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 為他來京,為他瘋狂;默然動了心(2更)
loading...
熙園

人在室外,係著圍巾格外暖和,進入車裏,肖冬憶開了點暖氣,便覺得熱得很,周小樓把原本係好的圍巾解開,隻虛虛搭在脖子上。

“覺得熱?”肖冬憶偏頭看她。

“有點。”

肖冬憶關掉暖氣,順手換了個電台。

兩人一路都沒說什麽話,基本都是聽電台音樂廣播。

此時忽然播到一首歌,周小樓身子瞬間繃直,兩眼放光。

“你喜歡這首歌?”

周小樓連聲點頭,“不僅是這首歌,我覺得他唱得所有歌都好聽。”

“秦縱?”

“你也知道他!”

這可是周小樓的本命初心,她上學時為了追星,可幹出了不少事,看演唱會,研究ps,學剪輯……甚至是留長發。

“你喜歡他?”肖冬憶微皺著眉。

這是什麽眼光?

“我還去看過他的演唱會。”

提起自己喜歡的明星,周小樓眼底好似有星星,倒是惹得肖冬憶微微側目,“你喜歡他什麽?長得帥?”

“業務能力也強啊,自己寫歌,創作,拍mv,什麽都會。”

她似乎有誇不完的彩虹屁。

肖冬憶原本隻安靜聽著,直至周小樓說到自己來燕京的原因。

“其實我來燕京,原本就是衝著他來的。”

“衝他來的?”

肖冬憶手指攥緊方向盤。

秦縱,究竟迷惑禍害了多少小姑娘。

“是啊,結果投了簡曆,卻沒被應聘上,隻能先找其他工作。”提起這個,周小樓還一臉頹喪,“我可能是缺少工作經驗。”

“就這麽喜歡他?”

“他是我的最愛!”

“他其實沒那麽好,可能有一堆臭毛病。”

“你在詆毀我偶像?”周小樓皺眉。

辱我偶像?

要不是看在我喜歡你,我早就……收不住刀了!

“不是,”肖冬憶解釋,“我隻是想說,偶像明星呈現在熒幕或者舞台上的形象,和他現實中可能並不一樣,他也許沒你想得那麽好。”

“我知道啊,明星說到底也是普通人,我明白的。”

肖冬憶聽著歌,手指摩挲著方向盤。

實在搞不懂,秦縱的歌有多好聽。

——

抵達陸時淵所在的單元樓前,肖冬憶停好車,看向身側的人,“你抱著貓,其他東西我來拿。”

貓砂,貓盆,逗貓棒……雜七雜八東西不算少。

“沒關係,我幫你拿點。”周小樓站在後備箱,一手抱著貓,將半袋貓砂摟在懷裏,朝著單元樓門口走去。

當她直起身子時,一陣冷風呼嘯而過。

周小樓脖子上的圍巾被風帶起,直直吹向後方。

“噯,圍巾——”

圍巾本就虛虛掛在她脖子上。

這麽一吹,隻剩一側搭在肩膀上,搖搖欲墜。

她此時雙手都拿著東西,根本無法自己將圍巾弄好。

肖冬憶原本正在後備箱取東西,將見此情形,上前兩步,停在了周小樓麵前,伸手,將已經被吹到後側的圍巾取回。

手臂從她肩上穿過,虛虛繞著她的肩。

這樣的姿勢,就好似單臂將她擁入懷中一樣。

“謝謝。”周小樓低聲道謝。

“喵嗚——”抱在懷中的陸小膽挪著身子,也不隻是天涼,還是被貓毛刺激到了,周小樓猝不及防打了個噴嚏。

肖冬憶皺眉,忽然就想起了許陽州曾和自己說過的話。

他伸手,又將圍巾在她脖子上繞了兩圈……

隨著圍巾被纏繞收緊,周小樓鼻端以下,都被掩在了圍巾裏,呼吸被圍巾纏裹著,無法釋出,熱烘烘得燙紅了她半張小臉。

他的手指在係圍巾時,無意蹭過她的耳廓,臉側。

肖冬憶手指頓了下,繼續動作。

隻是周小樓心底的滋味便不太一樣。

被他蹭過的地方,就好似燃起了一點火星般。

熱燙著。

繞了兩圈,肖冬憶抬手,將圍巾係好。

圍巾被係緊的瞬間,一刹那收緊,就像是有什麽東西輕輕在她心髒上勒了一下。

心髒狠狠顫了下。

緊得,無法呼吸。

“這樣就好了。”肖冬憶垂頭看著她。

周小樓點頭應著。

“還冷?”

“不冷了。”她聲音從圍巾中傳出,有點悶。

她一點也不冷,反而熱得要命!

兩人將陸小膽和它的東西搬到了陸時淵所在的房子裏,小家夥是第一次來,有些不適應,瞧著兩人離開,也跟著要跑。

“小膽兒,你到家了,不能走了。”

“喵嗚——”陸小膽不管,就要跟兩人走。

貓,身輕如燕,兩人剛開門,它就貼著門縫鑽了出去。

肖冬憶隻能跑出去追,來回折騰了三次,他簡直要瘋了。

不愧是陸時淵養的貓,真是難纏!

“怎麽辦?”周小樓看向肖冬憶。

這般折騰,兩人怕是要等陸時淵回來後才能離開。

肖冬憶皺了皺眉,對付陸小膽,他還算有經驗,從一側袋子裏,拿出了點蝦米,誘哄著它。

這是他愛吃的東西。

陸小膽聞著食物的味道,目不轉睛盯著他的手。

“來吧,吃東西了。”肖冬憶將蝦米放在貓碗中,陸小膽小跑過去,低頭開始吃東西,肖冬憶衝周小樓使了個眼色,兩人輕著手腳往外走。

當兩人快走到門口時,陸小膽似乎察覺到了什麽。

忽然扭頭,一雙貓眼,充斥著疑惑。

“趕緊走!”肖冬憶一手拉開門,餘光瞥見周小樓動作太慢。

往回走了兩步,攥著她的手腕就往外走。

陸小膽:“……”

許是剛才反複追貓,他掌心熾熱滾燙,熱度驚人。

箍著她的手腕,力道很重,緊緊攥著,好似要把自己掌心的熱度燙進她的皮膚中,拽著她,周小樓隻能亦步亦趨跟著。

伴隨著“砰——”一聲,門被關上。

門內,

陸小膽呆愣愣得看了眼被關上的門,扭頭,繼續吃蝦米。

剛才那兩人忙著“逃命”的人。

在它眼裏,好似非常蠢!

而門外,

聲音隔空,撞到周小樓的心上。

狠狠一下,

她隻覺得心跳很快。

被他牽著的感覺,與自己牽著他的完全不用。

心髒以一種讓人難以承受的頻率在震動,洶湧而激烈的撞擊著她的胸前,半張小臉尚且藏在圍巾下,呼吸變得異常艱難。

這臉,便寸寸紅透。

“終於擺脫它了。”肖冬憶長舒一口氣,這才注意到兩人緊握的手。

怔愣了下。

一刹那,周小樓感覺到他手心溫度在升高。

有點燙人。

此時,

手機響了,肖冬憶這才鬆開手,接聽電話,“喂,時淵。”

“小膽兒呢?”

“剛送過去,你家這隻貓太難纏了。”

肖冬憶攥緊手機,餘光卻落在周小樓身上,她正在按電梯,半張臉掩在紅色圍巾下,臉微紅,嬌俏而生動。

倒是看得他心下微微顫動。

待送她回到公寓,肖冬憶便驅車回去。

肖媽媽聽到動靜,從臥室出來,“把小樓安全送回家了?”

“嗯。”

“這小姑娘挺不錯的,我想……”

“她太小了。”比自己小了八九歲。

“什麽?”肖媽媽皺眉。

“您不是想撮合我們?”

母親一直在催婚,她的心思,肖冬憶心底清楚。

“你想多了,我是覺得她性格不錯,跟我和你爸又合得來,她一個人在燕京也不容易,想認個幹女兒,什麽撮合你倆,你配嗎?”

“……”

“你在想什麽呢。”肖媽媽輕哼著,“人家小姑娘年輕又漂亮,你除了工作還可以,整天忙得像條狗。”

“經常熬夜加班,三十的人,看著都像四十,你還想談戀愛?”

“清醒點好嘛!”

肖媽媽說完,轉身就回房休息。

留下肖冬憶一人站在客廳發懵。

以前他也提出過和周小樓做兄妹,如今母親提起,與他之前的想法不謀而合。

可他卻覺得,有什麽地方怪怪的……

待他回房,打開電腦,準備寫論文,翻找書籍資料時,在書架上看到了幾張堆了灰的專輯。

秦縱的,上麵還有親筆簽名。

【to肖哥】

他將專輯裏的光盤放入電腦驅動。

點開其中一首歌。

搖滾歌曲,

猝不及防,震耳欲聾。

“肖冬憶,你大半夜的想幹嘛?”肖媽媽來敲門!

肖冬憶關掉聲音,腦殼嗡嗡的疼,這小子寫得都是什麽破歌,這麽難聽還敢送人,她居然喜歡他?

什麽眼光!真差勁。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