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我啊,一直在等你的信息
loading...
手術後,陸時淵拿到手機的第一時間,就看到來自蘇羨意的幾條未讀信息,告訴他會把貓舍和陸小膽搬回他家,最後一條信息則是告訴他自己已上車出發。

陸時淵正回複信息時,肖冬憶洗完手湊了上來,“噯,擔不擔心?”

“擔心什麽?”

“大學裏的那些小男生啊,熱血沸騰,精力旺盛,身強體壯……最重要的是年輕,想想我們貌美如花的小外甥女進了這樣的小狼窩,就連我都會擔心到睡不著覺。”

“其實我比較擔心你。”

“擔心我?”肖冬憶皺眉。

“自己還單身,卻整天為了別人的愛情操碎了心,輾轉反側,夜不能寐,你的心可真大。”

“……”

肖冬憶被噎得臉色鐵青。

他一點都不明白,為什麽陸時淵這麽多人喜歡,甜甜的戀愛何時才能輪到他?

陸時淵回到家時,看了眼隔壁房門,他心情算不得好,不是因為肖冬憶的話,而是蘇羨意還沒回他信息。

當他開門準備進屋,陸小膽伸著懶腰,踩著貓步朝他扭來,而他也敏銳察覺家中有人。

難道……

她還沒走?

連鞋子都沒換,陸時淵快步進屋,剛走兩步就看到一個穿著花色褲衩,趴在沙發邊,正撅著屁股往沙發下摸東西的人。

光是看褲衩都知道是誰!

“二哥,你回來啦!”蘇呈扭頭看他,從沙發底部掏出毛線球扔給陸小膽,小家夥立刻撲上去,玩得不亦樂乎。

“你怎麽來了?”

蘇呈皺眉:

二哥上次沒有救他就算了,怎麽現在對他……如此冷淡。

想想以前那個會拿psp給他玩,幫他削蘋果的二哥,難道感情真的會隨著消失?

“我姐早上走得很急,讓我來搬貓舍,我就多留了一會兒。”蘇呈好不容易出來,逗貓都不想回家。

“中午吃完飯再走?”

“好啊!”蘇呈急忙點頭,滿口答應。

**

另一邊

蘇羨意昨夜從醫院回家,洗漱完睡覺已接近淩晨兩點,一大早起來搬貓舍,收拾行李,打掃衛生。

蘇永誠親自開車送她去了高鐵站,又給她拿了兩大包零食,還有一些洗好的水果,拎著滿滿的父愛趕車,差點把她的手給累斷。

上車後就沉沉睡著,待她醒來時車已快到站。

看到陸時淵的信息,匆匆回了條信息:

【我準備下車了,晚些聯係。】

剛出站,就接到室友電話。

“我在出站口,你出來就能看到我了。”

果然,蘇羨意剛出去就遠遠看到高舉遮陽傘衝她揮手的人。

紮著馬尾,穿了件白t,搭配七分牛仔褲,抬臂衝她招手時,隱約露出一截細腰,見到蘇羨意就笑著衝過去,“你可算是出來了,我都熱得快融化了。”

“就你一個人?”

“有男朋友的跑去約會了,還有個昨夜通宵追劇,這會兒還在床上躺著,還讓我回去幫她帶午飯,你還指望她們來接你?”

說話時,已經熟稔得接過了蘇羨意手中的行李箱。

“看到了沒?隻有我對你才是真愛。”

蘇羨意住的是四人間,其他三人都是對外漢語專業的。

來接她叫周小樓。

當時聽到這個名字,蘇羨意就很喜歡。

覺得名字雖然簡單,卻挺雅,有點民國風的感覺,又是文學院的,那定然是個溫柔知性的女生。

結果進來個瘦瘦高高、頂著一頭短發的假小子。

扛著兩床被子,一手抱盆,一手提著床褥,咯吱窩下還夾著張卷好的涼席。

報道當天,她被曬得滿臉通紅,看到蘇羨意就咧嘴一笑。

周小樓直接爽利,兩人床位又緊挨著,雖然專業不同,關係卻特別好。

她有一米七三,被她們文學院的籃球隊看上了。

結果因為打球太菜,又孺子不可教,被中途勸退了。

後來一度迷戀紙片人,又開始追星,為了偶像,留了一頭長發,還學會了剪輯視頻,ps,寫文案,攢錢去看演唱會……愣是把自己混成了一個小粉頭。

結果因為看演唱會時太嗨,喊得太大聲,用嗓過度,回來後就失聲了。

那幾天,蘇羨意覺得整個世界都清淨了。

……

“不是說好昨天回來?怎麽突然推遲了?”周小樓一手拎著蘇羨意的行李箱,還撐著傘給遮陽。

“家裏出了點事。”

“你那後媽和同父異母的弟弟欺負你了?”

“沒有,其他的事。”

“你家陸舅舅啊?”周小樓衝她笑得不懷好意,“蘇羨意,你和他還能再遇到,還那麽巧是你相親對象的舅舅,這種緣分,你不直接撲倒他,還在等什麽!”

“這麽直接?不會嚇到他?”

“我相信學醫的人,都擁有強大的內心。”

小姐妹重逢,自然有說不完的話。

兩人打車到學校,買飯帶回宿舍吃,李思這才從被子裏鑽出頭和蘇羨意打招呼,頂著雙黑眼圈看向周小樓,“我的米線呢?”

“這裏,多辣多醋!”周小樓把飯擱在她桌上。

“謝啦,待會兒轉錢給你。”

蘇羨意把行李放下,給父母分別打了電話報平安,才洗了把臉,先坐下吃午飯,結果周小樓和李思你一言我一語,全都在打聽陸時淵。

“你們太八卦了。”

“那你告訴我,你在康城那麽久,一沒找到工作,二沒把他泡到手?那你每天都在幹嘛?”周小樓瞅著她,一臉嫌棄。

“我有其他正事要做。”

“我的閨女啊,住在隔壁,近水樓台你卻什麽都沒做,我該說你什麽好?”周小樓說得痛心疾首,“你說你,人美屁股翹,稍微勾勾手,還怕男人不上套?”

蘇羨意頭疼得緊,李思則在一旁努力憋著笑。

她拿起手機給陸時淵發信息:

【我到宿舍了,在吃飯,你在幹嗎?】

結果陸時淵發了條語音,蘇羨意剛準備戴上耳機,就被周小樓發現了,強烈要求聽一下他的聲音。

蘇羨意拗不過她,想著兩人正常聊天,倒也沒什麽話不能聽。

點開語音,打開揚聲器。

“我啊……”陸時淵聲音頓了下,伴隨著一絲沙沙電流,有極短促的笑聲,低沉且勾人,因為他說,“一直在等你的信息。”

宿舍安靜數秒後,周小樓激動地嗷嗷直叫,“蘇羨意,衝著他的聲音,這門婚事我準了!”

“……”

**

陸時淵此時正和蘇呈在一起。

他回複完信息,蘇呈就頗為警覺地看了他一眼,“二哥,你在和誰發語音?”

他不知對方是自家姐姐,此番過來,一是搬貓舍,二是幫姐姐盯人。

蘇永誠大概也有此意,所以蘇呈說留在陸時淵這裏吃飯,他也沒反對。

“怎麽?想知道?”

蘇呈訕訕笑道,“我就隨口問問。”

“上次你說想去你姐學校玩?準備什麽時候走?”

“這不剛出了事,我爸連銀行卡都沒收了,肯定不會讓我單獨出門。”蘇呈歎了口氣。

“如果有人陪著,他就能讓你去?”

“那也得是我爸信任,覺得可靠,能管住我的……”蘇呈說著說著,目光就開始往陸時淵身上瞄,“二哥,你最近忙嗎?”

陸時淵挑眉,“我很忙。”

“之前就聽你說康城這邊工作快結束了,應該會有假期吧……”蘇呈一臉期待,“二哥,救救孩子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