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七章驚恐
loading...
天空之中的雲層裏並沒有出現那個曾經令他們亡瑰喪膽的天空之城,但卻存在著一種無形的威壓,一種令人感覺到自己無比渺小的威壓!騎士首領忽然明白,對方並不是不知好歹”而是蓄意來找場子的!

要說反應,騎士首領的反應不可謂不快!當裏昂的第二劍舉起的時候,他就狂吼著朝一邊轉去,整個騎士隊伍也迅速轉開,小包圍圈頓時變成了一個遠距離的半包圍圈。號角聲已經吹響,在聖都的各個角落,慢慢出現了無數神聖騎士以及幾名神聖法師。

裏昂身體周圍的氣浪不斷卷動著,以至於他那雪白的須發被激得四散飛舞,力量之劍在他的手中幾乎變成了一把死神之劍!他的步伐根本就沒有停止過,任何阻擋在他前麵的人物全都迅速地倒在了地上。

而羅恩卻一直背直著雙手,緊緊地跟隨在裏昂的身後,整個戰場之上忽然以他們兩個為中心,出現了一股令人惶恐無比的無形波動。雖然這不是放射領域,也沒有放射領域那樣恐怖,但這種波動卻能夠不斷地穿透神聖騎士們的身體,沒有人知道被這股波動穿透後會發生什麽樣的危險,騎士們的隊伍開始混亂。

兩個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緩緩地走上了光明教堂的大門台階!當裏昂與羅恩在大門口轉過身時,前麵的廣場上已經站滿了黑壓壓一片的神聖騎士們!他們已經處於包圍之中,唯一的一條路就隻有身後的那個大門了。

天空之中的那道威壓忽然開始強烈,原本陽光明媚的天空忽然變得暗淡了起來,一對巨大地黑色羽翼隱隱地出現在廣場的上空!沒有人能夠看清楚那是什麽,但是所有人都能夠清清楚楚的感覺到一道無邊無際的威嚴,在這道威嚴之下,任何生靈都變得渺小無比。以至於站在廣場上的神聖騎士們都開始驚懼地祈禱著,他們忽然感覺到自己是如此地無助,似乎在這個聖都裏,都已經失去了光明神的庇護!

黑色羽翼越來越清晰,一個黑色的身影也伴隨著虛空中地錯位浮現了出來。克裏斯手握著領域之劍,雙翼微微展動著一股澎湃的氣流,身體直立著懸浮在了光明教堂的前方虛空!

“黑暗墮落天使!”雖然沒有人見過克裏斯的這種形象。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個懸浮在虛空的形象代表著什麽!當克裏斯手中的領域之劍忽然散發出那道綠色的熒光之後,廣場上的騎士們以及法師們已經開始四散逃避。

有哪個人類膽敢站在一名天使的前方迎接他的一劍?又有哪個人類麵對著一名發怒的天使時,不會雙腿發軟?就算是腦袋再笨的人。也不會認為自己這個騎士團聚集起來後能夠利用衝鋒把虛空中的黑暗墜落天使幹掉。

甚至有些人已經絕望!這還是聖都嗎?還是光明神所庇護著的聖都嗎?人家智慧神早就宣布要將神聖教廷趕盡殺絕了,但光明神居然到現在都沒有反應!現在人家連天使都派出來了,光明神居然還是沒有反應。就連教皇平時用來守護聖都的神之領域都不出現了!

光明神肯定是已經拋棄了自己這些虔誠的神聖信徒!一些意誌並不怎麽堅定的信徒開始丟棄自己手中的武器,脫掉自己的盔甲了,他們不敢想象,如此一個龐大的神聖教廷。侍奉著光明神的神聖教廷,居然被那個什麽智慧之神派來的三個強者就弄成這個樣子,除了是因為光明神的拋棄,他們再也想不出其他任何解釋。

克裏斯的儀態優雅無比,他輕輕地抹了抹手中的領域之劍。與羅恩進行著心靈的溝通:“要不要把這些已經失去戰鬥力的家夥全部擊殺?”

羅恩低垂著雙目,似乎並沒有注意那些廣場上的騎士們,而是正在控製著一股無形的意念力量,隨著一陣劄劄的響聲,他們身後的那扇巨大的門被緩緩地打開了,露出了裏麵的漆黑一片。

“不用擊殺他們,克裏斯,驚嚇一下他們就夠了,相信他們已經對光明神以及神聖教廷失去了信心,而我們的任務,則是進去裏麵把那個變異的教皇於掉”,羅恩轉過了身,緩緩地朝著漆黑的大門內部走去。

跟在他身後的克裏斯伸手拍了拍身邊的裏昂:“老家夥,這個大門就交給你了,等我們幹掉教皇,找回領域戒指後,讓羅恩想辦法替你帶上它,這樣你就成劍神了,哈哈”。

裏昂威風凜凜地持劍站在了大門口,怒目瞪了克裏斯一眼:“我又不是魔法師,理解不了那種力量的,你是不是希望我也變成一個怪物?快滾進去吧,我的力量之劍不會放進來任何生靈!即便是一隻螞蟻,都別想從這個大門口爬進去”!

克裏斯身影並沒有看到出現什麽動作,但卻偏偏跟在羅恩的身後消失在黑暗之中,甚至在裏昂的意識裏,他的身體還存在於這個位置,這是一種嚴重的錯位感覺。裏昂晃了晃頭,把克裏斯的身影從意識中抹掉後,將手中的力量之劍高高舉起!純能量聚集而成的劍刃開

始散發出耀眼的光芒,這股氣勢,即便是與一名劍神比起來,也不逞多讓!

羅恩不明白為什麽這裏明明是一片黑暗,卻偏偏要叫做光明教堂。雙手揮舞之間,在他的頭頂出現了一團光輝,頓時把身邊的空間完全照亮。

這是一個龐大的建築,羅恩現在所處的位置正是這個建築的底層大廳內,一股隱含著血腥的氣息若有若無的充斥在這裏。

克裏斯的身影並沒有出現,但羅恩卻能夠感覺到克裏斯一直很在自己附近,他們之間的心靈聯係不斷地交融著,順著這個大廳的盡頭走去。

血腥的氣息越來越濃烈,就算是羅恩也感覺不出這股氣息的源頭,似乎整個光明教堂這棟建築都在散發著這股隱含著血腥的氣息!如果閉上眼睛,或許會生出一種正處在一頭龐大無比的巨型生物的體內的感覺。

當羅恩頭上的光輝散發出來的時候,隱隱充斥在這裏的血腥氣息忽然變得濃厚起來!一道詭異無比的無形力量忽然將整個大廳都包裹了起來,似乎突然在這片虛空中多出了一個強大的存在!它正在用意識的觸須探察著這裏的情形。

虛空之中傳來了克裏斯的冷哼,一道道黑色的光芒忽然在這片氣息中劃過,黑暗天使的威嚴頓時將這股無形的力量壓製了下去,那道無形的意識觸須也漸漸縮走。

轉過大廳後,是一個空曠的長廊,羅恩正準備跨入,“啪”地一聲響起,在這片空曠的區域顯得格外刺耳!他忽然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神聖氣息。

長廊的角落裏,一名身穿白色魔法袍的神聖法師癱軟在地上,他身體的旁邊一根魔杖掉在那裏,但他卻根本顧不得去檢,而是驚恐無比地望著羅恩,口中嘶啞地發出了“嗬嗬”的聲響。他的雙眼裏已經布滿了血絲,從裏麵所看到的隻有恐懼和絕望。

羅恩順手把這名神聖法師提了起來,他的另一隻手上已經出現了一道聖潔的光華,直接從法師的頭上揮灑了下去,伴隨著他身體周圍的無形波動出現,一直充斥在這裏的血腥氣息頓時消失無蹤。

“這裏為何如此黑暗?你為何又如此驚懼?告訴我,這裏麵還有多少人”?羅恩的手上光華不斷地朝著法師揮灑而去。

似乎由於羅恩的聖光,令法師的恐懼大減,他喉嚨裏咳了幾下後,突然跪伏了下來:“大法師!大主教!讓我出去吧,您的仁慈一定會得到回報的!我隻是一名小法師,根本就不配在這裏侍奉教皇以及光明神。”

羅恩伸手又把法師提了起來:“教皇怎麽了?難道你們發覺他變成惡魔了嗎?你不用害怕,先回答我的問題。”

“不!我決沒有說過教皇是惡魔!那是外麵傳來的謠言!隻是因為每個見過教皇的人全都死得慘烈無比,才有人說了這樣褻瀆光明神的話出來!但是大主教,您怎麽都得放我出去,我決沒有勇氣去見教皇了”,法師的聲音又變得驚恐無比。

忽然,一道陰暗無比的黑色光芒在法師的眼前劃過,克裏斯的那對巨大羽翼直接將羅恩與法師阻隔開來,隻聽到法師的喉嚨裏悶出了幾聲驚恐無比的慘叫,然後就癱軟了下去。

“你把他怎麽了?”羅恩驚異地問道。

克裏斯的身影又忽然消失:“這家夥早就瘋了,你再怎麽問也問不出什麽來,我隻是讓他看了看真正的惡魔該是什麽樣子,結果他就昏了過去。我們先走吧,我已經感覺到了那個教皇的所在位置。”

教堂的深處,忽然隱隱地傳來了一陣低沉的異響,猶如煮熟了的濃漿正在不斷的冒泡所炸開的聲響。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