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清新脫俗的理由,我隻是滿足了他(2更)
loading...
陳洪凱以為自己承認,眼前的男人就能饒過自己,沒想到他的腳並未撤開,反而是直接屈膝蹲下。

這一碾磨,加重痛楚。

疼得他再度悶哼出聲……

“照片呢?”陸時淵詢問。

因為兩人此時距離很近,他又壓著聲音說話,即便是距離最近的蘇羨意與郭可可都聽不見兩人在交談什麽。

“那個……”

陳洪凱不傻,知道把這個交出來,意味著什麽。

支吾著不肯開口。

“嗯?”陸時淵腳上力道稍稍加重。

“啊——”又是一聲慘叫!

他可能太清楚該踩哪兒,才能讓他在疼得幾近麻木時,依舊可以感覺到痛楚。

“照片給我。”

“在我手機裏,你把腳拿開,我才能拿手機。”

“你還有另一隻手。”

“……”

陳洪凱手指顫抖著摸出手機,解鎖,“在相冊裏。”

陸時淵並沒查看,抬手,示意郭可可過來。

小姑娘估計也是被嚇著了,還是蘇羨意推了推她,拽著她才走過去。

“照片在他相冊裏,你看看有沒有。”陸時淵把手機遞過去。

“謝謝。”郭可可接過手機在相冊裏翻找著。

蘇羨意並沒湊過去看,隻是打量著郭可可,瞧她神色越發難看,也猜到肯定是有東西。

“有、有的,找到了,我已經把它刪了。”郭可可聲音細細小小,生怕被周圍同學聽到。

“你現在可以鬆開了吧。”

陳洪凱覺得自己的手再被他這麽踩著,怕是要徹底廢了。

“這些東西,應該有備份吧。”陸時淵忽然說道。

郭可可身子一僵,陳洪凱更是臉色鐵青!

這特麽究竟是什麽魔鬼。

“說話!”陸時淵聲音陡然淩厲,又把陳洪凱本就被嚇得脆弱的小心髒唬得不輕。

聲音打著顫,說在網盤裏還有一份。

東西被徹底刪了,再三確認再無備份,陸時淵瞧他模樣也不似扯謊,這才把腳從他手上挪開,直起了身子。

“嘶——”

陳洪凱痛呼一聲,手疼得都不敢亂摸。

可此時,陸時淵又抬腳踢了踢他的腿。

“大哥,您又要幹嘛?”陳洪凱欲哭無淚。

“給人家賠禮道歉。”

“我……”

陳洪凱現在就想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低頭,和郭可可說了聲對不起,並且保證以後不再糾纏他。

正當他以為自己可以走時,早已有同學通知保安報了警。

保安率先趕到,瞧見陳洪凱的手紅腫不堪,又一身狼狽,以為是學生鬥毆,這已經觸犯學校禁令,自然不肯讓他走。

這一拉扯耽誤,警察也來了。

郭可可當即臉都白了,陸時淵看了她一眼,“你想放過他?”

這件事走了警方那邊,郭可可照片的事,肯定就會被牽扯出來,如果再鬧大傳開,可能就……

“我想讓他付出應得的代價。”郭可可態度決絕,“該坐牢就坐牢!”

“郭可可,你特麽說什麽!”陳洪凱一聽這話,就徹底慌了。

他大學即將畢業,即將開始新的生活……

坐牢?

那他一輩子就完了!

“我們幾年的感情,你真的想毀了我?”

“是你想毀了我!”

郭可可看著他,此時,她仍然氣憤又緊張害怕到身子發抖。

“你真不怕那些東西傳出去……”

“那又怎麽樣,那我也不想放過你這個人渣!”

蘇羨意攥住她的手,“別怕,你的人生絕不會毀在一個人渣手中。”

郭可可衝蘇羨意笑了笑,走到民警麵前:

“警察同誌,我要報警——”

陳洪凱瞳孔震顫,死死盯著郭可可,很難相信一向柔弱的她,居然真的敢,她就一點都不怕?

郭可可看了眼陳洪凱,“你之前不是說了,大不了就一起死?”

瘋了,徹底瘋了!

誰特麽要跟她一起死!

**

派出所離學校很近,幾人被帶到警局接受調查,民警得知內情後,有些詫異。

其實這種事近些年屢見不鮮,他們隻能不斷提醒現在的女生,即便是談戀愛,關係再親密,還是要保護好自己。

“這些照片拍攝時,你都不知道?”民警詢問。

郭可可搖頭,“分手後才知道,他以為學校爆料的匿名貼是我發的,就拿照片威脅我,讓我刪帖道歉。”

“你別怕,既然事情到了我們這裏,這東西就絕對流不出去。”民警安撫她。

蘇羨意一直陪在她身邊。

聽到是偷拍,又氣得惱火,“人渣!”

“你們先喝點水,待會兒在筆錄上簽個字,你們就可以先走。”

“同誌,這件事能不能……”郭可可咬唇,“不要告訴我家裏人。”

“放心,不是所有案子都會通知家屬,我們會根據具體案子酌情考量,而且你也成年了,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我們可以不告訴你家人。”

她是受害者,肯定要最大程度照顧她的情緒。

此時外麵走廊,忽然傳來陳洪凱的聲音。

“我要報警,我要告他毆打我!”

“你們看看我的手,還有我身上的傷,全都是他弄的,我要告他!”

……

外麵動靜有些大,蘇羨意急忙起身,出去查看。

屋內的民警也剛準備出去,就被郭可可攔住了,“警察同誌,那位先生是好人,你們別聽陳洪凱胡說。”

“我們已經了解了事情經過,您放心,我們絕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渣!”

蘇羨意出去時,就看到兩個民警正拽著陳洪凱,而他卻衝著不遠處正和民警交談的陸時淵厲聲叫囂。

那架勢,好似要跟他同歸於盡。

“他身上的傷,是您打的?”民警詢問。

陸時淵點頭。

“看到沒,就是他,我也要報警,我也是受害者!”陳洪凱此時早就慌了神,反正他是走不了了,如果能拖一個人下水也好。

總之,大家都別想好過。

“那您是……”民警看向陸時淵。

“原本隻是偶然碰見他威脅前女友,後來就看到他對女生用強,我覺得作為一個有正義感的公民,我不可能坐視不理,就上前阻止了。”

“所以您是見義勇為,去解救受害者?”民警分析。

“對!”

陸時淵剛說完,陳洪凱就不樂意,“你特麽分明是在毆打我,什麽勸架,簡直胡扯!你和她本來就認識,你是故意的!”

民警皺眉:

下手確實有點重。

陸時淵倒是一笑,“其實原本救出了人,我也沒打算再繼續對他做什麽,是他主動提出要和我單挑……”

“所以是他主動?”民警詫異,又看向陳洪凱,“是你主動要和他打架?”

你一個小菜雞……

到底哪兒來的勇氣!

陳洪凱瞠目結舌,他當時就是隨口一說。

陸時淵扶了下眼鏡,“我這人素來不懂拒絕別人,既然他說要單挑,那我就同意了。”

“我隻是沒想到他這麽弱。”

“所以這也不算什麽毆打吧,隻是他剛好對我提出了要求,而我……”

“滿足了他!”

蘇羨意快笑瘋了,她以前怎麽沒發現二哥居然還會耍無賴。

分明是他單方麵淩虐了渣男,還能把理由說得如此清新脫俗。

陳洪凱崩潰,氣得恨不能衝過去揍死他,“你胡說,我要打死你!”

“警察同誌,你們也看到了,如果有這樣一個人,欺負柔弱女生,又一直衝你挑釁,作為個正常人,也很難忍得住。”

民警們麵麵相覷,這話……

也沒毛病。

確實挺欠揍。

“你把我的手弄成這樣,你就想全身而退,如果我的手廢了,我不會放過你!”陳洪凱的手如今也腫得像個血饅頭,若是細看,真的猙獰可怖。

“這……要不要找個醫生看看。”

雖是嫌疑人,民警出於人道主義,也不可能真的看著他的手廢掉。

“我要去醫院,我手疼。”

陳洪凱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麽,嚷嚷著要去醫院。

陸時淵撩著眼皮,淡淡看了他一眼:

“我是醫生,我可以幫他看——”

陳洪凱瞳孔猛地放大,“我不要,我的手很好,不用看……”

他嘴裏念念有詞,那模樣,倒像是有幾分癲狂。

蘇羨意抿了抿嘴:

完了,

好像嚇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