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領域
loading...
又是那些該死的黑暗騎士?這次居然還來了三個巨大的鋼鐵傀儡?真是陰魂不散!裏昂提起了長劍,暴喝一聲朝著那一隊騎士飛掠而去!他需要一次發泄,以便將目前這煩悶的心情驅散掉。

強大的氣勢以裏昂為中心散發開來,裏昂的身影猶如箭一般地劃過了那到懸崖壁,直接刺向了走在最前麵的那個騎士首領,暗紅色的虛空突然被這股強勁的氣浪所充斥!

裏昂的突然襲擊令騎士隊伍大亂,騎士首領幾乎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裏昂的這一劍籠罩了起來,大驚之下,騎士首領催動著胯下的蠍獅朝後暴退而去!

突然,一股無形的波動湧起,那三個體形龐大的鋼鐵傀儡動了起來,幾道強勁的力量差點突破了裏昂周圍的鬥氣,傀儡的巨大刀片也已經揮到,裏昂不得不終止了這一劍,他的銳氣已經在三個鋼鐵傀儡的攻擊下喪失。

虛空中突然出現了星星點點的火花,一種詭異的力場迅速將裏昂包圍了起來,他的周圍忽然湧現出龐大的黑暗力量,這種力量並不能對裏昂造成傷害,但裏昂卻絕望的發現,他已經不能在周圍的虛空中吸取力量來維持鬥氣了!

周圍的黑暗力量在那星星點點的火花中變得純淨無比,一名黑袍魔法師出現在裏昂的身前,“羅恩”!裏昂大驚之下身影朝後飛退,他需要快速地退出這片詭異的區域,他感覺到羅恩周圍的這個力場已經將自己完全牽製住,這片純淨無比的黑暗力量似乎隨時都能向自己發起攻擊!

然而羅恩卻如影隨形地跟著裏昂的身影掠去,純淨的黑暗力量以他為中心緊緊地籠罩著裏昂,轉過了懸崖後,羅恩突然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金屬建築,他身影一震,停了下來,驚異的目光立刻表露無疑。

隻見裏昂的身影飛快的掠到那個橢圓形的建築旁邊,然後猶如箭一般鑽進了那個四方形的門內。

後麵追來的那隊騎士也震住了,騎士首領突然湧出了淚光:“天哪!這難道是傳說中的漂浮魔宮?一定是的!我們成為了繼勞諾騎士後又一發現漂浮魔宮的魔神子民,感謝偉大的黑暗魔法師,如果沒有您的帶領以及您的結界保護,我們是不可能走到這裏來的”。

然而羅恩卻根本沒有聽見騎士首領所說的話,他呆呆地望著前麵這個巨大的金屬物以及它外型上那流暢的線條,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大師,大師”!旁邊的騎士首領催促著羅恩,把羅恩從震驚中拉了回來:“那個劍士已經跑進了魔宮,我們要不要進去把他抓出來”?

看到這個龐大的金屬物體,羅恩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飛行器,從它那流暢的線條以及懸浮的力量看來,它應該能夠非常靈活地在空中飛行!羅恩以前的想法現在完全得到了證實,在這個世界裏,肯定存在著一個高度文明的科技,隻不過現在的魔族已經與這個科技隔絕了,他們隻能用神話來解釋以前的科技現象。

“你們在這裏等一等吧,我進去看看再說”,羅恩回頭吩咐了一聲,獨自朝著魔宮走去,他已經能感覺到魔宮內部正在朝外麵散發著一股熟悉的氣息。

那是一種非常陰暗的氣息,猶如回到了當初的那個沼澤一般,在這種氣息的掩蓋下,就連天空中惡魔之日所散發出來的紫外線都變得虛弱起來,羅恩禁不住心神一顫,他的腦海裏頓時出現了克裏斯那孤獨而又蹣跚的身影。

從這股陰暗的氣息來看,克裏斯似乎比以前更加強大了,羅恩的心情激動無比,自從克裏斯離開大陸後,他無時無刻不在擔心克裏斯的安危,但現在看來他的擔心是多餘的,克裏斯的力量似乎已經足夠在魔界橫行了。

但就算克裏斯再強大,它也不可能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危險,這並不是魔族能夠帶給它的危險,而是天空中的惡魔之日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巨大的變化而導致整個魔界毀滅的危險。

惡魔之日已經成為了紅巨星,它的內核裏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強烈的氦聚變,那麽不用等它成為白矮星,這個世界就再也沒有任何生物能夠生存。

裏昂狼狽地鑽入了魔宮內部的大廳,望著仍然躺在那張椅子上的僵屍喊道:“快起來!抓我們的人來了,那些家夥居然弄來了三個鋼鐵傀儡,並且還有一個強大的魔法師,他居然在魔界裏麵變得如此強大,現在連我都不敢麵對他了”。

僵屍爬起了身軀,它雙目中的紅芒又開始隱現出來,以它為中心的區域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忽然,它的軀體劇烈地顫動了起來,它已經感覺到了羅恩那種熟悉的諧振力量!僵屍迅速走向大門,它突然發覺自己並不孤獨,至少他的兄弟羅恩居然能從人類世界裏跑到魔界來尋找自己!

狹窄通道盡頭的那個充滿暗紅的門口人影一閃,羅恩已經飄掠了進來,並且朝著裏麵的大廳一步一步的走了進來,僵屍周圍並不能存在任何力量的虛空中,忽然出現了一種無形的波動,那是一種並不能對人體造成傷害的波動,但裏昂卻能清晰的感覺到波動所蘊涵的強大力量。

“刷”!地一聲,裏昂的長劍已經揮了出去,盡管在僵屍的周圍他鬥氣不能外放,但聚集了他體內鬥氣的這一劍卻也是強勁無比!

然而,裏昂的這一劍並沒有如期地揮向通道,他隻感覺到脖子上一涼,僵屍的長劍已經架住了他,然後他的心靈深處傳來了僵屍那陰冷的聲音,那聲音幾乎已經是嘶嚎:“如果你的劍劃傷了他的一根毫毛,那麽我手中的劍將斬下你一隻手臂”!

從前方的羅恩處傳來的那一陣波動也突然改變了方式,羅恩似乎通過那陣波動感覺到了裏昂剛才發出的攻擊,星星點點的電火花開始在裏昂的周圍亮起,純淨的黑暗力量也開始包圍了他,慢慢地,那股黑暗力量形成了一個球體,將裏昂緊緊的籠罩在內。

裏昂隻覺得天昏地暗,後麵的僵屍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將他的鬥氣完全限製在體內,而前方羅恩所弄出來的這股力量卻幾乎將他體內的鬥氣完全抽空!裏昂突然感覺到自己猶如一隻待宰的羔羊,正赤裸的呆在兩股強大的力量之間。

“羅恩”!僵屍的聲音在羅恩的心底響起,似乎帶著微微的激動:“你怎麽也跑到這裏來了?拉茜爾還好嗎”?

“克裏斯,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居然讓我這麽快就找到了你”,羅恩跨前了一步,伸手握住了克裏斯拿著長劍的右臂,他感覺到了一陣冰涼,以及微微的顫抖:“克裏斯,這全怪我,如果不是因為救我,你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

“以前的事情也不用多說了,現在我不是很好嗎?至少我的靈魂沒有消散,雖然我的軀體變成了僵屍,但我現在的力量卻變得比以前強大多了,並且我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仍然在繼續增長,我懷疑遲早有一天,我能夠找回自己的靈魂”,克裏斯收回了架在裏昂脖子上的長劍,它似乎從激動中恢複了過來。

羅恩感受著克裏斯周圍所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息,在氣息所充斥的範圍內,幾乎已經成為了一種力量的真空狀態:“你確實越來越強大了,克裏斯,我感覺到你身體周圍的這片虛空令我幾乎發揮不出力量,要不是我最近掌握了電磁波的各種諧振,說不定我在你的身邊根本就施展不出魔法來”。

“那是領域!你這個傻瓜,我真不明白同樣具有領域力量的人,為什麽連自己的力量屬於什麽階段都不清楚”,一言不發的劍聖忍不住插嘴道。

劍聖現在的樣子,應該說是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比起當初追殺羅恩時那抖得筆直的身影來,現在的他或許隻能用垂暮龍鍾來形容,可以看出,這位劍聖自進入魔界以來,所受的苦肯定比他在人類世界裏所受到的所有挫折加起來都多。

本來羅恩對於這個劍聖一直恨得牙齒癢癢的,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劍聖對他三番五次的追殺,但現在看著劍聖毫無反抗之力的站在麵前,羅恩卻怎麽也生不出將它殺死的心情,從在沼澤中劍聖能與魔族為敵看來,他並不是一種能做出違心事情的人,而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物。

“你是一名劍聖,當然比我知道得多了,我曾經聽到很多人提起領域這個詞語,但我確實不知道領域到底是什麽”,羅恩似乎已經適應了這裏的黑暗,他開始觀察周圍的環境。

從這個大廳看起來,應該是這個飛行器的主控製室,對麵的那塊鏡麵水晶應該就是飛行器用來觀察外麵世界的屏幕吧,從這裏的情況看起來,這個飛行器應該非常的先進,羅恩當初所在的地球上,科技還沒有發達到能做出這樣的飛行器的地步,他也隻能胡亂猜測這個飛行器裏麵的裝置。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