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眼神不對勁,想讓他做女婿(有獎問答,2更)
loading...
處理完蘇呈的事,一行人即將離開時,碰見了蔡家的律師。

給他們賠禮道歉,說會最大程度配合調查,積極補償,改日蔡蕙敏的家人也會親自登門致歉。

與丁家相比,態度倒是不錯。

“怎麽都沒見到她家裏人?”蘇呈狐疑。

“蔡家人好像並不關心她,隻是給她錢花,她整天在社會上胡混,和家裏人關係並不好,經常吵架。”包軼航聳了聳肩。

不過今晚的事,他也算經曆了社會人心險惡,被傷透了心。

包軼航轉頭看向蘇呈和其他人,一臉抱歉。

“今晚的事,其實我也有責任,我不該帶呈哥去酒吧,我也不知道蔡蕙敏她們會……我原本是好心……”

“行了,我都懂!”蘇呈拍了拍他的肩膀。

“可是呈哥……”

“都過去了,以後交朋友,自己多注意,不要再被人坑了就行。”

包軼航連連點頭。

覺得還是跟著蘇呈一起玩,比較有前途。

**

出了派出所時,外麵下起了小雨,原本堵在派出所門口的記者也都走得差不多。

蘇永誠這一路強忍怒火。

笑著詢問大家想吃什麽,時間太晚,可選擇的餐館不多,最後找了家尚在營業的小館子,炒了幾個菜,終究是能吃上口熱乎的東西。

這家還有燒烤龍蝦,雖說時間很晚了,生意倒是不錯。

原本外麵還擺了幾張桌子,由於下雨,客人都擠在屋內。

喝著小酒,高談闊論,小館子裏異常熱鬧。

飯菜上桌,蘇羨意還在糾結被毀的形象問題,隻是低頭吃東西。

蘇呈則是生怕再惹毛父親,話也不多,他今晚吃了烤肉,在派出所又吃了份泡麵,倒也不餓,和包軼航就這麽幹看著。

不過蘇永誠和陸時淵倒是聊得熱絡。

“……剛才聽你和魏嶼安打電話,他好像挺怕你。”

“我畢竟是他長輩。”

“這倒也是,今天時間太晚,又出了這麽多事,改天來我家,我們好好喝一杯。”

“隻怕會太叨擾您。”

“沒關係,你隻管來。”

傻子都看得出來,蘇永誠很中意陸時淵,這說著說著,就不自覺地扯到了找對象的事:

“之前聽你說工作忙,沒時間找女朋友,你喜歡什麽樣的啊?其實吧,我們家的情況有些特殊,我有兩個女兒,也都還沒對象……”

“咳——”蘇羨意直接被父親的大膽發言嚇到了。

“你怎麽了?”蘇永誠皺眉看她。

“沒、沒事。”

蘇羨意剛準備去扯紙巾擦嘴,有人已經把麵紙遞到了她麵前。

“謝謝。”

“不客氣。”陸時淵笑道。

蘇永誠默默看著兩人互動,覺得陸時淵相當貼心。

他笑了笑,“你看這孩子,我又沒說要給她介紹對象,看把她給嚇的。”

“她膽子小吧。”陸時淵看著蘇羨意嗆紅的臉,忍不住笑出聲。

“女孩子嘛,都比較害羞。”

礙於陸時淵和魏嶼安的特殊關係,蘇永誠原先還真沒想過這事兒。

如今越看越喜歡,難免會有私心:

這麽好的小夥子,如果是他的女婿該多好!

蘇羨意敏銳察覺到,自己父親的眼神……

越發不對勁!

尤其是衝自己笑的時候,越發意味深長。

蘇呈則托腮坐在一邊看熱鬧:

他的老父親好像終於開竅了,看到了二哥和他姐之間的可能性。

……

蘇羨意被自己父親看得幾近窒息,得虧一通電話,拯救了她。

“都這麽晚了,怎麽還有人找你?派出所那邊的?”蘇永誠皺眉。

“不是,我媽打來的。”蘇羨意拿著手機離開餐桌。

徐婕畢竟人在外地,消息沒有那麽靈通,也是剛聽說蘇羨意出事,這才打電話詢問。

“……媽,我真的沒事。”

“我聽說還動手了?你受傷沒?我買機票,明天就回康城。”

“我爸在,事情他都處理好了。”

“你爸?”徐婕輕哼著,“算他還有點用處,你真的沒有受傷?”

“真沒有。”

蘇羨意站在餐館走廊的窗邊。

外麵雨勢漸大,風裹挾著雨水,劈裏啪啦砸在玻璃上,甚至湮沒了前麵用餐的鼎沸人聲。

無論蘇羨意怎麽解釋自己安然無恙,徐婕愣是不信,非要眼見為實。

沒辦法,蘇羨意隻能掛了電話,和她開視頻。

——

另一邊

今晚蘇永誠雖說由他請客,但是陸時淵怎麽可能真的讓他付錢,給肖冬憶遞了個眼色,讓他陪著蘇永誠說話,自己則借口去洗手間,離開了餐桌。

去前台結賬後,發現蘇羨意還沒回來。

今晚本就不太平,他心裏不放心,便打算去找一下。

此時的蘇羨意正在走廊和母親視頻。

“您看到了嗎?我真的一點事都沒有。”

“給我看看你的胳膊、腿。”

徐婕所知道的消息,看著都覺得心驚膽戰。

不把她周身看全乎兒了,她心裏不踏實。

“好,給您看。”蘇羨意無可奈何,拿著手機,用鏡頭掃著全身。

“你那裏光線不好,你慢點兒,別晃!”徐婕皺眉。

“好,我慢慢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