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 情侶頭像?厲家大佬罩著的女人
loading...
酒店包廂內

肖家與周家人的初次相見,雙方都表現得非常客氣,周小樓今日難得穿了條溫柔淑女的毛衣長裙,披散著頭發,一點淡妝,顯得格外乖巧。

雙手捧著水杯,小口抿著熱水。

就連周家夫妻倆都沒見過女兒如此淑女過。

肖冬憶則在四個長輩身旁遊走,倒茶斟酒,謙卑討好。

“別忙了,坐吧。”李玉笑著招呼肖冬憶坐下。

“你們來燕京有段時間了吧,感覺怎麽樣啊?”肖媽媽笑道。

“挺好的,畢竟是首都,就是容易堵車,而且特別幹燥,特別冷,有點適應不了。”

“這個確實,冬冬平時太忙了,要不然應該讓他多陪你們轉轉的。”

“沒關係,工作要緊。”

……

周小樓坐在位置上,緊張得都不知該說點什麽。

手機震動,蘇羨意發來的信息:

【見麵了嗎?】

【見到了,我現在很緊張。】

【沒事的,別緊張。】

大抵是太過緊張,周小樓今天話很少,喝了不少水,中途跑了趟洗手間,待她出來時,在走廊上就遇見了肖冬憶。

“你怎麽出來了?”

“我媽擔心點的菜不夠,讓我再去加一點。”

今日肖家做東,點的菜自然是夠吃的,就是擔心招待不周。

“你今天好像特別不在狀態。”肖冬憶看著她。

周小樓走到一處窗邊,將窗戶推開一絲縫隙,冷風吹散熱氣,她伸手扯了扯衣領,讓涼風沿著脖頸往身體裏麵灌。

“我可能是太緊張了,覺得好熱。”

“有什麽可緊張的。”肖冬憶走過去,伸手,直接把窗戶關上,“吹冷風,容易感冒。”

“我覺得熱。”

“你是有多熱。”

“你試試我的臉,很燙。”

周小樓歎息著,她都不懂自己在緊張個什麽勁兒,都不知該說什麽,隻能像個傻子一樣陪著笑。

她話音剛落,感覺有黑影覆蓋過來。

肖冬憶忽然靠近,俯身——

下一秒

額頭貼上她的。

溫熱,滾燙。

隔得太近,呼吸纏繞。

“你的臉……確實很燙。”

他低著頭,想吻。

周小樓把臉一偏,躲開了,“這是在外麵。”

“沒人過來。”

“那就抱一下。”周小樓伸手。

他眼色壓低,問道,“隻想抱?”

目光相遇,曖昧瘋長。

肖冬憶偏頭,吻住她的唇。

繾綣且溫柔。

其實今晚雙方家長見了麵,兩人的交往就算是得到了家裏的認可,那種感覺自然是不同的。

肖冬憶輕撫她的頭發:

“其實,今晚我也很緊張,隻是看到你,就覺得自己又充滿了勇氣。”

兩人並未親昵太久,回到包廂時,肖爸爸與周彭海已經聊嗨了,從時事政治,聊到了國際新聞,倒是找到了共同話題。

雙方會麵,倒是愉快。

——

周家夫妻倆離開的那天,並非休息日。

肖冬憶又有手術不便請假,脫不開身,周小樓原本打算叫出租車,送父母去機場,卻意外接到了肖爸爸打來的電話。

“肖叔叔?”

“你父母還沒走吧?”

“沒有。”

“我剛到公寓樓下。”

自己兒子好不容易談了個女朋友,肖家父母都格外上心,周彭海見肖冬憶父親送他們去機場,覺得不好意思,“怎麽好意思勞煩你。”

“我今天不忙,冬冬醫院有事,怕是來不及送你們,又擔心小樓一個人照應不過來。”

“也太麻煩你了。”

“以後若是成了一家人,還談什麽麻不麻煩的。”

到了機場,肖爸爸還從後備箱取了許多燕京的特產讓他們帶走,周彭海夫妻倆也是再三推諉客氣,最後還是把特產帶走了。

肖家人如此用心,周彭海夫妻倆自然是看在眼裏。

瞧得出來,肖家夫妻倆不是難相處的人,自然更加不會反對兩人的戀情。

**

肖冬憶離開手術室時,周彭海夫妻倆早已坐上回老家的飛機。

他脫下手術衣,捏了捏酸脹的後頸。

“又疼了?”陸時淵路過他身邊,“外公前段時間還問我,你什麽時候再去找他,看一下你的脖頸和腰椎?”

“最近忙著接待叔叔阿姨,我哪兒有空啊。”

“他們不是今天離開?”

“是啊,這個點,應該上飛機了。”

肖冬憶活動了一下脖子,拿出手機時,許陽州正在群裏蹦躂,炫耀他之前投資的項目終於賺了錢,說自己終於可以在他父親麵前揚眉吐氣了,還嚷嚷著要請客吃飯。

阿墨:【剛賺了一點錢,就顯擺?】

小翹臀:【你管我?】

【你懂不懂什麽叫過日子?】

【我一個孤家寡人,我存錢過什麽日子?自己開心就好。】許陽州發了個冷哼的表情,【老肖才應該存錢,結婚需要很多錢的,還要準備養孩子的奶粉錢。】

老肖:【我謝謝你的提醒。】

【老肖,過幾天我請客,你問小樓有沒有空,把她也叫上。】

如今,都算是自己人了。

陸識微:【@老肖,冬冬,你把小樓拉到這個群裏來吧。】

【好。】

陸識微又說道:【大家相熟的,不在群裏的,也都拉進來吧,人多熱鬧些。】

都是熟人,在一個群裏說話也方便。

周小樓進入群聊,看到群名時還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在座的都是弟弟】?

這是什麽鬼?

【哈嘍,我來啦——】蘇呈發了個表情包。

小翹臀:【弟弟,你來啦。】

這個群裏,終於有人能和許陽州一唱一和了。

平時隻有他一個人上躥下跳,現在可算是找到了知己,群裏瞬間就熱鬧了起來。

同時被拉進來的,除了他們,還有——

蘇琳。

蘇家姐弟倆,都是陸時淵拉進群聊的。

一個是未來小舅子,一個是姐姐,都是自己人。

把他們拉進來,也沒什麽。

隻是陸時淵把兩人拉進來之後,就忙著和病人家屬交代病情,就沒管群裏的事。

許陽州和蘇呈聊了一會兒後。

蘇呈說:【下課了,我要換教室繼續去上課,你們先聊。】

蘇呈一走,群裏瞬間安靜下來,周小樓就和大家打了招呼,眾人寒暄。

小翹臀:【咦?群裏好像還多了一個人?那個白色頭像是誰?】

蘇羨意:【是我姐。】

【她這頭像,和厲大哥的,乍一看,像不像情侶頭像?】

蘇琳:【……】

蘇琳的頭像是前段時間去滑雪拍的雪景照。

乍一看是純白的,其實畫麵是雪景。

她的頭像可是自己拍的,獨一無二,怎麽就變成情頭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倆是一對呢,哈哈——】隔著手機屏幕,都能感覺到某人笑得放肆。

蘇琳咬牙,剛想開口,一直愛潛水的厲成蒼出來了。

厲成蒼:【@小翹臀?你在說什麽?】

許陽州嚇瘋了。

厲成蒼在這個群裏,一年冒泡的次數都屈指可數,而且他通常是屏蔽群聊的,所以大家聊得許多內容,他也不知道,若不然許陽州哪兒敢如此放肆。

猝不及防的冒一句,把許陽州嚇得夠嗆。

【厲大哥,你也在啊?】

語氣討好。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剛才在說什麽?】

【我……】

許陽州開啟了裝死模式,厲成蒼並未追著他不放,反而是@了一下蘇琳:【在嗎?】

蘇琳:【在的。】

【我馬上到你那裏。】

【你來我這裏做什麽?】

此時,群內所有人都盯著手機屏幕,看著擁有黑白頭像的這兩個人聊天。

厲成蒼:【我來接你。】

【你來接我幹嘛?】

【去我家。】

【那你等一下,我馬上出去。】

所有人:【……】

許陽州剛準備喝口可樂壓壓驚,被這句嚇得直接嗆了嗓子。

我的親乖乖,這兩人究竟在聊什麽?

他們之間,什麽時候這麽熟了?

去他家?

幹什麽?

蘇呈後來出現解釋:【我最近比較忙,我姐替我去厲家做幾天家教。】

眾人這才恍然。

誰都知道,厲成蒼有多重視自家小堂妹的教育問題。

許陽州咋舌:

敢情,現在這蘇家姐姐,已經是大佬罩著的女人了。

以後再也不敢調侃她了!

不過這兩人的頭像,確實……挺像情侶頭像的。

------題外話------

許州州:嚇死我了,以後再也不敢調侃她了。

**

月底,最後一天啦,有月票的支持一下月初哈,筆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