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一口一個爸,叫得親昵順口(2更)
loading...
周彭海被這一聲爸刺激得咳嗽猛烈,甚至跑到洗手間。

“嗆著了?”李玉不停拍著丈夫的後背,試圖幫他順口氣,周小樓也急忙去查看。

周彭海都要瘋了!

這小子是不是喝了酒,故意想搞他。

想要他這條老命!

而肖冬憶醉眼蒙矓,不明所以,還看了眼坐在他對麵的陸時淵:

“爸爸是不是太激動了。”

陸時淵摘下眼鏡。

捏了捏眉心:

聽他咳嗽的聲音,就好似要把心肝脾肺都咳出來。

不僅是激動,

我看啊,他激動地都快死掉了。

“老肖,喝多了,你就少說兩句吧!”

肖冬憶皺眉看他:“我說話不好聽?”

陸時淵咬牙,壓著聲音:“你可閉嘴吧!”

你說話能有多好聽!

“我不!我就不——”

陸時淵深吸一口氣,看向蘇羨意,“意意,我覺得他沒得救了,要不我們先回家吧。”

蘇羨意隻覺得好笑。

其實肖冬憶的性格,挺適合周家的。

周小樓性子活潑歡脫,跟她爸媽關係很大,她家整體的家庭氛圍就很好,大學時,夫妻倆來探望周小樓,還給宿舍幾人都買了許多東西。

讓他們多多擔當自家的小瘋丫頭。

陸時淵深吸一口氣:

覺得很丟人!

蘇永誠那麽喜歡他,他都沒有喊過一聲爸爸。

——

待周彭海從洗手間出來,臉還通紅著,看向醉酒的肖冬憶,又急又氣,竟不知該點什麽,深知自己剛才表現得太激動,覺得有些丟麵兒。

周小樓給他倒了杯水,“爸,您喝點水。”

肖冬憶鸚鵡學舌,也跟著說:

“爸,喝水!”

周彭海深吸一口氣,“我喝不下!”

“爸,喝點水會舒服些。”

“爸,喝點水會……”肖冬憶半闔著眼,話沒說完,就被陸時淵輕咳一聲打斷了。

周彭海深吸一口氣,他原本想著,酒後吐真言,讓肖冬憶說幾句實話,沒想到卻把自己給坑進去了。

這一口一個爸,叫得還挺親昵順口!

他與陸時淵、蘇羨意寒暄幾句,便說:

“時間也不早了,你們也該早些回去休息了。”

周爸爸看向陸時淵,那眼神分明在說:

你趕緊把這小子帶走吧!

我真的受不了了。

周爸爸很擔心,肖冬憶再說出什麽石破天驚的話。

他真的會被直接送走!

“那行,我帶他先回去,您和阿姨奔波勞累一天,也實在辛苦,感謝你們的招待,改天我和意意做東,請你們吃飯,你們早點休息。”

陸時淵說著,架著肖冬憶就要走。

某人還在數花生,不肯走。

“你該回家了——”陸時淵說得咬牙切齒。

結果肖冬憶卻說:

“這裏就是我的家,我不走!”

好說歹說,才把他哄上車,周小樓還叮囑陸時淵,一定要照顧好他。

陸時淵也點頭應著。

送肖冬憶回家的路上,某人坐在後排,哼哼唧唧得,他便開了車載電台,裏麵剛好在播放秦縱的音樂。

結果肖冬憶忽然嗷的一嗓子,跟著音樂嘶吼起來。

勁爆的搖滾樂,配合著激烈鏗鏘的鼓點。

陸時淵被嚇得一激靈,差點被直接送走!

深吸一口氣,看向副駕的人,“意意,我能直接把他丟下去嗎?”

“不好吧,要不……”蘇羨意抿了抿嘴,“丟在他家門口?”

兩人嘴上這麽說,卻還是把他安全送到了家。

肖家爸媽知道他今天要見周小樓的父母,心下也擔心,也沒睡,看到他被陸時淵從後排踉踉蹌蹌扶下車,也是頭疼。

千叮嚀,萬囑咐,怎麽還是喝多了!

最關鍵的是,他還抱著陸時淵,一個勁兒喊什麽爸爸?

陸時淵那表情:

簡直和便秘差不多!

蘇羨意站在一旁,隻一個勁兒偷笑。

“時淵,不好意思啊,這麽晚還麻煩你送他回來。”

肖媽媽道謝,又示意他和蘇羨意進去喝杯茶。

“我們就不……”陸時淵剛想拒絕,看到了趴在窗口,看著他的陸小膽,便點頭同意了。

“小膽兒!”

陸時淵招呼它,結果小家夥伸了個懶腰,扭扭屁股,直接鑽到了自己的小窩裏,根本不搭理他。

即便是拿東西逗它,也是對陸時淵愛答不理。

直至他說要走,小家夥才蹭到他腳邊。

“抱歉啊,我最近沒來看你,等過段時間,我就接你回家。”

關於陸小膽的事,陸時淵和蘇羨意商量過,其實隻要認真做好防護和衛生,將它養在身邊是沒有問題的,隻是他們想著,等蘇羨意過了前幾個月的危險期再來接它。

大概是太久沒見到陸時淵。

在陸小膽看來,總懷疑自己是被拋棄的。

對陸時淵態度,沒有以前那麽熱情,這讓他覺得挺過意不去,摸著它:“我以後常來看你,好不好?”

陸小膽沒什麽反應,隻是盯著他,似乎在說:

看你表現。

陸時淵和蘇羨意離開後,陸小膽鑽到了肖冬憶的臥室,他身上有股花生米的香味,小家夥原本隻是趴在他手邊嗅了嗅。

結果肖冬憶一個翻身。

“喵嗚——”

救命,

貓要被壓扁了!

------題外話------

二更、三更一起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