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 嶽父被女婿追著跑?怕他賴著我(3更)
loading...
翌日一早

肖冬憶被鬧鍾吵醒,頭疼得像是要裂開般,昨晚的事,他記得不太清楚,打開手機,有不少群消息,許陽州正在群裏問陸時淵程老是否有空。

【二哥,外公今天忙不忙,我想去拔罐。】

許陽州幾乎每次去推拿拔罐,都會疼得嗷嗷直叫。

那慘叫聲,幾乎整個大院都能聽到。

程老都無語了,就沒見過哪個小夥子比他還嬌氣,有次自己都沒開始下手,他就提前開始叫喚。

“陽陽,我還沒動手,你喊什麽?”

許陽州:“我提前開個嗓。”

“……”

不過拔罐結束,回到家,幾乎倒頭就能睡著,特別舒服,許陽州三不五時就會過去。

陸時淵回複:【不忙,你隨時都能過來。】

老肖:【@陸時淵,你今天上班幫我請半天假,頭有點疼,我下午再去醫院。】

【你醒了?】

【我昨晚喝多了?】

【還行吧。】

肖冬憶剛舒了口氣,就聽陸時淵又發消息。

【你就是對著小樓的父親,一口一個爸。】

許陽州發了個牛逼的表情:【老肖,看不出來啊,原來你才是這個群裏隱藏的王者。】

厲成蒼今天不知怎麽回事,居然也在線。

隻發了兩個字:【恭喜!】

肖冬憶無語,這兩個字是什麽意思?

他隨即@陸時淵:【你為什麽不阻止我!】

【你沒給我這個機會。】

陸時淵想過了許多種可能,就連他耍酒瘋的應對之策都想好了,大不了就學著謝哥兒,一記手刀,劈暈了帶走,可肖冬憶的舉動,也超乎他的所控範圍。

【那叔叔是什麽反應?】

【尬聊幾句後,把我們都趕走了,應該是嚇到了。】

【……】

——

肖冬憶後來又和周小樓打電話詳聊了這件事,周小樓一直安慰他說,“沒事的,知道你喝多了,所以我爸根本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那你和叔叔好好解釋一下,有時間的話,我請他們吃飯。”

周小樓將肖冬憶欲請客這件事告訴周彭海。

周爸爸直接拒絕。

他現在是有點怕了肖冬憶。

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一個隻認識一天的男人喊爸爸,周彭海有點消化不了。

那一夜,

他徹底失眠了。

周家夫妻倆在燕京隻待了幾天,周小樓陪著他們四處遊玩,品嚐美食美食,兩人就準備回老家,和大部分父母一樣,其實想多陪陪女兒,又怕待久了,給她造成負擔。

而肖冬憶一直想約他們見麵,卻一直碰壁。

相反,

陸時淵近日常去肖家,給陸小膽帶點吃的,逗弄它開心,小家夥和他又恢複了以往的親昵,倒是肖冬憶垂頭喪氣,想討好周家爸媽,卻不得其法。

他就此事,谘詢了一下陸時淵。

得到的答案是:

“抱歉,幫不了你!”

“你應該很有經驗啊,你還有兩個嶽父,你就說說,你是怎麽討好他們的。”

“相比較謝哥兒,謝叔從小就喜歡我,蘇叔叔更是待我如親兒子,你這種苦惱,我沒經曆過,確實幫不了你!”

肖冬憶崩潰:

他懷疑陸時淵是在故意和他炫耀什麽。

他又谘詢了謝馭。

得到的答案就兩個字:

真誠!

肖冬憶覺得挺有道理的,他從周小樓口中探聽到周彭海的作息日常,知道他每天早上,都會早起給妻女買早餐,他就開始去“偶遇”。

結果周彭海見著他,扭頭就走。

“叔叔——”肖冬憶在後麵追。

周彭海隻能加快腳步。

周小樓是知道肖冬憶的計劃的,正站在窗邊張望著。

然後就看到:

肖冬憶正追著他爸跑!

搞什麽啊!

後來,周彭海實在受不了,彎腰扶著膝蓋,急急喘著氣兒,看向他,“小肖啊,你放過我吧!”

叔叔年紀大了,真的跑不動了。

“叔叔,我就是想和您說幾句話。”

“說話就說話,你追我幹嘛!”

周彭海都嚇瘋了,生怕他再喊一句話,大庭廣眾的,那真是說不清了。

肖冬無奈,“是您跑,我才追的。”

“我……”

大概是肖冬憶表現得太真誠,拿出了他以往吃瓜的熱情,和周爸爸打起了伏擊戰。

陸時淵等人倒是樂得不行。

還沒見過誰家嶽父被女婿追著跑的。

——

某次,周彭海終於主動聯係他了。

讓他下班後,來一趟公寓,肖冬憶樂得不行,還和陸時淵炫耀,說自己嶽父,終於肯搭理他了。

那天,他特意回家穿了身新衣,將自己收拾得整潔利落。

結果周彭海隻丟給他一雙襪子。

那是他之前留在公寓的。

“叔叔,您這是什麽意思?”

“把你的襪子拿走,我看著礙眼。”

“……”

周小樓還特意問父親:“爸,您是不是很不喜歡他啊?”

“我對他沒意見,就是怕他賴上我。”周彭海歎息著,“他是跟你談戀愛,應該追著你跑啊,你說他整天來堵我幹嘛?”

------題外話------

今天更新結束~

冬冬:爸,您別跑!

周爸爸:你離我遠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