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栽贓:活見鬼,嚇得魂不附體(2更)
loading...
有了蘇呈這句話,包廂形勢變得更加混亂。

雙方人混戰在一起,滿地的酒水碎玻璃,酒吧工作人員也不敢輕易靠近,急忙去找經理和保安。

——

而另一邊

陸時淵剛開完會,算是對康城近段時間工作的總結。

“小陸啊,真不想留在我們醫院?”陳主任拍著他的肩膀,“隻要你願意,其他事情我們都可以幫忙解決,房子、戶口你都不用擔心,如果你願意,連對象我們都能包辦。”

肖冬憶聽了這話,連連咋舌。

怎麽就沒人挽留他一下?

替他解決一下終身大事?

“謝謝您的厚愛,我的家人都在燕京。”

“知道留不住你。”陳主任唉聲歎氣,“時間也不早了,一起吃個飯?我請客。”

“不好意思,我已經約了人。”

陸時淵這才從口袋拿出手機,入目就是來自包軼航的4個未接電話。

蘇羨意的信息:

【二哥,臨時有點事,晚些聯係你。】

而包軼航的信息則是:

【呈哥有危險,白夜酒吧,速來!】

兩則短信放在一起看,他自然就嗅出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

“哎,人比人氣死人啊,陳主任簡直把你當親兒子看,不像我這個可憐人,無人問津,要不你吃飯把我帶上?”

肖冬憶調侃完,不見他回應,扭頭打量,差點沒把他嚇死。

臥槽!

這表情他有多久沒看到了!

“出什麽事了?”

陸時淵沒作聲,給蘇羨意打電話。

酒吧那邊激戰正酣,蘇羨意根本不知自己手機在震動。

陸時淵臉色越發沉冽可怖,大步朝著辦公室走去,脫下白大褂,抄起車鑰匙就往外走。

肖冬憶雖不知發生了什麽,但他這樣子實在嚇人。

這丫的以前在燕京也是個囂張跋扈的主兒。

就他此時的模樣,肖冬憶哪兒敢讓他獨自離開,著急忙慌得跟上去,隻是某人步子大,他隻能跑步跟上,累得氣喘籲籲。

肖冬憶在心底暗惱:

臥槽!

你丫是在顯擺自己腿長?

**

此時的酒吧內

經理帶著保安衝過去,也沒能把混戰的雙方分開,直至警察來了,大聲怒喝,兩邊這才罷手。

蘇呈和包軼航等人身上均有不同程度掛彩。

飛哥那夥人也沒討到便宜。

蘇羨意倒是沒受傷,抬手撣了下衣服上的酒漬。

似乎沒擦掉,又從口袋拿出一包抽紙,扯了一張,擦了擦衣服,又慢條斯理得擦拭著手指。

那模樣漂亮精致,遺世獨立,哪兒像帶頭打架的人!

隻是可憐了蔡蕙敏和丁佳琪兩人,混在裏麵,不知被誤傷了多少次。

尤其是丁佳琪,不複往日的模樣,頭發淩亂似鬼,手臂被劃破,還在冒著血。

蘇呈抵了抵包軼航,“你叫的警察,可算來了!”

包軼航一臉懵逼:

我特麽沒叫啊!

就算是酒吧的人報警,警方也不該來得這麽快啊。

“都給我靠牆站好了。”

來了四五個警察,看著這場麵,也是頭疼。

“警察同誌,跟我們無關,是他們先動手的。”

飛哥那夥人是出了名的混子,與警察碰麵是家常便飯,還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還指著蘇羨意告狀。

“又是你們!”警察也認識這夥人。

“你們不惹事就行,還說人家小姑娘欺負你?”

“我告訴你們,有人舉報這裏有人身上有違禁品,男女分開,貼牆站好,我們要搜查這裏。”

“同誌,我們就是打架,什麽違禁品,您可別冤枉我!”

那群混子靠著牆,還抖著腿,麵對警察還一副下九流的模樣。

“別嘚瑟,等我們查完地方,搜完身,再處理你們打架的事。”警察都不想多看他們一眼。

這屋裏就三個女生,蘇羨意靠牆站著,丁佳琪緊挨著她。

警方已經開始給對麵的男生搜身,並且讓同事叫個女警過來幫忙。

“……警察叔叔,我身上真沒東西。”幾個混混還笑嘻嘻的。

倒是警方即將搜到蘇呈身上時,丁佳琪忽然衝著蘇羨意笑了下,“蘇小姐,聽說你弟弟被保送燕京大學了?”

“怎麽了?”

“你說,如果被搜出知道他身上藏了不幹淨的東西,那會怎麽樣?”

“我弟弟很乖。”

“是嗎?”

警方開始搜蘇呈,他有些怕癢,還扭了幾下腰。

結果隻搜出手機和一把掛著海綿寶寶的電動車鑰匙,其他的一無所獲。

丁佳琪瞳孔微震。

蘇羨意偏頭衝她一笑,“你看吧,我就說我弟弟很乖,丁小姐與其關心我弟弟,倒不如多關心關心自己吧。”

丁佳琪表情扭曲!

不可能的,他身上怎麽可能什麽都沒有!

和計劃的完全不同啊。

她腦子亂哄哄的,不過女警很快來了,就三個女生,挨個搜身也不費什麽時間。

輪到丁佳琪時,她還沒從震驚中緩過神。

女警卻似乎從她口袋內摸出了什麽,意味深長得看了她一眼,扭頭看向領隊的警察,“隊長,有收獲。”

一小包粉末,塑料袋密封。

蘇呈等人畢竟是孩子,沒見過這檔子事,麵麵相覷。

好似電視劇裏的情節,忽然照進現實的錯覺,有點恍惚。

其中一個警察接過東西,打開,隔著一段距離嗅了下,深看了一眼丁佳琪,又衝著領隊的人點了下頭。

蔡蕙敏也傻了眼,張大嘴巴,錯愕得說不出話。

這下子連那群混混都懵了。

打架和這種事的性質可沒法比,紛紛看向自家大哥。

飛哥卻冷汗涔涔,看了眼蘇呈,又難以置信得看向丁佳琪。

瘋了——

真特活見鬼了!

這東西他分明是塞到……

丁佳琪被嚇得臉都白了,腦仁兒嗡嗡地疼,渾身俱是冷汗,被嚇得魂不附體。

而此時站在門外的酒吧經理忽然說了句:“魏、魏少,您怎麽來了?”

魏嶼安忽然出現,丁佳琪才好似如夢初醒,連聲辯解說東西不是她的。

“可東西是從你身上搜出來的。”警察皺眉。

丁佳琪忽然想到什麽,扭頭看向蘇羨意,“你害我,是你陷害我!”

麵目猙獰,聲嘶力竭。

蘇羨意看著她,神色從容,衝她一笑,“丁小姐,紅口白牙的就往我身上潑髒水?我陷害你?證據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