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六章殘忍
loading...
鏡麵晶石上隱現出了一座依半山建造而成的城堡,這座雄偉的建築讓他們三個開始驚歎魔族人的建造工藝,它的高度隻能以直入雲霄來形容,整個城堡從地麵依著山壁直插而上,黑暗魔霧把它的堡尖都籠罩了起來。

這裏並不像小鎮一般擁有閑散的居住房間,它的大街都建造在城堡的內部,似乎整個城堡的守護軍團與普通居民全都集居在這個雄偉的城堡裏麵,羅恩想象了一下,如果把這個雄偉的建築搬到人類世界的大陸上去,這簡直就是一個永遠不能攻破的城堡!

城堡內的居民們似乎發現了天空中的漂浮魔宮,頓時,大街上出現了黑壓壓的跪伏在地的人影。

在羅恩的操縱下,魔宮漂浮在城堡的正上方停了下來,從黑暗魔霧中顯露出它的雄偉英姿,從晶石上隱現出那些居民的神色上就能看出,他們完全被這突如其來的神跡給驚呆了!

裏昂控製著晶石上的屏幕到處轉動,最後鎖定在卡嫡拉斯鎮長的身影上,隻見鎮長帶領著一隊騎士朝著城堡上方慢慢行去,而從城堡上方的街道上,卻緩緩走下一隊人,為首的是一名個子不高的老者,他與鎮長交談了幾句,然後望向魔宮。

“拉德姆!他竟然是拉德姆”!裏昂高聲喊叫起來,似乎碰到了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

羅恩也盯著晶石上隱現的老者影象:“靈魂大師拉德姆?難怪我如此熟悉他的聲音!他竟然是魔族的托爾裏達斯公爵?這麽說他擁有著雙重身份了”。

裏昂的神情變得有點憤怒:“肯定是這個家夥!他為阿帝斯特二世出了不少鬼主意,北方的形勢弄到現在這個地步完全是他的責任!羅恩,我們是不是該把他直接斬殺掉”?

“先把他的目的弄清楚再說吧,站在他的立場來說,他也是為了魔族的生存”,羅恩拍了拍裏昂的肩膀,然後坐了下來,他忽然感覺到一種輕易察覺不到的波動,那不是力量的波動,也不是電磁波,從這股波動上,羅恩感覺到了一個蒼老的心靈。

這種波動突破了物質,突破了距離,猶如直接在他的心靈深出湧現了出來一般,羅恩忽然感覺到一聲蒼老的歎息:“你說得不錯,我也是為了魔族的生存”。

“是拉德姆”!羅恩震驚無比,拉德姆居然能將他的魔法傳遞到空中的魔宮之內,這種力量簡直聞所未聞!

另一聲冷哼傳了過來,克裏斯的身軀周圍忽然又出現了那種濃烈的陰暗氣息,虛空中的那股不易察覺的波動在這股氣息下飛快的消失無蹤,克裏斯的雙目中紅芒湧現:“靈魂大師又怎麽樣?在我的身邊觸摸靈魂恐怕他還辦不到”。

羅恩仍然在回味著那股波動,他猶如又進入了那個能量空間,接觸到了能量的本源,那種無所謂物質,無所謂距離的力量。

裏昂拉了拉羅恩的衣袖:“我們先下去吧,還等什麽呢?我一定要拉德姆給我一個解釋”!

羅恩從思緒中回到了現實:“要下去也是我和克裏斯下去,你本身擁有的並不是黑暗力量,難道你不怕遭到魔族的群攻嗎?何況魔宮也需要一個人在這裏守護,你簡直是最合適的人了”。

下麵的城堡廣場處已經跪伏了一地的人,當羅恩和克裏斯降到廣場中心後,拉德姆居然也跪伏下來:“尊貴的、偉大的魔神使者,您的出現,代表著魔神已經回歸!代表著魔神的力量已經降臨!同樣也代表著魔族的廣大魔神子民即將從困苦中解脫出來,我代表整個城堡的所有居民恭迎您的到來”。

拉德姆居然沒有揭穿羅恩的身份,這令羅恩有點猜不透他的意圖,自己明明是一個人類,而他卻是魔族的一個地位尊貴的公爵,竟然為了不揭穿自己而向自己下跪。

從外表來看,拉德姆的身材並不高大,整個人站起來至少比羅恩要矮上一個頭,但他卻含有一名位高者應有的一種威嚴,在他的帶領下,羅恩與克裏斯進入了一個會議廳一般的大房子裏。

“羅恩,或許你對我的行為感到奇怪,但我也對你的經曆感到好奇,我想我們有必要好好地坐下來談談”,拉德姆轉眼看了看克裏斯,眼裏閃過了一絲驚異的神色,然後不再看他,而是將羅恩指引到房間前方坐了下來。

“拉德姆大師,哦不,托爾裏達斯公爵,你為什麽不揭穿我的身份?難道你能夠忍受我這個人類繼續在魔界裏當這個魔神使者嗎”?羅恩好奇的問道。

“我確實沒想到你居然能令漂浮魔宮出現在這片黑暗魔霧之下,如果沒有得到魔神的承認,我想你肯定做不到這一點,就算你是一個人類,但如果我和大家說你並不是魔神的使者,我相信所有人都會認為是我在說謊”,拉德姆臉上出現了無奈的表情:“當然,我不揭穿你的身份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希望能與你合作”,

“合作”?羅恩問道:“這可能嗎?你是一名魔族,而我卻是一個人類,我們兩人的身份完全不同,並且各自的利益也不同,換句話說,我們甚至是敵對的關係,憑什麽來合作”?

拉德姆背負起雙手,走到了羅恩的身邊:“羅恩,你不是和南方的裏奧決裂了嗎?這件事情幾乎驚動了整個大陸!南方為了神聖教廷而拋棄了你,相信你目前最大的敵人應該就是南方的政權和教廷了吧?那麽至少這一點,我們就有合作的餘地”。

羅恩聽著也覺得有點心動:“拉德姆大師,你覺得我們該如何合作”?

“我就直說吧,大陸北方的政權基本上已經被我控製,但我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人選來掌握這個政權,我希望與你達成一個協議,就是我助你登上北方大帝的位置,而你則利用你的力量來統一整個大陸,然後我們再合力對付神聖教廷,而我的條件就是,在大陸劃上一塊地,供我們魔族生存!或者是幫助我們在瑪格大陸打下一塊地盤”!

“魔族難道還沒與北方帝都達成協議?阿帝斯特二世應該已經在你的控製之中了吧,北方的力量加上你們魔族的軍團,應該比南方的實力隻大不小,為什麽你會想到找我合作”,羅恩不解地問道。

“那隻是鋼鐵城市的計劃,但我卻明白,魔族已經再也不能承受戰爭了,如果這次真的發動大規模的戰爭,不用等到戰爭失敗,魔族自己就會被戰爭的消耗拖至滅亡,而阿帝斯特二世雖然在我的控製之中,但他卻怎麽也不答應讓魔族進入大陸,如果沒有他的,魔族是不可能在大陸上擁有地盤的”,拉德姆無奈地說道。

羅恩考慮了一下:“你怎麽能斷定我會願意幫助魔族?應該是每一個人類都不會願意魔族進入大陸的吧”?

“我接觸過你的心靈,其實你和人類也不是同一種族,應該說你與魔族的血統更加相近,而你也看到了魔族的生存環境,從你幫助勞諾騎士到你所傳出的預言來看,你並沒有將魔族看成異族,所以我認為你會幫助魔族,你現在不是魔神使者嗎?憑你這個身份也應該將魔族從苦難中拯救出來”,拉德姆緊緊地盯著羅恩。

羅恩有點佩服拉德姆的口才了:“就算我有幫助你們的心思,但沒有魔族軍隊的,我憑什麽來統一大陸?要知道,南方現在不但擁有了教廷的,還擁有了瑪格大陸的阿克派斯帝國的援助”。

“你的力量不小了!你擁有我見過的所有人都沒有過的卓越智慧,你擁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而且你還擁有劍聖裏昂這樣強大的人物,你身邊的這位黑暗劍士令我怎麽都看不透,我估計它已經突破了領域的力量,加上我的,要想掌握北方的政權簡直輕而易舉”!

頓了頓後,拉德姆繼續說道:“阿帝斯特二世的失利完全是因為我的原因,我製造出了他願意與魔族結盟的假象,讓他失去了教廷的,失去了北方大部分軍隊的擁護,本來以為他走投無路的時候應該會與我合作,但這個頑固的家夥卻寧願失去政權也不願意與我合作,羅恩,隻要你掌握了北方的政權後宣布拒絕與魔族合作,那麽你將得到整個北方的擁護”。

羅恩思索了良久:“南方大部分人都與我非常熟悉,難道為了統一大陸,我就能將那些朋友當作敵人”?

“據我所知,你在南方創立的魔法學院在一夜之間已經人去樓空,據說是一個充滿著神聖氣息的老者進入學院後,第二天整個學院的魔法老師和學生就全部失蹤!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裏,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他們肯定不會再為裏奧出力了”。

拉得姆又坐了下來:“況且如果你不統一整個大陸,你憑什麽和教廷為敵?不要認為教廷的力量很小,神聖教廷的真正實力是在光明神所照耀的瑪格大陸!我們魔族也是沒辦法才隻能對這個光明神不在意的小大陸下手的”。

羅恩額角的青筋隱現,他猛地一拳擊在身邊的扶手上:“我答應與你合作”!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