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 風波起:出了人命,暗流湧動(2更)
loading...
許陽州算是被嚇瘋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睡在厲家,還摟著他家的狗過了一宿,他的記憶中,還停留在和秦縱大吐苦水。

就給他打電話,詢問後來發生了什麽。

“離開會所我就走了,是肖哥負責照顧你的。”

“肖冬憶!”

許陽州說得咬牙切齒。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去厲家說了什麽、幹了什麽。

要是再得罪了厲成蒼,自己怕是都無法安穩過新年了。

“你如果實在害怕,就出國投奔我哥。”秦縱笑得幸災樂禍,還給他出主意。

“我懷疑你想讓我死得更快些,你今天沒工作?”

“沒有,在大院看望爺爺。”

“你等著,我回家洗個澡就去找你。”

“……”

秦縱掛了電話,還笑得前仰後合。

陸老聽他提起哥哥,躺在按摩椅上,舒服的睜開眼,“你哥最近怎麽樣?”

“我都有大半年沒見他了,估計還是老樣子。”

“還沒女朋友?”

“應該沒有吧。”

“你爸媽怎麽不管管他?”

“爺爺,你也太看得起我爸媽了。”

秦縱此時正坐在陸家窗前曬太陽,穿著中老年睡衣,手中還握著把瓜子兒,真的完全不像個明星。

“家裏管不住大哥?”

蘇羨意對這位大哥本就好奇,拉了張椅子,坐到秦縱身邊。

冬日的陽光落在身上,暖洋洋。

“自從我哥接手了家裏的公司,我爸就再也管不住他了。”秦縱笑道,“這是我爸自己造的孽。”

“為什麽這麽說?”

“我爸當年為了讓我哥接管家族企業,什麽法子都用了,說自己身體不好,要退休養老,我哥幾乎是被迫提馬上陣的,反正那段時間,他過得挺難的,就連我一年到頭都見不到他幾次。”

“大哥那段時間確實很辛苦。”陸時淵挨著蘇羨意坐下。

“誰也不是天生的商業奇才。”

“其實他的終身大事,也是這樣被耽擱的。”

電視劇裏那種什麽十幾二十就擁有商業帝國,還能天天出去撩妹的,根本不存在。

每天一堆事,別說處對象,就是跟家人吃飯相處得時間都不多。

秦縱嗑著瓜子。

“等我哥徹底掌權後,我爸就沒再管公司的事。”

“老頭子忽然閑了,就開始找事兒。”

“催我哥談戀愛結婚。”

“我哥一開始說沒時間,搞得我爸很生氣。”

“那後來呢?”蘇羨意追問。

“後來幹脆不鳥他了,我哥說了,自己現在有錢有權,為什麽要聽我爸的話?把老頭子氣得不輕,說他翅膀硬了。”

“我哥估計受不了他,前段時間,給他和我媽定製了什麽環球旅遊的套餐。”

“直接把他送走了……”

蘇羨意愕然:

這行事風格,真夠強硬的。

“他也願意走?”

陸時淵低笑,拿出手機,找到一個微信朋友圈遞給她。

“這是大伯的微信,幾乎隔一段時間就會更新旅遊照,玩得很開心。”

“……”

蘇羨意曬了會兒太陽,小憩午睡後,就去公司上班。

——

待她離開後的幾分鍾後,另一輛車,停在了陸家門口。

居然是厲成蒼。

這個時間點,他出現,本就不尋常。

與眾人打了招呼,客套寒暄幾句後,就示意陸時淵隨他出去。

兩人站在僻靜處,周圍的綠植已近枯黃,暖陽傾城,地上殘葉紛紛。

“怎麽了?找我有事?”陸時淵看向他。

“你最近和李德正聯係了嗎?”

“李德正……”

這就是之前醫鬧的死者兒子,陸時淵搖頭。

他已經有段時間,沒聽到這個名字了。

“我上次見他,還是他帶著一群人去醫院鬧事,被轟走後,就沒出現過。”陸時淵抬手,摘下手邊的一片枯葉,在指腹間揉搓著,“怎麽忽然提起他?”

“你確定,他後來再沒出現?”

陸時淵點頭,“他母親跳樓,他貌似也沒露麵。”

當時醫院的同事還討論過:

說他太不孝順,母親跳樓居然都不出現。

厲成蒼抬頭看向太陽。

冬日太陽不算烈,卻也刺目得讓人無法直視。

“他死了。”

他的語氣,蒼冷且平靜。

陸時淵手指一頓,枯葉吱呀,在指腹間被碾碎。

“今天早上被人發現的,死亡已經有段時間了,初步鑒定,是攝入過多的違禁藥物,其他事情,還需要調查,因為你和他有過接觸,所以我來問問。”

“他殺?”

“根據現場勘察,應該是他自己主動的,沒控製好劑量。”

“所以是意外死亡?”

“還在調查中。”

過多的情況,他沒透露,陸時淵也沒追問。

“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想問你。”厲成蒼眉目蒼涼,盡是淩厲之色。

“你得罪過什麽人?”

“我得罪的人?”陸時淵輕笑,“如果是從小到大,嚴格算起來的話……還挺多,數不過來。”

“……”

厲成蒼深吸一口氣:

感覺自己白問了!

------題外話------

二更、三更一起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