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 隻是個弟弟,小樓被大佬警告了?
loading...
關於“二字頂流”戀愛瓜的緋聞,在圈內愈演愈烈,經過眾多網友的分析與討論,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覺得說的是秦縱。

就連蘇羨意公司同事都在討論。

有人說偶像戀愛是失格行為,也有說秦縱這年紀,談個戀愛很正常。

最搞笑的是,陸家的家族群裏,居然也在討論此事:

有福同享,有難退群:【@秦縱,告訴哥哥,你是不是談戀愛了。】

十億少年的夢:【咱們縱縱終於長大啦,姐姐很欣慰。】

*&#¥:【弟弟怎麽不出來?】

……

蘇羨意加入群聊後,沒聊幾句,就去玩真心話大冒險,她沒來得及細看群成員。

如今一個個看戲吃瓜,紛紛冒頭。

極少有備注姓名的。

然後她就看到了一群亂七八糟的呢稱,有很正常的,也有什麽:

【我是你永遠得不到的爸爸】。

群裏討論得熱火朝天,當蘇羨意回到大院時,發現當事人還沒走。

秦縱難得休息,陸老留他在家多住兩日。

蘇羨意再見到他時,某個偶像正在陸家的院子裏,穿著中老年睡衣,和鄰居兩個小朋友在分食糖葫蘆。

“來,你一個,我一個!”

見著蘇羨意,還熱情和她揮手。

蘇羨意哭笑不得,外麵因為你都吵翻天了,你卻在這裏吃冰糖葫蘆。

當她問起網上那則傳言時,秦縱聳了聳肩:“肯定不是我啊。”

“大家都以為是你。”

“你覺得我像是正在談戀愛的人?”

“確實不像。”

“放消息出來的狗仔,說什麽幾天後再公開,擺明就是想訛錢,誰知道是哪個倒黴鬼被盯上了。”

“……”

後來秦縱才知道:

自己就是那個倒黴鬼!

此時的偷拍跟蹤的狗仔,都一臉懵逼了。

秦縱那邊幾個意思?

為什麽還不找他們進行公關?

發郵件被無視,現在放到了網上,秦縱那邊沒找他們,倒是有幾個十八線的小明星聯係他們,旁敲側擊詢問戀情說得是誰?

狗仔都無語了:

他們已經被標注了【頂流】二字,這些人對自己在圈子裏的定位好像有問題。

可不是誰都能稱之為頂流的。

他們決定,還得去蹲守,可能拍到更實錘的東西,秦縱那邊才會主動聯係他們,給他們送錢。

秦縱的行程,他們無從得知。

不過他們找到了周小樓的,跟蹤不到他,跟著女方總沒錯吧。

——

而此時的秦縱,正在陸家,陪著陸老爺子泡腳。

當江叔給他拿出搪瓷牡丹的泡腳盆時,他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看向陸老,“爺爺,您是認真的嗎?您覺得我和這個盆配嗎?”

陸時淵看向他:“這個盆謝哥兒也用過,怎麽?還配不上你?”

“配得上,配得上……”

老爺子泡著腳,詢問陸時淵婚禮籌備得怎麽樣,伴郎伴娘人選是否確定了。

“意意那邊,應該確定了,我這裏還有點問題,隻定了成蒼一個。”

“你要是找不到人,就從你那些堂兄堂弟裏選幾個,咱們陸家還會缺人?”陸老笑著。

“我推薦了我哥。”秦縱直言。

陸老抿唇,“他有時間?”

陸時淵笑了笑,“不清楚,我問問看。”

當他聯係到大哥時,某人並未給出準確的答複,隻說讓陸時淵做兩手準備。

秦縱一聽這話,瞬時起勁兒。

主動要求,要幫自家哥哥去試伴郎。

結果,自家哥哥一句話,差點沒把他氣死:

“你要幫我試衣服?”

“是啊,知道你忙,如果你真的有時間來當二哥的伴郎,到時候過來,直接穿上衣服就能去接親,多方便啊。”

“你應該試不了我的衣服。”

“為什麽?”

“小矮子。”

“……”

秦縱瞬間怒了:

我這顏值、身高,在娛樂圈都是拔尖的,你居然敢說我矮?

粉絲都說我是天神下凡,你是不是眼瞎?

你才矮,你全家都矮!

偏生此人是自家大哥,他隻能忍了。

不過試伴郎服這件事,他卻鉚足了勁兒。

你不是不讓我去嗎?我非要去!

就連陸時淵的勸告都不聽。

“我怕你出去,會被人圍觀?”陸時淵也不想帶他去。

兄弟倆相差太多。

無論是身高,還是體型。

秦縱在大哥麵前,都隻是個弟弟。

“我就要去!”秦縱好像跟誰杠上了。

陸時淵也是拿他沒法子,他選擇的婚紗禮服店,與謝馭陸識微的同一家,做保密措施很不錯,隻要秦縱安分些,也不會有什麽問題。

**

那天是周末,蘇羨意剛好有假期,與婚紗禮服店提前聯係好。

準備去試妝,以及確定婚禮當天需要穿各種衣服,順便把伴郎、伴娘服確定下來,前一天晚上,她聯係了蘇琳。

“姐,當我伴娘這件事,你考慮得怎麽樣?”

“如果你需要我,我都可以。”

蘇琳本擔心,自己的出現,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其實轉念一想,婚禮當天,還是兩對新人,大家的關注點,肯定都在新郎、新娘身上,誰會在意她啊。

“那明天,我讓二哥去接你。”

“我自己過去吧,別麻煩他了。”

蘇琳打車到禮服館時,去的較早,竟連蘇羨意與陸時淵都沒到。

服務生招呼她坐下等會兒,又給她遞了溫水和茶點。

“謝謝。”蘇琳接了紙杯,喝水的同時,給蘇羨意發信息,通知她自己已經到了。

【我馬上就到,有點堵車。】

蘇羨意原本預留好了時間,卻沒想到周末堵車如此嚴重。

【沒關係,小心開車,注意安全。】

蘇琳發完信息,剛準備放下手機,禮服館的門開了,伴隨著一股冷風與服務生熱情地一句歡迎光臨。

她本能抬眼看去。

猝不及防,與一雙暗色幽沉的眸子相撞。

頭發精短,一襲黑色長衣,凜風料峭,修長的身形,被襯得越發挺括峻拔,渾身都浸著股肅殺蕭瑟的涼意。

他,和這個季節很配。

一樣的冷。

隻有那雙眼睛,沉而黑,黑到了極致,透著光,便化為了一團火。

手裏拿著保溫杯,隻是上麵的卡通貼紙,讓他整個人帶了些煙火氣和人味兒!

見到蘇琳,客氣頷首,蘇琳也報以微笑,隻是服務生領他到自己身邊入座時,蘇琳卻不動聲色得挪了挪位置,與他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

自從厲成蒼那晚,說了句喜歡。

蘇琳一夜沒睡好。

每每想起,都覺得耳畔像是著了火。

那個粗啞低沉的聲音,就像是魔音灌耳一邊,揮之不去。

“你今天也來?”厲成蒼事先並不知道蘇琳會來。

因為蘇羨意之前說伴娘有誰時,並未提及蘇琳。

“嗯,試衣服。”

“我也試衣服。”

“……”

蘇琳喝了口水,怎麽辦?

感覺好尷尬啊。

就在此時,門再度被推開,周小樓到了,她就很熱情了,剛進門就笑著與蘇琳揮手,“姐,你什麽時候來的?”

“剛到不久。”

“厲警官好啊。”

厲成蒼點頭,算是回應。

“今天好冷,真能把人給凍死,你試試我的手,好像個冰塊。”周小樓說著,就攥住了蘇琳的手。

蘇琳渾身是熱的,被她這麽一激,急忙甩開,“你別碰我。”

“你別跑啊,幫我捂一下。”

“我不要。”

蘇琳想躲,周小樓就故意拽著她不撒手。

這本是小姑娘之間的玩鬧,禮服館的服務生也隻是笑著在看,偏生厲成蒼打開保溫杯,喝了口熱水的同時,低低說了句:

“違背他人意願,強迫他人做不願意做的事……”

“違法!”

周小樓懵了,抓著蘇琳的手,猝然鬆開。

看向厲成蒼時,恰好迎上他的目光。

那一瞬間,

周小樓覺得,自己會被抓!

**

而此時,禮服館外麵,一輛麵包車內,兩個狗仔正舉著相機。

“這是婚紗店啊,她來這裏幹嘛?”

“誰知道!”

說話間,有車子停在了不遠處,當狗仔看到率先下車的人時,雙眼發光,舉著相機,對著那道身影,就是一頓猛拍。

------題外話------

小樓:我忽然有點害怕。

蘇姐姐:我也害怕。

狗仔們:過年啦,過年啦,嗨起來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