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血壓飆升:今晚,他的小命休矣
loading...
陸時淵離開時的眼神,徹底殺到了丁洪國,嚇得夠嗆,酒醒過半,民警針對他試圖妨礙司法,包庇犯罪一事,也提出了警告批評。

律師都覺得自己的雇主是個傻子。

若不是看在錢的份上,他都想辭職不幹。

丁洪國向民警提出,想和丁佳琪見一麵。

當他看到滿臉指印抓痕,衣服被撕扯得破爛不堪的女兒,被嚇得瞠目結舌;而丁佳琪也看到了被打的父親。

父女相望,盡皆狼狽。

律師了解完前因後果,給出的方案就是坦白從寬,爭取寬大。

“就沒有其他辦法?”丁洪國還指望女兒飛上枝頭。

“您已經把蘇家徹底得罪了,現如今怕是……”

律師一臉為難。

遇到個智障一樣的雇主,他能有什麽辦法。

丁佳琪走投無路,看向父親,“爸,您去找嶼安,隻要他肯幫忙,一定能救我!”

“算了吧,他是指望不上了,我被蘇永誠打了,想找他幫忙,結果有個醫生來了,就跟他說了兩句話,那小子被嚇得說話都結巴了,簡直就是一慫蛋。”

“陸時淵?”丁佳琪崩潰。

“我不知道他叫什麽,反正……和蘇家是一夥的,臨走了,居然用眼神恐嚇我!”

“完了,徹底完了……”

丁佳琪跌坐在凳子上,雙目失神。

丁洪國還小聲嘀咕著:

不就是個醫生嗎?到底能有多厲害。

**

另一邊

離開谘詢室,蘇羨意原本還在擔心父親的身體,生怕他真的高血壓發作。

結果離了警方視線,蘇永誠剛才還捧著胸口,一副喘不上氣的病態模樣,此時昂首闊步,神采奕奕。

“爸?您……”蘇羨意皺了皺眉,“身體好了?”

“就像時淵說的,房間烏煙瘴氣所以才會胸悶,離開那裏,我這口氣兒就順了,現在讓我爬個十層樓都不帶喘氣的。”

蘇羨意悻悻笑著。

難怪蘇呈會長成這樣,原來是“上梁不正”。

“時淵,你怎麽會來?”

蘇永誠看向陸時淵,眼神越發熱切。

長得好,工作好,腦子好……

總之,目前接觸下來,每個點都很戳他。

“之前酒吧出事時,我剛好也在,原本是想跟著一起來派出所的,隻是警方辦案,我能做得不多,想著意意還沒吃晚飯,就去買了點吃的過來,沒想到您也在。”

“意意,你還沒吃飯?”蘇永誠皺眉。

蘇羨意甕聲點頭。

“這都幾點了,你居然還沒吃飯!”

“伯父,這事兒怪我,原本我們是約好的一起吃晚飯的,是我工作太忙,耽誤了時間,後來小呈又出事,所以……”陸時淵解釋。

蘇永誠點頭,“你們經常一起吃飯?”

作為父親,他還是很會抓重點的。

蘇羨意神經瞬時緊繃,卻聽陸時淵淡淡一笑,“伯父,之前不是您把她托付給我,讓我多照顧她嗎?”

肖冬憶走在三人後麵,手中還拎著餐盒,微微皺眉:

把人托付給他?

這又是什麽時候發生的事?

據他了解,在這之前,他們也就端午節見過一次吧。

他認識的人,想過嶽父這一關,哪個不是千難萬難。

他究竟是如何做到還沒交往,就讓嶽父甘心把女兒托付出去的?

太魔幻了!

陸時淵,你究竟是個什麽物種?

蘇永誠聽了這話,恍然想著,好像是有這麽一回事。

“我就是隨口一說,畢竟你工作忙。”

“長輩所托,不敢怠慢。”

“現在這社會,大家都怕麻煩,像你這樣有擔當和責任心的孩子不多啦。”

“您過獎了。”

……

肖冬憶咂舌:

你丫心裏早就樂開花了吧!

裝,你個大尾巴狼。

蘇爸爸呀,看人不能光看外表。

等他把你女兒照顧到自家戶口本上,我怕你哭都來不及。

——

當他們再見到蘇呈時,和他一起玩的那群孩子大部分都被各自家人領走。

除了包軼航,他父母目前都在外地,找了個律師來簽字領人,形單影隻,倒也可憐。

雖然陸時淵買了些吃的,但考慮他和肖冬憶也都還餓著,蘇永誠便提議由他請客吃點宵夜,把包軼航也捎上了。

蘇呈未成年進入酒吧,作為監護人,蘇永誠雖不知情,也難辭其咎,被民警教育了一通。

他賠著笑,再三保證不會再有下次。

餘光卻時不時瞟向不遠處的蘇呈,恨得那叫一個咬牙切齒:

你個小兔崽子。

等我回去就扒了你皮!

“那您簽個字,就可以把人領回去了。”民警給他遞了筆和單子,又說道,“對了,我們在酒吧包廂,找到一張屬於您的銀行卡,您也一並簽字領走吧。”

“我的卡?”蘇永誠皺眉。

“就是……”民警咳嗽著。

糾結半天,還是把蘇呈豪橫怒甩銀行卡的壯舉告訴了蘇永誠。

“他畢竟是個孩子,這種行為還是不可取的,作為家長,不能給了錢就撒手不管,您說呢?”

蘇永誠伸手揉了揉胸口!

難怪酒吧經理找他索賠。

他伸手揉了揉胸口,氣到血壓飆升。

不僅需要降壓藥,還要救心丸。

“呈哥,你爸人還挺好的,如果是我爸來了,絕對會打死我。”包軼航看著蘇呈,還一臉羨慕。

蘇呈悻悻一笑。

與父親交鋒十幾年的經驗告訴他:

今晚,他的小命休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