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三章 基因
loading...
難道亡靈法師之間還存在搶飯碗的事情?或者說是因為爭奪亡靈生物才使得亡靈法師之間並不存在同件?羅恩搖了搖頭,他還是第一次看到芬勒爾出現如此尖銳的表情,也是第一次看到芬勒爾對於一件事情如此積極。看來對於那名已經離開了半獸帝國的黑暗法師或者亡靈法師,芬勒爾的興赴絕對要比自己大得多。

由於身材的原因,比蒙團長的居所是一間擁有龐大空間的房子,當那些手下以及鋼鐵傀儡被安置好以後,羅恩與芬勒爾也終於看到了正處於昏迷之中的比蒙團長。

“亡靈,絕對是那個古怪的亡靈搞的鬼”!芬勒爾從進入這個房間開始,就不斷地吼叫了起來:“這肯定是一個邪惡無比的亡靈法師,他居然利用如此惡妻的手段來製造亡靈,這絕對犯了亡靈法師的大忌!也褻瀆了偉大的死神所掌控亡靈世界的力量”!

雖然這個房間裏隻剩下了芬勒爾與羅恩兩個,但羅恩從仍然芬勒爾的身後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小聲提醒道:“尊貴的芬勒爾大主教,請別忘記您光明主教的身份!我想知道,你憑什麽就判斷出這個黑暗法師製造亡靈的手段?難道就憑這個房間裏充斥著的氣息嗎”?

激動之中的芬勒爾似乎也從中緩緩地恢複了過來”但他的表情仍然處於憤慨之中:“羅恩。這個家夥製造亡靈地方式完全違背了亡靈法則,他居然是將活人直接變成亡靈!從躺在那裏的比蒙團長身上我就已經感覺到了亡靈的氣息”!

聽到芬勒爾的話之後,囉恩也震驚起來:“利用活人來製造亡靈?那麽這個比蒙團長是不是已經死了”?

“他並沒有死,我想或許是因為他獨特的體質才避免了這個災難吧”?芬勒爾走近了躺在石頭床上的比蒙團長:“那家夥應該是通過向他的體內注入一種古怪的力量,這種力量能夠迅逮改變他體內地事物,而造成了他的靈魂不能夠控製自己。這是一種殘忍的力量,它活生生地將比蒙團長的靈魂從他的身軀上麵撕開”!

“如果我們能夠將比蒙團長體內的那種力量驅除”那麽還能不能夠將他救活?”羅恩跟著芬勒爾走近了大石床。

“當然能!因為他並沒有死亡”!芬勒爾微閉著眼睛。似乎在感受著比蒙團長的亡靈。

對於這個世界上的各種力量,羅恩怎麽都了解了一些大概,但是對於這個世界上關於死亡的學說,羅恩卻是一竅不通望著芬勒爾那看似莊嚴的表情,羅恩不禁問道:“芬勒爾,你是我所見過唯一地亡靈法師,你能夠告訴我,人的死亡,究竟是怎麽回事”?

芬勒爾並沒有做出什麽動作。他的眼晴依然是微微閉著的:“人的死亡其實就是靈魂與軀體之間失去了聯係地過程,當某個人的身體發生了急劇的變化後,比如說受到了大麵積的傷害,或者是體內的病痛將他的身軀改變,當他的身軀被改變到一定狀態地時候。他的靈魂就再也無法適應這個軀體,而他那被改變了的身軀肯定也無法將他的靈魂繼續束傅,這就是死亡”。

“一個人被殺死、被病痛折磨死、或者是老死,都是因為他身軀的改變!而比蒙團長也是因為被注入了一種力量造成了身軀地改變,隻不過本身擁有著狂化的力量,才使得他的靈魂可以適應突然變化的軀體,因此注入他體內的力量就不能夠將他地靈魂完全撕開。這就造成了他現在的狀況,”。

羅恩好奇地問道:“那麽亡靈法師又是通過什麽方法將靈魂收集起來的呢”?

“實際上,亡靈魔法最開始出現是在遠古的時候”一些沉醉與靈魂研究的魔法師,為了能讓他們死去的親人或者朋友重新複活,而研究出來的一種魔法。經過了漫長時代的發展,就形成了現在的亡靈魔法”。

芬勒爾說著這些東西的時候,臉上的神色居然越來越莊嚴:“亡靈法師所要做的事情,實際上就是將死者的靈魂賦予一種力量”讓它又能重新控製住他身前的軀體。雖然這種做法是善意的,但在這個世界裏,亡靈法師卻被稱為最邪惡的法師”!

“事實上,每一名亡靈法師都不是殺人犯,相反,他希望依靠自己的力量,將那些已經死去的人召喚回到這個世界。但在這個世界裏,卻幾乎沒有人能夠理解,他們甚至認為,亡靈法師是在打擾死者的靈魂!或者說,亡靈法師根本就是在殘殺生靈”!芬勒爾越說越激動。

羅恩伸手拍了拍芬勒爾的肩膀:“我想亡靈法師的名聲恐怕都是這些將活人變成亡靈的家夥敗壞的吧?芬勒爾,你是一位仁慈的亡靈法師!是一為理應受到尊敬的亡靈大師”!

芬勒爾猛然望向了羅恩:“所以羅恩,這次你無論如何都要幫我,把這種能夠通過改變人體身軀而釋放靈魂的力量源頭消除掉!我想這個力量源頭,不是那名黑暗法師,就是他的亡靈寵物”!

對於芬勒爾的表現,羅恩甚至開始感動起來他使用肯定的語氣回答道:“聽說那名黑暗法師巳經到達了北方的阿克派斯帝國,而那裏也是我們的目的地,芬勒爾你放心,我想在這個世界上,就算是再強大的人,我們也有辦法將他毀滅”!

“願偉大的死神懲罰他”!芬勒爾惡根根地詛咒了一句,然後提起了他那柄華麗的法杖開始搖晃,一陣低誦也從他的嘴裏念了出來,件隨著他的動作,一道道古怪的彼動開始從法杖頂端朝著四周散發。

石扳床上的比蒙團長忽然動了一下,但也僅僅隻是一下,然後無論芬勒爾怎樣搖動他的法杖,都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奇怪的是,當芬勒爾滿頭大汗的停了下來後,比蒙團長忽然散發出了一種狂暴的氣息!雖然他不再動作,但是他的身體卻發生了變化!從手臂開始,他的肌肉慢慢的膨膚了起來,隻一瞬間的過程,他的全身居然由於肌肉的膨脹而擴大了足足一倍!

“羅恩,狂戰士的靈魂太強大了,我無法影響到他,但是剛才我的舉動,卻令他的靈魂開始對自己進行控製了,如果現在能夠將他體內的那種力量驅逐出去,相信他就能夠醒過來”,芬勒爾收回了法杖,求助的望著羅恩。

事實上,羅恩一直在尋找著比蒙團長體內的那股影響著他的氣息,當比蒙團長的身軀發生了狂化現象的時候,羅恩忽然就感覺到了那股氣息!似乎在比蒙團長的體內忽然出現了兩種力量,一種是造成他狂化的狂暴力量,而另一種就是那道古怪氣息了。

這兩種力量互相牽製著,並且還在互相攻擊著,它們都在試圖控製比蒙團長的身軀!顯然,現在是那股狂暴的氣息暫時勝利,但由於另一股力量的存在,比蒙團長的靈魂卻仍然無法將他的身軀控製起挺

囉恩猛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兩股力量都擁有著將人的身軀改變的能力!從比蒙團長的身軀變化來看,這肯定是一種快速無比的變異!那麽如果自己能夠掌握這種能自由控製變異的力量,是不是就表示自己能夠象光天使一般輕鬆無比的胯入時間層麵?

通過變異來改變身體的機能,那簡直就不需要花費任何力量,就能夠達到目的!隻不過,要完成變異的話,肯定需要改變自己體內的基因!羅恩自認為沒有這個能力分辨出哪一種基因的變化會造成身體的哪一部分變化。但至少現在已經找到了捷徑!

直到旁邊的芬勒爾開始不耐煩地用法杖來敲打羅恩的時候,他才從思索中驚醒過來,望了望比蒙團長那痛苦的表情,羅恩忽然將卡帝拉斯權杖抽了出來!他並不知道該怎樣將那股力量驅逐出來,但他卻能夠肯定,在卡帝拉斯權杖的領域之下,比蒙團長體內的兩種力量都將喪失作用!

無邊無際的光輝忽然升起!雖然以卡帝拉斯權杖為中心的神之領域並沒有升向天空,但這個小小的領域卻幾乎穿透了房間內的所有物質!就算是芬勒爾,也無法逃脫神之領域的籠罩,他隻得飛快的形成了一個神聖結界,來消除體內那亡靈力量對於神之領域的恐懼。

在神之領域的籠罩下,比蒙團長那膨脹膚的身軀慢慢地恢複了原樣,另一道古怪的氣息也隨著神之領域的升起而迅速消融。

這是力量的主宰!卡帝拉斯權杖已經被羅恩高高的舉起,這一刻,囉恩忽然感覺到權杖的那種試圖改變自己身體的力量無比的強大。他猛然想到一個問題,卡帝拉斯權杖是不是在改變自己的基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