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 大佬的細致與壞心思,預約下次(3更)
loading...
最關鍵的是,他的另一隻手,還擱在她腰上。

隔著冬天厚重的衣服。

蘇琳卻好似還能真切感受到腰上的力道!

他的手很大。

似乎一下子就握住了她的半截腰,力道也大得離譜,她覺得自己與他相比,在力氣方麵,根本沒有一點能抗衡的餘地。

“我沒事。”蘇琳站直身子,與他身體之間,稍稍拉開距離。

而厲成蒼也適時鬆開握在她腰上的手。

克製,僅守著分寸。

看著她,不躍進,卻又有種藏不住想掠奪的野心。

所以兩人的手還握在一起,興許是用力拉扯牽引繩的緣故,她手心很燙,那股熱意甚至蔓延到了手背。

手熱。

他的亦如此。

“狗衝擊力道很大,尤其是它這種經過訓練的。”厲成蒼解釋。

“嗯。”蘇琳已經感受過了。

“還是我來牽。”

她點著頭,待他緊握自己的手稍鬆些,便一點點將自己被半包裹的手指抽離出來,“我來拎菜吧?”

“不用。”

方才一切發生得太突然,厲成蒼隻能鬆開所拎的菜,此時才彎腰撿起。

蘇琳走在他身邊,將手插入口袋,隻是那般拉扯輕蹭,手心的皮子被扯得通紅,還隱隱作痛。

若是她知道,大狗如此難牽,她根本不會主動要求牽狗。

要不是厲成蒼及時拉著自己。

自己怕是要被狗拖著滿大街跑了。

她被嚇得心潮起伏,久久難以平靜。

手上又被拉扯得熱烘烘的。

**

待兩人回去後,厲成蒼解開狗繩,卻並未拿下它的嘴套,嗬斥它蹲在牆角麵壁思過,自己則拎著菜進入廚房。

小巴委委屈屈,卻也乖覺,不敢再造次。

蘇琳這才將手從口袋拿出。

剛才拉扯力道太大,手心通紅一片,某處有些破了皮,倒沒出血,卻也有些疼。

她去洗了下手,被摩擦破皮的地方,水流經過,也難免刺痛。

深吸一口氣,暗惱自己運氣太差。

口袋手機震動。

蘇呈打來的電話。

“喂,小呈?”

“姐,你罵我幹嘛?”

蘇呈近來全身心都在搞航天設計賽,經常幾個小時不看手機,正打算去食堂吃飯,拿過手機一看,蘇琳給他打了電話,還連發了數條威脅短信。

譬如:

【你小子膽子肥了,你給我等著,我饒不過你。】

【再一再二還敢再三?你是不是以為自己成年了,長大了,如今有了靠山,我就動不了你?】

【你給我等著。】

……

類似信息,發了很多,還發了要把他鎖喉勒死的表情包。

搞得蘇呈莫名其妙:

自己最近多乖啊,又沒惹她。

“哦,沒事。”蘇琳原本以為是蘇呈又先斬後奏害她,還故意不接電話,自然要數落他兩句,現在知道錯怪他了,自然說沒事。

“沒事?姐,你是不是來大姨媽了。”

“……”

蘇琳氣結,剛想懟他,厲成蒼卻拎著藥箱過來,示意她坐到沙發上。

她愣了下,卻還是坐下了。

厲成蒼知道她在打電話,並未出聲,隻伸手,示意她把右手伸出來。

蘇琳隻衝他搖頭,低聲說,“我沒事。”

“那讓我看一眼。”

蘇琳右手被繩子拉扯摩擦,蹭破了一點皮,大狗的牽引繩也很重,繩子又粗,哪兒能受得住那般摩擦。

她把手伸出去,厲成蒼隻看了眼,便打開藥箱,拿了棉簽與消毒藥水出來。

蘇琳正接聽電話,他似乎根本沒給她拒絕的機會,從下方托住她的手,拿著蘸取少許消毒藥水的棉簽,就在她破皮處擦拭了一下。

藥水接觸皮膚,蘇琳沒喊出聲,但身體還是本能瑟縮了一下。

幾乎是下意識的想要縮回手。

隻是厲成蒼手指一緊。

緊緊握住了她的,抬頭看她,“很疼?”

“還好。”

“我輕點。”

“……”

他的語氣,似乎都柔軟了幾分,倒是聽得蘇琳心下一緊。

其實,一個人總是保持一個模樣,大家習慣了,也就不覺得有什麽奇怪。

但一個孤絕冷傲,寡情淡漠的人,忽得細心柔軟,溫言細語,那種反差,就太容易戳到人了。

以前的蘇琳,隻是聽蘇呈或者蘇羨意提起厲成蒼。

眾人對他的形容,無怪乎就是:

難搞的大佬……

似乎沒人提過,他還能細致到這個程度。

手背被他手心托著,你能清晰感受到他手心傳來熱度。

他的手指粗糲,指關節清晰明顯,還有幾處疤痕。

溫熱,沉穩。

給人一種踏實又安穩的感覺。

塗完消毒水,又給她擦了點藥膏。

他動作很熟練,倒像個醫生。

蘇呈大概猜到姐姐在和其他人說話,隱約聽到那人聲音,耳熟,“姐,你跟誰在一起啊?”

“不需要你管,先掛了。”

蘇呈被罵了一通,本就莫名其妙,結果又冷不丁被掛了電話,有些懊惱。

難不成,她真的來大姨媽了?

脾氣這麽燥!

而蘇琳掛了電話,厲成蒼已經撤回手,將棉簽扔進垃圾桶,“你的手,明天就沒事了。”

“謝謝。”蘇琳垂頭看著自己的手,有些紅腫,真是要命,無奈聳肩,“看來,我真的不適合遛狗。”

“一般的大狗爆衝起來,很少有女生能拉住它,以後出門,我牽狗。”

蘇琳幾乎是下意識點了下頭。

又恍惚覺得不太對。

怎麽就以後了?

她抬頭看向厲成蒼,眼底有些困惑,他收起藥箱,又說道,“要不下次出去,就不帶它了。”

麵壁思過的小巴差點哭了:

它真的再也不敢了!

“我教你做飯吧。”蘇琳可沒忘記今天來的任務。

“你的手現在應該沒法做飯。”

畢竟剛抹了藥。

“那……”

“我帶你去外麵吃,或者我們點外賣,教我做飯的話,等明天吧。”

蘇琳手上這種擦傷,隻是暫時性紅腫,估計十幾分鍾,或者一兩個小時後就沒事了。

事已至此,蘇琳也隻能點頭。

若是沒擦藥,其實自己做個飯也是沒問題的。

她沒這麽嬌氣,手傷也沒這麽嚴重!

“你想吃什麽?去外麵?”厲成蒼提議,“我們家附近有些小館子還不錯。”

蘇琳從農貿市場回來時,就注意到了他家附近的各種蒼蠅館子,便點頭同意了。

然後,

小巴與一堆買回來的菜,被扔在了家裏。

當蘇琳跟著厲成蒼進入小館子裏時,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為什麽遇到他之後,事情的發展,總是變得很詭異。

中間,蘇羨意還打了次電話過來,因為被放鴿子,還約她明天出去。

“我明天……可能沒空。”

畢竟厲成蒼剛說了明天再來教他做飯。

“姐,你最近都在忙什麽?今天忙,明天還有事?你都拒絕我兩次了。”蘇羨意歎息著,“想約你出門,真是太難了。”

“我真的有事。”

“什麽事啊?帶我一起唄!”

“不能。”

蘇羨意鬱悶了……

周小樓最近忙著戀愛工作,似乎忘了,她還有個閨蜜。

怎麽現在連姐姐都這麽忙?

她想找個人逛街都這麽難。

沒法子,她隻能跑去陸家,去找陸識微,卻剛好撞見,她與謝馭正親親熱熱的靠在一起說什麽。

又被喂了一把狗糧。

“蘇羨意的電話?”厲成蒼詢問。

“嗯。”

因為兩人並肩而行,其實對話,厲成蒼聽了個大概,“她想過來,你為什麽不帶她一起來?”

“嗯?”蘇琳被他的問題,問得愣了下。

因為沒想到他會問這個。

厲成蒼的想法:

哦,原來她也不想有外人打擾他們。

蘇琳皺了皺眉:

你家有狗,意意過來,若是被嚇著,或者狗毛過敏,染上什麽細菌怎麽辦?

你家狗子爆衝的力道,我可是見識過了!

兩人各懷心思,隻是後來到了小館子裏,就再沒提起這事兒罷了……

------題外話------

今天更新結束~

意意:我是外人?打擾了,告辭——

蘇姐姐:這發展,是不是很奇怪?

厲隊:健康可持續發展,一點也不奇怪。

蘇姐姐:可持續發展,居然還能這麽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