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九章 追尋
loading...
守護之城已經從大陸上消失,但這個災難卻並沒有完結!幾乎整個瑪格大陸的地底深處都在不停的湧動著,這一陣湧動,從守護之城越過了半獸山脈,到達了黑暗森林,惡魔之嶺的熔岩忽然瘋狂的噴發了起來。第二次大地震,已經把整個地下魔城重新籠罩。

就連一直飄掠在空中的天空之城,都受到了不小的波及。天空之城的控製大廳裏,晶石屏幕居然在那一刻失去了影象,使得坐在主控製台前的茜雅都不知所措起來。

一陣激烈的警報聲忽然從整個大廳內響起,羅恩心中一動,占據了茜雅的座位,然後開始操縱。在地下魔城的日子裏,他自然從鋼鐵傀儡那裏學到了不少的東西,而通過引力波與地下魔城進行聯係,自然也難不到他。

晶石屏幕又重新亮起,在屏幕之上,出現了路爾裏克那莊嚴無比的身影:“總指揮大人,藍隼號情況怎樣?我想肯定沒有基地這樣糟糕吧?”

“基地的引力波探測到了什麽?告訴我發生了什麽事情。”羅恩開始詢問。

“依照我的判斷,應該是半獸山脈另一方向的守護之城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引力波探測隻能夠發現整個地底出現了強烈的震蕩,但每一次試圖探測那個方向的時候,就出現了無法接收信號的現象。還是請機甲戰士團長大人向您匯報吧。”路爾裏克的身影已經讓開,晶石屏幕上出現了鋼鐵傀儡的身姿。

“遠征基地所屬二二零號機甲戰士團長向總指揮官大人致敬!基地在昨天發現了一顆異常隕石,由於中央控製係統不能正常運行,所以無法精確計算出它的軌道以及方位,也無法利用基地防禦武器將他準確擊毀在太空。可偏偏這顆隕石卻非常巧合的降落在我們基地的附近不遠處。”

鋼鐵傀儡接過了路爾裏克的話,繼續向羅恩匯報道:“由於隕石的撞擊造成了地質內部發生了強大的變化,基地目前所處的情形非常糟糕。外空通道已經被火山噴發完全阻塞,而常規通道卻因為兩次地震而完全被封閉。目前。基地已經無法與外界聯絡,基地所屬的臨時機甲團正在非常惡劣的環境之下搶修常規通道,但進度卻非常緩慢。如果總指揮官大人需要回到基地的話,恐怕還得在外麵等待一段時間。”

巨大隕石至地麵?羅恩禁不住一寒。如果這顆隕石確實何種巨大的話,恐怕對整個大陸都會造成意想不到的災難!而根據路爾裏克所說,這顆隕石非常有可能就是直接降臨在守護之城!那麽自己那些魔法學院的學生以及拉茜爾他們現在怎樣了?

羅恩再也無法控製住自己的急燥:“芬勒爾有沒有回到基地?我現在需要尋找銀河號母船,估計也不是短時間能夠回來的,二二零號機甲團長,我現在任命你。成為中華帝國遠征號基地的臨時指揮官。”

“芬勒爾副指揮官並沒有回到基地,基地曾經利用引力波探測尋找過他一次,但卻毫無信息反饋。總指揮官大人,我接受您的任命,當您下一次回到這裏時,您完全可以看到一座完好無缺的遠征基地。祝您的銀河號之旅愉快。”

與鋼鐵傀儡的通話完結後,羅恩就立刻關閉了晶石屏幕,天空之城已經加快了速度,朝著守護之城的方向迅速飄掠而去。

他有一種直覺,這一場看似自然界的災難並不會如此巧合。從上次獸神的臉色來看,這場災難很有可能就是光明神造成的。而隕石所降臨的地方又是守護之城,難道是芬勒爾那個膽大包天的家夥回到了守護之城,他真的毀滅了生命女神?要不然光明神為何會如此憤怒?

天空之城以它最快的速度跨越了半獸山脈,到達了守護之城的上空。此時,滿目蒼涼的景象讓羅恩簡直不敢相信這裏還是當初那個繁華的守護之城。整片大地猶如被翻了個邊一般,隻能夠看到原來守護之城所坐落的位置變成了一個龐大的環行山。

如此恐怖的力量下,還會有生命存在嗎?羅恩幾乎無法相信這個可能!但他卻又不得不下去探察一番,畢竟芬勒爾與拉茜爾以及眾多的魔法學院師生。都有可能在隕石降臨的時候還呆在這個城裏。

龐大的環行山此時仍然散發著一股辛辣而又嗆鼻的氣息。羅恩登上了這個已經變成了地獄的山頂。他忽然閉上眼睛,無形的波動開始以他為中心散發了出來。事實上,獸神和克裏斯都說他變成了真正的智慧神,但他自己卻怎麽都感覺不到一種做‘神’的滋味,他隻覺得自己唯一發生了變化的是體內的力量。

與能源之心接觸的一刹那,他感覺到自己猶如度過了千萬年的時光,他感覺到那種物質的本源力量已經將自己徹底改造,但究竟改造了哪個部分,他卻一無所知。他隻能通過現在所散發出來的波動體會到一種強者的心態,一種主宰一切事物的心態。

他的身軀似乎變得高大了起來。隨著波動的延伸,他的身軀慢慢的飄掠到了環行山的中央,炙熱的氣流並不能影響到他,這是他的領域。由他創造出來的一個龐大的諧振空間。他忽然發覺自己感覺到了這裏的一切。

諧振已經無處不在!甚至連被埋藏在地底的守護之城,都已經被諧振波穿透!羅恩感受著那種反饋過來的諧振波,他覺得自己猶如一個雷達般,依靠著諧振的反饋來收集著各種信息。當然,在他的感覺中,再也無法觸摸到任何生命的痕跡!

隨著波動的變化,他的領域不斷的擴展著,這並不是那種空間距離的擴展,而是一種時間層麵的擴展!他忽然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死亡氣息,以及一個偉大得幾乎令任何人都會產生出膜拜想法的心靈。

這種死亡氣息幾乎占據了某個層麵的整個空間。但羅恩也僅僅隻能夠感覺到它的存在,他發覺這個充滿著死亡氣息的層麵幾乎已經停止了任何波動,似乎有某種能夠跨越層麵的力量在牽扯著它!羅恩眉頭一皺,他感覺到了那種物質本源的力量。

死亡氣息不斷的湧動著。但無論如何,它都無法突破那種物質本源的力量封鎖!而對本源力量熟悉無比的羅恩,卻憑借著一絲幾乎發覺不到任何波動的光芒,直接越過了層麵,突破了那道物質本源力量,然後碰觸到了那個似乎被封印了無數個古老歲月的心靈!

“真讓人不敢相信,亡靈法師依靠著生命女神的力量進入了我的領域,而你卻能夠依靠自身的力量突破光明神的封印而觸摸到我的靈魂!這個世界究竟怎麽了?為什麽突然出現了如此眾多的強者?我已經感覺到了你的神格,告訴我。你是否就是那個亡靈法師所說起的智慧神?”那個心靈開始與羅恩交流了起來。

“亡靈法師?你是說芬勒爾吧?他現在怎樣了?”羅恩有一種感覺,這個古老的心靈與自己一樣也擁有著那個所謂的神格!並且它的力量比自己還要更加強大!

“別提這個該死的亡靈法師了,如果不是因為他所召喚出來的神聖骷髏能夠將我附著在上麵的意識帶出光明神的封印,我甚至想狠狠的教訓他一番!這個家夥出的餿主意,使得我與光明神徹底翻臉。我甚至在不久前,受到了光明神那毀滅一切的力量打擊。”心靈的聲音猶如在羅恩的耳邊響起一般。

這樣說來,芬勒爾應該沒事。羅恩禁不住鬆了一口氣,他已經能猜想到這一切了。既然這個不知道是什麽神的家夥是在芬勒爾的策劃下與光明神發生了戰鬥,那麽芬勒爾肯定早就布置好了一切。那些留駐在守護之城的魔法學院師生肯定早就被他弄出了這裏。

心頭的陰影一消,羅恩頓時覺得無比的暢快:“你是誰?為何擁有著能與光明神如此恐怖力量拚鬥的能力?為何我感覺到你的領域似乎被光明神封印了千萬年的時間?”

心靈深處的聲音忽然迫不及待的回答道:“智慧神,你是否願意幫助偉大的死神來一起對抗光明神那個老家夥?我感覺到你雖然才剛剛獲得神格不久,但你的力量卻能夠突然那個老家夥的封印。隻要你能夠幫助我在我的領域層麵上打開一條通道,那麽死神的力量將完全從層麵之中釋放出來。而你,也從此多出了一名強大的朋友。”

“死神?”羅恩忽然想到了芬勒爾經常在口中念叨著的那個神靈:“我可以用我的力量來幫助你,但這之前,你必須先回答我幾個問題。告訴我,光明神是如何誕生的?他和魔神有著什麽關係?他的力量來自於哪裏?”

心靈深處的聲音頓了頓:“光明神誕生在我之前,我並不知曉他是如何誕生的,但我卻能夠猜測到。他的誕生,應該與我剛剛誕生時所發生的那個爆炸有關!那一場大爆炸,使得他獲得了宇宙初始的力量,而製造出那一場大爆炸的人,應該就是魔神了。”

“難道光明神是魔神創造出來的?”羅恩驚奇無比的問道。

“或許可以這麽說,但魔神製造出那一場大爆炸的目的,肯定不是為了創造出光明神。也不是為了創造出我們這些低級神祗,他的行為或許是一種失誤,這種失誤替他自己帶來了災難。光明神不但從他那裏獲得了人類的種子,還利用這些種子發展出了這個人類的世界,並且指使這裏的人類將魔神當成了一個邪惡無比的存在。”

羅恩點了點頭。他非常同意死神的這個觀點,對於魔神和魔界來說,光明神的出現無疑是個災難。不過死神似乎知道得也不多,看來要想明白這一切,唯一的辦法也隻有將魔神盡快喚醒了。不知道芬勒爾手中的權杖有沒有損壞,那可是擁有著能源之心其中一小塊做為晶石的卡帝拉斯權杖啊。

“死神大人,你需要我怎麽做?才能將你的力量從封印中完全釋放出來?”

“我的意識必須依靠這個該死的神聖骷髏才能殘留在這個世界裏,智慧神,目前我正在躲避著光明神,你可以先到東方大陸來尋找我,或許你認不出我的形態,但是你可以找到我最虔誠的信徒——這個大陸上唯一的亡靈法師芬勒爾,他與一大群擁有著飛行器的家夥呆在一起,這簡直是個明顯無比的標誌,你非常容易尋找到他。”

羅恩忽然露出了笑容。芬勒爾那個家夥果然與死神在一起,但要說他對死神擁有著無比的虔誠,羅恩是無論如何都不肯相信的,他那飄掠在環行山中央的身軀開始浮動起來:“光明神在守護之城發動了毀滅之後,難道又去繼續他的偉大創舉了?死神大人,你是否清楚他的這個創舉究竟是什麽?”

“那個老家夥無比的自私!這樣的事情,他是不會告訴任何人的。不過我猜想,他的目的肯定是將整個魔界都收為己有。魔界已經快要被毀滅,那不是一般力量能夠挽救的,但那個老家夥卻或許有能力做到這一點。他擊敗了魔神,然後製造出了魔界的末日,到現在又去阻止魔界的滅亡。其目的的無非是想讓整個魔界的魔族全都變成他的信徒罷。”

死神似乎有點不耐煩了:“該死的亡靈法師,為何老是惹事?智慧神,你快快過來東方大陸吧。我隻能憑借著自己的意識來保護這個家夥。可這個家夥卻以為我比光明神還強大,他居然到處惹事生非。我現在急切需要你的幫助。”

羅恩那浮動著的身影忽然拖出了一道長長的透明光輝,根本不需要天空之城打開大門,他的身軀就直接在天空之城的金屬壁上消失。隻見天空之城的下方忽然湧動出了一股強勁無比的力量,在這股力量的包容下,這個曾經是魔神駕座的飛行器直接掠過了雷諾王國,跨越了了帕爾拉斯大草原,朝著東方那茫茫的海域使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