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 一人一狗旁聽生,無意淺吻手背(3更)
loading...
小堂妹繼續問道:“那你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蘇琳看她神秘兮兮的,笑道,“怎麽問我這個,你該不會想和我谘詢情感問題吧,你早戀了?”

“我倒是想早戀啊,但是我家有這麽一個凶神惡煞的哥哥,誰敢追我啊。”

一般開學不久,總會有家長會。

厲成蒼一到,就算對她有點意思的男同學,也不敢造次。

“等你考上大學,想談戀愛,他也管不了你,現階段,就把心思用在學習上。”

“我怕到時候,我哥還是會管我?”

“那時你就是個成年人了,他還憑什麽管你?”

“那如果他管我,你會幫我嗎?”

“……”

蘇琳覺得,厲家兄妹倆的事,跟她沒關係啊。

“姐姐,你會幫我吧?”小丫頭抱著她的胳膊撒嬌,蘇琳也是沒法子,就點頭同意了,想著先敷衍她吧。

畢竟,

以後的事,誰也說不好。

“謝謝姐。”

“我們繼續看題目吧。”蘇琳指著麵前的完形填空。

她講解的同時,厲成蒼已經倒了兩杯水過來,蘇琳道謝,便繼續授課,而厲成蒼與小巴又坐回了原位,他摩挲著手中的書,目光便落在了蘇琳身上。

“你當時為什麽會選錯?”

“不是說,‘三長一短,選最短;三短一長,選最長’嗎?不會做就選c!”

“誰教你的?”

“小呈哥。”

“……”

蘇琳無奈笑著,自家這個坑人的弟弟,究竟是怎麽教學生的。

這也不能怪蘇呈,隻怪厲家這小堂妹太誠實,不會做的,就直接空在那裏,其他題目倒也罷了,選擇題的話,你至少蒙一個,保不齊就對了呢?

所以蘇呈才這麽教她的。

蘇琳笑著揉了下她的頭發,“別聽小呈胡說,他說得有些話可以聽,但不能全聽。”

“不能全聽?”

“他比你大不了多少,你也別把他說的話太當真,遇到不會的題目,我們還是可以認真分析一下的……”

蘇琳指著題幹,給她分析題目。

待她講完,又挑了篇類似難度的英語完形填空讓她練習,方才得空端起麵前的水,準備喝口潤潤嗓子。

她太久沒長時間講課,說了太多,覺得口幹嗓子燥。

端起杯子,低頭準備喝水,從一側忽然伸出一隻手,直接覆蓋在了杯口上,他的手很大,剛好能把整個杯口都蒙住,蘇琳完全沒想到他會突然伸手過來,已經低下頭,唇邊幾乎要挨著杯口——

以至於,下一秒

她的唇,輕輕吻上了他的手背。

軟的,熱的——

輕觸,隻一瞬,厲成蒼心頭就好似被什麽輕蟄了一下。

被人在心上輕輕開了槍。

小堂妹原本正低頭寫作業,餘光瞥見這一幕。

內心震蕩:

怎麽辦?

想看,又不敢正大光明看。

握緊手中的筆,眼睛卻不斷往上瞄!

一刹那,蘇琳已抬起頭。

麵色沉靜,眼睫卻慌亂得顫動兩下,就好似月下蝴蝶扇動著翅膀,即便在地球兩端,展翅震動,亦能在掀起狂風巨浪。

“不好意思。”蘇琳表麵鎮定。

“沒關係,水涼了,我去給你換一杯。”

厲成蒼拿著杯子,走出了房間。

待他離開,蘇琳才下意識抿了下唇。

與她唇上的溫度相比,厲成蒼手背的溫度是微涼的。

而厲成蒼將已涼的水倒了一半,倒入開水,端著陶瓷杯,指尖似乎也被染上一絲熱度,隻是手背烙上的那個印子。

卻變得越發燒灼滾燙。

印在他的手背上,就好似烙印在他心上。

帶他回去時,蘇琳接了杯子道謝,低頭喝水,一切恢複如常。

隻是後來,蘇琳總是隱約感覺,有人在盯著她看。

第六感,循著那處視線看過去時……

人在看書,狗在閉目。

難道,

是她自己想多了?

反複幾次後,蘇琳覺得自己怕是想太多,有點疑神疑鬼了,便專心投入到教學中。

兩人偶爾嘀咕著什麽,忽然就笑出聲,厲成蒼聽不到,就坐在不遠處看著。

他平時對她很嚴苛,倒是很難見她笑得如此開心,蘇琳在輔導完功課後,小姑娘便拽著她,“姐,你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再走?”

“是不是你餓了?”

蘇琳倒是不餓,隻是輔導作業時,聽到小姑娘肚子咕咕叫過。

“有點兒。”她不好意思的笑著。

“我讓我哥給我們煮泡麵吧,他煮的泡麵可好吃了。”小姑娘像是顯擺一樣炫耀。

“泡麵?”

“別的他也不會做啊。”

然後她就收到了來自自家堂哥的死亡凝視:

不會說話,你就不要說。

------題外話------

今天更新結束~

小堂妹:哥,我盡力幫你了!

厲隊:你千萬別幫我——

小堂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