾德帝國的魔法師軍團都派到了這裏!

駐守在聖都的北方軍團士兵們,直到發現了城牆外那連綿不絕的矮人軍團,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那些矮子難道認為他們能夠爬上這高大的城牆嗎?他們那看起來威風無比的攻城車難道能突破北方軍團的弓手以及魔法師們的火力網嗎?

盡管守城的號角聲已經吹響,但守衛著聖都的北方軍團士兵們卻並不害怕,在他們看來,那些矮小的家夥根本就不是來攻城,而是來送死的!南方的巴凱帝國難道沒有其他力量了嗎?竟然失敗到需要利用矮人這個可笑的種族來參加戰爭?

多年的戰爭使得北方軍團的士兵們變得優秀無比,他們雖然認為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守城戰,但卻並沒有大意。幾乎不需要任何人指揮,整個城市的城牆上就開始有條不紊地布置了起來,甚至當那些顯得有點可笑的矮人們還沒到達城牆前方的時候,北方軍團的防守陣型就已經在城牆上布置完畢!

他們唯一要做的隻是一件事情。那就是等待著矮人軍團發起進攻,然後用他們手中的弓箭去射擊那些矮小的靶子!他們甚至認為,就憑這些愚蠢的家夥,駐守在這裏的魔法師軍團都不需要出動,估計幾輪弓箭下去,他們就得撤退!到時候,人類的北方騎士團直接出城,幾輪衝擊下來,就算矮人不全軍覆滅,恐怕也將傷亡過半!

可那些看起來愚蠢無比的矮人們,在到達城牆外圍時,卻並沒有繼續前進,也沒有向城牆發進攻,而是在弓箭不能夠及的位置擺好了防禦陣型!

他們在幹什麽?北方軍團駐聖都大軍的統帥博裏森望著遠方那蔓延開來的矮人軍團,一直到現在都沒有猜測到對方的用意。從這個龐大的矮人軍團來看,整個山地矮人族已經出動了他們的全部力量!難道他們就有著必勝的把握?而不害怕全軍覆滅在這裏?

他手下的副官早就要求帶領人類騎士出城了,就連博裏森都認為,對麵那個看起來龐大無比的矮人軍團根本就無法抵抗精銳的北方軍團所發起的衝鋒!但他卻又隱約感覺到一種不安,畢竟對方在發動著一場不符合常理的攻城戰!或許這些愚蠢的矮人還擁有著什麽針對聖都的陰謀吧。

“把萊克大師請過來!就說聖都的防守需要他那偉大的探察之眼的幫助,我看不出對方有什麽陰謀,但我又不希望錯過這最佳的衝鋒時機!”博裏森轉頭對身邊的副官說道。

“不需要了!”在博裏森的身後忽然湧出了一股若隱若現的魔法波動,一名手握魔杖的青袍老者忽然出現:“萊克不適合參與這場戰爭的指揮!畢竟他與南方有著密不可分的牽連。我們不可能把整個駐守聖都的北方軍團命運交給他那個並不可靠的探察術手裏!博裏森,在沒有魔法師掩護的情況下,我並不讚成你發動攻擊,依我看,還是等待對方的進攻吧。”

“馬克會長?”博裏森立刻站起身來,朝著馬克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難道你已經看出了對方的陰謀?”

“無論對方擁有什麽樣的陰謀,他們終究隻是一群矮人!”馬克傲慢地轉過了身,然後在那一陣令人無法適應的魔法氣息的湧動下,離開了城牆。

博裏森並沒有因為馬克的話語而舒展開他的眉頭,望了一下馬克的背影,他自言自語地嘀咕道:“拉德姆交出魔法師公會的會長職務後,你就一直與萊克大師在爭奪著這個位置,雖然你成為了會長,但在這個帝國的關鍵時刻,也沒必要如此打壓你的對手吧?”摸了摸腰間的劍柄後,博裏森抬步朝著馬克相反的方向走去。

聖都曾經最高的建築——光明教堂已經在當初羅恩攻擊惡魔的時候被毀滅,取代它的是廣場旁邊的那座方錐尖形建築。在北方軍團剛剛占領聖都之時,萊克大師就入住了這裏,沒有人能夠忍受住裏麵那古怪的力量波動,整個魔法師軍團,也就隻有萊克大師能夠長期在裏麵冥想了。

憑借著唯一孔洞所照射進去的光芒,博裏森看到了一直處於冥想之中的萊克大師。大師的身前,擺放著一個光華流轉的水晶球。莫名的氣息在大師的周圍流動著。使得博裏森一句話都不敢說,隻能輕輕地在萊克大師身邊坐下。

“你來了?”處於冥想中的萊克大師忽然睜開了眼睛:“博裏森,是否這個城市即將麵臨著戰爭?”

“是的大師,請您告訴我,您看到了什麽?”博裏森恭敬無比地問道。

“我看到了和平!”萊克大師的手忽然放到了水晶球上,光華頓時強烈地湧動了起來,在這片黑暗之中,將兩人的麵容照耀得明亮無比:“博裏森,如果你希望保存整個軍團,那麽你現在就應該撤退了!你所麵臨的,並不隻有那些矮人戰士。”

博裏森全身震動了一下:“萊克大師,您的預言一直指引著我的方向。正是因為您的指引,才使得我由索非斯大公手下的一名將軍變成了勒爾德帝國駐守西線的統帥!我隻是不明白,南方這邊並沒有什麽大規模的軍團調動,為何您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我想,或許隻有曾經在大陸上出現過的天空之城才擁有著使我們撤退的力量吧?”

萊克大師並沒有回答,而是麵容上露出了一絲讚許的笑意。望著大師的麵容,博裏森的目光立刻變得驚異無比:“真的是天空之城?智慧教廷不是宣布過不參與大陸的政治和戰爭嗎?難道他們反悔了?”

“智慧教廷是智慧教廷,他們隻能傳達智慧神的意識,而並不能代表智慧神!博裏森,我早就和你說過,當天空之城第二次出現在大陸的時候,就表示智慧神已經真正的降臨。在這個已經失去了光明力量的大陸上,隻要他願意,他可以毀滅一切事物!同時,他也能夠幫助這個大陸上所有的生靈。一切企圖阻止他行為的力量,都將被無情地毀滅!博裏森,你不會不清楚智慧教廷的教義吧?與矮人為敵,代表著什麽?”萊克大師的眼睛一直處於微閉的狀態。

博裏森頭上的汗珠越來越多,他甚至感覺到這個古怪的建築裏,那無形的力量在不斷地壓迫著自己,猶如當初降臨在克拉城的天空之城一般!他不禁不住抬頭望了望那個通往外麵的孔洞:“智慧神的意圖我自然不敢去違背,但天空之城為何還沒出現?隻要它一出現,我就完全有理由撤退,並且也有個向大帝解釋為何會讓聖都失守的說辭。萊克大師,我已經茫然無助,您現在無論如何都要指引我!”

“或許你看不到天空之城了,因為智慧神的天空軍團已經飛臨了聖都的上空!我認為,天空軍團完全有能力在天空之城出現之前,把聖都攻陷。博裏森,如何向阿帝斯特大帝解釋對你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你應該考慮如何去麵對大陸的新局勢!智慧神的降臨,將使得整個大陸的戰爭停歇。”

博裏森再也坐不住了,或許整個北方的勒爾德帝國,也隻有他一個人清楚萊克大師的預言有多麽準確!他急急地站起身:“萊克大師,那麽您是不是立刻和我一起撤離這個城市?我無論如何都不能容許您受到那些蠢笨的矮人來玷汙您睿智的尊嚴!”

大師笑了笑:“先考慮你如何才能獲得馬克的同意撤退吧,大陸的新局勢已經來臨,我已經不打算回去了,我希望能在這裏見一見老朋友。”

博裏森自然明白大師的意思,北方的勒爾德帝國,很有可能因為智慧神的降臨而崩潰瓦解!要不然擁有著預言能力的萊克大師為何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大師原本就是南方人,在這個時刻倒向南方肯定是因為他看到了某種事物!他急急地朝著大師行了個標準的騎士禮:“大師,您保重!”然後迅速消失在通道口。

喊殺聲已經響起!博裏森恐懼地望著天空中出現的那一群黑點,以他最快的速度登上了城牆!萊克大師的預言已經應驗,智慧神座下的天空軍團比天空之城先一步到達了聖都!而城牆上的士兵們卻在馬克的指揮下,居然舉起了手中的弓箭去射擊天空,這無疑會挑起智慧神的怒火!

“住手!全都住手!放棄抵抗吧!不要認為天空軍團是那麽好對付的,萬一惹動了智慧神的怒火,那麽所有人將與聖都一起被毀滅!”博裏森的眼中,似乎又出現了當初被天空之城降臨的審判之光摧毀的阿爾泰城!他揮舞著手中的長劍,不斷地吼叫著。

一團夾雜著寒冰的涼氣忽然籠罩了他的身軀,他的第二句吼叫已經無法繼續,身體周圍那刺骨的寒冷使得他立刻無法動彈,甚至連高舉起來的長劍都被冰凍起來。他的身軀周圍,已經被冰封結界所包裹。

他隻能看到馬克那滿臉怒容的神態,以及聽到馬克的最後一句話:“我早就知道你會去與萊克那個老家夥商量怎樣出賣這個城市,想不到做為一名北方軍團的統帥,你居然會在如此關鍵的時刻做出撤退的命令!勇敢的騎士們,為了偉大的勒爾德帝國,拚殺吧!”

虛空之中,一陣桀桀的怪笑聲忽然充斥了整個天空!戰場上幾乎所有的士兵全都被這一陣笑聲所驚動!大地在不斷地顫抖著,猶如在這片笑聲中已經屈服。它震撼著士兵們的靈魂,猶如一把死神的利劍般穿透了所有人的心靈!彷徨無助的士兵們甚至無法興起他們手中的武器,而隻能抬頭望著天空中忽然出現的那一片景象。

那是一具飛翔在天空中的骨龍!那種無邊無際的死亡氣息已經將整個聖都都籠罩了起來,在它的身軀周圍,無形的力量在一團團慘綠色的光芒中不斷湧動!使得它那看似無法飛翔的翅膀卻扇動出一陣幾乎令人作嘔的龐大氣流!就連天空之中的雲彩,都開始轉換顏色。整個聖都都猶如進入了邪惡的黑暗之中!

而那具骨龍的背上,芬勒爾正在得意無比地狂笑著,他手中的卡帝拉斯權杖卻又散發著一團耀眼無比的光輝,猶如黑夜中的明燈,指引著他身後的天空軍團行進的方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