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二章 執著
loading...
“卡帝拉斯權杖”!在惡庵之嶺底部山窪的溫泉凹地,梅靈大主教也正在大跌眼鏡!望著羅恩手中的權杖,以及權杖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震憾著他心靈的力量,他忽然感到了一種渴望,一種忍不住就想膜湃的渴望!

但是理智告訴他,握著這柄權杖的並不是神聖信徒,而是曾經被神聖教廷宣布為異瑞的羅恩!做為一名光明大主教,現在或許隻能稱為曾經的大主教!他怎麽都不能向著這個曾經被他傷害過的羅恩進行膜拜。

可不管羅恩手中的權杖是如何得來的,至少現在這柄權杖所散發的光華就讓梅靈能夠肯定,這個異端已經受到了光明神的承認!換句話來說!他已經不能被稱為異端了。連光明神都承認的人物,就算不是神聖教廷的教皇,也至少擁有了召喚光明神力的能力!

事實也確實如此,當羅恩將卡帝拉斯權杖探向了梅靈的頭頂之時,那種能夠主宰一切的力量揮灑了下來,這完全就是神的力量!梅靈已經老淚縱橫!猶如一名深陷黑暗的老者!忽然受到了光明神的眷顧一般。在這片光畢之中,他終於跪伏了下來。

一聲歎息從羅恩的嘴裏發出:“大主教,我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在這片至高的力量之中,我盛覺到了你體內的黑暗力量!或許這種黑暗力量並不是出自你本身的意願得到的,但偉大的光明神會諒解我的舉動嗎?畢竟我借用了他的力量來恢夏了你體內這種包含著黑暗的力量”。

梅靈的麵容本來就由於一年來地折磨變得憔悴無比,當羅恩說出這段話之後,他仿佛立刻變得蒼老了許多!他的畢生精力都放在了傳播光明神地信仰之上。甚至落得這個下場,也是為了挽救一大批神聖信徒才造成的!但對光明神無比忠試的他,卻無法得到光明神力的救治,反而依靠了這裏的黑暗力量才活了下來,並且還是這個曾經與自己是死敵的羅恩,才召喚出光明神力來恢複他的力量。

但現在的自己,一名被黑暗力量侵蝕了整整一年地人。還真的能象以前一樣繼續傳搖光明信仰嗎?正如羅恩所說,光明神沒有降下他地神罰,就是對自己的眷顧了。或許自己將永遠無法奢望回到以前的神聖地位,那麽,留下這種力量又有何用?

“大主教”。羅恩猶如看穿了他的心思般,緊盯著他的眼晴:“你侍奉了光明神如此之久,到底有沒有見過光明神?到底有沒有見過光明神如何使用他地力量”?

梅靈呆了一呆:“這個世間所擁有的力量就是光明神賜予我們的!任何人都受到了光明神的恩賜,而至高的光明神又如何能讓我們這些卑微的目光去蓑瀆他那偉大地軸軀?你問的這句話,完金是毫無意義”。

“這並不是無意義的事情。而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羅恩舉起了權杖:“大主教,你認為在這個世界上!黑暗力量與神聖力量究竟有什麽區別?相信對這兩種力量都已經非常熟悉的你,應該最合適回答這個問題吧”?

梅靈思索了一下。然後回答道:“我有一種感覺,神聖力量地特點是改變自身,而黑暗力量的特點則是改變環境!正是這樣,才使得兩種力量變得完全不同,而造成了光明與黑暗的對立”。

羅恩讚賞地笑了笑:“難得大主教你能夠站在旁觀的立場上做出如此精確的分析,你說得沒錯。隻不過我認為這兩種力量雖然擁有著不同的方式,但是它們卻擁有著同樣的目的!那就是——生存!不管是改變環境還是改變自身,它們都是為了讓自身與環境相適應,所以我認為,兩種力量完金可以結合起來”!

“光明與黑暗相結合”?棟靈不可思議地望著羅恩,他已經不敢再小看這個年輕的魔法師了!可羅恩所說的,卻實在令他無法接受,雖然他自己本身的力量也變成了光明與黑暗並存的力量,但他卻無法想象兩種力量、兩種信仰結合的後果。

“或許這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大主教,我認為你不需要為自己擁有了黑暗力量而感到沮喪!事實上!光明與黑暗都是力量本源的某一種形態而已,我敢打賭,光明神也與你一樣,能夠使用出黑暗力量來”!羅恩簡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梅靈已經經曆過太多的不可能了,但羅思的這個說法仍然令他感到震驚:“光明神怎麽會去使用黑暗力量?羅恩,雖然我已經不能代表神聖教廷,但對於你的話,我依然認為你是在褻瀆偉大的光明神!你手中的卡帝拉斯權杖也將因為你的話而感到蒙羞”。

羅恩並沒有因為梅靈的話生氣,而是滿麵莊嚴的開始吟唱起來,隻要他還握著卡帝拉斯權杖,那種讚美光明神的咒語就不由自主的出現在他的腦海裏。隨著吟唱的出現,他手中的權杖忽然又重新散發出了一片光華。

源源不斷的神力開始朝著虛空擴散,在天空中那龐大的黑霧以及地獄之門所散發出來的炙熱之下,這個凹地的附近忽然形成了一個小型的神之領域!頓時,一股清新的氣息將這裏籠罩了起來,似乎大地又將出現一種生機。

正當梅靈開始沉浸在這片光華的沐浴中時,羅恩的吟唱卻噶然而止!他已經閉上了眼睛開始宴思起來。卡帝拉斯權杖所散發的力量忽然發生了微弱的改變,那是一種不仔細去感覺就無法發覺的改變!也隻有對這種力量非常熟悉的梅靈,才留意到了這種改變。

隨著羅恩的麵色變得越來越吃力,這種改變也開始強烈起來,純淨的神力忽然出現了振蕩!而這種振蕩自權杖的頂端開始,逐漸地擴散,直至將整個虛空中的神力完全改變了過來!神聖的光華居然就在這個振蕩的影響下,變成了一種令人感到壓抑的氣息!

振蕩仍然在繼續,羅恩手中的權杖開始揮舞了起來,一道道無形的波動忽然將整個虛空完全填滿!這並不是一種可見的波,而是羅恩改造了波長與頻率後的紫外線波!是整個魔界的空間裏無處不在的波!濃烈的黑暗氣息就在這種波的形成後,將這裏完全充斥!

梅靈的眼神裏出現了驚恐,他的心裏非常明白,這種力量並不是光明神創造出來的!但他卻實實在在的看到了光明神力變成了黑暗力量的全過程!這並不是幻覺,而是真正的變化!他忽然明白了羅恩所說的一切!力量就是力量,它是不分性質的!而掌握這種改變力量性質的方法後,或許還真有可能將光明力量與黑暗力量結合起來!

這是一個幾乎讓人不能接受的事實,但卻又是必須麵對的事實!梅靈忽然站起身來,茫然的望著天空,口裏發出了沒有人能夠聽懂的微弱誦念。在暗紅天空的輝映下,他的身影忽然變得孤獨起來,他的腳已經抬起,在一陣力量湧動之間,朝著前方跨去。

“何謂光明?何謂黑暗?大主激,你太執著了!如果光明神真的如此介意力量的區別,那麽我剛才的舉動無疑將遭到他的神罰”!

羅恩收回了力量,望著梅靈的身影說道:“但光明神並沒有被觸怒,自從我得到了卡帝拉斯權杖之後,就感到了他的偉大!他把無所不在的力量播灑人間,但他卻不會因為力量的不同而拋棄任何人類!從這個大陸的教廷就能夠看出,光明神是能夠容忍黑暗力量的,光明與黑暗的對立!或許是因為魔族與人類的種族衝突,也或許是因為光明神與魔神之間的私人衝突吧”。

梅靈大主教已經站在了懸崖邊上的一塊巨石上,他抬頭仰望著黑霧籠罩的天空,忽然長吐了一口氣:“羅恩,你讓我看到了很多東西!但不管你如何說,我都無法再帶著黑暗力量去傳搖光明信仰了,我求你一件事情,你能不能答應我”?

羅恩收起了權杖:“什麽事情”?

梅靈忽然轉過頭來:“卡絲締麗是一個可憐而又善良的孩子,我將她從小帶大,並且傳給了她光明的信仰,這個惡庵之嶺並不適合她居住,所以我求你帶她離開!我想,這個世界上惟有你,才能夠讓她改變主意”。

“這個並不是問題,但我暫時還不會離開。我來這裏的目的就是去探察地下魔城的私密,而那裏又是非常危險的地方,所以大主教,或許我會令你失望的”。羅恩回頭望了望溫泉旁邊的一個溶洞,卡絲締麗的身影正在洞口觀望著這邊的情形。

“帶她一起去吧”!梅靈的身影幾乎變成了雕塑,他一動不動的望著前方的遠處:“對於惡魔之嶺和地獄之門,沒有人比她更加熟悉!她的力量也在這一年裏增長得強大無比,我想她或許對於你的地下魔城之行,會有所幫助”。

“那麽你呢”?羅恩禁不住問道。

“我的力量已經恢複,但我仍然不希望離開這裏。羅恩,你的話讓我很為觸動,我想在這裏思索一段時間,光明與黑暗,究竟有沒有可能並存”!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