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陸二哥怒刷好感:眼神如刃(2更)
loading...
蘇羨意沒敢看他,接待室其餘人看過去。

襯衫西褲,細邊眼鏡,舉手投足,精致且有風度,一看就像是個正派的斯文人。

蘇永誠也沒想到會碰見陸時淵。

怎麽說也是自己動了手,而且今日還穿了睡衣,不太體麵,佯裝揉胸口,也沒主動打招呼。

——

“您是醫生?”丁洪國不認識他,還以為找到了救星。

“請您幫我驗驗傷,您看我這臉,就是被他打的,構成輕傷犯罪了吧!”

民警自然要核實身份,陸時淵報出在市一院工作,科室及職務。

“醫生,您趕緊幫我看一下!”丁洪國急吼吼道。

肖冬憶倚在門邊,看著陸時淵走過去。

“您哪兒受傷了?”

“臉!”

“隻有臉?”

陸時淵抬手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

看他這張狂叫囂的模樣,不知道的……

還以為傷了腦子。

隔著一段距離,就聞到了他身上的酒氣,陸時淵眉頭微皺,伸手幫他查看。

在丁洪國期待的眼神中,他淡淡說了句:

“您麵部損傷留有瘢痕,外傷後麵部存留色素異常,勉強算輕微傷。”

“蘇永誠,你聽到沒!輕微傷也是傷,我要告你!”

丁洪國忽然有了底氣。

“您的受傷程度,他隻會麵臨治安處罰和民事賠償,告他意義不大。”陸時淵挑眉,“況且不是誰受傷誰就有理,還得考慮動手原因……”

“你這話是什麽意思!”丁洪國皺眉。

肖冬憶咋舌:

“他的意思是說,不是誰被打誰就有理,有些人被打,那是活該!”

“你……”

丁洪國忽然察覺蘇家父女表情不對。

好端端的,怎麽突然有醫生出現,恍然道:

“你們是一夥的!”

陸時淵直言,“作為醫生,我隻是客觀陳述事實。”

“我還以為你是好人,原來……”

“丁洪國,今晚是你出言不遜,挑釁動手在先,我純屬正當防衛,派出所都是有監控的,你如果不依不饒,那我就奉陪到底!”

蘇永誠在這方麵,態度很硬。

蘇羨意不知前情,看向民警。

警察也是聞訊匆匆趕來勸架,還沒來得及看監控,急忙找人調閱錄像。

“如果您真的動手在先,就算打官司,怕也討不了好。”陸時淵直言。

“你們都欺負我是吧。”

丁洪國急得上火,一副要他們好看的模樣,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對方接得倒是挺快,“喂,嶼安,是我啊,在忙啊……我這邊出了點意外,你看能不能過來一下……”

他此時還以為魏嶼安是他準女婿,定能來幫忙。

話沒說完,手機被人伸手一挑,拿走了。

“你……”丁洪國看向陸時淵,大驚失色。

魏嶼安今晚正頭疼著。

丁佳琪出事,各種電話信息紛至遝來,陸瑞琴打了好幾通電話提醒他不要插手丁家的事。

電話再度響起,他以為又是母親打來警告他的,來電顯示都沒看,接起才發現是丁洪國的。

剛想著如何拒絕他,就聽到那頭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是我!”

魏嶼安隨即嚇得後背一涼,“小、小舅?”

大晚上的,突然聽到他的聲音,還真特麽嚇人!

“你要來替他出頭?”

“不、不啊。”

魏嶼安後背直冒冷汗,這丁洪國又是怎麽惹到小舅了?

這丁家父女簡直有毒!

最離譜的是,平時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小舅,最近出現得也太頻繁了吧。

陸時淵隨即把電話遞給丁洪國,“他說幫不了你。”

丁洪國懵逼了,什麽狀況?

“你是誰啊?你還管得了魏家的事!”

陸時淵認真道,“他家的事,我管不了,但他……我還管得住!”

“……”

不僅管得住,那魏嶼安分明是怕他怕得要命,簡直就是完全壓製!

——

此時民警已調出監控。

可以清晰聽到兩人對話,丁洪國的挑釁與威脅,連民警都覺得他簡直是欠揍。

陸時淵聽完,直接說道:

“根據當時的情況分析,伯父就是正當防衛,最多就是賠點錢,而且您是醉酒狀態,考慮您意識是否清醒問題,伯父怕是連拘留都用不著。”

“倒是您,再三威脅恐嚇,尋釁滋事,還試圖為您女兒開脫洗罪,妨礙司法,包庇犯罪。”

“這些加起來,不知道夠您在裏麵蹲幾年?”

丁洪國傻了眼。

民警認真道,“這位先生說得不錯,您以威脅受害人家屬,企圖為您女兒脫罪的行為,已經涉嫌違法犯罪。”

“就像伯父剛才所說,你若是想告,我們也奉陪到底。”陸時淵笑道。

“我們玩得起,就怕……”

“您耗不起!”

一聽陸時淵說自己恐有牢獄之災,加之魏嶼安這個“靠山”不在,丁洪國立馬就慫了。

哪兒還敢叫囂張狂,隻能捂臉自認倒黴。

反正今晚這一拳,算是白挨了!

——

蘇永誠以前隻覺得陸時淵模樣出色,工作好,謙遜有分寸,如今就更喜歡了。

處理事情沉穩幹練,有理有據,不卑不亢,對付丁洪國這種粗人,陸時淵的做法顯然比他的拳頭更管用。

不用動手,兵不血刃。

處理得幹淨漂亮。

最關鍵的是,不用他出麵,也維護了自己在女兒心裏的形象。

此時再想想魏嶼安……

和他一比,那都不算個玩意兒!

這選女婿啊,還是要挑這種三觀正,腦子好的。

陸時淵說完扭頭看向蘇永誠,“伯父,剛才聽說您身體不舒服?”

“還好,可能是被氣著了,有點胸悶。”

“那最好去通風好的地方,這裏某些人身上的味道實在難聞,烏煙瘴氣,我聞著都不舒服,您覺得胸悶也正常。”

蘇永誠一樂,沒想到他也會說刻薄話。

不錯不錯!很合他胃口。

丁洪國卻險些被氣死。

一個打完人裝病碰瓷,一個不如幹脆點名說他髒,存在即汙染空氣。

挨打還要被羞辱,哪兒有這麽欺負人的。

**

丁洪國心有不甘。

緊盯著他們陸續離開的背影,目露凶光。

隻是下一秒,好似有所感知般,即將離開的陸時淵卻忽然扭頭看他——

目光猝不及防相撞。

丁洪國來不及躲閃,就被他的眼神震住了。

方才還斯文儒氣的人,那眼神忽得就變得完全不同鋒芒盡顯,匪氣外露。

丁洪國被嚇得打了個寒顫,陸時淵卻忽然衝他勾唇一笑。

就特麽離譜,這還是同一個人嗎?

第一次,他體會到了,什麽叫做:

眼神如刃,能殺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