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 生存
loading...
做為一名被受崇敬的劍聖,裏昂在大陸上的地位以及聲望是無可比擬的,就算是大帝二世邀請他參加對南方的戰爭,也得親自向他發出邀請,但現在的裏昂卻失去了以往那種威嚴的儀態,天空那湧動著的暗紅湧流似乎正散發著一種無形的力量,他的直覺告訴他,這種力量正在對他的身體造成傷害。

裏昂的鬥氣噴湧了出來,但他痛苦的發現,他的鬥氣似乎並不能阻止那種無形力量對自己的侵蝕,除非利用當初阻止羅恩那種奇怪領域的辦法將鬥氣源源不斷朝外噴發才有效果,但如此陌生的地方讓裏昂不得不保留著自己的鬥氣,他在地上撿到了一片巨大的扁石塊搭在了頭上,盡管不能把天空的暗紅完全籠罩,卻至少能把他的頭躲進這個石塊的陰影中。

在這片天空的暗紅之下,裏昂感到自己根本不能在這裏長期呆下去,他望了望天邊那一抹黑霧,加快了腳步,他隻想盡快的走到那片黑霧之下,他朝前踏步的身影挺得比直,或許他在人類世界裏的習慣了這種姿勢,但他頭上的那塊巨石卻把他威嚴的形象給破壞飴盡。

裏昂有點後悔自己的大意,如若不然,也不會跟著羅恩掉進那片古怪的虛空裏,現在這個地方根本就和傳說中的魔界一個樣子,唯一不同的是,他沒有看到任何活著的東西,哪怕是一隻小小的魔獸。

如果能找到羅恩,或許他會有辦法離開這個世界,畢竟這個世界的通道門是羅恩打開的,可現在的裏昂卻根本沒有心思去考慮怎麽找到羅恩,因為眼前的事情比找到羅恩更加重要,那就是,該怎麽去尋找食物,以及水。

盡管劍聖的力量強大無比,但他終究還不是劍神,也不是魔法師,他不能憑空變出水來,哪怕是一滴水也不能,腹中的饑餓或許還能忍受,但這種幹裂欲穿的感覺卻讓他的喉嚨裏不時的因為痙攣而發出一聲聲嘶啞的異響。

前麵天空的那片黑暗已經不遠,裏昂的速度開始加快,他看到了前麵的高山,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在高山上尋找到食物和水,忽然,一陣急促的野獸奔跑聲遠遠地傳來,裏昂大喜之下,整個身體都躍向了半空,直接朝著聲音的來源飛掠而去,他已經能感覺到那傳說中魔獸的氣息。

“趴”地一聲,裏昂雙腳落在了那一群魔獸的中間,他楞住了,這些確實是魔獸,一隻隻獅子形狀的血紅色魔獸,但每個魔獸的背上,都坐著一名全副黑色盔甲的騎士,他們的打扮與裏昂所見過的那些黑暗騎士略有不同,從那種散發著黑色光芒的重型盔甲來看,他們至少比黑暗騎士要精銳得多。

這些騎士似乎被裏昂的突然出現驚了一下,一頂頂黑色頭盔裏露出了警惕而又奇怪的眼神,盯著打扮古怪的裏昂。

其中一名騎士開口說道:“不是說對方是一名黑暗劍士嗎?難道黑暗軍團的那些家夥連被什麽人揍了都不清楚?我根本就感覺不到他的黑暗力量,他絕對不可能是一名黑暗劍士”!

另一名騎士接口道:“我看那些家夥是為了掩蓋自己的弱小,才故意把對方說成一名力量強大的黑暗劍士,不過既然有能力令我們魔殿騎士團出動,前麵這家夥應該力量不小”。

裏昂猛然明白了他所處的環境,周圍這一大群騎士肯定是魔族的令一種屬於魔殿騎士團的黑暗騎士,他順手把頭上的大石塊扔得老遠,然後抽出了他的長劍,猛烈的鬥氣已經開始簇擁在長劍的劍身。

周圍的黑暗騎士開始動了起來,他們也飛快的舉起了他們手中那黑色的騎士槍,伴隨著胯下靈活無比的蠍獅,朝著裏昂飛快的衝刺而來。

裏昂猛地躍上半空,一片巨大的鬥氣斬劃出了撕裂空氣的尖嘯聲朝著前麵的黑暗騎士們橫斬而去,劍聖的強大完全在這一劍中體現了出來,鬥氣斬的移動,讓周圍的空間出現了強大的氣浪。

對麵的黑暗騎士們似乎沒有想到裏昂竟然如此強大,慌亂之間,他們紛紛揮動了手中的騎士槍,頓時,一種抽空的感覺在虛空中形成,他們的身體借著這股抽空的力量而爆發出一團團的黑暗鬥氣,裏昂的鬥氣斬似乎被這種抽空了的虛空阻礙了一下,借著這一下停頓,周圍的黑暗騎士們已經完全散開。

而裏昂也不怎麽好受,對方這一大群騎士似乎把力量完全疊加了起來,令他的鬥氣幾乎被阻止前進,一時間,他竟然不能立刻劈出他的第二劍。

開始說話的那個騎士又開口了:“這家夥真強!大家散開點,別讓他一次攻擊到所有人”!他當先退向了更遠的地方,然後停頓了下來,胯下的蠍獅開始發出了低沉的吼叫聲。

其他的所有騎士也都散得更遠,隨著當先那名騎士的蠍獅吼叫,他們所有的坐騎都開始吼叫起來,頓時,吼叫聲響徹了群山,然後遠處又出現了這種吼叫聲,似乎在響應這些蠍獅地呼喚,並且越來越近。

很明顯,一大批黑暗騎士正朝著這個方向卷來,裏昂現在根本就沒有興致與這些黑暗騎士較量,他死死地盯住了離身邊最近的一名騎士,準確的說應該是騎士胯下的那頭蠍獅,在他的眼裏,那已經不是一頭魔獸了,而是一大盤火腿!

狂暴的怒吼聲從裏昂的嘴裏發了出來,他的威嚴頓時充斥了整個區域!對麵那些黑暗騎士們共同組成的那道無形的黑暗力量幾乎就被這股強大的氣勢所衝散!他的鬥氣已經爆發出了強烈的光芒,伴隨著幾乎是他全身力量的一劍朝著前方的一名黑暗騎士劈去。

強大的力量已經把那名黑暗騎士完全籠罩,他覺得自己忽然失去了所有同伴的支持,單獨一人暴露在這足以毀滅任何物質的力量之下,而胯下那平時動作快如閃電的蠍獅,也似乎被對方的氣勢所籠罩,不管自己怎麽示意,它就是不肯移動分毫。

周圍那無形的黑暗力量已經被劈來的這一劍硬生生地劃開,他絕望地把手中的騎士槍舉起,在槍尖上閃爍出一團黑芒,然後朝著對方的這一劍刺去,他隻希望這一槍能夠盡量減少對方這強大的力量對自己的傷害。

然而,事情並沒有他想象的那樣糟糕,對方這一劍根本就沒有生出那種撕裂空氣般的氣浪,而是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衝擊力,在他的騎士槍與對方長劍接觸的一刹那,一股巨大的推力將他淩空擊飛,幾個根鬥之後,他居然隻感覺到體內鬥氣湧動的那種不舒服的感覺,而並沒有受到巨大的傷害。

擊飛了那名黑暗騎士之後,裏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掠向了那頭被他鬥氣完全籠罩住的蠍獅,然後伸出了大手,猶如提著一隻貓一般的抓住了蠍獅的後頸,忽然,一陣旋風般的力量在場內升起,把那些正在靠近的黑暗騎士們又推散開來,裏昂就在這些騎士驚異的眼神下,提著那頭蠍獅飛快的掠向了遠處,一瞬間,就消失了蹤跡。

——山坡半腰的一個巨石天然形成的凹洞裏,裏昂已經完全喪失了一名劍聖的威嚴,他猶如一隻吸血鬼一般的將腦袋湊在蠍獅的頸脖處狂吸,燥熱而又辛辣的血液雖然對他那幹裂的喉嚨沒什麽幫助,但確實增加了他不少的體力。

裏昂移開腦袋後,也不擦幹淨嘴角邊的血液,順手抽出了他的長劍,蠍獅就這樣悲鳴著被這位劍聖殘酷地分成了幾大塊,現在裏昂開始羨慕那些魔法師起來,盡管他是一名劍聖,但他的鬥氣卻不是火屬性的,要想把這些蠍獅肉弄熟,可得費上一大筆手腳。

當裏昂終於吃上香噴噴的蠍獅肉的時候,一股陰暗無比的氣息傳了過來,幾乎連周圍的暗紅都開始變色,並且這股陰暗的氣息離他所在的位置越來越近!

裏昂忽然感覺到附近出現了一個強大的存在,他順手提起長劍,朝外走去,然後他看到了一個蹣跚的身影,陰暗的氣息很明顯就是那個身影所散發出來的,裏昂忽然生出了一股警覺,他感到這個蹣跚的身影強大無比!難道是魔族派出一個厲害人物來對付自己了?

那個蹣跚的身影似乎也發現了裏昂,它提起了右手拿著的那把劍,遙遙地指向了裏昂!陰暗的虛空似乎開始湧動出了強大的力量,它身體上那破舊的劍士盔甲也隨著這股陰暗的氣息開始微微地擺動起來,顯露出了它左邊那空空的左袖,它竟然是個獨臂劍士!

而這個獨臂劍士的麵貌卻讓裏昂驚奇無比,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能擁有的麵貌,把它擺在地上不動,任誰都會認為它是一具屍體!

“僵屍”!裏昂從來沒有想到過居然還有會用劍的僵屍,並且從氣勢上來看,這個僵屍簡直比他所見過的任何劍士都要強大得多!

吃飽喝足後的劍聖當然不會懼怕任何事物,更何況對方也隻是一名黑暗劍士,裏昂暴喝一聲,他的身影就朝著那個似乎沒有把他放在眼裏的獨臂劍士掠去!他的長劍已經舉上了頭頂,看威勢,這即將劈出的一劍足以毀掉前方的任何事物!

對方那個蹣跚的身影也動了起來,它的長劍猶如從遙遠的異空間穿透而來,裏昂竟然沒有感覺到對方長劍穿透自己鬥氣的力量波動,就發現那柄長劍已經在他的眼前閃爍出黑色的光芒!

連第一劍都沒有劈出去,就得躲避對方的攻擊,這種感覺令裏昂難受無比,他不知道對方用的什麽方法突破了自己的鬥氣,以至於自己不得不收回剛才劈出去那一劍的力量,自從被稱為劍聖以來,裏昂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隻一劍就令他開始躲避的人物,而這個人物居然是一個僵屍!

盡管對方的這一劍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裏昂眼前,但裏昂的反映也是迅速無比,他借著剛才那一劈之勢,身形飛快地矮了下去,鬥氣瘋狂的噴湧下,他飛快的朝後掠開,而僵屍的那一劍也險之又險地從他身前劃過。

裏昂不禁冒出了一陣冷汗,在這個僵屍劍士的麵前,他隻覺得自己的鬥氣猶如毫無用處一般,根本就阻擋不住對方的力量,他感到自己在這個僵屍的麵前已經變得毫不設防!

僵屍那空洞的眼神裏忽然閃過一道紅芒,它朝前跨了一大步,長劍又揮灑出一片黑色的光芒,朝著裏昂籠罩而來!

這一次裏昂不再托大,而是繼續朝後飛掠,並且長劍聚集起一道鬥氣斬朝著僵屍淩空劈去,強勁的氣浪開始擴散,猶如一道洶湧的浪潮般朝著僵屍湧去!

隨著氣浪的擴散,裏昂將身體朝後躍起,希望能借著這股力量繼續後退,以躲避對方那詭異的長劍,忽然,一股虛弱的感覺充斥了正在半空中的裏昂!他隻覺得體內的鬥氣隨著那股虛弱感開始消散!

大驚之下,裏昂拚命的噴湧出那似乎快要衰歇的鬥氣,他根本就不清楚發生了什麽事情,為什麽會出現這從來沒有過的情況,如果在平時,裏昂有把握很快就消除這個現象,但現在,他根本就沒有時間來消除這股虛弱,根本就沒看到對方是怎麽躲開鬥氣斬的,而對方的那一劍已經臨近!

一股麻痹隨著他肚腹間的一團熱流散發開來,裏昂猛然間想到了問題所在,剛才喝的那種蠍獅血有毒!裏昂隻覺得天昏地暗,在如此關鍵的時候,居然中毒了,並且在如此關鍵的時候,居然毒性發作!

他的鬥氣迅速的衰歇,就連開始發出的那道鬥氣斬都不再由他控製,裏昂已經想到了逃跑,但當他正準備朝後退去的時候,一股陰涼的感覺傳到了脖子上,然後他看到了一張大臉,一張略顯英俊卻又腐爛不堪的臉,裏昂的心緒幾乎涼透,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但僵屍並沒有把它的劍砍下去,隻是貼在了裏昂的頸脖處,它那雙空洞眼睛裏的紅芒已經慢慢消退,緊緊地盯著裏昂,似乎充滿了詢問之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