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 厲家人和狗都雙標:手黑,心也髒
loading...
天沉風冽,彎月西升。

蘇琳跟著厲成蒼進入厲家時,天光已黯,忽得一聲狗叫。

“汪——”

從邊上竄出一隻黑背。

饒是蘇琳不怕狗,也難免被這突如其來的叫聲嚇得渾身一激靈。

此時,隻聽厲成蒼嗬斥道,“小巴!”

小巴就好似瞬間得到指令,令行禁止。

在距離蘇琳一米遠的地方乖乖站好,衝她搖著尾巴。

蘇琳來過厲家幾次,小巴認識她,如今見到,無非是太過激動,想尋求關注。

厲成蒼再轉頭看向蘇琳,“放心,有我在,它不敢靠近你。”

聲線忽得低沉舒緩,與方才厲聲嗬犬的聲音,簡直不像一個人。

小巴歪著腦袋,似乎在思考什麽。

而此時一個紮著馬尾的小姑娘從屋裏跑出來,衝著厲成蒼喊了聲哥,剛想衝到蘇琳麵前時,胳膊就被他拽住。

“哥?”小姑娘一臉狐疑。

“你幹嘛?”

小堂妹傻了眼:

我……我能幹嘛?

自然是去打招呼啊!

你攔著我幹嘛?

她掙了下胳膊,卻被某個堂哥拽得更緊了,她就隻能站在距蘇琳半米遠的地方衝她笑了笑,“蘇姐姐好。”

“你好。”蘇琳與她客氣頷首。

“以後拜托姐姐多多照顧了。”

蘇琳點頭應著,厲成蒼示意她先進屋,她走到前麵,隱約能聽到後麵兄妹倆在嘀咕什麽,隻是音量太小,她聽不清。

“哥,你幹嘛拉著我?”

“你衝過去,是想幹嘛?”

“打招呼啊,不是你跟我說,對她要客氣,要熱情?你拽著我做什麽?”

“小巴剛才衝過去,嚇著她了。”

“……”

小堂妹立即瘋了!

幾個意思?

你把我比做狗?覺得我會嚇著這位蘇姐姐?

後來,

蘇琳進屋,室內暖氣開得很足,隻需穿一件薄衫即可,她剛脫下外套,厲成蒼就很熟稔得接過,將其掛在玄關處的衣架上。

因為之前厲成蒼曾幫她掛過衣服,蘇琳似乎也沒第一次那般詫異,道謝,將衣服給了他。

並且,從鞋櫃裏取出雙拖鞋給她,“你先穿我的鞋。”

蘇琳看著麵前的一雙男士拖鞋,愣了數秒。

因為她之前來厲家,從未換過鞋,她點頭應著,小腳穿大鞋,總是有些滑稽的。

跟在後麵的小堂妹已經完全懵逼了。

她哥在幹嘛?

從小到大,厲成蒼確實很疼她,但是厲家這樣的家風,撒嬌哭鬧是絕對不會有糖吃的,她也從小就知道,堂哥是疼她,卻絕不會驕縱她。

當她把自己外套遞給自家哥哥,想讓其幫忙掛起時,某人隻給了她一個冷眼。

那眼神分明在說:

你自己,沒有手嗎?

小堂妹一臉懵逼:

他家堂哥,從什麽時候開始雙標的?

緊跟著進屋的小巴似乎瞬間看透了什麽。

坐在距離蘇琳不遠的地方,衝她不停搖尾巴,倒是有種天然的呆萌模樣。

蘇琳衝它招了招手。

小巴就樂顛顛得翹著尾巴,邁著輕快地步伐跑到蘇琳腳邊蹲下,她則試探著想摸摸它的頭。

隻是蘇琳從未養過小動物,也極少與貓狗親近,手伸出去,卻又有些猶豫。

畢竟眼前這隻,並不是什麽博美、比熊那種可可愛愛的犬種,而是一隻黑背,就是坐在那兒,都威風凜凜。

沒想到,小巴居然主動把狗頭湊過去,求愛撫。

小堂妹深吸一口氣。

沒想到這隻狗居然還會看人下碟。

它剛被領養時,大抵是剛從警隊退役,離開訓導員,精神懨懨。

她也是與它接觸很久,各種肉幹、狗零食的投喂,一開始小巴還不願吃她的東西,過了段時間才逐漸熟絡起來,並且聽她的話。

隻是人家畢竟是退役警犬,似乎總有些傲氣在,很少像某些狗子那般,會撒嬌賣乖。

如今這是在幹嘛?

小巴,你不是很驕傲,很有尊嚴的一條狗嗎?

你在賣什麽萌?

“我們什麽時候開始上課?”蘇琳看向厲成蒼。

她摸了摸小巴的狗腦袋,又勾著手,輕輕蹭著它下巴下的短毛,小家夥舒舒服服得任她撥弄著。

“不急,先喝點水。”厲成蒼給她倒了杯水。

“那我先打個電話。”

蘇琳離開前,蘇永誠自然叮囑她,到了厲家,給他來個電話報平安。

當蘇琳去一側打電話時,坐在單人沙發上的小姑娘就開始衝著自家狗子招手,“小巴,過來,給我摸摸——”

結果小巴抬起後側的狗爪子,撓了下耳朵,抖了下身上的毛,直接挪到了厲成蒼身邊。

小堂妹:“……”

完了,

這狗子居然有樣學樣,開始雙標了!

她打量著自家堂哥。

總覺得哪兒怪怪的,趁著蘇琳打電話時,便湊到了他身邊,“哥,這位蘇姐姐長得真好看。”

準確來說,蘇羨意的長相才是屬於老天喂飯吃那類,蘇琳五官不若她那般精致,卻生得靈動,加上那一身涼薄似彎月的氣質,看似冷情,垂目淺笑時,又被染上一層煙火氣。

她是複雜的。

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

這樣的人,總會讓人產生一種想一探究竟的欲望。

“她和小呈哥不太一樣啊?”小堂妹繼續問著。

蘇呈開朗陽光,與麵色涼薄的蘇琳,完全是兩種人。

“她們是同母異父。”厲成蒼端著保溫杯喝水,解釋道。

“這點我知道啊,但是差別有點大,而且……”她打量著自家堂哥,“我覺得你對她有點特別。”

“比如?”

“就對她特別關照,又幫她拎包,還幫她掛衣服。”小姑娘那語氣,還酸酸的。

“時淵托我照顧她。”

“陸二哥拜托的?”

“對。”

蘇琳與蘇羨意的關係,她自然也了解些。

陸時淵會拜托他照顧蘇琳,無可厚非,隻是她又小聲嘀咕了一句:

“以前也沒見你這麽聽陸二哥的話啊?”

厲成蒼放下保溫杯,偏頭看向她,“你在嘀咕什麽?”

“double.standard!”

“嗯?”

“我在背英語單詞。”

“……”

此時,蘇琳剛好打完電話回來,厲成蒼就沒認真聽她說了句什麽單詞。

後來才知道,這個英文詞組的意思是:

雙標!

——

蘇琳挺無奈的,原本是給母親打電話,結果她去洗手間了,接電話的是蘇永誠,開口第一句話就是:

“你還好嗎?”

蘇琳哭笑不得,“我挺好的。”

“你如果覺得做不下去就趕緊回來,千萬別委屈自己。”

蘇琳連聲點頭,覺得他太小題大做,其實接觸下來,厲成蒼再怎麽說,也是個人,即便麵冷話少,對她還算紳士照顧,“爸,厲家又不是狼窩,小呈都能在這裏做這麽久的家教,你究竟在擔心什麽?”

“他是男孩子,你畢竟是女生啊。”

“那又怎麽了?”

“你不覺得那位厲警官,生了一雙會吃人的狼眼嗎?”

“……”

有此擔心的,可不僅蘇永誠一人。

就連蘇羨意回家,在見到謝馭時,都難免談及了這個話題,總擔心蘇琳在厲家吃什麽虧,畢竟某位大佬的心思實在讓人難以捉摸。

結果謝馭給她的回答是:

“成蒼是人民警察。”

“哥,你這話是什麽意思?”蘇羨意沒聽懂。

她說的是擔心蘇琳,他提厲成蒼的職業做什麽?

“身為執法人員,他不會知法犯法,做出什麽違法亂紀的事,這點你可以放心,蘇琳不會出事。”

“……”

謝馭說完,蘇羨意忽然覺得,更加擔心了!

瞧她臉色不對,謝馭還補充了一句:

“不過他想犯事兒的話,估計也沒人能抓住他的把柄。”

謝馭這群朋友,對厲成蒼還是很了解的,手黑,心也髒,他若是暗戳戳想搞誰,真的很難被人發覺。

蘇羨意懵了:

哥,你這是在說什麽?

你確定這是在安慰我?為什麽我覺得更害怕了。

------題外話------

新的一個月又開始啦(*^▽^*)

意意:我忽然覺得好害怕!

謝哥兒:我在安慰你了。

意意:你還是閉嘴吧。

謝哥兒:……

**

新的一個月,求個保底月票呀,麽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