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 沒持刀傷人,亦能被血濺滿身(3更)
loading...
銘和醫鬧事情至此,似乎已得到妥善解決。

蘇羨意心底是很高興的,還和陸時淵約著晚上一起去商場,幫程家二老挑選禮物。

近來公司接了幾個大單子,老板高興,體恤員工們近日經常加班,便提前讓他們下班回家,還說年底獎金翻倍。

蘇羨意提前下班,開車去醫院。

途中還買了一束百合花,準備順道去探望許陽州。

她還沒到病房時,就看到走廊上站了十餘多人,裏麵就更不用說了。

全都抱著花,提著各種補品和營養品。

似乎,

根本沒有她可以插足下腳的地方。

“這是怎麽回事啊?”有人找護士詢問。

“都是來探病的。”

“誰生病了啊,這麽多人來探視?”

而且不少人都穿著西裝革履,帶著助理或是秘書,一看就知,全都是些有頭有臉的成功人士。

手持的花束亦或是禮品包裝,都是精心挑選的。

倒是襯得蘇羨意手中這束百合格外普通。

“許家的少爺。”

“許家啊,特別有錢的那個許家?”

“嗯。”

“難怪了……”

蘇羨意抱著花,有同樓層患者路過,還提醒了她一句:

“姑娘啊,別去了,你擠不進去的,而且那小許少爺根本不在病房裏,你沒看到,這麽多人,全都在等著嗎?”

“我估計啊,天黑都輪不到你。”

蘇羨意嘴角狠狠一抽。

她沒想到,探病,還需要排隊?

朝著與病房相反方向走,順便給許陽州打電話,詢問他在哪兒。

“你也來看我啊,我在住院部的天台上,你上來吧。”

“天台?”

“這裏清靜!”

蘇羨意還從未上過醫院頂樓天台,搭乘電梯抵達最高樓層,還需爬幾段樓梯,天台並不似她想得那般空曠,有水箱,還有晾衣架,避雷設備。

“噗嘶噗嘶——”

蘇羨意循聲看去,許陽州正衝她揮手。

當她走過去時,頓時目瞪口呆。

某人居然在醫院天台,搞起了野營,地上鋪著單子,還擺放著飲料,薯片,遊戲機,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你來醫院是看病,還是來郊遊的?

蘇羨意原本還想著,以他的性格,住院估計得憋死。

沒想到……

他還挺會自己找樂子。

“你去我的病房了?”

“嗯,很多人。”

“居然還沒走,沒關係,等過了醫院探視時間,他們就該回去了。”

許陽州單手還在打遊戲,當真是:

身殘誌堅!

“怎麽那麽多人來看你啊?我以前都不知道,你的人緣居然這麽好?”

蘇羨意笑著把百合花放在一邊。

“他們是衝著我爸來的,就我這吊兒郎當的樣子,誰會巴結我啊。”許陽州輕哂,“我隻是在朋友圈發了條動態,就全都來探病,搞得我像是得了什麽絕症一樣。”

蘇羨意撲哧笑著。

“你別笑,我被逼上天台,都是因為你哥。”

“我哥?”

“我不是在他俱樂部受傷了嗎?他說雖然是我自己沒熱身,但教練沒盯好我,俱樂部也有責任,說他會承擔住院期間的相關醫療費用。”

許陽州哼哼著:“我當時還挺高興,覺得謝哥兒這回終於做回人了。”

“我就跟他說,我要升級病房,我想住vip,因為那邊環境、安保更好,我就怕有人來打擾我。”

“結果他說我要是住vip病房,費用他不報銷。”

“還說我扭傷個胳膊,瞎講究。”

“我當時這個火大,我就現在的病房住下了,然後就被人堵了!”

……

蘇羨意隻笑著,兩人在天台上又待了會兒。

這季節,有暖陽,有微風,在天台,仰頭便是蔽日藍天,浮雲朵朵,倒是舒服又愜意。

不得不說,許陽州挺會找地方的。

直至紅霞陰天,燦若流火,黃昏漸暗,涼風侵襲,才收拾東西,準備下去。

許陽州傷了條胳膊,隻能由蘇羨意幫他收拾爛攤子。

某人心底還挺得意:

謝馭,讓你欺負我,現在我奴役你妹妹!

趁著蘇羨意收拾東西的間隙,許陽州在天台隨意溜達著,隨後蘇羨意就聽到他的一聲驚呼:

“大姐,你冷靜點啊,你別想不開!”

蘇羨意剛抱起百合花,愣了下,隨即邁步,循聲走去。

天台邊緣,坐著一個穿著簡樸,滿臉悲愴的中年女人,她雙目充斥著紅血絲,瘦削憔悴,晚間的紅霞烘托著她,她渾身都好似籠罩在一片血色中。

太陽漸沉,涼風乍起。

將她頭發吹得四散淩亂。

“阿、阿姨?”蘇羨意沒想到,會是熟人。

“你認識她?”許陽州是一臉懵逼。

她看到蘇羨意,似乎也很詫異。

慌亂,無助,迷惘……

且絕望!

**

另一邊

晚高峰,擁擠的車流中,一輛出租車內,司機師傅,正好奇地打量著後排一對老夫妻,“大爺,大娘,你們是從哪兒來的啊?”

“西藏。”

“難怪了,聽你們口音就不像本地人,來燕京旅遊啊。”

“不是,到女兒女婿家過年。”

“是嗎?”

“而且我外孫女快結婚了。”

“恭喜啊。”

“那您去醫院是?”

“我外孫是醫生,來看看他。”

“這是等不及見他啊。”

——

而此時的銘和醫院,從住院部樓下傳出驚呼。

“快看,有人要跳樓啦——”

此時,正值醫院即將下班輪值時,還有不少住院部家屬,正進進出出,給家中病人準備晚飯,樓頂天台邊緣站著一個人,很快就有人看到。

樓下的尖叫聲此起彼伏,瞬間就引來了眾多人圍觀。

隨著樓上人的動作。

人群中尖叫聲,慌亂,害怕……

隔著近二十層的住院部高樓,呼號著,讓她冷靜。

而收到消息的醫護人員,亦或是患者已衝到了天台,勸她不要亂動,千萬別做傻事。

當有人靠近時,女人好似更受刺激:“別過來——”

聲音尖細刺耳。

“你要是再過來,我就從這裏跳下去!”

隨著她往樓下探身,底下群眾的尖叫聲響徹醫院。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盯著樓上,人群,就好似一個膨脹到了極點的氣球,隻要誰刺破一點,就能瞬間引爆音浪!

“您冷靜點,別做傻事。”

醫護人員簡直瘋了。

原本以為李德正的事情解決了,醫院算是順利度過了一個坎。

沒想到他母親又搞出這種事。

消防,派出所,全都接到了通知。

厲成蒼原本已準備下班,銘和醫鬧事件,他與陸時淵想法相同,覺得背後有人搞鬼,隻是無憑無據,他沒法用公權力去調查私事,正打算以私人身份去接觸一下李德正。

結果卻聽說銘和醫院有人跳樓,沒來得及前往

驅車,匆匆趕往醫院。

**

而此時,一個老宅內

屋外,殘陽如血,室內窗簾緊閉,不見一絲光,隻有桌邊一盞落地台燈,將桌前人的身影投射在牆上。

影斜,身不正。

白色粉末與煙草混合,放置在卷煙紙上,被裹成了香煙形狀。

伴隨著打火機的清脆聲,煙卷被點燃。

有人叩門進來時,屋內的煙草味,混雜著一股異香。

令人迷亂,暈眩。

“怎麽了?”被煙潤過的嗓子,低迷消沉。

“李德正那邊,出了點狀況。”

“他那邊沒處理幹淨?”

“不是,是他母親。”

“她怎麽了?”

“在醫院,打算跳樓自殺。”

“嗬——”

一聲低笑:

這人若是真死在醫院裏,那就精彩了。

陸時淵啊,上午那麽咄咄逼人,確實挽回了你的聲譽與陸家的名聲,若是這人死了,就算不是你持刀傷了人。

這血……

也得濺你一身!

怕是洗不幹淨。

那人嘴角揚起一抹笑,吸了口煙,眼神迷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