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 所謂家庭地位;猹,不配談戀愛
loading...
肖家

肖媽媽接下來的行為,再度證明了,她有多嫌棄肖冬憶,餐桌上一盤鹽焗螃蟹,她笑著招呼眾人啃螃蟹,每人分發一隻,卻唯獨漏了他。

待他看向盤子時,空空如也。

難道,他不配吃螃蟹?

“冬冬,這事兒不能怪我,螃蟹是你爸買的。”肖媽媽把鍋甩給了丈夫。

肖爸爸看了他一眼,“我去菜場時,已經要關門了,螃蟹就剩這幾隻了,你說今天下班會很遲,我以為你不回來吃飯。”

肖冬憶嘴角一抽,敢情壓根沒準備他的飯啊。

“你想吃?”肖爸爸看著他。

“我……”

肖冬憶倒不是想吃,隻是父母一唱一和,真的太故意了。

周小樓看著麵前的螃蟹,剛想開口,把自己的給他。

卻沒想到,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肖爸爸將蟹腿一根根掰下來,都給了他,“行了,吃吧。”

肖冬憶:“……”

“嚐嚐這個,是阿姨的拿手菜。”陸時淵說著給蘇羨意夾了塊清蒸魚肉。

“我今晚吃太多了。”

“在阿姨家就敞開了吃,你這麽瘦,就該多吃點。”肖媽媽笑著瞧著兩人互動,便越發嫌棄自己兒子。

她說著,還示意周小樓多吃點,“瞧你這丫頭瘦的,平時肯定沒好好吃飯。”

周小樓屬於瘦高型,在長輩眼中,屬於很瘦那一類。

長輩盛情難卻,周小樓今晚差點吃撐了。

**

吃了飯,眾人又坐在客廳聊了會兒天

而此時陸時淵手機震動,大院老宅來的電話,“喂?”

“時淵啊,沒打擾你吧。”江叔的聲音,有些焦急。

“沒有,您有事?”

“老爺子忽然覺得頭暈,我讓他去醫院,他又不肯,還不讓我告訴你和微微,我這……”

“我姐不在家?”

“她跟謝哥兒下午去試婚紗,你謝叔叔和阿姨也陪著去了,在外麵吃晚飯,還沒回來,他也不讓我找他們。”

“我馬上回去。”

肖家夫妻倆聽說陸時淵要走,隨即挽留。

“今天剛買的柚子,吃點再走。”肖媽媽蹙眉。

“我爺爺身體不太舒服,我要回大院一趟。”

聽說是陸老身體不適,肖家也沒阻攔,“冬冬,你陪時淵一塊兒回去。”

“不用,我跟意意回去就行,今晚謝謝叔叔阿姨款待,改天我們再登門拜訪。”陸時淵走得急。

陸小膽原本還趴在貓窩裏,一見主人離開,隨即喵喵直叫。

他是回大院的,自然無法帶它,便看了眼肖冬憶,“冬冬,麻煩你把小膽兒送到我那裏。”

陸時淵說著,將鑰匙塞給他,拉著蘇羨意就走。

完全忘了……

周小樓還在!

“意意……”周小樓起身,想跟他們一起走。

“他們是回大院的,方向不同,待會兒冬冬去時淵那裏送貓,你跟他一起走。”肖媽媽看了眼自己兒子,“剛好順路,是吧冬冬。”

肖媽媽倒不是想助攻,無論如何,送女孩子回家,都是應該的。

肖冬憶:“……”

送周小樓這事兒,最終還是落在他頭上。

“來,吃點柚子,多玩會兒再走。”肖媽媽拉著周小樓,重新坐下。

——

大院陸家

陸時淵擔心老爺子的身體狀況,車開得很快,剛進入院內,江叔就迎了出來。

“爺爺是突然頭暈的?”

“是啊,晚上吃飯時還好好的。”江叔急得不行。

“除卻頭暈,還有其他症狀?”

“沒有,他隻說頭暈,已經躺下休息了,我又不敢胡亂喂他吃藥。”

陸時淵進入老爺子臥室,仔細檢查一番,發現沒什麽其他症狀,又詢問了頭暈前的一些細節。

基本和往常一樣,吃飯,泡腳,看新聞。

“時淵啊,我這是怎麽了?你姐要結婚了,我可不能這時候倒下啊。”老爺子頭疼得哼哼唧唧。

“泡腳的時候,我就覺得心髒突突直跳,有些胸悶。”

“然後就開始頭暈。”

陸老皺眉,“我是不是真該去醫院檢查一下。”

“應該沒必要。”

蘇羨意站在一側,微微詫異。

“我是無藥可救了?”老爺子一聽這話,臉都僵了。

“不是……”陸時淵歎息著,“根據江叔所說,您應該是泡腳泡了太久,導致血液循環加快,加重了心髒和腦部的負擔,就會出現頭暈、胸悶。”

“我今天也沒泡很久啊。”

江叔:“您泡腳時,正和程老視頻,泡了一個半小時。”

“……”

得知不是什麽大病,老爺子才長舒一口氣,詢問他和蘇羨意是否吃了晚飯,得知是在肖家吃了飯,還誇肖媽媽做飯好吃。

“確實很好吃,我今晚都吃多了。”

蘇羨意笑著坐在床邊,幫老爺子掖了下被子。

“意意,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蘇羨意手指僵住。

“沒事,胖點好,瘦的和竹竿似的也不好看,你那閨蜜,就是太瘦了,要補補啊,你現在這樣很好,勻稱。”老爺子笑道。

勻稱?

總覺得這個詞怪怪的。

蘇羨意和陸時淵離開臥室,在大院裏溜達著。

她歎息抱怨,“我變胖,也不能怪我啊,自從姐姐懷孕搬到大院,我媽天天變著法兒的給她燉湯進補。”

“除卻給姐姐喝,剩下的湯啊,全都進了我的肚子。”

“姐姐最近一直想吐,她吃得東西不多,似乎還有點瘦了,我倒是被喂胖了。”

兩家都很重視這個孩子。

不僅是徐婕,就連謝榮生和陸老也是瞧著什麽好吃的,營養的都會買,更遑論某個準爸爸。

謝馭近來最是誇張。

特意找資料學習如何給孕婦準備營養餐。

母親燉湯,他做飯。

色香味俱全,也怪蘇羨意自己,瞧著好吃的就管不住嘴。

秋膘添了不少。

有時陸識微半夜饞了,謝馭還會給她做飯,或者帶她出去吃宵夜,如果蘇羨意沒睡,也跟著一起吃,吃完就睡覺,不胖才怪。

“哪裏胖了?”陸時淵笑著看她。

“我覺得自己手指都變粗了。”蘇羨意將手攤開讓他看,“總覺得之前買的戒指都變小了。”

“沒有,不粗。”陸時淵握住她的手,“戒圈小了,我們可以去調整。”

蘇羨意的手,掌心溫熱,指尖卻是涼的。

“冷嗎?”

“不冷,我就是到了秋冬天,手腳就容易涼,而且手的顏色也會有點發紫。”

“天冷後,血液循環變慢,血氧變少導致的。”

“能治嗎?”

“注意保暖。”陸時淵將她的手暖在掌心,揣進口袋,“等外公來了,讓她幫你看看,內調一下。”

想起今晚去肖家吃飯,蘇羨意看向身側的人,“肖叔叔在家,就這地位?”

“他在家的地位,排第三,可以了。”

蘇羨意被一噎。

肖家,一共不就三口人嗎?

“感覺叔叔阿姨都挺好玩的,和小樓相處得也很契合,如果她和肖叔叔真的在一起,那肯定每天都很歡樂。”蘇羨意用手指刮了下他的掌心。

“二哥,你覺得他們在一起概率有多大。”

“猹,不配談戀愛。”

至少,現在的肖冬憶還不配。

“……”

說起肖冬憶,陸時淵自然就想到了自家的貓,隨即給他打去電話。

**

今日無月,有風。

吸入鼻端的空氣都涼颼颼。

此時的肖冬憶剛開車進入熙園,副駕坐著周小樓,陸小膽則趴在她腿上,老實且安靜,她一邊伸手擼著貓,手指將係在脖子上的圍巾往下扒拉。

這是她從肖家離開時,肖媽媽給她的。

說她穿的少,要給她拿件外套。

周小樓推辭再三,肖媽媽妥協,拿了條圍巾給她係上。

還叮囑她下次有空再來玩。

至於自家兒子是暖是冷,肖媽媽倒是一點都不在意。

目送兩人上車離開,肖媽媽長歎一聲,看向丈夫,“你說,冬冬這性子,什麽時候才能開竅?那小姑娘顯然對他有意思,他是真不懂,還是裝的?”

“平時誰談戀愛,哪家結婚,他全都知道,怎麽自己的事一點都不上心。”

“你說,我們倆怎麽會生出這麽個兒子?我真後悔生了他。”

肖爸爸:“現在三胎政策都放開了。”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