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初見嶽母,算不上朋友的關係
loading...
是夜,驟雨疏狂,漫天潑墨般。

陸時淵穿過一條窄廊,碰見兩個勾肩搭背的醉鬼,卻沒看到蘇羨意,這讓他不自覺眉心緊蹙,直至拐了個彎,一盞昏黃的廊燈下,看到了她。

拿著手機,屏幕亮著光,她彎著腰,也不知在腿上掃什麽。

以為她有什麽需要幫忙的。

陸時淵皺了皺眉,緩步走近。

想一探究竟。

雨打玻璃,吞沒了他的腳步聲,蘇羨意壓根沒察覺,直至感覺燈下有黑影傾覆,遮了光,她才扭頭看去……

“意意。”

徐婕原本全部心思都在女兒身上,也被這聲音給驚著了。

一把優雅幹淨的男嗓。

蘇羨意慌忙起身直腰,由於她的身高及屏幕角度問題,鏡頭是自下而上掃過去的。

目光所及,徐婕視線裏,就看到一個黑褲白衣,長相優越的男人,細邊眼鏡在昏黃的燈光下被鍍了層柔光。

即便是死亡角度,也能看得出俊朗疏闊,霽月優雅。

“你、你怎麽來了。”蘇羨意將手機捂在胸口,蓋住了鏡頭,這讓徐婕皺眉不滿。

“看你太久沒回去,出來看看,你沒事吧?”

“沒有,在和我媽視頻。”

“抱歉,我剛才沒注意。”

陸時淵確實沒看到她在視頻。

如果知道她在視頻,他不會貿然靠近。

隻是哪兒有人視頻不是把鏡頭對著臉,而是在腿上掃來掃去的,還以為她出了什麽事。

聽說是在和母親視頻。

陸時淵不自覺的挺了挺背,不動聲色得理了理卷在手肘處的袖子。

試圖用手指,一點點碾平褶痕。

“沒事的,我媽就是比較擔心我,害怕我受傷,我說了她不信,非要跟我視頻。”蘇羨意解釋著,心髒卻不受控製的噗通亂跳。

這該死的巧合,怎麽視頻都能讓他遇到!

徐婕此時卻忽然提高聲音喊了聲,“意意!”

手機貼在胸口,這一聲呼喚。

震在心髒上,驚得蘇羨意呼吸又是一顫。

“媽?”蘇羨意小心將手機鏡頭從胸口挪開,避開陸時淵,防止他入鏡。

陸時淵雖然做好了提前見嶽母的準備,但是無論打電話、還是視頻,貿然打擾總是不禮貌,給她做了個離開的手勢,就打算走……

蘇羨意收到手勢,急忙點頭。

“等會兒,意意,你讓那小夥子等一下。”徐婕急忙說道。

陸時淵聞聲腳步停住,蘇羨意快嚇瘋了。

今晚是怎麽回事,先是父親眼神不對勁,現在母親又搞事情?

“他不是你朋友?”

“是啊。”蘇羨意緊抿著唇。

“你讓那小夥子幫忙拿著手機,給我拍一下你的全身。”

“媽——”蘇羨意徹底瘋了,“沒必要吧,我剛才不是都讓您看了嗎?真的沒事。”

“我隻能看到你的正麵,還有後背什麽的,你自己又拍不到,要不我連夜就回康城。”

蘇羨意看了眼陸時淵,有些為難。

母親平時沒這麽事兒的,今晚是怎麽了?

不過她說到做到,自己今晚不答應,她怕是真能買機票飛過來。

沒法子,她隻能看向陸時淵。

陸時淵看她一臉難色,隻笑著點頭,趁著從她手中接過手機的間隙,抬手整了下領口。

總不可能真的隻是給蘇羨意舉手機,不打招呼不禮貌,所以麵對鏡頭時,他臉上擺出了最為溫和有禮的微笑。

“伯母好。”

正麵看,更帥!

倒是有點顏值暴擊的味道,徐婕雖然不是看臉的外貌協會成員,可長得好看的人,又衝你笑,她的嘴角都控製不止得往上翹。

“你好,你是意意的朋友啊。”

陸時淵點頭,“算是。”

可這個回答,卻耐人詢問。

朋友就是朋友,什麽叫算是?

徐婕都活到這把年紀了,什麽味道嗅不出來,隻是一笑,“今晚出事的時候,你和意意在一起?”

“並沒有,我去的時候,已經晚了。”

“你能趕過去,也算有心,現在的人啊,都怕惹麻煩,像你這麽熱心腸的小夥子不多啦。”

“不過沒能幫上忙。”

“你有這份心就不錯了,以前沒見過你啊,你和意意是什麽時候認識的朋友啊。”

“我們……”

……

蘇羨意瘋了,這是聊上了?

窗外雨聲狂亂,她的心裏也是兵荒馬亂,她急忙出聲,“媽,您不是要看我有沒有受傷嗎?”

“差點忘了。”徐婕抱歉得笑著。

蘇羨意:“……”

您真的有把我這個女兒放在心上?

陸時淵把鏡頭調成後置鏡頭,離了些距離,蘇羨意在鏡頭裏轉了兩個圈,就急忙道謝,從他手中拿過手機,示意他趕緊走。

“那我先走,替我向伯母問好。”陸時淵倒不多做糾纏。

確定他離開,蘇羨意才麵對鏡頭,看向母親,“媽,您今晚是想幹嘛啊?”

“他多大啊,是做什麽的?”

“這和我受傷有關係嗎?您現在不是該關心您閨女?”

“你不是說自己沒事嗎?有什麽好關心的。”

“……”

徐婕清了下嗓子,“還有啊,你今晚打扮成這樣是準備和誰約會?”

“我、我沒有!”

徐婕看她嘴硬,也沒點破。

方才剛打開視頻,徐婕就注意到她今天特意化了妝,還不是那種隻上點粉底,畫些眉毛的,而是眼影腮紅,搞了全套,不是見重要的人,她可不會如此精心打扮。

孩子都不太喜歡和父母聊感情的事,她也不急著逼她,掛斷視頻時,卻說了句:

“我不反對你談戀愛,你喜歡就行,剛才那小夥子就挺不錯,我覺得挺好。”

蘇羨意哭笑不得,愣是不知該怎麽接話。

陸時淵有多好……

她自然是比誰都清楚的。

自己喜歡的人,自然覺得是全世界最好的。

——

這邊陸時淵已經回到了餐桌上,一臉的春風得意,惹得肖冬憶頻頻側目,他又幹什麽了?

反倒是遲幾分鍾回來的蘇羨意,略顯局促尷尬。

肖冬憶視線在兩人身上反複橫跳,直接告訴他:

他倆有事兒!

“時間也不早了,那今晚就先這樣吧。”蘇永誠看向蘇羨意,“意意,你明天還回學校?”

“後天走,派出所那邊可能還有點事。”

蘇羨意原定是,明天返校,出了這樣的事,警方自然希望她在康城多留兩天。

“都這麽晚了,今晚跟我回家住?”

“不用,這裏離帝景苑還近些。”

蘇呈此時不斷給陸時淵使眼色,可某人愣是不搭理他,這讓他有些著急。

眼神沒用,兩人之間還隔了點距離,明麵兒上不能讓父親看出端倪,他隻能桌下用力,抬腳去勾陸時淵的腿……

沒反應?

蘇呈咬牙,雙手扒著桌子,用盡全身力氣,用腿使勁蹭了兩下。

陸時淵沒反應,倒是肖冬憶眼神越發不對勁,餘光瞥了眼桌下,又掃了眼蘇呈,靠近陸時淵低聲說:

“你家小舅子莫不是有什麽大病,老是蹭我腿幹嘛!”

陸時淵扭頭,看向蘇呈:“你肖叔叔讓你別蹭他的腿。”

所有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