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零章 洗禮
loading...
大主教的誦念幾乎不需要換氣,一個又一個不知名的字符在他那蒼老的口中連續不斷的念出後,籠罩在大廳內的光輝也變得越來越強烈,似乎這片虛空正在發生改變一般!而他那隱藏在光輝內的身影,也變得漸漸模糊起來!

但無論他如何努力!芬勒爾那萎縮在一團的身影卻猶如獨立在光輝之外!他的聖言所散發出來的光輝,也無法突破芬勒爾周圍那不斷振蕩著的小型結界。

他無法看到芬勒爾的神色!但他卻能夠感覺到!被他的光輝所包裹的芬勒爾,並沒有因此而產生懼怕的心理。微笑著的大主教正準備向芬勒爾發出下一個魔法的時候,他的身影忽然定住了,他手中的法杖也停止了揮動。因為,他看到了虛空中一團古怪的事物!

那是一團被光輝所包裹的身影!雖然他不能看清楚身影的模樣,但他卻能夠感覺到那個身影的強大神聖力量!在他的光輝結界之中,那個突然出現在虛空的身影居然絲毫不受影響地朝著他迅速撲來!

在神聖魔法之中!大主教還沒有聽說過有哪一種魔法能夠召喚出神聖生物!就算是當年的教皇塔裏十四,聽說也隻有在比爾斯泰大雪山之顛的神廟裏,才能夠召喚出光明神獸來!虛空之中的這個神聖身影,難逍是對麵的芬勒爾所召喚出來地?大主教已經不能理解這一現象。他隻能通過一遍集聚的誦念將身體周圍的結界迅速加強!

但那個聖光繚繞的身影卻猶如感覺不到他的神聖結界一般,一陣喀喀之聲響過後,它已經站在了大主教的身前,並且一把長刀也已經舉起,光輝照耀之下!長刀直接砍向了大主教!

長刀之上並沒有出現什麽強大無比的力量,但大主教的眼神卻露出了驚恐之色!因為他已經看到了那個正在臨近地頭顱,那兩個空洞的眼眶。以及聖潔而又雪白的骨架忽然間占據了他的整個視野。

就算是這個世界突然變成了末日,都不會令大主教如此驚奇!他已經活了將近一百歲了,什麽樣的曆程沒有經曆過?什麽樣的古怪沒有看到過?可眼前的事物他不但沒有看到過,也沒有聽說過,甚至連想,都未曾想到過!

骷髏,那自然是亡靈的標誌!但眼前這具骷髏!卻明顯是一種神聖力量聚集而成的!大主教的腦袋幾乎已經運轉不過來了,這種無法理解、無法解釋地現象令他開始出現慌亂。當他手中的法杖直接揮向那具撲麵而來的神聖骷髏之時,他的身後又出現了另一股神聖的氣息

根本不需要猜疑!後麵地氣息肯定是另一具神聖骷髏所散發出來的!這種骷髏雖然力量並不特別強大,但它們卻擁有著隨意穿越神聖結界的能力!它們的靈巧也出乎了大主教的意料之外,大主教利用法杖直接揮向前方骷髏的一擊。竟然在它那骨骼喀喀的碰撞聲中!被它躲開!

這絕對不是亡靈!大主教已經做出了肯定,沒有任何亡靈能夠在聖言術地施展下不被消滅!但一個神聖生物,為什麽會擁有一個亡靈生物的外表?大主教來不及細想,他身後的另一具骷髏也快速的撲了過來!

神聖結界在這兩具骷髏的麵前不但毫無效果,反而成了它們地營養劑!它們靈活的在這個結界之中不斷穿梭著,偶爾抽出空鬧來就對著大主教劈上一刀!這兩個家夥的動作包涵著對對手的輕視。就算是年邁的大主教,也不禁被這兩具骷髏弄出了怒火!

可他地神聖力量卻對這兩具骷髏起不到任何作用,無奈之下!大主教隻得將手中的法杖當成了棍棒來使用,他的須發已經散開。原本那種光輝而又神聖的儀態已經被這兩具骷髏折磨得蕩然無存!

大主教畢竟隻是一名魔法師,並且還是一名年邁的魔法師,他的體力,無論如何都不會強過兩具沒有靈魂的古怪生物。如果不是挑戰。他早就放棄對麵這兩具骷髏了。對付這兩個骷髏的唯一辦法。或許隻有不於理睬。利用自己強大的神聖魔法去放手攻擊它們的主人,才是最直接的方法。

但自己明擺著是在向對方挑戰!如果不能夠消滅這兩具骷髏,那麽就隻能認輸!當大主教開始氣喘籲籲的時候,他終於放棄了將這兩具骷髏消滅的想法,麵對著這種他不能理解的生物,他隻能飛身後退了。如果再打下去!或許骷髏傷害不了自己,但自己卻很有可能被活活累死!

大廳內寂靜了下來,大主教停止了他的聖言術退到了角落邊,而芬勒爾停止了他的低誦後,那兩逍神聖光輝形成的骷髏也隨之消散。這場挑戰的勝負,已經不需要判定了!就連站立一旁的依爾克大祭祀都已經看了出來,克爾拉小鎮過來的這位芬勒爾大師,利用召喚出來的神聖生物,贏得了勝利。

大主教並沒有因為失敗而沮喪,反而在他的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色!似乎發覺了一件令他激動無比的事情一般,當芬勒爾停止了低誦的時候,他大步走了過來:“芬勒爾大師,你的力量雖然有點奇怪,但確實屬於純正的神聖力量!一種我還不能理解的力量。我可以保證,你已經具備了擔任一名光明大主教的條件!隻不過你能否解釋一下,剛才那兩個神聖生物,究竟是如何召喚出來的”?

芬勒爾得意洋洋地收起了法杖:“神聖的力量其實無所不在!我們周圍的任何事物,都是與神聖力量密切相關的,隻要有物質的存在,那麽力量的本源狀態就隻有一種,我們把它叫做光明神力!它的另一種稱呼就叫做‘波’!而在光明神力的涵生下!各種各樣的波就組成了各種各樣的力量形式!所以可以這樣說,任何力量!都是神聖力量的一種”!

羅恩慢慢皺起了眉頭,芬勒爾這個家夥把自己前幾天教他的理論正在原本照搬!如果再不阻止他的話!恐怕以他那性格,甚至有可能在得意之間隨手召出一個幽魂也說不定!

“現在的結果已經揭曉!克爾拉小鎮的芬勒爾羸得了這場挑戰”,羅恩已經走到了芬勒爾的身邊!伸斷了這位正在口沫橫飛的下一任光明大主教。

對麵正聽得入神的大主教顯然不滿意羅恩的打斷,但他卻無法對羅恩做出什麽舉動,整理了一下衣袍後,望著芬勒爾說道:“不錯,芬勒爾大師!你已經將我打敗。看得出來,你對於光明神力的理解,已經達到了另一高度!我對於找到了一名優秀的繼任者而感到高興!不過,你現在隻能是暫時替代我的職位,你必須找個時間趕到比爾斯泰大雪山之顛的神廟!隻有得到了神廟的承認,你才能算是一名真正的光明大主教”。

正處於得意之中的芬勒爾呆了一呆:“這樣說來,我還隻是一個冒牌貨”?

大主教搖了搖頭,回答道:“不!等明天這個時候,我將宣布你接替我來執掌守護之城的教廷,目前的神聖教廷已經四分五裂,神廟的地位也急轉直下,就算你不去神廟!也沒人敢說你是冒牌的。隻不過能夠得到神廟的承認,那一直是遠古流傳下來的一種儀式罷了”,

“現在,我需要你開放心靈,接受我一次對心靈的聖光洗禮!那麽你就可以繼承守護之城的執掌權了”!大主教的法杖已經高高舉起,當光輝開始湧現之時,他的身影也變得高大起來。

聽到這句話之後!芬勒爾幾乎連下巴都掉到了地上!他甚至想立刻逃出這個城堡大廳!讓一名亡靈法師向光明大主教開放心靈?那簡直是謀殺!但望著羅恩那嚴厲的目光,芬勒爾總算控製了自己的舉動,緩緩的在大主教麵前蹲了下去。

沒有人注意到,羅恩的身影也在此時發生了改變,他所站立的位置!雖然能夠看到他的身體!但卻出現了一種透明般的感覺。他的意念已經在此時此刻朝著剛剛蹲下的芬勒爾觸去,他也已經感覺到了芬勒爾那充滿著亡靈氣息的心靈正在向自己開放!

大主教的吟唱結束後,無盡的光輝開始播灑,這種幾乎能夠將任何人改變的感覺!令羅恩想到了卡帝拉斯權杖!隻不過,經過了卡帝拉斯權杖考驗的羅恩,並不會因為這種力量所動!他的意念已經將芬勒爾的心靈完全包裹!承受這種洗禮的,已經換成了他的心靈。

大主教的臉色越來越震驚!心靈洗禮實際上是利用神聖力量將對方心靈進行改變和淨化的一種儀式!但現在,他感覺到被改變的並不是接受洗禮的芬勒爾!反而是自己揮灑出去的這道光輝。

他甚至感覺到對方的心靈與自己的光輝發生了共鳴,共鳴使得這片光輝慢慢變得威嚴起來!他忽然感覺到了一種力量的主宰,就算這是自己揮動出來的光輝!也令他幾乎產生了一種膜拜的心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